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1)

——曝光中共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的发家、衰败与解体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1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

篇首语

自古以来,人类对光明的追寻从未停止过。即使在最深沉的黑夜中,总有一些人用自己的生命点亮暗夜,让人们看到被黑暗掩埋的真相,让人们感受到光明的温暖,让人们看到走向未来的希望之路。

2013年4月6日,国内媒体“财讯传媒集团”下属的《LENS》杂志第62 期刊登了2 万字的报道《走出“马三家”》。文章通过大量的人证、物证,深度曝光了马三家教养院使用的一些惊人的酷刑,包括奴役、关小号、包夹、电击、卡齐、上大挂、坐老虎凳、绑死人床等等。在令人震惊的现场描述中,读者往往很少注意到,所有这些酷刑只用于特定类型人员,后来才延伸至普通劳教人员身上。而这个特定群体就是法轮功学员。

从1999年至今,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持续了二十多年,中共耗费大量的国库资源,倾举国之力,动用从上至下所有的各级组织机构人员,全方位、多角度、多层面的迫害法轮功。由于中共极度严密的封锁相关消息,其中的黑幕及其邪恶程度并不为广大民众所知晓。

有些人在面对中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面前,难以置信中共会用如此邪恶、卑鄙、非人的手段对待这些善良的老百姓;也有一些人看到在非人的肉体与精神的酷刑下,难以理解法轮功学员为何仍然坚持真、善、忍的信仰。

中共为何对这个以真、善、忍为做人准则的群体如此憎恨,要灭之而后快呢?法轮功学员在极端的酷刑下,为何不放弃,而撑起他们强大内心的力量又是什么?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文指出:“中共的目的是为了真正地毁灭人。不仅要毁灭人的肉体,而更是要毁灭人的灵魂。这一方面是出于邪灵对神佛的仇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法轮功的传播带动了整体社会上的信仰重建和道德升华,且真、善、忍的理念也包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作为通过毁灭文化、道德和阻断人得到创世主救度为终极目的的中共邪灵来说,当然将法轮功视为第一大敌。”

本文选取多位马三家教养院亲历者的讲述,勾勒出马三家教养院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过程中扮演的罪恶角色。但是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之深、之邪,已远远超出本文有限的笔墨,可谓“罄竹难书”、“罪恶滔天”。

在马三家教养院,一直上演着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的对决。透过马三家教养院的“兴”与“衰”,以至最终解体,可以解读出中共迫害法轮功滔天罪行背后的险恶用心。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所点明的:“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目录
序(1992年—1999年)
第一部份(1999年下半年):镇压法轮功,马三家教养院濒死“复活”
一、违法、违宪的劳教制度
二、中共选中“马三家教养院”
三、“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计划破产,马三家女二所建立
四、马三家男所六大队建立
第二部份(2000年—2001年):积极执行江氏密令,“马三家转化术”成样板
一、灭绝人性的江氏密令
二、“马三家转化术”样板模式
第三部份(2001年—2004年):疯狂的“攻坚战”
一、酷刑无法扼杀信仰,“自焚”伪案释放迫害升级信号
1. 绝境中的坚守
2. 世纪谎言——“天安门自焚”骗局
二、灭绝人性的攻坚战
1. 2001年“车轮式”的攻坚
2. 2002年疯狂的“春雷”行动
3. 2003年“严打整纪”70天
4. 2004年“攻坚团”助攻
三、极端酷刑下践行“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第四部份(2005年—2009年):借奥运之名,马三家开启杀人模式
一、“奥运开幕前消灭法轮功”
1. 2005年—2006年“严管队”的杀人模式
2. 真正的勇者
3. 2006年“不转化就送苏家屯”背后的“按需杀人”
二、“死亡指标”下的恐怖
1. 2007年“奥运前杀一批”
2. 2008年—2009年女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杀人手段
3. 2008年—2009年男所——“地狱中的地狱”
三、穿透地狱的光
1.“法轮大法好”条幅飘扬在马三家
2. 正信坚不可摧
第五部份(2010年—2012年):三年计划,马三家苟延残喘
一、“攻坚战”不停
1. 2010年“整纪杀风活动月”
2. 2011年“揭批”
3. 2012年“过筛子”
二、“薄熙来案”引爆江氏集团溃败(2012年)
第六部份(2013年—2019年):劳教制度解体,马三家死而不僵
一、马三家教养院黑幕曝光,引爆劳教制度解体(2013年)
二、变身“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继续作恶,最终走向解体(2014年—2019年)
三、马三家毒瘤遗祸中华
1. 瘤毒扩散,殃及全国
2. 道德沦丧,全民受害
第七部份:“真、善、忍”的光芒涤荡阴霾
一、黑窝中的唤醒良知
二、逆境中的正道沧桑
1. 马三家女一所全体法轮功学员集体起诉马三家教养院,起诉江泽民
2. 被迫害者起诉马三家恶警
3. 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4.“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发出通告
三、天意昭显:天要灭中共
1.“三退”大潮显民意
2. 全面围剿参与迫害者
结语

