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变了

更新: 2021年10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六十九岁,女,退休工人,一九九六年幸遇大法,走入修炼。和同修们交流一下自己的修炼经历和些许体会。

我与丈夫两人在各自的家庭都是老大,我是知青。在那个年代,返城时我们都是大龄青年,他比我大一岁。我们两家的生活都不太好。简简单单的办了婚事,我们和老人一起生活,住在他家一间只有七、八平米的小后屋,不见阳光。

结婚后丈夫每月四十九元的工资全部交给父母;我的工资只有二十九元,交家十元,一个小叔子和两个小姑子都在家闲着,不工作。

挥之不去的怨恨心

婚后可不是我想的那样,没过几天婆婆就开始处处刁难我,就连香皂、洗衣粉婆婆用完都要藏起来,不给我用,吃喝的事就更不用提了,他们做好吃的都是等我上班后做,不给吃就不吃呗,可气的是他们还无缘无故的骂我。刚结婚几个月,不想和他们争吵,过着忍气吞声的日子。

自来到这个大家庭,家里的家务活几乎都让我全包,下班一進家门就开始忙,一直忙到睡觉。后来我怀孕了,反应很厉害,恶心,吃不下饭,干不了活,有时就得在床上躺躺。这一下婆婆就受不了了,骂骂咧咧的,还说饿死我都没人管。我只好回娘家住几天躲一躲。临产前,我和丈夫商量,周日把家里的墙刷刷,可到周日一整天见不到人影。我只好自己挺着大肚子刷墙。

边干边生气,嘴里小声说了句不高兴的话,却被小姑子听到了,转身就去告诉婆婆。婆婆对我破口大骂,我养的,你想使唤妄想!等你自己生出来你再使唤。我哭着和婆婆理论:“妈,你咋这么狠啊!你也是女人,你怎么这么骂我,我也没指望你们帮我干活。”这时丈夫回来了,看到这个情况,劝他妈别生气。婆婆看到儿子更来劲了,逼着他儿子打了我两个嘴巴子!

我气的都不想活了……

从此我怨恨婆婆、怨恨大、小姑子、怨恨丈夫、怨自己的命苦,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也造成我多种疾病缠身。痛苦之中,我和丈夫的家人断绝了往来。

修大法 去怨恨

一九九六年我幸遇大法,走進了这块净土。我每天下班吃完饭,就到学法点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的身体很快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困扰多年的头痛、风湿病、乙型肝炎、美尼尔氏综合症和心里的苦和恨等精神上的创伤,全都不翼而飞,只感到无比的喜悦和幸福。

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

在学法组我和同修交流时说起婆婆的事,同修说:“你以前说不定做过对不起人家的事呢,可能比你婆婆现在对你还狠呢。”我想:“是呀!说不定就是我欠了婆婆的。”师父的法理使我们懂得了因果报应。在师父的教诲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心里亮堂了,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怨恨心、委屈心、妒嫉心、争斗心,并决心修去它们。

大法化解了我对婆婆的恨,还主动给老人买东西去看她。

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变的清新、顺畅。感谢师尊给我洗去了满身的污泥浊水,轻盈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放下利益心

得知老公公得了肝癌,我主动把家里仅有的六百八十元钱交给丈夫,让他拿去给老人看病,不久老公公去世了。婆婆从来没有工作过,自然没有退休金。我按照大法的要求不计较得失,每月给婆婆生活费,过年过节多给。

二零零一年婆婆病了,当地确诊不了,准备去北京看病。这需要钱。我想这是在考验我利益心能不能放下。我把家里的全部积蓄三万多元钱都拿了出来,告诉丈夫钱要不够来电话,我去借。当我知道其他三个子女都没出钱时,就想:不管别人怎样,我是修炼大法的,处处按照师父的要求该怎样做就怎样做,放下利益之心,做一个好人。

在复杂的环境中魔炼 提高

师父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

二零零六年婆婆和大小姑子逛街不小心摔了个跟头,把股骨头摔断了,又住院做手术。手术费和半个月的住院费都是我付的。

大小姑子的孩子在外地上大学,她俩口子在家没事;二小姑子住一百二十平米的楼房,孩子也在外地上学;小叔子住一百四十平米的楼房,媳妇不工作,就在家呆着;我家住的是个仅五十六平米的小单元房,而且当时正赶上我的儿媳妇生孩子在我家坐月子。他们各家的条件都那么好,婆婆要出院了却没人去接,因为婆婆要在床上拉,床上尿。

看到这个情况,虽然我家条件不好,儿媳妇还在坐月子,我也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能把老人扔那不管啊!就和丈夫说:“赶快把老人接咱家来吧,这么多儿女,别让人看笑话。”

