二零二零年宁夏法轮功学员遭“清零”迫害情况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二零二零年下半年,在宁夏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下,宁夏各市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国保、街道办事处、社区等部门的人员持续大范围地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签字、按手印、写“三书”放弃信仰。

以下是其中七名法轮功学员遭“清零”迫害的情况简述。

一、灵武市代玉珍严词拒绝签字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代玉珍家闯入六、七个警察。他们拿着提前准备好的“三书”逼迫代玉珍签字,被拒绝。当时代玉珍的儿子也在她家,看代玉珍不签字,她儿子害怕邪党人员,怕的不行,先是辱骂代玉珍,接着当着警察的面在代玉珍的眼睛上连着捣了几拳头,又一脚把她踢倒在地。

代玉珍爬起来之后,警察又哄骗她签字,她还是不签。警察就威胁说:你再想想!然后就走了。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灵武市国保大队的查强、东塔派出所警察和社区的十几个人又到代玉珍家逼迫她签字,代玉珍严词拒绝。这伙人就开始抄家,把柜子撬开抄走七本大法书。

随后,其中三个人抓住代玉珍的手,在“三书”上按了手印,又给代玉珍戴上手铐,几个人抬着她,就往外走。代玉珍的儿子挡住警察说:我妈身体不好等等,警察才把她放下来。

代玉珍,女,今年七十二岁,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劳教一年半。

二、西吉县王俊蕊拒绝“礼金”、拒绝签字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宁夏西吉县的四个人(其中两个是吉强派出所警察)驱车三百多公里,到银川市找到法轮功学员王俊蕊,其中的一个负责人对王俊蕊说:我们带了二千元钱和礼物,就是来看看你,你给我们签个字,事情就算办成了。

王俊蕊把他们请到附近的一个饭馆,吃了个便饭。在吃饭过程中,王俊蕊给他们讲述了自己修炼后,多种疾病痊愈,二十多年没有吃过一片药,给国家节约了不少的医疗费用,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经历;讲述了从九九年以来,自己遭受的各种迫害和家人承受的巨大压力。

最后,王俊蕊说:你们想想,我能为了钱给你们签字吗?请你们把钱和礼物带回去,给那些需要的人。这几个人还说要去家里送东西,王俊蕊拒绝了。这几个人就开车走了。

王俊蕊,女,今年六十四岁,退休职工,曾被绑架关押。

三、骚扰贺兰县法轮功学员张久香、潘艺元 中共四人遭恶报

二零二零年七月到十二月中旬,贺兰县政法委副书记虎久桐、六一零负责人汤宏,国保大队金某某、曹彦忠,城关派出所人员、德胜派出所副所长李永平、片警吴亚辉,城关司法所所长熊彦清等、富兴街街道办事处李洁等、虹桥社区书记何鲲鹏、工作人员王晖等持续骚扰贺兰县法轮功学员。

前期,政法委、国保大队人员和辖区派出所、社区人员轮番参与,每周到家一次或将法轮功学员叫到社区一次。十月下旬以后,他们把每个法轮功学员“包干”分给相关人员负责。熊彦清负责迫害张久香,金某某负责迫害潘艺元。

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熊彦清、金某某、虎久桐、何鲲鹏不同程度的遭到恶报。十二月十日前后,熊彦清有一天突然头晕的起不了床了,血压低到七十,无法上班,到北京住院治疗去了;金某某的母亲去世,请假在家料理丧事;虎久桐的工作调动到宁夏西吉县了;何鲲鹏在社区换届选举中落选调走了。此后四人再没参与迫害。

张久香被骚扰二十多次 参与者超过百人次

从二零二零年七月到十二月中旬,因张久香拒绝签字,被虎久桐、汤宏、金某某、吴亚辉、熊彦清、何鲲鹏等多人轮番每周一次到家中或叫到社区恐吓、诱骗,骚扰的次数超过二十次(不包括打电话),参与骚扰的超过百人次。

吴亚辉还给张久香的女儿打电话恐吓,到家骚扰恐吓她家人。金某某有一次在社区,诱骗不成辱骂法轮功师父,威胁要开《搜查证》到张久香家抄家。虎久桐、金某某、熊彦清等人还几次到物业公司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七日,虎久桐、汤宏、金某某、李永平、吴亚辉等七人(李永平、吴亚辉身着警服和武装带)开着一辆大型警车、一辆白色轿车闯入小区。到张久香家中后,李永平、吴亚辉在她家楼上楼下到处查看,金某某等人诱骗张久香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被拒绝。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张久香被叫到虹桥社区,虎久桐、汤宏、金某某、吴亚辉、何鲲鹏、李洁等人,拿着记录仪、笔记本电脑,给照相、做笔录,恐吓诱骗签字被拒绝。

