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3)

——曝光中共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的发家、衰败与解体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接上文

第三部份(2001年—2004年):疯狂的“攻坚战”

一、酷刑无法扼杀信仰,“自焚”伪案释放迫害升级信号

1. 绝境中的坚守

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心里非常清楚,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也没有违反任何国家法律,所以很多法轮功学员拒绝穿囚服、拒绝背监规、拒绝转化。随即她们被酷刑折磨,有的被电击、有的被毒打、有的被关小号等等。在马三家,经常看到被迫害后面目皆非、步履艰难的法轮功学员。一位女学员因拒绝转化,多次遭电棍电击,造成记忆丧失、大小便失禁,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周围曾熟识的人也不认得,智力仿佛只有三、四岁小孩的水平。

【被迫害实例】

'邹桂荣
邹桂荣 酷刑:打毒针

2000年10月17日,中央和辽宁省负责人、部份记者(中央电视台、辽宁电视台等)来到马三家。在“法轮功政策兑现大会”上,一位解教人员发言说:“马三家教养院根本没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36岁的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邹桂荣不畏恐吓,站起来反驳道:“说的不对,马三家教养院有迫害大法学员的行为。”

因为邹桂荣揭露马三家迫害真相,一大队队长王乃民指使恶人给邹桂荣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这种药物注射到人身上,不到五分钟,人就不能动了,表情呆滞。随后,邹桂荣被调到四分队,被队长张秀云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毒打。后来马三家教养院对她进行加期迫害。她又被送到沈新教养院、大北监狱地下监管医院,遭强制灌食致吐血,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2002年4月底,邹桂荣在抚顺市医院去世。

虽然马三家教养院采用各种非人的酷刑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但大批的法轮功学员仍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转化”,强制根本就改变不了修炼人内心对“真、善、忍”的坚信与坚守。

【被迫害实例】

2001年4月,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女一所的全体法轮功学员,联名起诉马三家教养院和迫害元凶江泽民。马三家狱警们气急败坏的把起诉书全都撕毁了。大队长王艳萍说:“进了马三家,就是没有法律、没有人权。法轮功学员不允许写上诉信,没有上诉权。”许多学员4月5日开始,不出工,拒绝被奴役、绝食、绝水以示抗议。同时以书面形式提出五点要求: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张秀英,不许关禁闭;还法轮功学员上诉权,允许写上诉信;不能非法超期关押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允许与家属接见;不允许使用打、骂、体罚、电棍威逼等酷刑。

马三家教养院以送沈阳大北监狱为威胁,恐吓说再起诉江泽民就打死法轮功学员,强制阻止、剥夺法轮功学员申诉、控告的权利。对大批不肯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即使非法劳教到期,也拒不放人。辽宁省司法厅及省“610”办公室对此指示:“宁可违法,也绝不释放。”

񟭁年
2001年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24小时持续请愿

更多法轮功学员陆续开始绝食,抗议这种非法行为。直至2001年7月底,马三家教养院内约有130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此事件在国际上被曝光后,居住于美国华府、纽约、芝加哥、休士顿、洛杉矶以及加拿大多伦多、渥太华、德国柏林、澳洲堪培拉、香港等地的法轮功学员,不约而同的在当地中共大使馆、领事馆前静坐、绝食,声援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形成一个对北京当权者(江泽民)的一项国际性抗议活动。其中加拿大温哥华法轮功学员昼夜24小时持续请愿,至2003年5月仍未中断。

2. 世纪谎言——“天安门自焚”骗局

其实,镇压法轮功刚开始就非常不得民心。到 2000年下半年,江泽民邪恶的镇压就越来越难维持了。即使邪恶至极的马三家使用了各种非常残酷的手段,也无法改变法轮功学员的内心。江泽民为了维持镇压,消灭法轮功,与罗干预谋和导演了一场世纪谎言——“天安门自焚”。

'天安门自焚伪案疑点'
天安门自焚伪案疑点

2001年1月23日,除夕日,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自焚事件,一女子当场死亡。“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促进与维护人权小组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中,从中共官方公布的“天安门自焚”录像慢镜头分析,得知事件背后的真相。会议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整个影片有完整的远景、近景和特写镜头,完全不是突发事件能采集到的画面。声明指出:从录影分析表明,刘春玲是被人故意击打头部致死;王进东是在摆拍;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江泽民不惜以公开谋杀他人来栽赃法轮功,想利用这一事件制造效果、激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为进一步升级迫害法轮功铺路,这是江氏集团升级迫害释放出的明确信号。自“天安门自焚”伪案后,曾庆红、罗干就在全国各地大肆诬蔑、诽谤、攻击法轮功,明确指示:要把迫害法轮功“作为一项重要的任务抓紧抓好,决不能含糊。”自此,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的人数迅速增加,邪恶程度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二、灭绝人性的攻坚战

