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综述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根据明慧网报道的迫害案例不完全统计,二零二零年牡丹江地区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一百六十八人被迫害。其中被绑架四十四人,被抄家二十五人,被非法批捕七人,被非法拘留十三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勒索金钱三人,被非法停发养老金三人,被刑满释放二人。因“清零计划”,以“开除工作”,“扣发养老金”,或“开除子女工作”相威胁、骚扰、威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有姓名可考的五十多人,加上各辖区各市县均有不具姓名的多人被骚扰,保守估计被骚扰人数至少八十人以上。

一、全年至少168人被迫害,被绑架人数之多创五年之最。

图1:2020年黑龙江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1:2020年黑龙江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二零二零年牡丹江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统计
被绑架刘凤艳、陈雁微、王金平、孙玉静(孙玉晶)、孙桂春、黄艳丽(黄彦丽)、李淑荣、王春华、于长兰、范丽敏、张丽、张翠芝、刘福明、朱福英、曹凤敏、郝升巧、姚淑霞及外孙、姜春梅、曹淑杰、王艳红(王延红)、张甲花、张秋兰、曲波、施立恒、高永丽、高朋光、孙士伟,石颖、曹淑芳、杨凤荣(84岁)、徐国芹、梁某、朱艳华、李秀珍、王新民、王媚泓、刘长安、赵建国、李翠兰的儿子和儿媳、赵忠江、单桂珍、梁姓女同修。
被抄家朱福英、曹凤敏、郝升巧、姚淑霞及外孙、姜春梅、曹淑杰、王艳红(王延红)、张甲花、张秋兰、施立恒、高朋光、高永丽、孙士伟,黄玉敏、朱艳华、李秀珍、王新民、鞠艳秋、单桂珍、杨凤荣(84岁)、赵忠江家(他的两个儿子和儿子的丈母娘家都被抄家)、高玉霞(被抢大法书)、张丽和张翠芝(被抢书、电脑等)。
被非法批捕高永丽、高朋光、孙士伟,石颖、曹淑芳、王媚泓、姚淑霞。
被非法拘留姚淑霞、王媚泓、高永丽、高朋光、孙士伟、陈雁微、王金平、孙玉静(孙玉晶),黄艳丽(黄彦丽),李淑荣,王春华、孙桂春、梁姓女同修。
被勒索金钱李秀珍、王艳红(王延红)、张甲花。
被非法停发养老金高秀荣、曹迎春、朱海玉。
刑满被释放王丽嬿(冤狱四年半)、郭淑珍(冤狱一年)
被迫害致死王淑坤

牡丹江市辖区爱民区,东安区,西安区,阳明区各区公安分局,多年来有恃无恐,大规模骚扰、肆意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铁路公安绑架十人,爱民分局绑架五人,阳明分局和东安分局分别绑架三人。西安分局骚扰法轮功学员人次最多、最严重,但因信息封锁,更多的骚扰案例无法详细统计。

图2:2020年牡丹江个公安分局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次统计
图2:2020年牡丹江个公安分局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次统计

牡丹江下辖的穆棱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七人,海林市被绑架七人,绥芬河市被绑架三人,东宁市被绑架一人,宁安市被绑架一人,林口县被绑架二人。各个市县中普遍存在由派出所、办事处、社区出面 “清零”“骚扰”法轮功学员的现象,有的上门骚扰,有的打电话骚扰,有的拿走大法弟子的私人物品回去邀功,有的打电话利用孩子上学、工作恐吓,有的利用低保恐吓,有的把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作向上爬的绳索,连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不放过(林口县南山派出所甚至将八十四岁的老人杨凤荣绑架、抄家),个别警察是踏着乡亲的血泪在升官发财。

图3:2020年牡丹江下辖各市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人次统计
图3:2020年牡丹江下辖各市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人次统计

迫害不仅遍及牡丹江市下辖的四区五市一县,而且延伸到外地,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被绑架、非法批捕一人,在齐齐哈尔被绑架一人,在湖北省被绑架一人,在海南省被绑架一人,在七台河被抄家一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是近五年来最多的一年。

