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新居的过程中讲真相救人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正式开始修炼大法的,从寻法、得法、学法,到洪法、护法,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身心巨变,感受着法轮大法的神奇威力,师父的慈悲保护,我整天充满力量,生活变的如此幸福和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我是一名已经工作十多年的普通小学教师。当邪恶江泽民利用它的权力疯狂迫害大法后,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到公园集体炼功,给不明真相的同事和世人讲真相,先后被邪党“六·一零”人员非法监视、骚扰、传唤、绑架至洗脑班、刑事拘留、通缉抓捕、劳教和判刑等多次迫害,曾被迫流离失所,并被非法开除公职。

在被迫害的二十一年中,我坚修大法,也一直是一名教人求真向善的教师,不管是在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还是受迫害后在学校、外出打工和创办公司期间,一如既往,没有改变。回首过去的岁月,我感到非常安心和幸运,因为我有师父和大法。

二十一年过去了,世人都看到:大法谁也迫害不了,善恶有报,善恶必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越来越多的展现在世人面前。邪党在灭亡危机中,还在继续作恶,以各种方式迫害着大法弟子,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历经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整体却越来越美好,我身边的许多同修都是这样,好事连连。

这里只说说,最近一年我家翻建新房过程中的故事,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伟大。

信任与善待

确定要翻建旧房以后,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包工队,说在他们村已经干了十几年了,父辈就干,现在儿子继承父业。我觉的这样的建筑队可以信任。和包工老板见了一面,觉的是个实在人,就决定让他们承包。别人建议多问几家,比比价钱,我觉的都是缘份,彼此信任最重要,就没有再找第二家。后来证实主体建筑做得非常好,从浇筑地基,到钢筋、水泥、墙砖等质量都很好。因为我家临街,整个建房过程是开放的,路过的人都不自觉的夸几句,说这家建筑队干的好,尤其临近胡同刚建完的几户人家,通过对比,都觉的我家房盖的好。

现在中国大陆的人,受邪党毒害,买、卖俩心眼,互相算计,最起码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合同上写了施工到哪步就付百分之多少的款,“有经验”的人都会告诉别人,压着钱、尽量往后拖,就掌握了主动,的确很多人有过“教训”:钱付了,发现有问题找他,就不再上心了。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就要相信别人,替对方着想,根本上说是不会吃亏的,因为善有善报。因此,每次活一干完,我马上转账,一天也不拖延。外加的项目与请人代买的东西,接到收据当时付清。

我这样做也赢得包工老板的信任,他也尽量的替我着想,一心把工程做好。二零二零年夏历新年前,主体完工了,但还有一些活因入冬没干完,包工老板找我结账,希望多结一些。当时,安门窗的、安水电的恰好在场,看到我痛快的结了全款,很是佩服,因为以往的客户都是以各种借口拖欠不给,他们肯定经历的太多了。

在结账前,我和包工老板谈了好一会,不是谈钱,是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他开始不相信,最后还是同意退了。过大年的时候,得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来的如此猛烈,我很为他庆幸,已经做了“三退”,可以得到大法的护佑了。

接触、帮助大法弟子的都是有缘人,都是有福的。

我也尽量理解、善待和尊重施工的农民工们。他们每天一早起床来不及吃早饭就开始干活,直到中午十二点吃午饭,时间太长,我就给他们增加点肉食,增加些营养,增强体力,或十点多钟,加点火腿肠、鸡排、汉堡等,有时买些香蕉、橘子、苹果、梨等水果,发自内心的关心他们。八月十五中秋节,请他们吃月饼,请他们到饭店吃饭,感谢他们远离家乡帮我盖房。他们都很感动。

做防水、安护栏和安水电的人,按合同不用我们管饭,但我一般都给他们准备了午饭,这样他们可以省点钱,也可以吃的饱一点儿、可口一点儿。以真诚相待,尊重对方,施工的场是善的、祥和的。我还经常在工地用手机播放大法音乐《普度》和《济世》,最后的结果体现在建筑上:我家的新房就像有生命似的,让人感觉优雅大气,祥和美好,但没有一点傲慢、张扬。亲戚朋友、街坊邻居和路人看着这样一座房舍,都感到很舒服。这是“真善忍”大法在人间的美好体现。

主动谦让承担 邻居称赞

我家是胡同口第一家,为了大门外少出一级台阶,就在大门里做了个坡,虽然自己有点不方便,但外面胡同宽了,街坊们就高兴了。

我们这一片,有好几排房,邻居之间都是墙挨墙,老房这样,盖新房还是这样,我们主动往回收几十厘米,和两家邻居的房拉开距离,两家中间可以过人,走水、通风、采光和维修,对大家都好。南邻北房留了两个后窗户,我的南墙上面需要雨搭防水,如果做一个贯通的雨搭,我们就可以放许多东西,为了不影响他家,我们就选择对着窗户的部份不做雨搭,虽然自己不方便,但这不会打扰到邻居,这是我们的原则。街坊们都看到都发自内心的夸赞我们做得好。