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从1999年10月末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几乎每年都要搞所谓的“转化”成果验收,向中共中央汇报“转化”成果。所以每年不定期的搞所谓的“攻坚战”,全面酷刑“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自“天安门自焚”伪案后,马三家教养院从原来单独、隔离、隐蔽的方式,走向群体的、公开的“转化”模式。教养院集中所有警力,在一段时间内,对所有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酷刑,暴力转化,并称之为“攻坚战”。

'酷刑:铁桶套头'
酷刑:铁桶套头

“攻坚战”期间,天天灌输造谣污蔑的谎言。狱警们使用的酷刑有: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吊铐、冷冻(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下,将法轮功学员的外衣剥掉,门窗打开,只穿内衣)、上大挂、毒打、精神摧残、摧残性灌食、奴役、折磨性盘腿(用黄色胶皮缠死)等等。狱警们扬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1.2001年“车轮式”攻坚

2001年4月,第一次攻坚

2001年4月,曾庆红在全国农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教育活动联席会议第四次(扩大)会议上发表讲话,要求打击法轮功和“转化”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群体实行灭绝政策。这次讲话被作为中组部《中组发[2001]11号》文件发往全国。随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空气骤然紧张,苏静指令各大队打“攻坚战”,要求100%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

这次“攻坚战”始于2001年5月8日,马三家教养院最先使用的手段是“熬鹰”。就是不让人睡觉,甚至5至6天不让法轮功学员眨眼。这是世界上被公认最为残忍的酷刑之一。马三家教养院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且不留外伤痕迹。

不放弃“真、善、忍”的法轮功功法学员全部被强迫到走廊、厕所蹲着,两腿紧闭,双手放在膝盖上,蹲到下半夜两点,甚至通宵达旦。许多法轮功学员蹲着蹲着困极时,猛然跌坐倒地,立即就被一脚踢起,或被立即扑上来的打手上提下掼,并抓住头发“咚咚”的往墙上撞。

同时,院里把长期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起办起“强化班”,每天被强迫端正姿势坐小板凳,除了吃饭、上厕所外,坐到半夜12点,强迫听污蔑大法的文章,部份学员的臀部都坐破皮了,血痂刮到内裤上,针扎一般的痛。再不屈服,狱警就上电棍,哪儿敏感往哪儿电。

'酷刑:电击'
酷刑:电击

三分队法轮功学员高广清,被连续4天4夜不让睡觉,还得干活;法轮功学员方彩霞、魏洪波、王霞被电刑;一分队法轮功学员邢飞、吴艳秋、李波被一分队长周谦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四分队队长张秀云用电棍电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何辉、杨凤英、周海艳、张静、刘丽娟。经常听到电棍啪啪声和惨叫声。残酷折磨进行了二十天,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毒打折磨,但是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妥协,都拒绝放弃自己的信仰。

“攻坚战”失败后,大队长王乃民又出恶招。把原五分队的法轮功学员解散,把各分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五分队,成立“严管班”,企图用高强度的劳动摧毁法轮功学员们的意志,不准放风,不让吃饱,从早上5点半干活到半夜12点。

2001年7月,第二次攻坚

2001年6月28日,在北京政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上,罗干作报告时提出,要“深入开展同‘法轮功’……组织的斗争,迅速组织开展‘严打’整治斗争。”2001年7月20日,马三家教养院开始了第二轮的“攻坚战”,称“百天攻坚战”。

教养院将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进行迫害。每天晚上12点以后才让上床。午夜以前,轮流换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走廊、厕所、洗漱间等地都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一分队法轮功学员姜伟、四分队法轮功学员王岩、二分队法轮功学员王海萍、七分队法轮功学员范晶华、八分队法轮功学员张静、十分队法轮功学员王红拒绝被洗脑,以绝食抗议,她们都被秘密关在一楼、四楼其他法轮功学员看不到的地方,遭暴力灌食。

大连法轮功学员张淑花是2001年7月被送进马三家的,狱警折磨了她一个月,37岁的张淑花来时满头黑发,一个月后,她的两鬓全变成了白发。

多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这次迫害,最后迫使教养院只得草草收场。

2001年11月,第三次攻坚

2001年9月初,由罗干直接指挥的“610办公室”发出各种对法轮功镇压的密令。12月5日,罗干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讲话中把法轮功列为“境内外敌对势力”,要求“深入‘严打’整治。”

