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对我学法和发正念的干扰

更新: 2021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学法的重要性,我们都是知道的啦。可是哪,有的同修的学法状态并不怎么好。学法时,有的思想溜号,有的昏昏欲睡,甚至把手中的大法书都能从手中掉下去。

我以前的学法状态挺好的。学法时,思想很容易在法上,有的时候,眼睛看着《转法轮》,感觉耳朵听师父讲《转法轮》,师父讲到哪里,我眼睛就看到哪里。“如果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个形式问题,实际上是等于学法者对法也不太尊敬,那么法能显露出来吗?”[1]因为认识到这个问题啦,所以,学法时,我就非常注意了。

自从二零零八年从黑窝回来后,我学法的状态就不好了。学法时,眼睛发紧、发涩,有时,学完一讲法,思想还没静下来呢。我知道这种学法的状态是对大法的不敬,可是,好几个月我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有一次,学完法后,思想还没静下来。我把大法书合上后,就在想:我本性的一面肯定是尊敬大法的;人的一面,我也尊敬大法呀。那么,在我学法时,思想静不下来,对大法不敬的肯定不是我。按照宇宙的理,谁干的谁就负责任。不是我干的,对大法不敬的罪不能算在我身上。

再次学法时,眼睛发紧、发涩,使我的思想不在法上时,我就想:我是尊敬大法的,谁不敬大法,谁负责。眼睛马上就清凉了。

过一会,眼睛又发紧、发涩,思想又不在法上了。我又说:“我是尊敬大法的,谁不敬大法谁负责。”马上,眼睛又清凉了,思想也在法上了。

有的时候,说完一遍,学法还有干扰,我再说一遍,说完,接着学,再干扰,再说,直到没有干扰了为止。这样做,我解决了学法被干扰的问题。

二零一一年,第一次学师父讲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看到“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2]当时,我吓了一跳:学《转法轮》怎么还能往下降呢?往下降,不是在掉层次吗?哦,原来,我只认识到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是对大法的不敬,并没有认识到对大法不敬是对宇宙大法直接犯罪,是要掉层次的。因为认识到这个问题了,所以,我学法时,更加注意了。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下班后,在家里地板上双盘,双手捧着《转法轮》学法。学着学着,自己迷糊了也不知道,我感觉大法书在往下掉。我睁眼一看,大法书已经从我手上掉下去了,还没有掉到地板上,吓得我赶紧双手一搂,我看到自己在突、突、突往下掉,掉了多少层次,也不知道。当时,心里说不出来的那种痛苦。我知道,那不是我人这一面的痛苦,是本性的一面看到自己对大法犯罪的痛苦。当时,觉的自己修的实在太差劲了,学大法,还能往下掉!

之后,也是那一年的一天,学《精進要旨》时,看到“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3]。我意识到:我说的“我是尊敬大法的,谁不敬大法谁负责”是为私为我的,因为生命对大法不敬时,我没有维护大法。作为大法弟子,我应该维护大法才对。所以,在我学法时,另外空间的生命干扰我,使我思想不在法上、对大法不敬时,我对它说:“你这样干是对大法不敬,就按对大法不敬的罪处理你。”许多时候,都能立竿见影的。

二零一五年的时候,我把一个有病业的老年同修接到我家里,帮她发正念。白天学法时,老太太老是把法念错。我对她说:“大姨,你老是把大法念错,是不认识字吗?”老太太说:“我认识字,但是,一念出来的时候,嘴就把法念错了。”我对她说:“把大法念错,是对大法的不敬,那不是你干的,是另外空间的生命干的,你继续念法,我帮你。”

老太太接着念法,她一念错,我就对她说:“停,你对那个让你把大法念错,对大法不敬的生命说:你这样干,是对大法不敬,就按对大法不敬的罪处理你。”老太太照着说完之后,继续念法。一念错了,我就叫她停下来继续说,说完之后,继续念法。就这样,坚持几次之后,再念法,就一个字也不错了。

晚上学法时,老太太又把法念错了。我对她说:“大姨,白天都已经不念错法了,晚上怎么又念错了呢?”老太太说:“屋里灯光暗,我看不清字,只能猜,猜不对,就念错了。”我对她说:“师父安排咱们学法,就没有安排咱们学法时看不清字,看不清字,还怎么学法呀?那是干扰。你继续念法吧,我帮你。”

老太太一念错,我就说:“停,你对那个使你看不清字、把大法念错的生命说:你这样干是对大法不敬,就按对大法不敬的罪处理你。”说完,老太太继续念法,念错了,我就叫她停下来,继续说那句话。说了没几次,再念法时,就再也不错了。

学完法后,老太太说:“哎呀,都多少年了,我晚上灯光暗点,就看不清字,今天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真好!”从那以后,老太太再念法就不错了。因为不止解决了自身学法被干扰的问题,还帮助同修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心里也挺高兴的。

因为四个整点发正念的时间很短,那个时候要是被干扰了,正念就白发了。而且,发正念时,胡思乱想,也容易被邪恶以此为借口钻空子。

那时候,我就想:学法的干扰已经解决了,要是排除发正念的干扰,也象排除学法干扰那样,立竿见影就好了。

我记得二零零九年在东北老家的时候,有一次,给被绑架在看守所的同修发正念。发完正念后,一个大姐对我说:你单手立掌时,手掌挺直的,就是手掌往前倒。我说:是吗?我还觉的我没有倒掌呢。等下一次发正念的时候,发了一会,我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确实是往前倒。我马上把手掌立直了,这时,手腕酸痛,一个声音对我说:你像刚才那样就行,多舒服啊,效果还一样。我一听,这哪行啊,都倒掌、不是师父教的动作了,效果怎么能一样呢?我努力纠正单手立掌的动作,手腕酸痛了好几天,才在单手立掌时,把手掌立直了。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我在地板上躺着的时候,一下子悟到一个理:在正法期间,破坏师父所要的,就是在干扰师父正法。我发正念是师父要的,干扰我发正念,不就是在破坏师父要的?不是在干扰我助师正法吗?因为悟到了嘛,每次发正念被干扰时,包括迷糊和胡思乱想的状态时,我都对那个给我造成迷糊和胡思乱想的生命说:“你干扰我,不让我发正念,破坏大法师父所要的,是在干扰我助师正法,就按干扰正法的罪处理你!”许多时候,都能立竿见影的解决。

以上为个人的认识和做法,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