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与担当

更新: 2021年10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六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如今梳理自己的修炼过程,虽然走的磕磕绊绊、经历了诸多艰难困苦,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坚定的走到了今天。回首自己的心路历程,体悟到:修炼中所遇到的一切麻烦和困苦都是在铺就回家的路,只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一切都可以成为修炼提高的台阶。

一、病业魔难

二零一八年春,修炼以来非常健康的我,时常感到两腿、脚发麻无力,站立十多分钟,就想赶快坐下,就想躺着、坐着。盘腿打坐时,两只脚呈紫茄子色。小腿肚静脉曲张部位及脚踝处奇痒难忍,每天用手去挠,不管怎么克制,还是忍不住的挠。后来奇痒的部位出现湿疹、溃疡、破皮,流出粘粘的黄水,有的地方化脓。病状部位的皮肤变成暗黑色,而且一直往外扩散。

很长时间,家人不知道我的状况,后来家人无意中看到我的手总不住的挠腿,肿胀的腿被挠破了皮。家人多次劝我上医院。儿子说:“妈,我任由你不上医院治疗,不知我是真的孝顺,还是太不孝。看你这样,我真担心,心里很难受!”我对儿子说:“修炼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你成就了妈的修炼,是真孝顺,顺也是孝啊!我不会有事。小时候,你看到妈那么重的病,通过修炼都好了,这次,我也一定会通过修炼好起来。”从那天,儿子再也没有强求我去医院。

可儿子还是不放心,便自己去了一家大医院,咨询了医生。医生说这种情况明显是静脉血栓,血管堵塞引起的全身无力,腿部奇痒溃烂是血管堵塞缺氧所致。医生说,出现这种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必须赶快入院治疗或做手术,否则血栓脱落,造成肺栓塞,人很快就完了。

这时,我的家人都劝说我住院治疗。侄女说,她婆婆的村里有个人治疗晚了,双腿截肢了,后来还是死了,还说有的治疗不及时,瘫痪了。我告诉她,我跟她不一样,因为我是修大法的,只是暂时自己修炼状态不好,调整一下,就好了。

姐姐和几个外甥都以为我不舍得花钱,都承诺为我承担住院治疗的费用。我对他们说,钱你们都能给我出,可上医院折腾遭罪,不还得我自己承受吗?那些年,我那么重的病都通过修炼好了,这次我也会通过修炼好起来,我会证实给你们看。

出现这种情况,我知道是自己修炼上出了问题。师尊告诉我们向内找这个法宝,出现的症状表面上看是因为打工期间身体过度透支,长时间站立劳累所致。可究其真正的原因可能在深层。

向内找,我找到了未修去的妒嫉、强势、抱怨、显示、执着自我等很多人心,也经常不知向内找。也有强烈执着挣钱买房子的心,把身体当成了赚钱的工具,没有珍惜师父给净化好的身体,也是导致身体出现此严重问题的原因。正视到这些问题后,我注意在往后的日子里,归正这些不好的人心,不再被执着心牵绊。

二、转变观念 正念正行

由于被病业严重的困扰,我不得不放弃自己很喜欢的工作,尽管我生活还需要钱,尽管厂领导十分认可我的工作,一次次的挽留,因为我已经无法胜任那份工作。

也正是那年,我们市需要做《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段时间,我接替一个同修去项目组做书,每做一次书下来,长时间坐那不动,身体虚脱的厉害,走路是打着晃回家的。回家后,几天缓不过劲来,躺在床上,很长时间一动也不愿动。

几次做下来,我感觉自己顶不下来,便跟协调同修说了让她换人,因为实在干不了。其实在这之前,她与另一协调同修就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可没过几天,她们俩又商量,把做书项目分成了几个小组,又把我跟另一同修分成一组,还让我做书,也没跟我商量和打招呼,就定下来了。即便这样,也是别的同修捎话告诉我的,说他们俩已经决定好了。

我得知此事的第一反应,就是怨恨,怨恨她们无视我身体的痛苦,不尊重我,连招呼都不打。回家后心里烦,不知该怎么做。再说,我住的房子面积很小,甚至掉个钉在地上,隔壁邻居都会听到,而跟我分一个组的同修,家人都是常人,她们怎么不考虑我们在哪儿做?

