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神奇经历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大法洪传二十多年,大法弟子走在神的路上,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以下是我地几位同修讲述自己在修炼路上的点滴故事,以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现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A同修:“十年弯路 重归大法 家人受益”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学员。法轮大法的美好与超常我一次次、实实在在的体验过。我家中十八口人也相继得法。大法遭到中共恶党迫害后,由于妹妹坚持修炼,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酷刑迫害。我极度害怕,放弃了修炼,到佛教中寻找寄托。

当地同修们和妹妹多次唤我回来,都无济于事。十年后,我丈夫得了重病。有一天,弥留中的丈夫对我说:“你走错路了。你还是修大法吧!这些年你信佛教,钱没少花,哪得好了?我病成这样,孩子也离了婚,你妹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我就不疼,你整你那玩意儿,我就疼。你还是炼法轮功吧。” 我终于同意和同修们一起学法修炼了。

在这些年的修炼当中,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不断的展现,使我真切体会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师恩浩荡!无数次,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痛悔的泪水一直往外流:“师父啊!弟子错走弯路十年,您都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路唤醒、一路保护。”

二零一三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儿子在外地打工,家里就剩下我和孙子。半夜一点多钟,孙子突然大哭着说:“奶呀!我肚子太疼了!”我想去抱他,孩子说:“不行,太疼了!”我一看,孩子疼的腿都伸不直了,缩成一团,不停的“奶呀!奶呀!”的哭叫着。这可咋办呢?家里没有其他人,这大半夜的,诊所也没人哪!

孩子哭,我也哭。哭着、哭着,我忽然想起我是修炼人哪,我有师父管啊!想到这,我忙把师父的《转法轮》请来,抱在胸前求师父:“师父,请您救救孩子。”我把书翻开,和孩子一起看着师父的法像。我不停的求师父:“请师父救救孩子。”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孩子稳定下来了,对我说:“奶呀,我好了,肚子不疼了,咱睡觉吧。”我说:“奶奶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你也受益了,是师父管你了,快谢谢师父!”

看着孩子躺下睡着了,我也没有睡意。向内找,是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情也很重。遇到问题,没有首先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而是一味的用人心对待身边发生的一切。感恩师父一路保护,帮我度过一个个难关。修炼中,师父为我承受了太多,操了太多的心。师恩难报啊!

二零一五年过年前,我把九十三岁的老母亲接到我家过年。母亲认同法轮大法好,经常和我们一起学法。几天后,母亲出现感冒症状,“哐哐”咳嗽,而且越来越重,到后来简直就是不间断的咳。我的心不稳了,心想:“母亲这么大岁数了,出了闪失,怎么向弟弟妹妹们交代?”于是,我就问母亲:“去医院吗?”母亲说:“没事,不去。”

两天后的晚上,母亲咳嗽没见好,而且越来越重。没劲,起不来床,还尿床了。当时看母亲真是一时不如一时。慌乱中,我猛然想起了师父,我稳下心来,把《转法轮》捧到母亲面前,打开书,让母亲看师父的法像,我说:“您看,师父在看着咱娘俩呢。咱们有师父啊!咱们要信师信法。咱娘俩现在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母亲正念很足,对我说:“好,念吧!”念着念着,母亲的咳嗽明显减轻,越念越好,两个小时后完全康复。象从没发生什么事一样,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由于自己心不稳,本来打算天亮把弟弟叫来,一看不用叫了,好了。当晚儿子没走,怕姥姥有事在我家住了一宿,晚上发生的事,他都看到了。一早起来,儿子问我:“给我二舅打电话了吗?”我说:“还打啥电话呀?你看你姥干啥呢?”他一看,姥姥自己走到厨房喝八宝粥呢,完全好了。

儿子感慨的说:“这事是发生在我姥身上,而且是我亲眼所见。这要是别人说的话,我根本不信。昨天半夜暴风骤雨,今天早上风平浪静。这不是在演神话故事吗?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事情过后,我反思自己,这件事情暴露出了我很多非常不好的人心,怕落埋怨、自私,信师信法不够。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一定去掉这些心,提高上来。

B同修:“提高心性 师父给我‘加油’”

我是“七·二零”后得法修炼的。修炼前,因为我丈夫英年早逝,给我的精神造成很大的打击,精神特别脆弱,受一点刺激,就痛苦的不行,常常为一点小事以泪洗面。修炼后,我在大法中受益良多,身心愉悦,健康快乐。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很用心。

近日,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

我没念过几天书,所以每当集体学法时,我时常落字、添字、读错字,大家也都提醒我。时间一长,面子心、急躁心、怨恨心一起往上涌,我心里难受极了。接着又有人告诉我,没人愿意和我学法,因为我读的慢,影响了大家。我心里气的够呛:“没人愿意和我学,我自己学。”

