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从“中共病毒”大难中走了出来

更新: 2021年01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一日】女儿、女婿在外地工作,而且很忙,他们的孩子才两岁。二零二零年过年前,女儿叫我们和亲家俩口四个人去她那里过年。亲家俩口已经去了,因为女儿家的保姆回家过年去了,亲家提前去帮着带孩子。我们是元月下旬去的,住在女儿小区附近的一家旅馆里。

一、家人感染了中共病毒

当时,国内媒体一直在宣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可防可控,不传染”,其实中共病毒已经在武汉全面爆发,只是老百姓还被蒙在鼓里。亲家在去他们儿子家之前,曾参加过朋友的聚会。到女儿家几天后,接到朋友的电话,说他家某某已经住院了,情况不太好。其实亲家公之前就发过一次烧,当时以为是感冒,也没在意。

放下电话后,家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全家人都戴上了口罩。我们去后女儿怕带去病毒,没让我们去她家,我们直接住在酒店。并规定我们不要和外孙接触,不要乱走动,每天只在她家吃两餐饭,不要逗留,就呆在酒店里。这样过了十四天,以为没事了。没想到,危险正向亲家袭来,他们却浑然不知。

我们在酒店住了几天之后,被当地政府弄到郊区的一个酒店集中住下隔离。只要是湖北去的人,全部集中隔离。女儿不放心,便和女婿开车去郊区酒店看望我们,医生只让隔着警戒线说了几句话。因女儿去时穿的很少,郊区气温又低,回去就开始发烧,并伴有咳嗽。第三天,女儿刚好,亲家母又开始发烧了,并伴有胸闷、咳嗽等症状。第四天,亲家母就被确诊为感染武汉肺炎。紧接着,亲家公也住進了医院,也被确诊为武汉肺炎。

当时女儿、女婿也有不适症状,社区就把他们也送進医院待查,发热门诊病房条件很差,冷热水都没有,没有卫生间,房间温度只有三度,里面只有一张单人钢丝床和一个大桶。女婿带着小外孙住在里面待查。女儿待了两天,也被确诊为武汉肺炎感染者,住院治疗。女婿和外孙检查均为阴性,回家隔离了十四天。

外孙没感染中共病毒,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外孙刚出生时,我打坐时看到他是个带翅膀的小天使。他小的时候,我经常给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给他读《洪吟》,这时他都会高兴的手舞足蹈;他刚会说话,我就教他念“法轮大法好”,他睡觉时,我就唱《法轮大法好》这首歌给他听,唱到第三遍,他就乖乖的睡了。我打开大法书,让他看师父法像,告诉他:“这是师父。”他就记住了。每天换衣时,指着柜子上的大法书喊:“师父!师父!”

他这次没染上中共病毒瘟疫,是师父保护了他。

二、信师信法 归正自己

我和老伴被当地政府强制隔离,女儿和两亲家又相继染病住院,家中只剩下女婿和小外孙,家庭魔难使我身陷情中。旧势力把黑手也伸向了我,我身体出现了不适状态,伴有低烧且浑身无力。当时我法理不清,我对自己说:“即使被中共病毒传染了,我也不怕,得了也会好的,还能证实法”等等。显然这个念头完全不在法上。

因为之前曾和亲家母有过密切的接触,所以我产生了怕心、恐惧心,怕自己被感染,怕给大法抹黑。后来,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瘟疫是淘汰坏人的,和修炼人没有关系。身上不正确的状态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于是,我赶快对照师父的法向内找,发现自己被亲情带动,还产生了怕心、恐惧心、顾虑心、证实自我的心。这些都是假我,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不承认它、否定它。

我加紧学法,高密度发正念。发正念过程中,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加持,身体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威力无穷。正邪较量中,一切邪恶都被销毁,我的身体迅速恢复正常。第二天,我就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我们的干扰,找医生要求出去。得知我们要出去,女儿要求我们去医院做核酸检查。我跟女儿说:“医院是最脏的地方,去了,没染病的人也可能染上了。再说我是炼功人,不会染病。”女儿这才答应不做检查。

三、家人都康复了

在我们被隔离期间,亲家两人和女儿在医院住院治疗。我分别给亲家母和亲家公发短信,鼓励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做过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有正神在管,不会有事的,并告诉他俩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亲家公很相信法轮大法好,天天念“九字真言”。住院八天指标就恢复了正常。亲家母对大法半信半疑,住了十四天医院身体才好。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亲家俩口是很难走过这一关的,因为平时他们就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还做了心脏支架,属于高危人士。

只剩下女儿还在医院里。女儿受恶党文化毒害较深,追求物质享受,平时给她讲真相她也不听。这次我告诉她大法是在末劫时期救人的,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就能得救。我发短信告诉她:“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

女儿住了十几天医院,指标还没转阴。我有点泄气了,感到无能为力。我就加紧学法,用法归正自己。师父说:“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1]那个不让女儿相信法轮大法的想法都是后天观念,是党文化和业力构成的。悟到此,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不让她得救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清除阻挡她相信法轮大法的一切后天观念。

女儿住院二十天后也康复回到家中。虽然她不能完全相信大法,但毕竟已经做了“三退”与邪党脱离了关系。“三退”保平安,师父还是救了她。

现在中共病毒在全球泛滥,望众生能及时醒悟,相信并牢记法轮大法好,从而得到大法的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