张久香的母亲二零二零年六月去世,十月初,张久香卖了房子,租了一套房子,设施不全,正在收拾,就拒绝了相关人员上门的要求。熊彦清“包干”迫害张久香后,查到张久香租住的房址就持续骚扰。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熊彦清带人到张久香家骚扰(第四次)时,张久香劝她:不要迫害修佛的人,罪太大了,为了你好劝你不要再来了。她说:除非两种情况我就不来了,一个是我退休了(她四十三岁),一个是你签字了,我就不来了。此后张久香再没见到她。

十二月十八日,汤宏和王晖、司法所王某某到张久香家中,提着两包洗涤用品等,说是来“看望”,并拿出事先打印好的“保证书”让签字被拒绝。汤宏指使王晖在纸上写“张久香”三个字,让看对不对?王晖竟然直接在“保证书”上代签字了。张久香接过“保证书”撕掉,并正告王晖:你这是犯法的。期间,王晖和王某某给张久香拍照,汤宏千方百计让张久香拿起笔写字、让口头承诺,都被拒绝。最后汤宏三人走了,并说以后不来了。

张久香,女,今年五十六岁,会计师,已退休。二零一五年实名控告江泽民后,遭多次骚扰。她母亲张凤贤也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初(八十三岁)得法后,手颤抖、皮肤瘙痒的毛病逐渐好转,身体发生许多神奇的变化,在张久香家居住的多年间没有吃过一片药,经常三点多起床炼功。张久香多次被骚扰,老人受了惊吓。一次贺兰德胜派出所的四个人穿着警服到她家骚扰后,把老人吓得几天睡不着觉。二零二零年六月安详去世,终年九十七岁。

潘艺元被多次骚扰恐吓,家人、单位领导遭骚扰

二零二零年七月以后,因法轮功学员潘艺元拒绝签字,被汤宏、虎久桐、金某某、吴亚辉等人多次骚扰恐吓。虎久桐和吴亚辉还开车到石嘴山市找到潘艺元的丈夫,给本人拍照、给单位牌匾拍照,让签“帮教协议书”,并以不让孩子上学等要挟,遭到拒绝。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潘艺元被叫到虹桥社区,虎久桐、汤宏、金某某、吴亚辉、何鲲鹏、李洁等人,拿着记录仪、笔记本电脑,多人围坐了一圈给潘艺元照相、做笔录,恐吓诱骗签字,被拒绝。

二零二零年十月下旬,金某某负责“包干”迫害潘艺元后,因潘艺元拒绝让他们到家中,金某某将潘艺元几次叫到国保大队办公室等地方诱骗恐吓,国保大队副队长曹彦忠也参与辱骂恐吓。后来,他们得知潘艺元的单位地址后,金某某、汤宏、李永平、吴亚辉、石嘴山市六一零的一个女的,虹桥社区人员等,三次(人员不固定)到潘艺元的单位恐吓骚扰,汤宏还踢办公室的门,大声叫嚷。他们威胁要到潘艺元女儿的学校找她女儿(上初中)、找潘艺元单位领导施压等。这些人还以潘艺元曾被非法判刑的事侮辱她。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吴亚辉给潘艺元打电话说要到家中,潘艺元答应了,并约好十三日下午在家等着。但是,他们并没有去。十四日上午,一个自称是贺兰县政府的人,给潘艺元单位领导打电话,让帮着“做工作”。单位领导答复:这是人家的私事,不是工作上的事,不太好干涉!

潘艺元,女,今年五十一岁,某公司财务总监,因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判刑三年。潘艺元的母亲胡琴书因讲真相几次被绑架。

四、银川市金凤区警察欺骗、恐吓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代签字

秦永顺、李培花的儿子被欺骗、恐吓

二零二零年九、十月间,银川市金凤区黄河东路派出所副所长戴春华、警察张屿劼,黄河东路办事处副书记丁莉、综治办主任王轶州、综治办专干殷立华、银啤苑居委会书记马建蓉等几次到法轮功学员秦永顺、李培花夫妇家,骚扰恐吓,让签字放弃修炼,被严词拒绝。有一次,殷立华非常邪恶、大声地恐吓两位老人,被秦永顺从后衣领扯着推出了屋门。

后来,他们给秦永顺的小儿子打电话,让代父母签字,被他儿子毫不客气地凶了一顿,拒绝了。有一天晚上,几个人到秦永顺大儿子家诱骗恐吓,他大儿子承受不住压力,代父母签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几天后,秦永顺才知道此事。

秦永顺,今年八十岁,退伍军人,退休职工,曾被非法劳教三年;李培花,今年七十三岁,退休职工,曾被绑架拘禁。

张丽侠的女儿被欺骗、恐吓

居住在银川市金凤区上海西路亲水湾社区的法轮功学员张丽侠,因修炼法轮功曾遭受过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抄家等迫害。此次,“清零”迫害中,张丽侠所在辖区派出所等部门人员,在张丽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找到张丽侠的女儿,诱骗恐吓她在白纸上写了“张丽侠”三个字,拿走了。

张丽侠,女,今年六十一岁,农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