序(1992年—1999年)

从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以后,中国人在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中承受着巨大的苦难。中共系统的在用无神论与进化论对遵循神传文化的中国人洗脑。但是,处在文化缺失与信仰真空中的中国人,在道德水准飞速下滑的社会中,仍在不断的寻找着生命的意义。

1992年,正当人们迷失在金钱、权力、享乐的漩涡中时,一股清流涌出,这就是李洪志先生向社会传出的法轮功。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用“真善忍”的标准提升人的道德水平,遇事向内找自身的原因,不求名、不求利。无论男女老幼,只要坚持修心炼功,就可以祛病健身,就能使人变的诚实、善良、宽容、平和。法轮功自传出后,深受广大民众的喜爱,仅凭口耳相传,即迅速传播。

法轮功自1992年5月传出至1999年,已经洪传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吸引了上亿不同种族的民众修炼。法轮大法修炼者涵盖大学教授、医生、律师、工程师、公务员、军警、士农工商、学生、家庭主妇等社会各阶层,普遍受到政府部门及社会各界的高度赞扬。

这种道德回归的强大力量,以及祛病健身的奇效,让法轮功成为了整个社会的焦点话题。本来法轮功的迅速传播,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但是法轮功的理念 “真、善、忍”与中共崇尚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假、恶、斗”泾渭分明、格格不入,加上法轮功有广大的群众基础,使中共自认为大难临头。可以说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与迫害,是中共本质所驱使的必然结果。

从1994年,中共对法轮功信仰的骚扰就开始了。1997年起,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利用手中的权力,命令警察在全国进行秘密调查,企图寻机取缔法轮功,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任何把柄。1998年7月21日,中国公安部发出《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对法轮功辅导员的电话、行踪进行监听和监视、取缔炼功点、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财产等,各地对法轮功学员不公对待频频发生。

1998年,国家体总在北京、武汉、大连地区、广东省进行了五次医学调查,调查人数近三万五千人。调查结果显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9%。1998年下半年,部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这个调查结果令中共更加不安,这意味着中共惯用的无神论与进化论的斗争哲学对广大民众的控制开始失效。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中国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杂志上发表《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一文,攻击法轮功。18日至24日,天津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陈述情况。23、24日,天津警察殴打驱散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45人。该事件引发了“4·25”万余名法轮功学员前往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法轮功学员有3个简单的要求:天津放人;炼功自由;合法出版法轮功书籍。

当时的朱镕基总理下令天津警察放人,并重申了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当晚10点,万名法轮功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上访过程平静,没有喧哗,没有口号,秩序井然。法轮功学员们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清扫干净。法轮功学员所展现的和平、理性,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惊,同时也让当时中共的掌权者江泽民如坐针毡。

此后,江泽民频频向政治局、书记处、中央军委施加压力,并将批判法轮功的讲话作为文件在党内传达。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下令成立“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相应的办事机构——“610办公室”,后来又被更名为“反邪教组织办公室”以避人耳目。“610办公室”是凌驾在法律之上的类似于“中央文革小组”、纳粹盖世太保的非法组织。是一个能调集全国几乎所有资源的机构。不仅垄断公、检、法、司听令于它,还有特务、外交、财政、军队、武警、医疗、通信等各个领域都受它控制。在随后的二十多年中,“610办公室”扮演了极其邪恶的角色,所有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政令和邪恶手段也是从这散播到全国的。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因一己之私,亲手发动了一场对一群善良的法轮功民众的残酷迫害,旨在彻底铲除法轮功。江泽民宣称“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三个月消灭法轮功”。