我家在城区的最中心,拉砖的大车白天進不来,只能在晚上卸砖。我就白天提前和邻居们打好招呼,说明为什么这样做,抱歉晚上打扰了。有一天,送砖人晚上才来电话,我去挨家通知,有一间临街的出租屋,我说晚上要卸砖,女主人说家里有重病人卧床,第二天还要去医院。我心里想人命关天,是最大的事,就说,知道了,您家人好好养病吧,我今晚不让他们送砖来了。我赶紧打电话联系送砖的人,改变了送砖的时间和存放地点,以免打扰病人。

拆房以前,需要清理旧物件,如石棉瓦、柜子、小床、抽油烟机、煤气灶、电线、电器、建材等等。我们先让街坊邻居拣有用的随便拿,最后再卖给收废品的。大铁门被人要走,安到农村的家里,连小花园的土都有人挖去种花,大家都非常高兴。当人说感谢的时候,我真诚的说,我们最愿意物尽其用。大家都觉的我们是热情爽快、实在厚道,是值得信任的人。邻里关系更加和睦。

原来我们一排房七家,共用一块水表,每月一家轮流查分表,核算水费,我家建房的用水量大,我们就把水费全包了,六家邻居三个月的水费都免了。有的邻居客气的说应该自己交,我就说:这是小事,盖房方方面面会打扰大家,大家都很理解支持,我们特别感谢大家哪!

今年疫情期间,胡同里的水管漏了,跑了几百吨水,大家都很着急,各处反映情况。几家商量到自来水公司,申请减免水费和重新安装七块新表,我开车带几位大嫂去找有关方面,路上大家商量,如果安装新表,材料费和工钱均摊没问题,但自己申请,要挖新表井,可能就要几千元,有的家可能不会同意。我说,为了今后大家方便,如果有谁家不能接受,这个井钱我们出了。看到我们的态度,大家更有信心,说不能由我一家出。最后,我们领回了申请表,七家都痛快的签了字,一小时后,我就又开车带着邻居嫂子,在自来水公司下班前,交上了申请表。

今天的社会,牵扯到利益事,多家人一起办事很容易发生矛盾,最后好事也就办不成了,有的还增加了彼此的仇怨。这次我们七家因为大家同心协力,面对困难矛盾,邻里关系更加亲密和睦,一切办得都非常顺利,让人觉的简直不可思议!其实作为大法弟子我深深的知道,这全是大法的神威,是慈悲的师父在法正人间之时赐给世人的美好。

有缘人明真相做三退

安装空调的是小俩口,装完内机,男的到外边装外机,妻子在里边收拾。我俩聊起了盖房子。她对邪党的政策很反感,我感觉她很正直,就给她讲了邪党对传统文化、道德的仇恨和破坏,对民众的欺骗和迫害,我们中国人应该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退出邪恶的中共的党、团、队。她非常认同。后来她的丈夫也進来了,我和妻子一起又给他讲了真相。他们夫妻俩都高兴的做了三退。

几天后,又有一个安空调的,我想说,但没张开口,安完后,他就走了。过了一会儿,我去外边买东西,看他在路边台阶上坐着,就过去打招呼,他说,在等公司给他回电话。我觉的这是师父慈悲,不放弃他,不能再失去机会了,就直接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很善良,都能接受。刚做了三退,他公司的车子就到了面前,上车走了。感谢师父慈悲救度众生!

瓷砖铺完,需要美缝,做美缝的小伙子很实在。干完活,我就和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很高兴的退了。一会儿,他听到我们谈窗帘的事,他说他的表姐就是做窗帘的,并立即热情的给我们联系。很快我们到了他姐姐的店里,看他姐姐特别祥和,很有善缘。我妻子一边挑选窗帘,一边给他们夫妻讲真相。我在一边发正念,聊了很长时间,双方沟通的特别好,都觉的意犹未尽。夫妻俩都高兴的做了三退。分别时像亲人一样依依不舍。

房子大体盖好后,我就请同修帮忙安装了新唐人,客厅是新买的大电视,接收新唐人电视节目效果特别好。我只要在那里,就会打开电视,播放新唐人节目,后来到我家安电器、送家具的人都能直接看到新唐人的真相节目。河北的父子俩来送家具,儿子在物流公司工作。父亲心疼儿子,每当农闲,就来帮儿子。父子俩在客厅组装家具。我和他们拉家常,老头指着正在播放的新唐人电视说:我家也有这个。我听了很高兴,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自豪的说,老伴就是修大法的,原来是大法弟子家属,真是缘份!

