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们的修炼故事是一座宝藏

——为同修整理法会稿件中的感悟

更新: 2021年10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因为邪恶迫害,我流离失所到了某地,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稿期间,有幸参与了为这里同修整理法会稿件。现将自己在整理稿件中的一点感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二零二零年法会征稿开始,我了解到这边的同修以前基本没有参加过网上法会,便在学法组上提出参加法会的事,得到了同修们的响应。有位同修大姐说,这么多年每次法会都想写,但由于文化水平低,写不出来。我说不会写的我可以帮着修改整理。自己也没想到这一表态,竟让自己如同進入了一座宝藏,令自己目不暇接、流连忘返,满载而归,受益匪浅。

一、逾九十岁的老同修:我要把一切都给大法

帮着写的第一位是一位年逾九十岁的老同修,大家都叫他老爷子。他的故事乍一听似乎很平淡,但平淡中却又是一段传奇。老爷子七岁时父母双亡,成了孤儿,受尽了苦,村里人说这孩子能活下来就是奇迹。人到暮年幸运的得了法,家成了村里的炼功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家里就成了学法点、资料点。

二十多年,邪党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面对风狂雨骤,老同修一路平稳走来。如二零零零年左右,一天县国保大队警察气势汹汹而来,准备绑架他。進家后,老同修笑呵呵的请他们坐下,然后拿出一本《转法轮》说,这个法很好,送你们一本书,给你们家的老人看看,让他们也受受益。警察们愣住了,客气的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一场看似不可避免的绑架,就在老同修慈悲善念下化解了。

去年我流离失所来到这里,有一次和老同修到一位同修家送真相资料,送去出来不到两分钟,警察就绑架了那位同修,后来听说警察几乎和我们前后脚去的,却阴差阳错的走错了楼层。

老同修住在豪华的宅院,生活却很节俭。由于从小吃苦,对钱财看得比较重,对大法、对同修却毫不吝啬,把钱拿出来做证实大法的事,专门买上一辆轿车用于讲真相救人,对困难同修也是慷慨大方的资助。他有两所闲房子,儿女动员他卖他都不卖,用于做资料点,做流离失所同修或技术同修的住处。

年逾九十的老人,闲暇时还在庭院中种满了各种蔬菜,自己吃不了就送邻居吃,送同修吃。老人健康的身体显示着大法修炼的超常。老同修话不多,常说的就是:我要把一切都给大法。

二、“别出警了,那老太咱管不了”

帮着写的第二位是年逾七十的同修大姐。大姐一九九三年就得法了,从那时起,就全身心的投入到洪法中,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他们这个县是这个地区得法人数最多的一个县。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就开始传播大法真相,一直到现在,从没停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天早晨,她一人到了县政府广场,当时县里正准备召开迫害法轮功大会,广场上到处是警察和各部门、各乡镇的分管人员。大姐戴着法轮章,从容走進广场中心,面带微笑,盘腿打坐。她这一举动,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员。她被警察带進会议室,大姐看到县委书记在里面,就大声说:某书记,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你抓好人,你当的什么书记?书记沉默了一会,低声对身边的人说:放她走吧。

长达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大姐直面风雨,就像金刚罗汉,一路前行,从不旁视、左顾右盼。无论是严寒酷暑、流离失所,还是被警察绑架,就是讲真相,救众生。所以就出现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奇迹:多少次被警察绑架,哪怕被抄的大法真相资料用车拉,都是当天抓当天放,就是送不進看守所。以至后来派出所接到举报说那老太又在集市讲真相、发资料。值班警察报告所长,问出不出警,所长说:别出了,那老太咱管不了。

和大姐交谈完后,我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写出了一篇四千多字的初稿,我感觉不是写出来的,是从笔尖流出来的,根本不用思考、构思。

三、“修炼处处有神迹”、“只要正法需要就学”

还有一位七十岁的同修大姐,是当地的主要协调人之一。她曾被邪恶酷刑折磨,九死一生,曾被送精神病院,曾被判刑三年,关進监狱,还曾流离失所多年。历尽魔难,无怨无悔,证实大法需要什么就做什么,需要什么就学什么。需要装电脑系统,背上电脑就到市里技术同修那里学装系统;需要修打印机,就跟着外地同修学修打印机。只要同修需要,只要正法需要就学,从来不说不会。

另一位是二零一二年才开始修炼的同修。原来一直对大法弟子敬而远之,师父慈悲,以前就给她显示神迹;走進后,也给她多次显示神迹。炼功中,师父给她打开天目,清清楚楚看到师父在另外空间给她接上断了的腰椎、胸椎;在家做真相资料,师父鼓励她,满屋盛开优昙婆罗花;洪水过后,房子被水淹超过一米高,但低于水平面三十公分的床却是干的,让她回家有休息的地方。

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同修,在劳教所被酷刑折磨了四十天,失去语言功能,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通知家人接回,是被丈夫背着回家的。回家后,又遇到亲情关的考验:母亲被车撞去世;儿子的头被精神病的婆婆连砍三刀,差点伤及生命;娘家弟弟被同学欺骗,被判冤狱十年。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下,她是如何坚定正念修大法,挣脱情网,走向神。

还有同修,给我讲述着如何看淡得失修心性,如何风雨无阻讲真相救人,如何正念闯过病业关,遇到危险时师父如何保护等等。

二十二年血与火的考验,如炼钢炉般的熔炼,大法弟子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过来。每一个故事、每一段历程都惊天地、泣鬼神,可歌可泣,动人心弦。就像一个同修给我讲的她一个永世难忘的场景,那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最后一次集体炼功:

似乎同修们都意识到这次是最后一次集体炼功了,虽然天阴的很厉害,但同修们到的比每次都早。大家默默的排好队形,开始炼功。到炼法轮桩法时,一场大雨如瓢泼似的从天而降。身后就是卖鞋的棚子,但没有一个同修跑進去避雨。大家就在这倾盆大雨中就像金刚一样一动不动,一直到炼功结束。 这一幕深深印進了我的脑海,成了我今生今世永恒的记忆。在二十二年血雨腥风中,在邪恶疯狂打压中,我常常想起这一幕!

在整理稿件中,一篇篇动人的故事,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场景,同修们对师父,对大法那无限感恩的心,时时在感动着我,也在激励着我。我已经不是单纯的在整理体会了,而是在整理体会的同时和同修交流着体会。每整理出一篇体会的初稿,只要条件允许,我都再找到同修一块讨论,彼此谈认识,核实每一个细节,以便达到真实、干净、准确。这一篇篇看似平常、朴实无华的体会,我相信就是留给未来人的神话故事。

我期望每个同修都能写出自己的体会和修炼故事,记录下这段空前绝后,震撼宇宙,光耀大穹的大法弟子与师同在、助师正法的辉煌历史。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