图4:2016年至2020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历年遭迫害人次统计
图4:2016年至2020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历年遭迫害人次统计

二、不配合警察嫁祸丈夫,海林王淑坤被毒打致死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牡丹江市海林市今年六十六岁的女医生、法轮功学员王淑坤,二零二零年六月末被骗去单位,遭警察毒打,并胁迫她承认已经上访29年的丈夫于小鹏也炼法轮功(从而便于关押),王淑坤于七月二日早含冤离世。


王淑坤

王淑坤女士,家住海林市方兴小区,在海林市海林镇医院退休后,返聘在镇医院任内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给王淑坤打电话,谎称院长陈广群让她到医院去一趟。

到医院之后才知道等她的是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让她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所谓“三书”,还让王淑坤承认她的丈夫于小鹏也修炼法轮功,被王淑坤拒绝。

警察居然在医院四楼私设公堂,对王淑坤施以酷刑,大打出手,强迫王淑坤在“三书”上签字。有两个人分别按住王淑坤的双肩,不让她挣扎,另一个人用力把王淑坤的头往脖腔里按,当时王淑坤就觉得大睁双目,两眼不受控制的用力瞪着,头晕、恶心,而且腿疼痛难忍,求那些人放她回家。警察还威胁她说,过两天还找她。威胁王淑坤如不写就让别人写证明,证明于小鹏修炼法轮功。王淑坤的腿被打的疼痛难忍,几个小时后,警察威胁说过两天还找她,才让其回家。

王淑坤是手脚并用爬到楼上家中的。其丈夫于小鹏看到回家后的王淑坤身上多处淤青,膝盖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湿透。

由于精神压力过大,身心受到巨大的打击,大约七月一日王淑坤傍晚出现脑出血症状、头晕、恶心,脑血管病症状。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点二十五分突然去世,表现为脑干出血症状。

七月四日,王淑坤遗体在海林市殡仪馆被火化,于小鹏趴在棺材上号啕大哭,“媳妇是冤死的,我媳妇死得冤啊,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令所有在场的人动容。

王淑坤去世后,警察曾找于小鹏要求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网。

王淑坤曾在二零一零年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丁华等人在上班的路上绑架,后被非法抄家。王淑坤被非法劳教后,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被海林市国保科伙同法制科恶警每人勒索一万元后放回。

这次对王淑坤的迫害,还得从她的丈夫于小鹏说起。

于小鹏原是外科大夫,在海林市医院工作,因涉及一个二十九年前斗殴致死案,死者是个警察,在“卡拉OK”歌厅与人发生争执,掏枪威吓对方,被对方刺中大腿,受伤后到海林市医院救治,伤的是大腿,不会致死。需要麻醉处置伤口,因麻醉失误导致患者死亡。当时是于小鹏值班,女院长栾玉琳给于小鹏施压,让于小鹏做假病历,说患者因伤及大动脉,流血过多而死,并把患者腿上伤口加深。于小鹏不配合,不肯作假,被院长栾玉琳口头停止于小鹏的医生工作,从那以后于小鹏再也没上班,曾自己开过一段时间诊所。

于小鹏开始了长达二十九年的上访历程。由于于小鹏长年上访,多年没有收入。妻子王淑坤为了维持家庭生活,不得不在退休后接受返聘回医院工作,于小鹏在北京上访时曾被海林截访人员殴打昏迷,截访人员误认为他死了,到郊外偷偷掩埋,掩埋过程中于小鹏突然苏醒,截访人员把他扔下走了,倔强的于小鹏捡回了一条命并没有停止上访。但二十九年来一直没有结果。

于小鹏的存在是海林市公安部门的一块心病。他们抓住王淑坤修炼法轮大法的借口,对王淑坤多次迫害,想让王淑坤承认于小鹏也修炼法轮功。因为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政策,可以把于小鹏以法轮功的名义随意迫害。

