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屡遭酷刑折磨 湖北安陆市雷公镇陈爱芳再遭骚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安陆市雷公镇白兆村法轮功学员陈爱芳,寄住在湖北安陆市女儿家。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陈爱芳正一个人在女儿家带两个小外孙。

下午近四点钟时,陈爱芳听到有人不断的敲门。她开门一看,有四、五个人,有一个穿警服的,有一女性年轻人,另有两男性。其中一人轻声的问:你是某某(陈爱芳女儿的名字)吗?陈爱芳答:我不是某某。并迅速将门关上了,因屋里有一个六岁半和一个四岁的两个外孙子,她不想让孩子们受到任何不良的影响和伤害。

在长达二十年的中共残酷迫害的时间里,陈爱芳因为信仰真、善、忍,曾经遭受了沙洋劳教所、湖北省洗脑班和安陆看守所的多次酷刑折磨。

在中共这场最黑暗的迫害中,陈爱芳曾经幸福的家庭被迫解散,生意被迫放弃,她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女儿艰难维持生活。因怕受牵连迫害,前夫连两个女儿的抚养费都不曾给过,让她们过早的失学,自谋生路。

现在,好不容易女儿们各自有了一个小家,安稳下来,所以她坚定的要保护他们不受这些不速之客的侵扰。因为前一天,女婿回来就说过,她家乡白兆村书记叫她回去照像,她拒绝了。

大约一小时后,又听到敲门声,陈爱芳经询问是女婿的声音,陈爱芳开了门。女婿一进门就说:“他们竟找到家里来了。”然后,向陈爱芳转告他们的意思:他们只是叫你下去照个像,签个手续,就给你“销号”,以后不找你了。

陈爱芳坚决拒绝:“我绝对不去签这个字,也不去照这个像,这是对我人权的侵犯。我没有做坏事,又不是坏人,我凭什么去配合他们做坏事?”

女婿急了:“你不去照像,他们就来找我,弄得我生意做不成,我一大家人要养,还要养你……他们天天来敲门怎么办?他们天天找几个人在我店里坐着,让我不能搞事怎么办?”

“现在你的小的已经四岁了,你可以不用负担我的生活。”陈爱芳如此说,但女婿还是显得焦急和担忧,“你说你不去配合他们,他们就堵在门口,这怎么办?“

陈爱芳让女婿拨通了书记邓文成的电话,对话如下。

陈:喂,你好,你是文成哥吗?

书记:是的,我是。

陈:你带一大帮人来找我照像,是什么意思?你说你这样做给我带来多大的影响、干扰吗?你明明晓得我被(中共)搞得离婚,上无片瓦,下无寸土,靠给女儿带小孩才有一个立足之地。你带警察来,大家还以为我是做了坏事了呢,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你要给我照像去干什么?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是吗?我没有我的肖像权哪?

书记:我们又没有说你是坏人,又没有说你做了坏事,是为了你好,给你“销号”了,以后不找你了。

陈:你晓得我不是坏人,又没做坏事,那你还带着警察来干什么呢?

书记:是你那个事(指修炼法轮功)不搞了,你又没出门,在外带孙,我们为你好。你不照像,那你把你的身份证拿来,我们照一张相片,也可以交差。

陈:我的身份证怎么能随便给你们呢,我哪晓得你们去做什么事,这也绝对不可能给你们的。

书记:那我们交不了差呀,你要理解我们的难处呀,你要理解我们是为你好呀,你那个事(指修炼法轮功)没搞了,你没炼了,我们给你报上去说你没搞了,所以要给你销号,签个手续。

(书记他们在有老百姓在旁边时,是不提法轮功三个字的,企图背地里做坏事。)

陈:哦,你们是说我炼法轮功的事吧?我给你说:哥哥,这事你不能做,对你不好!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迫害法轮功是错的,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如果我现在配合照像,到清算那一天 ,这得成为你的罪证,是在害你呀!

书记:我们只是按上面意思给你照个像,签个手续,我们好去交差,你还是去带你的孙子……

陈:绝对不能!绝对不可以去配合你来迫害我,将来迫害你们自己,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我今天绝对不干,绝对不干,绝对不可能配合你做这种害人害己的事!

突然电话那边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讲着上面重复的话:“我们是按照市的指示。”

陈爱芳转问:请问你是哪一位?哪个单位?怎么称呼您?

对方说:我叫盛仁安,你女婿认识我,是雷公政府综治办的。你看你给你女婿带小孩。

陈爱芳一听,知道对方是拿她女婿的生意来威胁,陈爱芳继而说: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迫害法轮功是有报应的,你看邓家(指前夫家)就是因为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现在多么惨,多么可怜哪,这是我不愿看到的。所以现在我绝对不做对你们不好的事,绝对不去照像,将来成为你们的罪证,害你们……

陈爱芳坚定而又诚恳地说完,对方那头关机了。一场正邪较量停止了。

法轮功学员陈爱芳遭受中共迫害的片段,请见《湖北安陆国保大队周洪海迫害法轮功案例》

湖北省安陆市雷公镇综治办盛仁安
湖北省安陆市雷公镇白兆村书记邓文成电话;1387191616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