二十多年来,中共动用一切媒体、司法、军警、特务、党政、外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全方位的迫害。上亿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长期被污蔑、监控,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及非法关入洗脑班。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毒打、电刑、强奸、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有的甚至被活摘器官,惨无人道的迫害手段令人发指。数百万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为了维持这场对善良民众的迫害,江氏集团不断的从国库中盗用巨额资金。2001年2月27日,江泽民曾一次性拨发40亿元人民币,安装大量的监视仪器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份,公安内部传出消息,江又挪用42亿在全国各地建立残酷邪恶的“洗脑”基地,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为了阻截法轮功真相,中共至少花了40亿打造网络防火墙“金盾工程”。 2002年,辽宁省政法委书记丁世发在马三家一次大会上公开说:“对付法轮功的费用已经超过了一场战争的费用”、“原来以为这和以往的运动一样,一阵风就过去了,没想到(越来越升级)。”如今迫害持续了二十多年,中共投入的资金更是个天文数字。

第一部份(1999年下半年):镇压法轮功,马三家教养院濒死“复活”

一、违法、违宪的劳教制度

“劳动教养”是中共1957年从前苏联引进的一种特有的制度,是关于“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它是基于国务院和公安部制定的法规,属于行政处罚,最多只能拘留十五天。根据《立法法》的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要由法律来规定,必须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立法,而不能由国务院和公安部来制定。因此现行劳教制度是非法的。

“劳教”是法治外的毒瘤,它的要害之处在于,这套制度不受《刑法》、《刑诉法》和其它法律的管辖。公安机关可以不经法庭审判就有权关押民众,并强迫民众劳动数年,被劳教者形同判刑入狱。而《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因此,“劳动教养”是违背《宪法》的。

同时,劳教制度也违反了中国政府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998年10月)。《公约》第九条规定:“人人有享受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

而这个违法、违宪的劳教制度却在中共的庇护下,运行了六十多年。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面对国际压力,本想取消劳教制度,却因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才又得以死灰复燃,成了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场所。

劳教所是中国的“法外之地”。这个黑洞甚至比中共的牢房还要黑,因为里面没有任何法律的监控、监管,隐藏了无数的罪恶。很多无法想象的杀戮、酷刑都发生在劳教所。依据维基百科的数据(2013年4月),中国340个劳教所关押的至少25万人当中,约50%以上是法轮功学员;经联合国记录在案的中国酷刑和虐待指控案例中,66%是法轮功学员。

从1999年“七·二零”至2013年,以马三家教养院为首的辽宁省各市劳教所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至少一万五千人(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大量被迫害实例未能传至海外的明慧网,未被统计),其中非法劳教近万人,迫害致死101人(不含张士教养院迫害致死6人),迫害精神失常60人,迫害致伤、致残数百人,性虐待逾百人,辽宁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前遭劳教迫害的189人。

二、中共选中“马三家教养院”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马三家是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的一个镇。“马三家教养院”就在马三家村,成立于1956年3月9日。这家建在芦苇丛和乱坟岗之上的教养院,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但是当地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在马三家,常能看到成群的乌鸦飞过。有时会有成群结队的乌鸦,黑压压的落到围墙上,瘆人的乱叫。院内的湖边,大群的蛤蟆鼓噪,雾气沉沉。

1999年以前,马三家教养院由于连年亏损,连电费都缴不上,面临关闭。自1999年7·20后,中共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大批辽宁省法轮功学员陆续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当地政府按每人1万元拨款给教养院,马上关闭的马三家教养院大门再次开启。

中共选中马三家教养院,主要出于两点考虑。其一:马三家在沈阳市边郊,地盘大,有1.5万多亩耕地,能容纳好几千人,而且地处偏僻,便于中共放开手脚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转化”,不容易被外界发现与曝光。另外,法轮功发源于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地区法轮功学员非常多,要在东三省选址创建一个样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单位),位于辽宁省的马三家教养院地理位置适中。