砌外墙的时候,一个小工主动说起了法轮功,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是几年前在火车站看到过真相资料。他有一些疑问,我就借机给他们几个讲真相。做外墙喷涂的小伙子是辽宁人,疫情后来北京打工。门窗都封好了,干了一天,第二天早上,他的健康码变了,社区不让他進来,原来沈阳有疫情,辽宁“升级”了,他得在家隔离。这样,我的房子没办法开门窗通风,空气不好,我没有要求包工老板换人,没有催他们,还安慰他,一直等了他十几天来把活干完。

干活的时候,我有时间就给他打个下手,中午给他做饭,和他聊天、讲真相,他高兴的退了队。安门窗的小X、内装修的小M和负责水电的小W等,也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亲戚朋友、大法同修无私相助

前些年,住了几十年的老房不适合住了,翻建需要不少钱。我们夫妻因坚定修炼,很早就双双被开除公职,没有什么积蓄,买房对我们来说,更是天文数字,就只能在外租房子住。

现在,儿子大学毕业,已经工作几年了,面临结婚,需要房子。邪党迫害这么多年,我们对亲人没有什么物质帮助,反而因邪党的迫害给他们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甚至还有六一零和国保警察的长期骚扰、恐吓,但我们两个大家族的亲人,都没有丝毫埋怨怨恨我们,而是给予我们许许多多的帮助。

我在大兴团河劳教所和天津茶淀监狱被迫害时,七十多岁的姑姑、叔叔都不辞辛苦去看望、鼓励我。这次盖房,我和妻子两边的长辈和兄弟姐妹们更是无条件的在物质和精神上支持我们,做我们的后盾,两大家族一心帮助我们,使我们没有后顾之忧,盖起了漂亮的新居。他们说:“我们就是愿意看见你们过的好!”

在这次建房过程中,周围的街坊邻居以各种方式给予我们非常大的支持和帮助,让我感动的故事很多。和我们住对门的邻居大姑主动帮我们协调邻里关系,还常常在众人面前夸赞我们如何善良,如何谦让。

盖房牵扯邻里关系,特别容易出现矛盾,比我们早盖房的两家,因为周围的人举报,就多次不得不被迫停工。而我们的整个盖房过程中,没有一次这样的事情发生,相反街坊邻居都非常支持我们,帮我们拆房的老板发自内心的说:“我干这行多年,从来没遇到这样顺利的。很多时候是干干停停,甚至有的邻居根本不让干的都有。你们家人缘真好,街坊邻居关系太好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首先得用“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才会有这样的结果。这是大法的威德。这些善良的邻居见证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和被邪党诬陷迫害的过程,明白了基本真相的缘故。我把这种表现看作是世人对邪党对大法弟子要“名誉上搞臭”的彻底否定,对大法弟子的认可和支持。

由于我家是学法小组,盖房前一段还在集体学法,所以翻盖房屋得到了许多同修的帮助。对我帮助最大的是一位在本地看守所非法关押时认识的同修,从联系包工队,到常与施工人员协商沟通,从采买需要的建材,到全程工程质量监督等给予我具体指导。有一位我们曾在劳教所、监狱一起被迫害过的同修大哥,到工地跑了好几次找我,说他们俩口子怕我盖房缺钱,家里留了几万现金,准备借给我们使用。有好多同修都来看一看,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和鼓励。邪恶诬蔑大法弟子无情,其实大法弟子的心是在一起的,纯正无私而深厚。

一位受过邪党劳教迫害的同修,前一年刚翻盖了新房,村里人都说盖的新楼房好,对大法弟子刮目相看。他听说我要盖房,特别关心,把他的建房合同给我用来参考,还把建房过程中容易发生的问题告诉我,提醒注意。有一天晚上,他到了施工现场,看到做的楼梯有问题,一部份会碰头,立即提醒了施工的人,并积极商讨解决方案,后来从新设计解决了问题,楼梯做的特别好。这件事情非常神奇,如果发现晚一天,钢筋水泥一旦浇筑了,想改也改不了!

前后整整一年,一座漂亮的民居呈现在社区,成了一个标志性建筑,过往的人都说好。

结语

一九九六年,我家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学法小组,每周一、三、五的晚上大家到这里学法。有一段时间的周六,全区的辅导员在这里学法交流,许多农村的老弟子都来过我家,这里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洪传世间的盛况。

二零零三年,我被邪党通缉,流离失所到外地。为了抓捕我,这里曾经有警察轮流日夜监守。有一次,国保警察以为我回家了,开来了多辆警车,警察带着摄像机把我家围的水泄不通。妻子不给开门,警察上房顶也没有办法進屋,就如强盗一般,把院墙拆倒,许多警察闯進去,什么也没得到,却让邻居看到了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和疯狂。

二零零七年,学法小组的弟子从新凝聚在一起,在这里学法、发正念、交流修炼心得,整体提升,这里见证了法轮大法弟子在经受残酷迫害后的坚定、信心、勇气、智慧和慈悲。

法轮大法洪传世间二十八年,宇宙巨变,师父在世间的正法即将结束。修炼大法二十五年,我是亲历者,是见证人,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无法形容师父的慈悲与伟大!

弟子叩谢师父的洪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