毕竟修炼这么多年了,闹心过后,我意识到自己的念头不对。师父说:“怨恨心哪,就是养成了那种喜欢听好听的、喜欢好事,否则就怨恨。大家想想啊,这可不行的,修炼不能这样修吧。我一直在讲,修炼人要反过来看问题,你碰到不好的事的时候你要认为是好事、是要提高你来了,这个路我得走好它,这是又要过关了,修炼来了”[1]。想起师父的教诲,我转变了观念,很快放下了对俩协调同修的怨恨。也反过来看,这不在帮我否定病业假相吗?至于能否有条件做书,我不再发愁,我相信该做的一定会有办法解决。

就在我考虑究竟该怎么做的时候,一同修主动为我们提供了合适的场地,并帮我们一起做。几年来,同修无私的付出和配合,让我备受感动和温暖。这一切师父都给安排铺垫好了,心性到位的时候,一切都水到渠成。

去年新唐人需要大面积更换高清机顶盒,每天忙来跑去的忙了一个多星期,把一百多个机顶盒换上,有时早上八点,带上锅盖和一些机顶盒,就下乡了,有时到天黑才回家。回到家,累的一头扎炕上,歇息很长时间才能缓过来。

那时的身体稍干点活就累得不行,心里也很苦恼,几次找人学安装新唐人,可很少有热心去承担这一项目的人,因为这是个出力不挣钱的活,有时维修跟不上,还被同修背后数落。后来,有同修给指出,只给同修安装新唐人,走的路有点偏,应该推向社会。我也意识到了此问题,的确有些同修的家人通过看新唐人,由反对而变为理解,真正的明白了真相。可却也有的同修太执着看新唐人,心情随着常人社会的变化而浮动。自己的腿出现问题,可能有对应修炼路走不正的问题。意识到后,我告诉同修不要再在新唐人的事上依赖别人,每个片区都应自己动手解决,解决不了,那就不看,修炼人不看新唐人,不影响修炼。

假相出现的一年后,我的身体又出现了并发症,胳膊上、肚子上也长满了湿疹,浑身痒。皮肤薄的一碰就破,破皮的位置很长时间长不好。血液循环不过来,导致眼花耳鸣很厉害,头发大面积变白,掉落很多,手指瘪瘪的没有血色,脸色苍白。从前都是一步两个台阶上楼梯的我,这时连一步一个台阶上都很累。春夏天,脚心、手还冻的难受。

炼站桩一小时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可再累,我也要坚持炼,站桩时,多次挪脚、抬脚跟。好几次,也动过放弃过关而去医院的念头,可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去医院对修炼人讲,是个很痛苦的决定,就等于是神跌落人中,二十多年没進过医院的门了,师父给我净化的纯纯净净的身体被污染、被人拿去折腾是件很可怕的事。

师父说:“人最难过的一关,修炼必须走出去的那一关,就是放下生死。当然不一定每个人都要在生死面前考验你,但也不绝对排除。每个人面对他自己的最大难关与最大执著能否放下,其实都是在考验人能不能走出这一步。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2]

我放下了生死,把自己交给了师父,每天只管坚持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有时身体承受大了的时候,会出现消沉的念头。但我不会允许这些念头在我思维中久留。我会求师父加持,正念清除这些败物,状况立刻会好转。

三、破除嗜睡干扰 走出修炼困境

我身体出现的这种假相不象别的病状,不会疼的死去活来,痛苦不堪。可那种浑身无力、两腿难受、就象被下了魔咒的感觉,时间长了,造成心里的痛苦无望,严重的消磨着修炼的正念。

自假相出现后,我每天都感到头沉沉的,总感觉睡不够觉,晚上十二点经常发不了正念,功也经常不能炼全,我一直在努力改变,可一直没有太大起色。每天走着坐着都是困。一次我想,我今天豁出时间,看看能睡多长时间才够,结果从晚上八点睡到早晨七点,起床后,反而更困。为此,我不得不严肃思考嗜睡的问题,昏睡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我的修炼,很多宝贵的时间被困魔偷走了,不彻底改变这个状态自己也就修到这了,更别谈精進提高了。