其二: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急需一批可以为了名利将良心出卖给魔鬼的官员。江泽民选中了一直想往上爬的薄熙来,并将他快速提升为辽宁省省长,名利熏心、心狠手辣的薄熙来成了江泽民最得力的打手。

同时,江泽民为马三家教养院大开绿灯,提供巨额资金支持。因此,马三家教养院在迫害法轮功方面,拥有最狠毒的领导、可以任意支配的财力、方圆几公里的地理空间等各方面的高级配置。从1999年至2013年年底劳教制度解体,马三家教养院始终走在迫害法轮功的最前端,并为中共迫害法轮功量产各种阴毒、邪恶的酷刑手段,并复制到全国,是中共体制内一颗硕大的毒瘤,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罪恶的标志之一。

三、“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计划破产,马三家女二所建立

江泽民在迫害之初,依据中共在历次运动的手段和经验,以及他手中掌控着所有的国家机器,信心满满的说:“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他曾说:“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所以最好打了,打他们,他们不会反抗的。”但是,这一次江泽民的计划破产了,因为他面对的是一群内心平和、善良、理性的修炼人。

法轮功学员面对非法、不公的打压,不仅没有丝毫的退缩,而且心怀善意去北京上访的人数越来越多,天安门广场上空请愿的呼声一直没有间断。当时,北京的看守所和拘留所已经因为非法关押法轮功修炼者而爆满。对这些法轮功学员,中共还找不出处理的办法。

这让江泽民再次看到“真、善、忍”道德力量掀起的巨浪。他全然不顾法轮功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好处,他以妒嫉、扭曲、霉变的变态心理揣度:“全世界的人都信法轮功,那谁信我啊?”几百万上访民众如潮水般源源不断的涌向北京,他更加歇斯底里,加剧了他要铲除法轮功的决心,欲除之而后快。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其实就是与“真、善、忍”为敌,与人类最基本的普世价值为敌,这必定是一场逆天而行的恶行。要镇压这么多的好人组成的群体,只要社会还有一丝一毫的维系正义的力量,江泽民的目的都无法达成。很快,“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计划破产。

中共意识到,要消灭法轮功,要将“真、善、忍”普世价值从人们心中剔除,必将是一个艰难的、长久的过程。在一个正常社会里,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司法独立等等,都是维系社会公正的手段。要消灭法轮功,必须让这些维系社会公正的手段彻底失效。所以这些年来,只要涉及到法轮功问题,一切法律、法规均被摒弃,从上至下均听令于“610办公室”,并且公开宣称:“对法轮功,不讲法律。”

中共一方面用谎言开道,报纸、广播、电视等舆论媒体,轮番播报捏造的谎言,欺骗所有人,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同时,在全国形成迫害之势,让民众心生恐惧,以至于达到谈“真、善、忍”色变的程度,渐渐将人类生存的普世价值从民众的心中剥离。

另一方面,中共用重金收买替它卖命的人,鼓励他们用极端邪恶的酷刑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以达到消灭“真、善、忍”的目的。中共又用重金打造“样板”,再将“样板”的迫害模式复制到全国各个监狱、劳教所。

马三家教养院下面原来设有男所和女所,男所又分为男一所、男二所和少教所。在中央“610办公室”的授意下,1999年10月29日,辽宁省“610办公室”在马三家教养院迅速筹划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马三家“女二所”。苏境任女二所所长,专门负责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女学员。原来的女所成为马三家“女一所”,在关押女普通犯人的同时,也非法关押一些法轮功女学员。周芹任所长,顾全艺任副所长。

“女二所”刚成立的时候,连门卫都算上,警察人数不足10名。中共非常清楚,道德高尚的人无法被利益诱惑去执行迫害法轮功的命令。辽宁省“610办公室”为了把下手狠毒的警察网罗起来,在教养院的警察中进行了一次“选拔”,把各单位、各部门、各科室工作不好好干、道德败坏、乱搞男女关系、索贿敲诈、几乎人见人嫌的恶毒之人集中起来,组建成迫害法轮功的专职大队,为“女二所”所用。

'最早的“女二所”'
最早的“女二所”

