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否定迫害的经历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在一个炎炎的夏日里,我去公园讲真相救人。这里风景优美,环境幽雅,温度适宜,让人流连忘返。我在林荫小路上,一边散步,一边向过往的游人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告诉有缘人躲过大瘟疫的秘诀。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带的资料发完了,正要准备骑上电动车回家,却迎面碰上了两个警察。这可怎么办?没有别的路可走,再说,看见警察就跑,也不对劲呀;我做的是好事,是救人的事,又没犯法,跑什么呀?我把心一横,一扭车把,骑着电动车就过去了。心想:各走一边,你们走你们的,我走我的,心里稳稳当当的,没有一丝怕意,只把他们当作游玩的人。

“站住,你干什么的?”他们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我脑子一片空白,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其中的一个警察就把我放在车筐里的包抢去了。他们翻包时,发现里面有大法的护身符,就大声喊叫着:“你是法轮功学员,你别走了。”随即,一个警察看着我,另一个去旁边打电话叫人。

我大声的质问看着我的警察:“凭什么拿我的包呀?你们是在抢劫!炼法轮功的人多了,我们也没犯法,你们看见就抓,土匪一样了。”我准备骑车冲过去,他一下把我的车钥匙拔下来,抢走了。我心里这个急呀。

这时围上来许多看热闹的游人,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我心里好难过呀,事已至此,我顾不上别的了,再难也得把人救啊!于是,我振作起来,面向人群大声的开始讲真相。

人群中有个人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呗,何必自己找苦吃?”我说:“我是法轮功的最大受益者,我年轻时得了绝症,医院都治不好了,修炼了法轮功,我的病好了,要不然,我哪能还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啊,早不在人世了。我修炼二十多年了,也没得过病,身体一直很好。”身边的警察说:你二十多年没得病,你要省多少医药费啊?我说:“省钱是小事,关键是我不遭罪了啊!”警察不屑说:“不信。”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警车来了。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察,连同原来那两个警察一起拽我,要把我拽上警车,我一直不配合,并大声对他们说:我没犯法,大法师父一直告诉我们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个好人。他们不放手,要强行的把我拖上车。

我严厉的对他们说:“你们这是绑架,是非法的,我会依法控告你们的。”但是我忘了发正念了,当时感觉他们就像几个木偶一样,机械的干着恶事。我一个老太太怎么抵得过他们的强拉硬拽,他们把我强行拽上车,拉着警笛,横行在充满人群的大路上。

他们在车上哈哈大笑,而我的心在滴血。我哭了,我有些绝望了。突然有一念在我脑海闪过,我要喊:“法轮大法好。”我右手握紧拳头,大声的喊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法师父清白。”他们听我这么喊,都慌了,赶紧把警笛关掉了,对我说:“大姨,别喊了,别喊了。”我没有听他们的,还是大声喊:“警察执法犯法,干坏事。”我喊了一路。

到了派出所,他们把我扔在一个没有阳光的小黑屋里后,就都走了。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心情非常低落,也非常悲苦,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洪吟》里的一首诗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然后,我赶紧向内找,其实都是自己懈怠了,人心太多,让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找出所有人心与缺点和不足,发正念解体它们。师父的法又一次点悟我:“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的心里一下轻松了很多,我在心里对师父说:“谢谢师父!我知道怎么做了。”

折腾了一天,到了晚上十点多,我又累又饿,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睡梦中,隐约的看见我已故的母亲,她在悲惨的哭叫,周围一片黑暗。我猛然惊醒,心想:“是我没做好,使得我的世界的众生受苦。”我心里很难受,忍不住又落泪了,我想:“慈悲的师父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承受的太多了,以后我一定修好自己,多救人,唯愿师尊笑。”

这时我睡意全无,我坐在屋里唯一的一把破椅子上,开始发正念。我不断的念着正法口诀,坚定的除恶。在定中,我看到,奇形怪状的各类邪恶生命都被我销毁了,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一条河,我光着脚从河对岸走过来了,清清的河水,还没没过脚面。

我继续发着正念,邪恶因素又变换了新的伎俩:空间场又出现了一个正在制作水泥棺材的场景,一群丑恶的生命正在忙着制作中。我见状,赶紧说:炸它,我们都好好的,让邪恶死去吧。

这个也销毁了之后,空间场又出现一头瞎了一只眼的驴,拉着一辆破车。我使用功能,连驴带车被我一把火给燃尽了。

空间场又出现:一件衣服,衣服上的扣子正在扣上。想把我扣在这里没门儿,我拿起一把剪子,把扣子剪掉了。

空间场又出现了:两朵盛开的黄色牡丹花,非常好看。我知道邪恶没有了,我松了一口气。一看表,已是早上七点多钟了,我在那张破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坐了将近八个小时。

我本以为可以回家了,他们却给了我一张拘留十五天的非法拘留通知书,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我拿起来想要撕毁,突然看见那上面有一行字,说我违反了所谓的“什么治安条例”,我指着这一行字,要求他们把这个条例拿出来给我看,警察说:“不给看。”我质问他:“法律是公开的,为什么不给看?你们是在犯法啊!”他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因为是疫情期间,他们为了所谓的防疫,要给我做核酸检测,还要進行全身检查。我想:“我是修炼人,不会有病,也不会有什么病毒,病毒不敢来的。”所以我一开始时是不配合他们做检查的。但是,又想到要证实法,证实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啊!接下来,我就随他们去医院做各种各样的检查。检查结果是,我这老太太的身体各个机能都很健康,一点毛病没有。先前那个不相信我二十几年不吃药,没有病的警察很震惊,在医院说了好多次:“神奇,太神奇了。”在回派出所的路上,我再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愿意接受了,也明白了。

由于在医院体检身体健康,他们就强行把我送去拘留所。由于怕担责任,拘留所有个规定:就是到了拘留所后量血压,测体温,如果一项指标高,拘留所就不能收的。派出所的警察也折腾累了,为了尽快把我甩给拘留所,在去拘留所的路上,司机把车开的飞快。到了拘留所,马上打开车窗户通风,怕我体温高。

在拘留所里,我在心里求师父帮助:“师父,我不能在这里,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还要去讲真相救人啊!”只要我们在法上,正念正行,慈悲伟大的师父就会帮助弟子解除危难。

拘留所的狱医给我量血压的时候,我的血压把血压计的指针给冲破了,我的血压都不知是多少了。血压计坏了。他们就又换了一个血压计,还换上了新电池,又给我量,这次是高压220,他们不相信,就又换了新电池,从新量,这次是高压195,还是高。

送我的一个警察说:“是不是血压计还是坏的,给我量量看。”给他一量,血压正常;拘留所的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警察也量了,血压也是正常。他们无话可说了,拘留所拒收了。就这样,我在伟大的师父慈悲保护下,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拘留所。

在回来的路上,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也都愿意听了,也接受了,看着这几个明白真相的警察脸上洋溢着得救的喜悦,我心里也是很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