丈夫把婆婆接家来了。我把家里六口人的住处做了安排:东屋婆婆住;西屋儿媳妇、刚出生的孙子和儿子三口人住;老伴打地铺;我则在阳台上临时搭建了一个“床”。夜晚呼呼的北风,被子都是潮湿的,很冷。白天晚上要伺候儿媳的月子、伺候卧床的婆婆,可以想象我这一天得忙成个什么样,那个苦和累……

只是我的心里很平静,从来不和丈夫的弟弟妹妹们提为婆婆花钱的事,也从没抱怨过,因为我懂得不失不得的理,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这也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嘛。四个月后婆婆生活能自理了,天气也暖了,就去女儿家了。

婆婆说:“你真是个好人啊!”

二零一八年婆婆的另一侧股骨头又摔断了。那年她八十六岁。手术后换了股骨头,手术不成功,瘫痪在床!

照顾婆婆的事自然又落在我的身上。婆婆躺在床上脾气烦躁,心里也不平衡,白天睡觉,夜里不睡觉,也不让别人睡觉,连喊带骂,一会一翻身,就是不让你睡觉,时间长了我也承受不住了。就把小叔子小姑子们都找来商量:兄妹四个人,每人照顾老人一个月。

到我们值班时,我们老俩口细心照顾老人,她想吃啥就给她做啥,让老人满意。有时拉在裤子里我就给她洗,她很胖,我搬不动她,有好几次搬她,她的整个身体压在我身上。婆婆躺在床上上火,经常大便干燥,便不下来,很痛苦,我就用手给她抠。她每天都不断地折腾,一会就喊有尿了,还不在床上尿,让把她拉起来,费了好大劲把她拽起来了,又说没有尿了,最多时一小时折腾了二十四次!有时几天都不睡觉,她把她自己都折腾的感到疲惫不堪。

饮食上荤素搭配,为了让她吃蔬菜,一天包一次饺子,喜欢啥水果就买,就这样对待她,可她还是经常骂我,说什么“不要脸的”,“损十六辈子”等等。我心里想,就是我自己的亲妈我也没做到这样,你咋还骂我呀?是我哪辈子欠你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我也有流泪的时候,也有心酸的时候,也有心里不平衡的时候,也有不耐烦时候,心里也有痛苦的时候,可是我一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心里的一切不愉快就都不存在了。

我深深懂得,在这样的环境中,我要不学法炼功是做不到的,我每天都坚持学一讲法,坚持晨炼。有一天我炼功时,婆婆对我说:“我看到你师父了,又高又大,满脸微笑,还看到你炼功时,你怎么那么高啊!”听了婆婆的话我激动的流下眼泪,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帮我过关消业,感恩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

后来我给婆婆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同时也告诉婆婆大法是被迫害的真相,让婆婆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你真是个好人啊!妈真的对不起你,以前对你不好,都是妈嘴损,骂人狠,你都不恨我,一次一次为我看病花钱,我姑娘做不到的,你做到了。你看我身上穿的,小衫、裤子、床上用品,电视、冰箱、彩电都是你给我买的。妈真的对不起你!你别恨妈,如果有来世我也和你修大法。”

我的眼泪流出来了,感动的是婆婆终于明白了大法好!唤醒了婆婆的真念,这是让我最欣慰的!我对婆婆说:“妈,你不要说对不起,我今天是修炼大法了,如果我没修炼大法,我做不到这些,是师父教我做的,是法轮大法扩大了我的容量,才使我容忍这一切。您感谢大法师父吧!”

师父说:“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1]“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

我结婚已四十四年了。虽然婆婆没生我、养我,但缘份把我们连在一起。这么多年来,无论从经济上、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我付出了很多,但我得到的却是满满的:家庭的幸福,孩子生活、工作顺利,孙子健康成长,无论在哪个方面,我们都在大法中享受着幸福、健康、快乐!

更让我欣慰的是,我的付出和行为得到了全家人的认可和信任,都知道我之所以如此,都是修大法的结果,所以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炼大法,全家人也都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得到了福报。

这些年来,一路风风雨雨的走过来了,正因为我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在这魔难中,在师父的加持和感召下,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和升华,业力得到了转化。在两年前我的身体出现了病业假相,腿疼走路困难,腿和脚肿的穿裤子、穿鞋都费劲,现在都好了。丈夫看到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和我对老人的付出,他真心的相信大法好,相信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也看到和体验到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完全支持我修炼。每到学法日,他都开车接送我。

今生有幸成为大法弟子,内心无限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感恩师父给了我一个和和睦睦的家庭!一切缘归大法,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