最早女二所是在一座三层的空楼里。据说,此楼是马三家教养院为全辽宁省吸毒犯专门盖的戒毒所,建成一年多了一直没启用。女二所成立的第二天,1999年10月30日,全辽宁省十四个市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女学员,就都被送进了这座楼里。随后的几个月,陆续有700余名女法轮功学员从辽宁省各市、各县、各区被送进马三家女二所,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60多岁。

辽宁省“610办公室”为了刺激教养院警察能够更加凶恶的对待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对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辽宁省按每人1万元拨款给马三家教养院。警察每月开两次工资,福利待遇极其丰厚。警察们在这个过程中,渐渐的泯灭了自己人性中仅有的善良;也在一次次对法轮功学员的施暴中,打破了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自此,在中共的全力支持下,马三家教养院屠戮善良、毁灭人性的疯狂迫害也就开始了。

四、马三家男所六大队建立

与此同时,马三家男所也建立了专门非法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六大队。其它各大队也分散的非法关押了一些男法轮功学员。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水田养殖示范区'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水田养殖示范区

马三家教养院占地面积两千余亩,有水田、旱田、菜地。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前,大面积土地是雇佣农民干的,普通劳改犯也出工。1999年10月,被非法关押的男法轮功学员和普通劳教犯被强迫下田间劳动。男性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强迫在农田里高强度劳动,种苞米、栽水稻,活特别累。有时候拔稻草时水很深,穿的靴子又不跟脚,底下又是粘泥,迈一步都困难,还要把鞋跟拔出来,一使劲就坐在水里,靴子里灌满了水,但又不敢脱,因水里有水蛭,不小心就被咬,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咬。经常有法轮功学员整个下身在水里一泡半天。

野外劳动每天的劳动时间在十四小时以上,多数在十五至十六小时以上。教养院则名利双收。既进行了所谓的“劳动锻炼洗脑转化”,又能创收得利,“一举两得”。有狱警直言不讳地对法轮功学员讲:“知道你们没罪,可是要把你们都放回家去了,我们到哪开支(挣钱)去啊!”劳动迫害的实质可见一斑。

29名男法轮功学员彭庚、冯刚、刘庆明,杨传军等,因超负荷劳动、劳累过度,加上狱警的虐待,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创伤、昏迷症状。法轮功学员杨传军曾累得昏死过去10个小时;彭庚脸部有伤,手指被砸伤。

而且不让吃饱饭。饭是窝头和一碗浑浊的汤,很少加盐,上面漂着几个菜叶。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肉体折磨、精神压力和过度劳累,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的脚开始肿胀,不能走路。就是这样,狱警也不放过,叫人用筐将他抬着去剥苞米粒。

2000年2月18日,马三家教养院新收解除大队将部份男法轮功学员下放到离女队不远的马三家教养院六大队,进行洗脑。男性法轮功学员拒绝洗脑,遭到奴役、体罚、烈日下暴晒,甚至遭到毒打、电击、抻刑等酷刑。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暴打后流血,狱警在他破裂流血的伤口上撒盐。

辽宁省公安厅27岁的法轮功学员彭庚多次惨遭上述刑罚、最后被毁容。遭“关小号”、骑木马(一种酷刑,巴掌宽棱角分明硬质木方),臀部都溃烂了。在马三家被迫害成肺结核,后在沈阳监狱。2005年7月14日,彭庚被迫害致死。

有一位新民法轮功学员一只手筋被打断,变成残废。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因抗议迫害,被马三家狱警用床板疯狂毒打后背,导致他的后背化脓、溃烂、生蛆,脱下衣服时,后背上的蛆直往下掉,惨不忍睹。法轮功学员崔传军,在墙上被挂了二十多天。

从1999年11月19日起至2000年8月初,马三家教养院新收解除大队总共非法关押了34名男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马三家教养院警察将18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丢进男性囚犯的牢房中,任由男犯人强暴凌虐。此事在国际社会曝光后,有人寄信或打电话到教养院调查此事,教养院对外抵赖说马三家教养院没有男牢房。为了掩盖事实,教养院于2001年3月将男六队解散,营造没有男犯的假相。直至2007年前后,马三家教养院再次成立关押男法轮功学员的严管大队。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