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徐栩“消极抗灾”说起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在历史资料《搜神记》中,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后汉时,徐栩以执法公正而闻名。他当小黄县县令时,邻县发生大蝗灾,草都被蝗虫吃光了。可是蝗虫过小黄县时,没有停留飞逝而过,没有造成任何灾害。刺史听说徐栩没治理蝗灾,于是大怒,将他免职。徐栩丢官而去,蝗虫随后而至。小黄县的百姓集体为徐栩喊冤,说他是难得的好官,有他在,蝗虫就不敢来。刺史得知实情后,向他道歉并请他官复原职。当徐栩复职后,小黄县的蝗虫立刻都飞走了。

在刺史看来,当灾情到来时,在倾力抗灾、向朝廷申请钱粮的支援、一封又一封加急快报,地方官昼夜难眠,是正常的;而相邻的小黄县,却是“消极抗灾”。但现实的结果是,积极申请钱粮“抗灾”的官员们,并未让百姓免遭蝗虫之祸,而“消极抗灾”的徐栩却让本地避免了蝗灾。为什么呢?今天我们不妨跳出无神论的框框,好好想想,关键点在哪里?

无独有偶。在当下的新冠肺炎疫情中,从媒体上可以看到,河北、黑龙江等疫情重灾区,防疫手段,层层加码,不仅要让每个人戴上口罩,呆在家里,有的家门还要贴上封条,更有甚者,整个社区、村庄还要拉到其它地方整体隔离,不可谓不严密,堵病毒的“墙”不可谓不厚实。然而,“病毒”是堵能堵得住的吗?

长了眼睛的瘟疫

历史上发生的大瘟疫,无论是著名的罗马大瘟疫,还是欧洲黑死病,以及近代的西班牙大流感,流行的路线看起来偶然随机,却似乎有一个预定的安排。

以历史上著名的“查士丁尼瘟疫”为例,在542年春,东罗马的都城君士坦丁堡发生大瘟疫,并在四个月之后终止,人们以为灾难过去了,没想到,它只是让侥幸躲过的人暂时喘息而已。

它似乎按照一个既定路线,从一个地方继续蔓延到另一个地方。但是到558年,它突然折回君士坦丁堡,第二次横扫了整个京城,杀死了大批居民。

此时的罗马已经有一定的防疫经验,拜占庭公共医疗救助发达,向公众提供预防瘟疫的药物,人们戴上口罩,尽量减少外出。

但是,这些防护都无济于事。亲身经历了查士丁尼瘟疫的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告诉人们这样的场景,在烈性传染病面前,有人不但不戴口罩、不吃预防药,而且主动拥抱死亡,结果“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活着”。

这次大灾难的另一位见证人、《圣徒传》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描述他的逃疫之路:“如果夜晚来临,我们就会想,死亡定会在夜间来攫取我们的性命;若黎明降临,我们又会整日面对坟墓之门。”

约翰试图逃离瘟疫,但是,不论他逃到哪里,瘟疫总是接踵而至,直到最后,他再也无处可逃。

有时一座城市里,只有一两户家人染疫,城里其他人家都安然无事。而在另一些城市,几乎只有很少人存活,整个城市被毁灭。

一些没有被感染的人,本来以为躲过了瘟疫,却在第二年染疫而亡。更难以解释的是,一些居民成功逃离疫区,到了一个没有疫情的城市,待那个城市发生疫情时,染疫的还是他们这些逃出来的人!人们在街头巷尾谈论着这些奇怪的事,都感到不可思议。

城市陷于瘫痪,所有娱乐活动停止,不再有交易,手工业和服务业停滞,粮食无人收割。瘟疫之后就是饥荒、通货膨胀、食品短缺,有人躲过了瘟疫,却没有躲过饥荒,最后还是被饿死了。

一种悲观情绪弥漫开来,当时人认为,无人能知道瘟疫最后的结局,因为一切为造物主所掌控,只有万能的造物主知道瘟疫的原因与走向。

拜占庭历史学家普罗柯比指出,查士丁尼瘟疫来自造物主的惩罚,拜占庭知识分子也都如此认识。很多人认为,富庶与优越的罗马人长期沉湎于奢华,纵情声色,不遵守造物主的教诲与人间的律法,所以才遭受了无情的报应。

在灾难中遭遇痛苦的人,目睹瘟疫无处不在,瘟疫像长了眼睛,想逃避的人逃不掉,不想逃的人却安然无恙。他们把罗马大瘟疫的教训记录下来,让人们不要忘记瘟疫的原因,正是因为人们忘记了造物主的教诲。

“无神论”是毒害世人的根本

或许有人说,现在都21世纪了,现代科学有了大数据,有了基因技术,有了量子科技,人类可以掌握微观世界的秘密。然而,越是权威的科学家,越是对于来自大自然的神秘保持着谦恭与敬畏,科学的进步与发展,与对于神的信仰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中,有宗教信仰者超过八成。

恰恰是不信神、不信天的共产党治下的中国,宣扬战天斗地,认为人的力量可以上天入地,可以改造大自然。“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在这样的号令中,多少百姓被无神论的谎言迷惑,相信阶级斗争,相信枪杆子,淡忘了敬畏天地、善恶有报的道理。

科学很发达,科学再发达能战胜得了“瘟神”吗?无神论说没有神,神就不存在了吗?很简单的道理,空气中人类能看见的光线,与电波只有数种,那么人类看不见、摸不着的就不存在了吗?

在海啸面前,在地震面前,在大火灾面前,在大瘟疫面前,人类渺小无力,既然中外历史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智慧,为什么我们不在危机来临之前,留意救劫的良方,以及超越我们固有观念的神奇力量呢?

当小黄县的民众,发现刺史把县令贬官,蝗虫又飞了回来,于是站出来主持公道,向刺史道明事情原委,还县令以公道,蝗虫居然又重新离去;

当罗马遭受大瘟疫之后,沉心反省,为什么有的人四处逃避,最终难逃瘟疫,为什么有的人拥抱死亡,却始终平安无事,他们发现是道德沉沦,纵欲声色,违背了天意,而受到了天惩,逐渐地瘟疫慢慢散去。

在新冠肺炎又一次铺天盖地而来。凭借中共的强制隔离、层层设卡,就能把瘟疫驱赶?如果没有对“无神论”的清醒认识;如果没有对于社会道德沦落,人心败坏的反省;如果没有对于传统和信仰的重新恢复,长了眼睛的瘟疫怎么会“自动”消失呢?

后记

在2020年的武汉肺炎疫情中,若干遭遇瘟疫的武汉市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从绝望中生还。“瘟疫虽凶猛,救命有真言!”这是无神论解释不了的,但却是真真切切的事实。性命攸关。“真善忍好”是不是真理真言,大家可以花三秒钟想一想,说出自己的答案。

机缘莫错过,一念定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