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从旧势力手中夺回我的肉身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4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女大法弟子,在九八年底喜得大法,那时我才三十岁。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荡中,感恩大法给我身心带来的美好,殊胜。可是,时间不长,江氏集团开始了迫害法轮功。为还师父清白,为大法讨回公道,我走上了天安门广场。

二零零一年,我与同修去了北京,走上天安门广场。因此,被非法劳教一年。回家后,又积极投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在这之后的十几年中,又经历多次绑架、劳教、判刑,前前后后被非法关押长达七年之久。直到二零一九年初,走出魔窟。

走出魔窟 又遇巨难

在走出魔窟时,自己就发现身体出现异常,在腹部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肿块。

因为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在省城找到工作,便把我们的家也搬了过来。这一来,我与昔日同修失去了联系,没有了集体修炼的环境。在多年的被迫害中,没有学法,也没有了强大正念,被家人带到肿瘤医院做检查,医院让马上住院做手术。

这时,自己清醒过来,这不是邪恶再次迫害吗?横下心回家。丈夫当时就炸了,与我大吵。我心平气和的跟他解释说:你也看到了,我这样的身体,连着刚刚做两样检查,我就差点过去,接下去还有化疗、手术等等,再这样折腾下去,我就彻底回不去了。

在我的说服下,他终于同意我的决定,回家了。原来我的体重有一百二十多斤,现在只有不到一百斤。

寻找同修 溶入法中

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闯过这一关,但是,我的身体还是不正常。因为长时间没有学法,炼功,自己深知接下来的路非常难的。我就求师父帮我找到同修,真的很快找到同修,并在同修家住了下来。

同修组织多名同修在她家学法,在法上切磋交流,鼓励我向内找,使我快速提高,正念加强。但是,邪恶因素时刻没有放松对我的迫害。那硬邦邦的肿物,压迫的我坐不住,有时痛的我死去活来。这时,同修们围着我发正念,坐不住就跪着、趴着,经常是汗水伴着泪水,也不肯放弃。在不知不觉中,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不疼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了我,帮助把痛的那部分神经锁上了。

不忘誓约 不辱使命

又闯了一难,我信心倍增。考虑到不能光顾自己,给同修带来很大不便,影响同修的救人使命,决定回家。

到家后,师父就安排了当地同修联系上了我。尤其在疫情期间,在我无助的情况下,师父又安排同修李来到我跟前,因为同住一个小区。在与她学法交流中,消除了我无助的情绪,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与师父同在,与法同在。师父不承认的,我们也不承认,什么也不承认,也不要。

在这期间,自己坚持背了《转法轮》两遍,现在又开始了第三遍,各地讲法系统的学完了一遍。在自己遭受魔难中,也没忘自己的使命。在身体又缓解的时候,就穿上大裙子遮掩一下,就抓紧出去救人。

放下生死 大法显神奇

在我抓紧学法、炼功、时时修心时,邪恶也时时虎视眈眈的不肯放松,加重迫害,仅仅不到二十个月,它又疯狂的长到象一口“锅”一样扣在我的腹部,如同一个孕妇。因为它很大、很硬,压迫的大小便经常排不下来。

一天晚上,肚子、腰、后背连成一片的疼,疼着疼着就麻木了。迷迷糊糊就感觉到死神向我靠近,慢慢的发现自己在空中大声宣判自己的死期。我一下惊醒,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在诱骗,让我上当,让我放弃正念,放弃修炼。自己马上坐起来,立掌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自己只听师父的,只归师父管。

可是,身体还是每况愈下。大便十天、二十天排不下来。小便更是憋的我简直要崩溃了。没办法只好采用消极的办法,开塞露、导尿管等等。可是,越鼓捣越糟。家人实在看不下去,跑到医院去咨询,医生说没有解决办法,只能是做手术。家人也知道已经不能再做手术了,也是急的没办法。

我想已经是这样了,那就不理睬它,不承认它,不上它的当。大便便不下来,那就不便。小便感到有尿意时,就干脆躺下,自己顺着邦邦硬的锅边缘,摸索着,寻找膀胱,用力往下推,往下挤压。就这样,慢慢自己挤压的力气也没有了,还出现心衰的症状。最后是家人帮我挤压,就这样也只能是挤压出一点点。

最后,自己感觉五脏六腑都不工作了,好像膀胱都给压散了,我都找不着了,感觉憋得受不了。慢慢的,吃不進去饭了。一是那坏东西已经顶到胸口了,二是排不出去,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大便。真的觉的走到尽头了。

同修们看到我这种情况,就来与我学法,交流。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同修说:师父对你是什么都没做吗?是对你无能为力吗?你自己也说过,师父给你承受了很多,还帮你把那痛的神经拿走了。不就是不能吃饭了吗?那咱们就当辟谷了。你自己再找还有什么没有放下?

我说:我真的找不到了,不知道哪还有漏。但是,我就是大小便不通,怎么办呢?同修说:你看看,这还不是“没放下”吗?你也知道师父无所不能,但是师父要度一个修炼人、觉者,你这样,让师父如何帮你?

我哭了,终于说出自己最放不下的执着。我说:我一直以来就是怕死,不想死,因为自己跟头把式的,经过了二十年的风风雨雨。跟师父走到了最后的最后,就这样,放弃肉身,真的不甘心。同修也陪着我哭。同时,劝导我说,我死不等于真死了,只不过放弃这副皮囊,师父会给你更好的。

经过一番交流,我觉的轻松了许多。过后想起,自己既然做好了准备,趁自己还清醒,也得跟他们爷俩嘱咐嘱咐。找了个时间,我委婉的跟他们父女说:以后不管我出现什么情况,你们都不能怨我的师父,怨大法,都是我做的不好,都是邪党邪恶的迫害。亲戚们闻讯纷纷从外地赶来。我都跟他们交待,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就在我准备好就这样静静走时,突然,奇迹出现了:再一次准备排尿时,和往常一样,我用力捧住那个“锅”,尽量空出两边。因为,膀胱被挤压的是散的感觉,女儿顺着两边往下推,丈夫在下边往中间聚,往下压挤。就这样,经过几次努力,我自己觉的“噗”一下,从肠道中排出不少东西。这一下,自己觉的身体马上轻松,有要飘起来的感觉。眼看着肚子一下瘪了。再一看,下面排出的是浓浓的液体夹杂着象果冻般的物质,足足有四、五斤之多,溅的到处都是。当时,我们全家都激动不已,万分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同修们纷纷赶来看我,只见一个原来奄奄一息的我,活生生的站在她们面前,肚子上的“锅”不见了,大家都觉的不可思议,兴奋的与我分享着师父如何从死神手中夺回我的过程。

结语

这事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自己有时还处于不可思议的状态,想不明白,本来是腹腔的东西,怎么就从肠道排出去了呢?自己也觉的好笑,又用人的想法去想神的事。更没有想到这奇迹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为这二十个月与死神的博弈太刻骨铭心了。

其实师父一直在加持着我,保护着我,还在师父法像的佛龛里,映出七彩佛光鼓励着我。只是弟子愚昧,死死抱着执着不放。直到现在才悟到“忍中有舍,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1]的一层涵义。同时,也真切的体悟到,只有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无畏生死的正念下,才能走到最后。

师父为我所承受的,为我所做的,我真的无以言表。自己一定在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中,抓紧时间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圆 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3/师父从旧势力手中夺回我的肉身-416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