马三家教养院积极响应“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密令。2001 年11月29日,女二所由少年管教所搬迁至新盖的四层大拐巴子楼。重新划分为三个大队,一大队穿红色运动服、二大队穿浅蓝色运动服、三大队穿深蓝色运动服。从1999年来,马三家教养院总共非法关押过3000多名法轮功学员。

'酷刑:铁椅子'
酷刑:铁椅子

一楼整个东头监室都变成了小号,“小号”室内阴冷,门窗都用帘子挡着,只留一点儿风口,楼道铁门整天锁着。随时随地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投进小号。法轮功学员被逼迫坐在铁凳子上,俗称“老虎凳”,胳膊、腿和脚都被铁条子固定在凳子上动弹不了,手碰不到脸,每天24个小时都坐着,并伴有其它酷刑。有的被强迫连续蹲了40多天的小号,小腿肿的象大腿一样粗。小号走廊的大铁门整天锁着,有专人看管,封闭内外消息。

【被迫害实例】

'酷刑:灌食'
酷刑:灌食

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姜伟自述:从2001年11月份开始,劳教所对我又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并且对大部份到期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大幅度非法加期。我要求无条件释放到期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不答应,我就开始绝食抗议。我被关到一楼小号,从鼻子下管到胃部灌食,有时一天灌三次,少时一天灌两次,灌的是苞米面粥,灌了十来天。灌完后往上返,都吐出去了。

她们把草垫子放在水泥地上,让我白天晚上在上边躺着,一只手始终被铐在暖气管子上,大冬天躺在那上边,可想而知是什么滋味!32天昼夜我不能睡觉,我当时被她们折磨的有点糊涂。即使这样,她们不但没给我就医,反而把我抬到床上,手脚分别铐在床上,胳膊、腿固定扣住,折磨了4天4宿。4天后不定位了,继续灌食,灌完后还是全部都吐出,她们就把我的嘴撬开,用勺灌饭,灌完后捏着我的鼻子堵住我的嘴,但还是都吐出来了。嘴被她们用干毛巾塞得都蹭破皮了,又过了20多天,我已经被折磨的生活不能自理、记忆恍惚、生命垂危。

2.2002年疯狂的“春雷”行动

2002年,当时的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着1300多名女性法轮功学员。

红色恐怖下的和平反迫害

2002 年1月,“610办公室”主任刘京在辽宁友谊宾馆部署对法轮功学员的进一步迫害,下达了对法轮功“彻底铲除”的死命令。2002年2月5日下午,中共辽宁省委副书记王唯众来到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部署新一年的迫害工作。马三家教养院攻坚战一直在持续,在这个人间地狱里,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非常惨烈。

明慧网不断曝出马三家教养院的黑幕。法轮功学员知道,只有真相才能让人们明辨善与恶,只有真相才能唤醒人内心的正义与良知,只有真相才能让人们升起战胜邪恶、摆脱中共控制的勇气。也只有真相,才能让邪恶的中共解体,停止做恶。

【被迫害实例】

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八个频道成功插播《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播放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长春有线电视网几十万用户看到了法轮功真相。江泽民对此大怒,他极其害怕民众知道真相,因为只有谎言才能维系这场祸国殃民的镇压。

对此,江泽民对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发出“杀无赦”的密令。全市地毯式抓捕,5000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少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死,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可以想象江泽民集团对真相恐惧到何种程度。虽然电视插播面临极大的危险,但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各地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的消息仍不断传出,青海、北京、河北、甘肃、华南某市……

2002年4月,江泽民再次严令公安系统在5~7月对法轮功实施更加严厉的迫害措施,意欲消灭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境况更加恶劣,二分队全体学员采取了不干活,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

【被迫害实例】

2002年8月22日,中共沈阳市中级法院、检察院直接到马三家教养院开所谓的“审判会”,准备将三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李黎明、宋彩虹、李冬青非法宣判批捕,关押到沈阳大北监狱。三位法轮功学员在会场上高呼“法轮大法好!”随即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也一起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呼声响彻云霄,回荡在马三家的上空,吓坏了在场的马三家狱警们。

'李冬青'
李冬青

'宋彩虹'
宋彩虹

警察蜂拥而上,一会去按住这个法轮功学员,一会跑去按住那个法轮功学员。呼喊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气势宏伟。狱警们望着这些无惧生死、对法轮大法持有坚不可摧正念正行的法轮功学员们也慌了手脚,他们连忙给李冬青戴上手铐,并拖拽到警车上。即使这样,李冬青还在一直善心的规劝这些狱警不要再助纣为虐,替中共邪党卖命了。她说:“我们是在做好人。我们没有罪!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我们修的是宇宙真理‘真善忍’。大法师父告诫我们,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对一切生命都要慈悲,要善待一切,与人为善,你们去看一看《转法轮》,看看那里面究竟说了些什么,当权者用那些恶毒的谣言、欺世的谎言来陷害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蒙骗众多的百姓,是有罪的!”