三、曹淑芳、石颖、高永丽、高朋光、孙士伟被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牡丹江穆棱市国保大队臧殿旭、李博,穆棱市八面通镇第一派出所张学波,第二派出所李明超等人绑架了穆棱市八面通大法弟子高永丽、高朋光、孙士伟,石颖、曹淑芳五人。其中高永丽、高朋光、孙士伟被刑事拘留。曹淑芳因身体出现高血压症状,体检不合格,没有送看守所,二十五日凌晨两点被放回。五人家中大量个人物品被抢劫。

五月二十七日,五人被牡丹江海林市检察院非法批捕。后被起诉到牡丹江海林市法院。

八月十五日前后,八面通第一派出所通知曹淑芳到海林法院去一趟,法官姜新昆拿出检察院建议量刑书,告知他们五人将被非法判刑七年,还将被处以两万罚金。因曹淑芳身体不合格,血压高,没送看守所。

目前,高永丽、高朋光、孙士伟被非法拘禁在穆棱市八面通看守所。石颖从牡丹江海林看守所被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继续非法拘禁。

高朋光原本体弱多病,因修炼法轮功重获健康,如今在狱中又被折磨的疾病缠身,进了医院。他的妻子呼吁释放高朋光。

四、牡丹江市王楣泓被非法批捕英国政要关注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高级工程师、法轮功学员王楣泓女士11月23日在哈尔滨市学府书店内被哈西派出所警察绑架,先被行政拘留15天,到期后哈西派出所拒绝放人,在不告诉家属任何信息的情况下强行带走王楣泓并转刑事拘留,后哈尔滨市南岗区国保警察通知家属劝说王楣泓放弃信仰,并承诺签署保证就可以放人,否则就判刑。未达目的,他们对王楣泓非法批捕,现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

'法轮功学员王楣泓和女儿于铭慧'
法轮功学员王楣泓和女儿于铭慧

案件发生后,数名英国国会议员通过当地居民法轮功学员于铭慧了解到她的母亲王楣泓女士遭受迫害的事实,纷纷表示同情和关注。

英国促进国际信仰自由跨党议会组主席、英国民主统一党议员吉姆·香农(Jim Shannon) 对王女士再次被非法抓捕感到震惊。王女士及其家人在过去二十一年来所经历的,是法轮功信仰群体被中共当局残酷迫害的一个缩影,香农议员对他们深表同情并愿意提供帮助。

英国坎特伯雷市议员罗希·达菲尔德(Rosie Duffield)对其当地居民的家属正在中国遭受信仰迫害表示同情。她说:“听到你的家庭所经历的困难我感到非常难过,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时刻。”目前,达菲尔德议员已经将王楣泓女士的案子递交给英国外交部。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英国政府在回应上议院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提出的王楣泓女士因法轮功信仰遭到绑架的问题时表示:“我们了解到王楣泓女士在中国哈尔滨市遭遇绑架的事实。”并对此作出回应,“英国政府定期向中国当局提出对人权状况的关切,并将坚持这样做。”“我们一直对中国基督教徒、穆斯林、佛教徒、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因宗教 或信仰而受到迫害的群体深表关切。人人都应该享有在不遭受歧视或暴力反对的环境中,自由地炼功、选择或交流信仰或信念的人权。”

王楣泓是牡丹江市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王楣泓的丈夫于宗海原本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股骨头坏死等病症,到各大医院医治均没有效果,医生建议只能截肢。1994年有幸接触法轮功,之后病症消失,从此身体健康,道德升华。全家人切身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王楣泓一家历经磨难,聚少离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王楣泓的女儿于铭慧,面对爸爸被非法判十五年,妈妈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十多岁的孩子孤苦无依,幼小的她经历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和魔难。一次又一次的找相关的部门,但处处碰钉,完全没有出路。小小年纪便奔波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和牡丹江监狱之间,来回探望父母,而监狱有时却不让接见,更觉伤心、失望和担忧。十几年来,和父母在监狱接见室里相见的时间加起来不足二十四小时。

