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实修心性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3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一直以来母亲同修老让我写修炼心得,我总是摇头说,我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来跟同修交流的,由于做的特别差,更不敢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今天我想写心得交流,也不是自己有什么提高,实在是太感谢师尊,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没有放弃我,让我有机会学会了实修,学会了什么是修自己、怎么找自己。

一、虽早得法 不实修 迷于常人中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可是在修炼的路上,却是走的一步三回头,跌跌撞撞。由于自己在常人中迷的太深,没有珍惜得法的机缘,同修在谈到自己的根本执著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没有根本执著,我不是为了治病,也不是为了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就是觉的真、善、忍太好了。

直到前不久,我才敢去面对自己的根本执著,那颗把大法当作精神寄托的心,一直阻碍着我精進实修。在常人中,一旦有了可以当作依靠、寄托和吸引我的东西,马上把大法和修炼抛到脑后去了。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邪恶的洗脑班里被洗脑,接着就是随波逐流,给自己后来这几年的修炼设置了很多障碍,所以,几年来一直只是口头上的大法弟子。

二、疫情期间 让我猛醒

我是一位教师。二零二零年的疫情期间,由于学校不能上课,我们都变成了线上授课。我就带着上课用的材料,来找母亲同修。从二零二零年三月初到六月初,我认真学习了师父的讲法,越学越觉的自己怎么这么差劲儿,差点儿错过了万古机缘。越学越后悔自己怎么才進了修炼的门呢!白白的虚度了将近二十年。我知道法理的展现是师父鼓励我要精進,我经常含着眼泪从心底感谢师父再一次把我捞起。

由于自己长期没有修自己,所以现在也时常会有各种思想上的干扰和心性上的干扰。我一直思想业干扰比较大,主意识不强,学法、炼功和发正念的时候,思想里反映出极其肮脏的东西和念头,还经常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念头。我觉的要排除干扰,把我累的焦头烂额,有很多时候都忘了排。随着坏念头想,等想起来的时候,时间过去很长了。

正好明慧网连续发表了几篇文章,都是同修交流背法的,以前也想过要背法,可是没坚持几天,就半途而废。《转法轮》我念的很熟了,可是一句也不入心。这次我想背法吧。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从二零二零年六月末到十一月末,五个月的时间,我背完了第一遍《转法轮》,过程中干扰很大,有时候一个小自然段,我都背一个小时,合上书,还是忘了第一句话。这次我没有气馁,没有半途而废,哪怕一天就背一段呢,我也坚持背。

在背法中,渐渐觉的自己的主意识强了起来,不再一直随着思想业胡思乱想下去,能够分清那不是我,思想业也没有以前那么强了。尤其背第八讲“周天”这一节的时候,法在这一层次的展现让我觉的自己何其幸运,何其幸福。现在我在背第二遍《转法轮》,我建议妈妈同修也和我一起背法,哪怕是一句一句背,也要坚持下去。

三、正确对待身体的各种反应——修炼人没有病

前一阶段,我经常觉的头晕,有时候会觉的天旋地转的,还恶心。有时候,炼完功,也出现这种状态,我心想这可不是病,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强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要动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各种状态都会出现。”[2]

我当时就想,对呀,这是一个层次中出现的一个状态。悟到了这个理,头晕目眩的症状从此消失了。我明白了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这一念很重要。

四、发生在身边的几个神奇的小故事

二零二零年六月份一个周末,我打算抓紧时间回婆家救人,我把录制好的优盘挂到了手机上,还有几个卡放包里。手机壳里面还放了师父讲法存储卡。可是,在火车站被警察搜查,他们手里拿着我的手机翻看,却没有发现明晃晃挂在手机上的优盘。这期间,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不让邪恶因素迫害我。

当然警察从未修炼的丈夫那里搜出来一些真相币,还是对我進行了迫害。通过这次被迫害,让我找出了自己许多的人心和执著,让我看到了自己跟精進实修的同修比,有很大的差距。从此我要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真修实修。

最近几个月,我辞了工作,一直帮女儿带孩子。几个月大的外孙女特别爱看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形,每次看到,都兴高采烈。

有一次,她突然从床上翻到床下,快的我都没有反应过来。我脑子“嗡”一下,因为那个地方正好有一个铁的电暖器和一个装了杂物的纸箱,她的头正好掉在两个之间不到一尺的间隙中,而且没有重摔。想起来,我都后怕,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孩子。

还有几次,孩子排便不畅,哭闹的厉害,我让她看师父法像,并且告诉她,咱们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孩子不哭不闹了,而且顺利排便。我女儿说大法真神奇呀!

五、救人中去怕心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十月份,我就遭到了迫害,由于那个时候没有实修,所以各种人心都在。第一次被抓去看守所的时候,怕心大的不得了,我眼看着自己的两条腿发抖,控制都控制不住,情也特别的重,看着睡在炕上的女儿,想到第二天就要离开她,心如刀割。

二零二零年六月,我们学校刚返校的第一天,我就给我班级的学生讲了真相,并且告诉了他们三退保平安的事儿。还给一些同事、家长做了三退。每次都有怕心反应出来,有时候,真是自己吓唬自己。

每次出去贴粘贴的时候,都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真的不怕了,也顺利做完了,可是又出现了后怕。

我知道,怕的那个东西不是我,我要修掉它。伴随着怕心,还有疑心,脑子里,那个疑心就想象出各种邪恶要来迫害我的场景。

今年十月份到现在,我都辞职三个月了,还演化了一件事,让我去怕心。我丈夫说,接到副校长电话,我班一个学生在课堂上喊“法轮大法好”,新班主任很生气,要去大校长那告我。我想决不允许邪恶因素再钻空子迫害我,我救人是全宇宙中最对的事。我就接连不断的发正念,同时進一步找到了怕心后隐藏的是自私自利的心,整整一天的时间,通过学法和不断发正念,终于让我的心平静了下来。也没有发生那个所谓的迫害。

正法接近尾声,我还有许多没有修掉的心,现在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能懒,不能求安逸。错过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我要严肃对待修炼,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真修实修向内找。

也希望像我一样以前没有严肃对待修炼的同修,醒悟过来,咱们共同精進。师父等着我们呢!

弟子再一次叩谢师恩!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3/迷途知返-实修心性-418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