马三家从那时起,就再也没有胆量公开宣判法轮功学员了,而是改成秘密押送。劳教所对所有喊口号的法轮功学员,都分别非法加期迫害三到六个月。

【被迫害实例】

盘锦法轮功学员苏莹投书明慧网:

'酷刑:野蛮撬嘴
酷刑:野蛮撬嘴 野蛮灌食

我想: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呀!做好人没错,却反遭这样的迫害,(2002年)6月24日开始,我也脱掉劳教服以示抗议。从6月28日晚开始,(狱警)强制给我灌食。29日开始鼻饲,灌的都是喂鸡用的玉米糊。用的工具有钢勺和木棍。钢勺是用来撬开牙齿的,木棍是在撬开牙齿后立即插入绝食者的嗓子眼处。这也是一种非常残忍的酷刑,非常难受。

还有一次,灌食时为防止我抵抗,邪恶将我手铐上又加几道绳子绑住手,两脚用几道绳子绑在一起,固定在床上不能弯曲;胸部又加几道绳子固定在床上。就这样,我浑身被五花大绑,一点儿都动弹不了,连绑几天,才允许我上厕所。每天鼻饲灌三次,大概有一个多月。

邪恶之徒不甘心,再次强迫我穿劳教服,我拒绝。她们又使一招,每天早晨鼻饲灌食,中午、晚上由几个犹大们拖着去食堂。我一直在绝食,她们想尽一切办法折磨我,并对我说:“告诉你,让你死不了,活不起,活受罪,就折磨你。”9月23日,又改为每日三次灌食,因我总是恶心、呕吐、胃胀,鼻子出血,勉强进行两次。

直到2002年11月29日,我绝食达5个月零5天,身体极度虚弱,体重减到60斤左右,全身只剩下6克血色素。马三家教养院害怕承担迫害我致死的责任,立即通知我的家人赶快接回去,这样我才获得了自由。

2002年12月疯狂的“春雷”行动

2002年11月13日,中共“610办公室”对全国劳教所和监狱下达指令:对所有坚修法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不择手段的强制“转化”。马三家教养院立即开始对200多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下毒手,不分日夜,连续施行酷刑。

'被酷刑后留下伤痕的脚、手'
被酷刑后留下伤痕的脚、手

在残酷的“攻坚战”中,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双腿不能行走,腿脚麻木,失去知觉;有的脚脖子红肿、致伤,不能站立;手臂被绳子、手铐绑铐多日,导致手臂肿胀、剧痛,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但是大批法轮功学员拒绝“转化”。

12月初,中央“610”认为马三家女二所的“转化”率太低,没有达到他们要求的指标,他们直接派工作组进驻马三家女二所蹲点。2002年12月8起,辽宁省“610办公室”在马三家策划了一场为期一个月的集中迫害,马三家教养院称之为“春雷”行动。这一次的迫害简直是疯狂至极,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无一幸免。

“春雷”行动领头的是辽宁省公安厅孙副厅长、原本溪戒毒所所长郭铁英,实施迫害的警察有二十多人,他们来自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张士教养院、抚顺教养院、锦州教养院、本溪教养院、鞍山教养院等省内各大城市教养院。大部份人都是个头粗壮的男警,个个凶狠,人高马大。还有一些犹大,他们组成邪恶帮教团,协助狱警们强制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

他们的到来,把马三家教养院原本就血腥的魔窟变的更加疯狂。2002年12月至2003年1月强制转化期间,警察们不准回家,吃住在教养院。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狱警用车轮战、疲劳战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手段的卑鄙、残忍、邪恶,难以用语言与文字来描述。

整个女二所的所有建筑物内都是上刑的场地。如:走廊、楼梯转角、厕所、食堂、暖气管上、门框上、小号等地都是彻夜通明,棍棒暴力的抽打声、电棍“啪啪”的电击声、法轮功学员撕心裂肺的嘶喊声混杂在一起,充斥着每一个角落。血腥、暴虐、变态、灭绝人性的画面随处可见,马三家教养院成了人间地狱。

这期间,马三家教养院每天的劳动及其它事项全部停止。法轮功学员在室内被强制收看诬蔑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全天滚动播出,不分白天黑夜进行洗脑。每个分队把各室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逐一叫出来,进行强化洗脑,并体罚,直至半夜或下半夜才让回去睡觉。有的学员干脆被剥夺睡眠几天几夜,甚至十天半月。

