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凝望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3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今年中国的北方很冷,一个集日,儿子正好在家,我对他说:“现在疫情又来了,妈得去救人,你开车拉我去行不?”儿子说:“行、行。”

到了市场,我首先发资料,告诉儿子把车停稳后等我。我发资料过程中,有的面对面发,有的放在赶集人们停的车里。当我发完抬头远望时,发现儿子在凝望着我。我知道他是心里牵挂着我,因为在红色恐怖下生活的中国人都知道邪党的恶。何况饱经风霜、深受其害的儿子呢。

我问他:“你一直在瞅我呀?”他说:“我看见了你一会儿去车旁,一会儿去人群里。”

儿子天资聪颖,从小就很懂事,我经常给他讲故事,告诉他如何做人的道理,他每次都是认真听,然后能够按我说的去做,邻居都夸他是个好孩子。他七岁起具有自己的观点,帮助大人料理家事。上学后,他不和同学打架斗殴,一旦有同学骂他时,他不还口,并且对同学说:“我妈告诉我不骂人,你也别骂人了,咱们在一起好好玩。这多好啊!”同学听完感到很不好意思,不但不骂了,而且高高兴兴的和他嬉戏。同学们都敬他,连最顽皮的同学也不欺负他。因此,儿子的童年我没有操什么心。

我过去身患顽疾,不能正常生活,没有劳动能力。通过修炼法轮大法重获新生,有了健康,能够种田、管理家务,全家人受了益,儿子更是欢天喜地,他看了一遍大法著作《转法轮》,也炼了一段时间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开始抹黑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后,我因不放弃修炼,向世人讲真相,惨遭迫害,四、五年儿子失去了母爱,他感觉好像天都塌下来了,精神支柱断了,虽然学习成绩好,中学没有读完便辍学。

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儿子不是当年的儿子了,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他听信了中共的邪恶谎言,怨恨我不该抛弃亲人,不管他。我没有和儿子一般见识,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我理解他的痛苦,承受了那么多不该遭受的歧视。我与他为善,总是用大法赋予我的慈悲感化他。

我和老伴一起种田、养猪,很快偿还了家里建房的外债;后来,老伴打工,我种田,又很快还清了给他娶媳妇的一笔巨额欠款;他娶妻生子后,他打工收入微薄,我和老伴一直承担他们三口人的生活费用。我们对他的仁至义尽,他满足了。特别是我对他以及他妻儿的善待,他感动了。

尤其是家里或者他本人遇到困难时,法轮功学员能够到场,主动伸出援助之手,都来帮忙,帮助排忧解难,他佩服了,从内心感到法轮功这个群体很正,是所有群体都比不了的;法轮功学员都善良、都是好人。

在法轮大法纯善、美好的感召下,儿子先天的本性逐渐复苏,一年一个样,变化很大。他主动退出少先队,佩戴护身符,接到真相电话他都注意听,二零一五年也溶入了诉江大潮之中。他又看了一遍大法著作《转法轮》。他支持我修炼,支持我讲真相救人。

去年武汉肺炎疫情以来,同修们都忙于救人,我也很忙,儿子见我忙,他主动承担起家里的二十亩田地的田间管理,不让我下田干活。他常年打工,利用闲暇忙农活;秋收时,他不让我一个人下田干活,让他爸或他闲班时和我一块干活。儿子给我救人大开绿灯,我有充足的时间做自己该做的事。

我和儿子外出时,我去发资料救人,他便停车在路边等我。我和儿子去赶集时,我俩在一起购物,我总是一边买东西一边发真相,他在身旁守候,购的物他拿好,方便我救人。

值得欣慰的是我每当提起师父时,他也随我称师父。家里供奉着师父法像,我经常给师父敬香。几个月前,香用没了,我委托儿子帮助买,他在城里买回了最好的香,我还他钱时,他不要,微笑着对我说:“我给师父买,我拿钱。”他知道敬师敬法,我为他高兴。

儿子还是当年的儿子,过去他是个好孩子,如今是个好儿郎。他不吸烟、不喝酒、不打麻将,社会的恶习一点不沾,与人不争不斗,当今社会中难得的好儿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3/儿子的凝望-418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