王楣泓的公公承受不住这重重打击,原本身康体健的老人在惊吓、悲伤、担忧孩子们的安危中含冤离世。

五、高秀荣、曹迎春、朱海玉被停发退休金 经济迫害雪上加霜

二零二零年,经历了多年迫害的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高秀荣、曹迎春、朱海玉被停发退休金,让原本困难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1、昔日亲人骨未寒 今日生活何处安?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法轮功学员高秀荣,二零二零年九月被穆棱公安局副局长周忠森停发退休金。高秀荣二零一四年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枉判,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折磨的身心俱伤。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高秀荣出狱回家,得知弟弟被迫害致死,母亲也含冤离世,自己的身份证被周忠森一直扣押至今。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近十一时,高秀荣的弟弟高一喜被牡丹江市先锋分局伙同国保,撬门砸锁绑架,并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令人震惊的是,仅仅九天,原本健康乐观的高一喜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目前高一喜遗体仍寄存在殡仪馆里,腹腔内所有的器官被掏空,疑似被活摘器官),直到目前办案官方仍不给说法,更拒绝家属看遗体。

高秀荣近九十岁的母亲,天天以泪洗面,原本健康的身体每况愈下,老人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于二零一七年去世。

高秀荣的妹妹高秀清,不畏当权者的强暴,顶着巨大的压力,找相关部门给弟弟高一喜讨说法,遭到跟踪、威胁,甚至被牡丹江国保下令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在高一喜被迫害致死前,穆棱镇派出所片警王学义一次次带警察非法闯入家里,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抄家,翻箱倒柜,象土匪一样拿钱及他们看得上的物品。高秀荣的父亲忠厚老实一辈子,哪经历过这个阵势,连番受到惊吓后,承受不住精神上的压力也离世了。

原本一个完整幸福的大家庭,就这样无端的被中共恶党搞得家破人亡,凄凉满目。邪党官员不但没同情,反而变本加厉的在生活上、精神上进行再次的变相迫害。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高秀荣回家当天,前往牡丹江市穆棱镇派出所办身份证,片警王学义让她去办身份证处办理。随后,高秀荣去了身份证办理处,交了四十元钱,交了相关资料后,被告知一周后取。过了一周,高秀荣去取身份证时,办证的工作人员说你的身份证转到公安局了,得去穆棱公安局周忠森副局长那取。

当高秀荣去找到周忠森时,周说:“现在不给你,两年之后再给”。由于高秀荣急需用身份证,几次去找周忠森索要,周却说:“你没身份证,这不活的好好的吗?”完全无视一个合法公民的正常权益。当高秀荣再次找周忠森索要时,周又推脱,不是他不给,是上面不让,并说因为高秀荣是“特殊人物”,上面很关注。后来,高秀荣又找到周忠森,周说,他给请示了,上面不批。最后,他不耐烦的说:“信不信我说停你的退休金就能停。我就说了算。”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高秀荣再次去要回身份证时,周忠森扬言:“你每天都要来我这一趟。”意思是要监视高秀荣的行踪,每天都要到他那里报到。高秀荣并没有再去。

二零二零年九月,周忠森滥用职权,停发了高秀荣的退休金。当高秀荣去找周忠森讨要退休金时,周毫不避讳的说:“如果不用这种方式怎么能找到你?”

周忠森还指使片警王学义一次次的敲门骚扰高秀荣。并迫使林业社保让高秀荣拿出判决书。社保人员说:“只要你签个字,承认你判刑四年就可以,否则,我们就把你往上交,我们社保就不管了,不是吓唬你。”高秀荣跟她们讲真相:“信仰是无罪的,我修炼真善忍的何罪之有……”

整整两年时间,周忠森非法扣押高秀荣的身份证,不但把高秀荣的退休金给停发了,还变本加厉的让高秀荣退回四年的退休金。如此荒唐可笑的流氓手段,也只有共产恶党的统治下才会发生。周忠森和王学义两人参与迫害了高秀荣的全家,高秀荣遭受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年的非人迫害,回来带着精疲力竭的身体还没缓过神儿来,还要面对被邪党迫害的凄惨家庭,家破人亡,又顶着邪党当地党员对她精神和经济上的再次变相迫害的压力,可想而知她的处境何等艰难。