'酷刑:上大挂
酷刑:上大挂 吊铐 倒挂

法轮功学员如果拒绝接受洗脑,狱警则大打出手,拳脚相加,拽耳朵、揪头发、打嘴巴、往腿上踢、往身上踹,无所顾忌,就象发了疯一样。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进行迫害。还不“转化”,就被带到单独房间,施加更加严酷的酷刑,吊起来上大铐,各种姿势,蹲、铐、背铐、苏秦背剑。

'酷刑:捆盘腿'
酷刑:捆盘腿

'背铐'
背铐

手铐不够用了,马三家还发明一种刑罚“捆盘腿”,就是双盘腿,两条腿都要盘上,再用绳子把双腿绑上;而双手“大背铐”,就是右手从前面拉过肩至背,左手从后腰处往上拉到背,双手够不着时就使劲往一起拉,然后用手铐把双手铐在一起;有的学员被用很细的塑料绳背手反绑脖子处,勒紧反吊绳越勒越紧,不久会使双手因血流不通而肿胀发紫,疼的全身是汗,并用胶带把嘴层层封住;也有用手铐吊铐在暖气管上,脚似离地非离地,长时间吊铐;把腿强行双盘后,用绳子紧紧捆上,绳子绕到脖后再绑到腿上,使上身不能直立,五花大绑,长时间不给松开。最长受刑者被绑了5天5夜。

还有不让上厕所,遭受此酷刑者开始是剧痛,后来腿就没有知觉了,由于血不循环,腿肿胀的很粗。放开时,几个月内不能走路,两条腿发软。几年内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严重者双腿致残。有的甚至大便都拉到了裤子里。还有用绳子把学员长时间倒挂悬空(大头朝下吊起来打);更有关小号,让法轮功学员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当时正值寒冬,手脚用铁链子锁上。每天给吃凉窝头、咸菜,很少让上厕所,有的甚至尿了裤子。

'酷刑:球型捆绑'
酷刑:球型捆绑

“帮教团”有一个一百五、六十斤体重的男狱警,把两个膝盖顶在法轮功学员的大腿上,往下顶往下压,男狱警还觉的不解恨,竟双脚站在法轮功学员双盘的腿上往下踩、往下跺。紧接着,又把法轮功学员的两手弄到前面,铐在狱警坐着的椅子腿上,不停的向后拖椅子,法轮功学员的腿双盘着,头却都快要钻到椅子底下去了,就这样残酷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很长时间。

'酷刑:上绳捆绑'
酷刑:上绳捆绑

当要解绳子时,因为绳子已经勒到肉里,两只手肿的象大馒头一样,绳子解不开,只能连撕带拽,其痛苦可想而知。有的法轮功学员手被捆出了大泡,手背都烂了,往外流着脓。有个法轮功学员被捆绑了21个小时,松绑后全身动弹不了,队长还指使两个打手用脚踹,致使这位法轮功学员造成了残疾。并且两个多月不让洗漱、换内衣、来月经也不让换裤头,一直到下个月来月经,还穿着上个月的血裤头,全身腥臭难闻。有个被捆绑打坐18个小时的法轮功学员,放开后一点也动不了,一口鲜血从口腔喷出。

'酷刑:电击、毒打
酷刑:电击、毒打 被毒打后伤残的腿

用电棍长时间电击各部位,甚至把电棍插到嘴里电击;手铐被通上电;有的被电棍把大半个臀部电得肉都变了颜色。还有叫法轮功学员穿很少的衣服到外面冻等等。

如果法轮功学员再不“转化”,就会被送省联合驻在组(帮教团),遭受更加残酷的迫害。那些日子里,走廊里、楼梯上,经常会看到突然倒地的法轮功学员,人晕过去后又被狱警弄醒,拖起来继续酷刑折磨。

“春雷”行动不仅在女二所血腥的进行着,女一所也在行动。当时,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的精神崩溃,仅在女一所一个分队里出现精神分裂、精神错乱的就有5例:有的只会打手势,不会说话;有的吃屎喝尿;有的晚上唱歌不睡觉;有的日夜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妈妈”;有的出现幻听、幻觉。在马三家高压迫害下被逼疯的法轮功学员,可随时听到她们的惨叫声。

每天去食堂打饭时,排两行队,有一队是被迫害的身体致残、身上有伤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一瘸一拐,步履蹒跚,有的被搀扶着,有的白发苍苍。每当看到这一幕时,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落泪。对坚定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到期不放,超期关押更是屡见不鲜。