一段时间,很多人心压不住、排不掉,我心里非常痛苦。过后,静下心来,反观自己,修炼十多年了,这么点事都过不去吗?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了什么事情都是好事。”[1]人心暴露出来了,这不正是修去它的好机会吗,对,去掉它,感谢同修给我提高心性。

我极力排斥这些人心,又去学法小组学法了。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被人心带动,善待同修。我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渐渐的,觉的压在心头上的大石头没有了,心性在悄悄的提高。

几天后,我发现我家液化气罐没气了,就去找人灌气。等灌气的人来家取罐时,却发现气是满的。他对我说:“你这气满罐,还灌啥呀?”我说:“是没气了呀!”边说边去用手搬气罐,太沉了,气是满的。我恍然大悟,忙跟灌气的人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让你白跑一趟。”

灌气的人走后,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提高了心性,师父就为我加了气,后来那罐气足足烧了三个半月。我修炼也有十多年了,心性提高的慢,师父为我着急。看我刚刚有一点点進步,师父就鼓励我。谢谢师父!师父您辛苦了!

C同修:“讲真相救人 师父派车送我回家”

我今年七十八岁,自幼耳聋,别人和我说话,得在我耳边大喊我才能听到。多年的独居生活加上耳聋,使我很少与人沟通,抑郁、沉闷、很少见笑容。

哥哥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去哥哥家串门。我去的时候,哥哥家人都在学法。见我来了,侄女也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就捧起来看。从此,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有一天,我去哥哥家,我高兴的说:“这书(指《转法轮》)太好了!头两年我还说你们太固执。大法被迫害的这么严重,你们还炼,这回我明白了。我得这大法太晚了,这么好的大法,为啥我没早得呢?我现在一天要学三讲《转法轮》,要不就追不上你们了。”

二零零五年,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开始时,我有顾虑,怕耳朵残疾不能和人沟通,给讲真相救人带来麻烦。侄女鼓励我说:您先别急。师父说:“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2] 侄女说您有这个愿望,师父一定会帮您的。我笑着点点头,回家了。

又过了几天,我去哥哥家,笑着从包里拿出几个三退名单给了侄女,开心的说:“大法太神奇了!我这耳朵在讲真相时,对方说话我听的很清楚,我也能救人了。真是师父在帮我呀!”从那以后,我几乎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整个人都变了,整天乐呵呵的,满头白发梳的整整齐齐,走路轻轻飘飘。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我做三件事也没懈怠。街坊邻居说我象老顽童,开朗乐观,善良可亲。

有一次,我去老家讲真相,来回二十多里地。快八十岁的我,是走着去的,目地是遇到人就讲真相,多救人。回来的时候,路过一座大桥,桥长有四里,是非机动车桥。当时正是中午,天气炎热,桥面上一个人也没有。走到桥中间,我就走不动了,又热、又渴、又累。我心想:“这要是有辆三轮车坐上,该多好哇!”“嘟”、“嘟嘟”,一辆三轮车开到我身边停了下来,司机是个女的。我愣住了,扭头瞅那陌生的女司机,还没回过神来,就见那女司机笑着说:“大姨,还愣着干啥呀!快上车吧,我送你回家,不管你要钱。”

我谢过司机,坐上车,心里非常感恩师父,这是师父派车送我回家。

D同修:“时间倒流了”

二零一六年,我和四位同修一起学法,规定是上午八点开始。由于我家务事多,经常迟到,同修都等我,耽误着大家的时间,我很内疚,所以每天这段时间我都很紧张。

一天早晨七点四十分,我记的很清楚,是七点四十分,马上又到学法时间了,可是还有一个菜没做。我心里非常着急,心想快点做,千万不能迟到,然后快速的忙了起来。菜做好了,我赶紧就走,回头一看表——七点三十五分。我“啊!”的一声惊叹,以为客厅的钟表出了问题。仔细看,表没停,在往前走。我回身各个房间走了一圈,没错,几个时钟走的都很正常,而且都是七点三十五分,时间倒流了!

我到学法小组和同修讲了这件事,同修们也都感到很惊奇。大家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感叹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这件事情的发生,让我深感内疚,由于修炼不到位,又让师父操心了。我没有珍惜时间,总觉的时间够用、赶趟,做什么事都不紧不慢的,每天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心性提高不上来,干扰也大。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师父点化自己要珍惜时间,修好自己,多救人。从那以后,我不敢怠慢,每天保持自己的思维在法上,闲暇时间背法,让自己溶于法中。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法装多了,正念强了,干扰就少了。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的加持,溶于法中的神奇美妙。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