2、十几年冤狱酷刑迫害 工资、养老金被强行扣除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曹迎春,从二零二零年八月工资被牡丹江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停发至今。曹迎春曾多次去牡丹江市社保局找相关负责人询问具体情况,并用各种方式讲真相劝善,对方均以“按照上边的文件执行”为借口推脱。曹迎春二零一四年四月至二零一八年三月四年非法判刑关押期间的工资近10万元被非法强行扣除(其中包括二零一八年末被强制缴纳1.6万元才启动了以后的工资)。

曹迎春在修炼法轮大法前,得了肌肉萎缩的绝症,用尽了各种办法,去过好多医院都治不好。修炼大法后慢慢恢复了健康,从此她对生活有了希望。

一九九九年风云突变,法轮功被疯狂迫害,她决定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回公道。同年十一月末,曹迎春被非法劳教三年,绑架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遇了毒打、灌食、脚镣酷刑折磨,腰部、膀胱被摔伤,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一年八月中旬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家。

二零零二年曹迎春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牡丹江看守所再次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的瘦到七十多斤。二零零三年末再次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家。

二零零四年,曹迎春被非法抓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到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二日结束冤狱,在狱中被囚禁八年三个月零十二天。期间饱受毒打,强制转化,种种酷刑折磨,她的母亲因承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病情急剧恶化,于二零零五年去世。狱中的曹迎春未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悲痛万分。

二零一四年,曹迎春在牡丹江市福民街清福二区向世人发神韵光盘,遭牡丹江市长安派出所警察刘强绑架。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被牡丹江市东安区法院冤判四年。

3、朱海玉被停发退休金

法轮功学员朱海玉是牡丹江市第一粮库退休职工,二零一四年向路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冤判三年六个月,二零一四年至二零一七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三年多。

二零二零年八月朱海玉被停发退休金,询问责任人原因,回答说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他们要求朱海玉返回关押迫害期间领取的养老金才能启动工资。他们给朱海玉看了文件(人社险函[2020]17号)发文单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朱海玉到法院补办了一份冤判书(释放证明),他们给朱海玉算了一笔账:非法关押期间领取的养老金、非法关押期间调整上来的养老金、冤狱结束回家以后这两年调整上来的养老金,共8.6万元,要求朱把这笔钱返还给他们才能继续下一步所谓的启动工资。

结语:

二零二零年是特殊的一年。这一年,中共病毒从武汉爆发,上半年牡丹江却成了重灾区,尤其是绥芬河口岸,感染人数一度位居全国第一,经济遭受严重打击,民众陷入痛苦。究其原因与牡丹江公检法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含冤无法昭雪不无关系。

一年来,牡丹江许多公检法人员怠忽职守,甘心沦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帮凶。警察应当惩奸除恶、济弱扶倾,却恣意妄为,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创下五年来最高记录。公安抢劫敛财抄家,法院非法批捕;公检法人员乖张行径,实与黑帮无异。修炼佛法的牡丹江民众,无辜被凌虐摧残,印证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阴狠凶残,尽显其泯灭人性的邪恶本质。

二零二零年十月一日,美国众议院提出一项法案,要求美国政府把中共视为“跨国犯罪组织”。十一月十日,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简称CPDC)举办研讨会,专家们认为应将中共定为跨国犯罪组织。中共仇视信仰,迫害善良好人,一手主导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与前党魁江泽民,正是名副其实的犯罪组织与头号恐怖分子。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指明,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的最终目的是要破坏人的道德从而毁灭人类。邪恶可能逞凶一时,终究不会长久。善恶有报,中共迫害佛法修炼人,罪行罄竹难书,这些恶徒最终都逃不过法律的审判、天理的惩治。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所有参与迫害的牡丹江公检法人员,应该悬崖勒马,切莫沦为江氏余孽操控的杀人工具。二十一年来,法轮功学员勇敢无畏的抵制迫害,他们将会秉持初衷、坚持不懈,直到迫害停止、邪恶被灭尽,让神州所有子民,重获信仰与炼功的自由。盼望更多的牡丹江民众良知觉醒,唾弃中共,在善恶之间做出明智的抉择,尤其是在新冠疫情(中共病毒)再度突袭人类这样一个危难的历史时刻,祝愿人们都选择善良,这将是每个生命成功的走向劫后余生的唯一途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