【被迫害实例】

'酷刑:电击乳房
酷刑:电击乳房 法轮功学员王云洁被电击后溃烂的乳房

大连法轮功学员王云洁,在“春雷”迫害行动中,因为坚持信仰、拒绝“转化”,被送到省联合驻在组(帮教团)。第一天,她被强迫站墙角,不准睡觉;第二天,被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到晚上头上又被扣上摩托车头盔,仍然不准睡觉。一打盹,狱警就一盆凉水泼上去,再用筷子使劲敲头盔。接下来的迫害更为残忍,狱警用两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王云洁的乳房数小时,致使整个乳房完全溃烂;王云洁拒不放弃信仰,狱警郭铁英等人把床单撕成布条,强行把王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她的手、腿全都绑上,并将头和双腿紧紧的绑在一起,成为一个球状,再用手铐将双手从背后吊铐起来,时间长达七个小时。

从那以后,王云洁再不能正常的坐、直立和行走。长期的酷刑迫害和超强度的奴役劳动,使得王云洁的身体严重受损。狱警以为她只能活两个月,才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匆匆让家人接回家。回家后,王云洁的乳房溃烂越来越严重,二零零六年七月,王云洁不幸去世。

【被迫害实例】

'王文君'
王文君

'酷刑:球形捆绑'
酷刑:球形捆绑

40多岁的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文君在“春雷”行动中,被双手反扣用粗绳绑上,将腿双盘绑紧,再用绳将头部与腿绑在一起,整个人呈“球” 型,异常痛苦难忍。受此酷刑长达9个小时。放开时,王文君双腿致残,又被送进综合楼强制洗脑。王文君坚信大法,坚定修炼,被各种酷刑迫害的奄奄一息。12月28日,马三家医院说这个人已经不行了,在不要任何押金的情况下,被教养院匆匆释放。2003年7月22日,王文君在家中去世。

【被迫害实例】

'法轮功学员王岩'
法轮功学员王岩

大连法轮功学员王岩,37岁左右。2001年7月,被劫持到马三家女二所一大队。长期被关在小号、三角屋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因为绝食抗议污蔑大法的广播宣传,被长期压在三角屋凳子上,不准休息。白天、晚上都在凳子上,狱警任红赞等人对她强行灌食、灌不明药物,致使她胃部经常不适,晚上无法入睡、害怕,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在 “春雷”行动中,王岩被罚天天蹲在地上,狱警们使用恶毒的手段,迫使她“转化”。王岩后被送往精神病院,把她迫害致精神失常。2003年9月由家人背回后,于10月1日含冤离世。

2002年12月27日,“帮教团”撤出,但是马三家教养院的“攻坚战”仍然没有停止。

'酷刑工具:狼牙棒'
酷刑工具:狼牙棒

2003年1月27日,辽宁省委副书记王唯众到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进一步督促“转化”迫害。已临近中国新年,马三家教养院把仍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在“小号”里,实施酷刑。使用的刑具有狼牙棒、绳子、老虎凳、铁板等。狼牙棒上面布满了钉子似的尖齿,使用狼牙棒之后,身体呈现一片片青紫,表面上却只能看出一个个针眼,但是疼起来象锥子扎进肉里。


酷刑工具:铁椅子(老虎凳)


酷刑:坐老虎凳

''
坐铁椅子(坐老虎凳)

老虎凳有两种,一种是铁椅子,一种是木凳。马三家教养院将人固定在铁椅子上,上大锁。数九寒冬,被箍着的手、脚、腿都放在铁板上,有时他们还把铁板放在四面通风的铁窗下;有的法轮功学员的臀部坐烂了一个洞;有的手、脚浮肿,不能走路。有个学员身上没有穿棉衣,就这样在零下 27~28度的小号里关了22天。

【被迫害实例】

'法轮功学员张海燕'
法轮功学员张海燕

张海燕,30多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在“春雷”行动中,马三家教养院对她施以吊铐、绳子捆绑、毒打等酷刑,致使她出现精神恍惚。2003年2月,家人去探望她时,张海艳头被包扎着,手肿的很厉害,连家人都不认得。当时劳教所仍坚持不放人。又过了一个月,即2003年3月21日,劳教所通知家属接人,这时,张海艳已经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马三家教养院却对家人说:“只放她一个月的假,一个月后我们去接人。”就这样家里人把她接回。回来后,发现她的头颈部有3处筷子宽、大约十几公分长而且很深的伤痕。回来后的10个月里,她从来不敢与人说话,甚至与丈夫、孩子都没说过话,家里人从来不敢和她高声说话,哪怕是一个小孩在她身边高声说话,都会把她吓的浑身发抖。她就在这种极度痛苦与恐慌中煎熬着,2004年1月18日,张海燕含冤离世。

直到2003年3月左右,马三家的这次“春雷”行动才结束,多名法轮功学员身体被酷刑致残,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3. 2003年“严打整纪”70天

2003年3月21日,[国务院关于机构设置的通知(国发〔2003〕8号)]声明:“国务院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与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列入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序列”。这表明“610办公室”的级别升级。“610办公室”被提升一事,表明着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再次升级。

时任辽宁省省长的薄熙来,紧随江泽民的邪恶迫害,在辽宁省各监狱、劳教所,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对下面说:“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整。”马三家监狱城“攻坚战”不停,海外明慧网上不断传出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残、致死的消息。

2003年11月,辽宁省组织本省各市的“610办公室”、公安局,在马三家教养院开会,一起研究各种阴毒手段逼迫法轮功放弃“真、善、忍”信仰。随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开展“严打整纪”活动。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亲自部署,要求各大队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不留死角。并与警察奖金挂钩,重奖兑现。

为了确保“严打整纪”成功,11月8日,女二所非法批捕判刑三名法轮功学员,送往沈阳大北监狱。并从11月8日起,各大队、分队两人一组,轮换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

12月5日,“帮教团”再次进驻马三家教养院,加剧了迫害的惨烈程度。12月末“帮教团”撤出,马三家“严打整纪”攻坚战继续进行,一共持续了70天。

4. 2004年“攻坚团”助攻

2004 年初,中国大陆全国范围内借“反×教警示教育运动”之名,开始了一场针对法轮功的新一轮有文件、有纲领、有周密计划的系统的政治迫害。这场运动由中央“610办公室”、中组部、中央文明办、教育部、公安部、农业部、团中央和中国科协等八部委联合发起,向全国各省、市、区县直至乡镇发布《关于在全国农村开展反×教警示教育活动的通知》,并大量派发《反×教警示教育宣传提纲》。在社会上,不断的、反复的对中国老百姓进行洗脑,让老百姓渐渐的仇恨法轮功,在潜意识中逐渐的回避、排斥“真善忍”普世价值。

即使采用血腥、残忍的酷刑手段,马三家制定的“百分之百转化”的目标,始终也没有实现。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马三家采用加期处罚的方式,拒绝放人。马三家教养院任意加期、超期关押的现象非常普遍,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了五年之久,也不放人。

2004年夏,由辽宁省“610办公室”头目陈志坚带领“攻坚团”进驻马三家教养院,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新一轮的迫害:吊打、电棍电击、强行用绳子双腿双盘捆绑……

【被迫害实例】

一名辽宁省法轮功学员投书明慧网,马三家教养院曾用了十多种酷刑方式试图逼迫她转化:


中共酷刑示意图:蹲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暖气


中共酷刑示意图:大字铐

'各种铐刑:蹲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把两只手臂扣在铁凳子上,要站站不起来,要蹲蹲不下,扣了十五天。

两只手臂分别扣在暖气片的两边挂钩上,坐也坐不下,站又站不起来,只能撅着呆着,两只手臂都呈现出黑紫色了,这一撅就是两个月。

手脚同时扣在床上,整个人呈大字形,一点都动弹不得,时间一长,浑身疼痛难忍,一扣就是数天(期间不让上厕所)。两只手臂同时被扣在走廊暖气的立管钩子上,此勾比人的身高正好高一点,两只脚必须是脚尖着地,人才能呆住,扣了我一个星期。

'酷刑:背铐'
酷刑:背铐

所谓背扣,就是将两手一上一下扣到背后去,前边还用绳子从脖子连到脚上,不让你抬头,这个姿式任何人也承受不了,说是剜心透骨一点也不过份。四十多分钟我是大汗淋漓,心脏开始不行了,邪恶一看我真的不行了,才罢手。

'酷刑:绳绑'
酷刑:绳绑

用绳子绑。狱警恶狠狠的喊:“我让你盘腿!”不容分说,就用绳子把我盘着的腿给绑起来,手臂也被五花大绑起来,脖子和盘着的腿之间也用一条手巾连上,目的是不让我抬头,七个多小时不让上厕所。一个狱警还用皮鞋踩我盘着的腿,用脚踹我脑袋,狱警还色迷迷的躺在我旁边。真是下流至极,流氓到了极点。不让上厕所,被绑七个多小时,两条腿都成了黑紫色了,不能动弹了,此时用筋断骨折来形容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从此,我全身几乎都已失去知觉,生活不能自理。

小号——“闷罐”

“闷罐”是新发明的酷刑,它是一个用很厚的海绵将四壁全封闭的小号,没有一点空气,人在里面很快就上不来气。马三家警察为掩人耳目,对外称其为“宣泄室”。

【被迫害实例】

一位法轮功学员投书明慧网:

六月,我被强行送入了“小号”。这里的小号在四楼,小号共有九个,每个小号面积约有2张床那么大。其中有4个“闷罐子”,也就是完全封闭死的,没有一丝透气的地方,呼吸非常困难。每个屋里都有喇叭,发出强大的破坏性的噪音,就象电唱机、录音机要坏时发出的喳喳的声音,24小时不停的放,致使人的心脏受到严重的伤害。法轮功学员王金凤被关进三天就大量吐血;米艳丽的心脏病被折磨发作,危在旦夕。二人分别被送进医院抢救。我被一字型铐在闷罐子里,长达24小时不让睡觉,任凭例假血流在地上,无人问津。

【被迫害实例】

'酷刑:戴“人头全封闭面具”'
酷刑:戴“人头全封闭面具”

八月中旬左右,“闷罐”小号的气温在三十度以上,狱警王玉光在把小号门窗全部关闭,关在里面的法轮功学员高雅贤每天都在高温下被折磨的大汗淋淋。王玉光拿出一个人头部大小的刑具——“人头全封闭面具”(此刑具戴上后紧贴头部),扣在法轮功学员高雅贤的头上,造成高雅贤出现五次无法呼吸、几近窒息,心绞痛难忍。高雅贤高声呼喊十多分钟,狱警王玉光才取下“人头面具”刑具。

狱警把“高分贝噪声广播”放成快转,发出一种刺耳的磨铁轨的超高倍声音,有时把沈阳交通电台的广播用超高倍数快转播放,震耳欲聋的从早响到晚,持续近半个月。强噪声刺激致使高雅贤耳聋,血压高压二百一十以上,低压一百三十。

'酷刑:冷冻'
酷刑:冷冻

狱警对高雅贤不仅在零上三十度的盛夏关“闷罐”,还在零下三十度的冬天穿单衣冷冻。高雅贤数次被狱警毒打、上手铐、坐铁椅、被强制听高强度噪声……九个月的酷刑迫害,造成高雅贤血糖、血脂升高,尿血,大小便失常,全身关节剧烈疼痛难忍,最后全身瘫痪。

2004年,三十多岁的本溪法轮功学员王曼丽被迫害致双目失明。

二、极端酷刑下践行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2004年10月初,沈阳龙山教养院解体,被非法关押的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往马三家;2004年10月末,大连教养院解体,被非法关押的120多名法轮功学员也被转送到马三家教养院。2004年年底,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约有800人左右。

在马三家教养院,轮番的攻坚战并没有摧垮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内心强大的信仰力量,让法轮功学员抵御住了各种非人的封闭式暴力酷刑。即使有些法轮功学员在极端的酷刑下有短暂妥协,等到意识清醒的时候,她们立即公开发表严正声明。从2004年12月到2005年初,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就有200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写了严正声明,向马三家公开宣布强制洗脑作废,从新开始修炼。

为了抗议邪恶迫害,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开始集体绝食,要求见司法局领导,要求停止迫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用这种最平和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真、善、忍”毫不放弃的信念,以及对马三家毫无人性、残酷迫害的抵制。

2005年1月及3月,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一大队、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先后集体拒穿劳教服,并拒绝配合一切非法劳教活动。黄历新年前后,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高呼“法轮大法好!”声音此起彼伏、惊天动地,震慑了整个马三家教养院。

'酷刑:胶带封嘴'
酷刑:胶带封嘴

在马三家教养院狱警们一听到“法轮大法好”,就象被触电一样,害怕至极,立即上前封住法轮功学员的嘴,用胶带粘了一道又一道;一看到法轮功学员写的严正声明,吓的就赶快撕毁;一发现法轮功学员闭目无语,就怕法轮功学员发正念,赶快制止,就怕自己遭报应。马三家对法轮功学员的惧怕可见一斑,“恶”永远惧怕“善”,“邪恶”在“正义”面前永远是不堪一击的。

对于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初认为是中共不了解法轮功、误解了法轮功,不断的向政府澄清事实,向百姓讲述真相。但是走过艰辛的五年后,法轮功学员越来越看清中共惧怕的是“真、善、忍”,中共的本质决定了它必然要消灭法轮功。

'《九评共产党》'
《九评共产党》

2004年11月,海外法轮功学员编写出版了《九评共产党》,以真实的史料全面、系统的揭露了中共自成立以来的种种罪恶和它邪恶的本质。一石激起千层浪,看过《九评共产党》的人们都惊呼:终于把中共的面具揭开了。中共对《九评共产党》的封杀是最高级别的,禁止一切网络上、私下里谈及或传播《九评共产党》。大陆法轮功学员放下自身的安危,通过各种方法将《九评共产党》传递给民众,劝老百姓看清中共,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简称“三退”)。大批的中国人开始觉醒,退党自救。经过法轮功学员十六年的不懈努力,至2020年12月,三退人数已达3.6亿。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