师父讲:“学法睡觉,读书睡觉,炼功你也睡觉,反正连这个最初期的东西都没有冲过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修炼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却不知这是苦。你得不着法,不让你学法,你还感觉不到它是魔难,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为什么不克制它呢?加强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够抑制住自己的睡觉就能成佛,我说太容易了。这一小关你都过不去那怎么修哇?”[3]

对照法,自己真的无地自容,这些初期的东西都没修过去,真的对自己修炼太不负责任了。我决心必须突破这个状态,必须冲过去,不能再这样昏睡了。于是我试着长时间发正念,多次下来也没什么改变。便用人的办法,试着喝咖啡、浓茶,头几次是管点用,可再喝,心脏很难受。我明白了,修炼没有捷径,修炼人出了问题只能在修炼上解决。

这样我就晚上九点前学法,九点后,困了就开始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怎么困,也得发完十二点正念,再睡。因为一睡下,十二点正念就发不了了。过程中,不是那么容易的,我面对的不光是困的问题,还有双腿、脚无力的问题。每当困魔袭来或腿软无力不想坚持的时候,我就提醒自己,绝不能再放任,那样就等于自毁,再难也要坚持、一定坚持!

师父看到我上進的心,也在加持我的正念。一段时间坚持下来,逐渐的不再那么困了,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破除了嗜睡的困扰,闯过了这一关。现在好像找到了控制睡觉的开关。现在大多能做到十二点发完正念后睡觉,早晨还能起来再炼静功,也没有想睡回笼觉的感觉了。

两年多来,在坚持做三件事的过程当中,身体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康复,特别破除了嗜睡的困扰后,恢复的更快。虽然双腿现在偶尔还会出现无力的假相,可它再也困扰不了我了。我悟到,剩下的这点不舒服,是为了提高我的悟性、转化我的业力而让往外冒的黑气而已。

四、担当

近几年,我市几个协调同修,有的被关入监狱,有的被病业严重困扰,她们都是走在比较前面、修炼上很精進、有担当的同修。她们的被迫害,有被太多同修依赖的成份造成的,使她们成了邪恶迫害的目标,当然也不否认有她们个人没修好的地方。

她们被迫害后,有很多事情需要有人协调去做。遇到这种情况,只要自己能做的,我就去默默的配合补充。一位能做电脑系统的协调同修被迫害关在监狱,我便接过了给同修做系统的活。当年五、六个同时学做系统的同修,就我没学下去,因为没有文化,做笔记不赶趟,反应不过来。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太陌生了,仅有小学文化的我,对那些英文字母,根本不会写,经过练习,在电脑上打字还可以。做系统的同修出事后,我为本市及乡下很多同修做起系统来。乘车到农村去给同修做系统,在站点等车的时候,只得拿个塑料袋或纸张垫在路基石上坐等,因为站立十几分钟,腿就受不了。

一次,做完系统,从同修家出来,到站点等车,结果回城的车刚刚开走,再等下一站车得将近一小时。我就招呼过路的车子,一辆开往城里的私车,我一招手,就停在了我的面前。我问他到哪去,他回答去市里,说他是公路局的。我说,可不可以带上我,他说可以。就这样,我顺利的坐上了回家的车。我借机给他讲大法真相,并从兜里拿出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及几本真相小册子给他,他很高兴,并当时就退出了邪恶党团队。临下车时,我给他留下二十元钱作为车费,对他道谢后,便下车了,可他硬是把钱从车窗扔给我。我感慨,这一切都不是巧合,是师父安排救他的,二十年来,自然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走哪,随身兜里都是带着救人的真相。

后来,写通讯报道的同修遭绑架迫害,我又接过了明慧通讯员的工作。有些事情自己做不来,曾几次找同修配合,都碰钉子、被拒绝了,一时心里很纠结。虽然后来拒绝我的同修向我承认做的不对,可我的心里一时还是难以释怀,打怵再去找别人配合做什么。那就能者多劳,自己尽量多承担吧,就不愿再去找别人了。

因为往自己身上摞的事情太多,学法也静不下来,经常陷在做事当中,这件事还没做完,又想着那件事,完全是干事心,打坐都静不下来,每天匆匆忙忙的稳不下来。也正是那时,遇到一位离我很远的同修,与我交流,要我放开手脚,不要自己越俎代庖的什么都揽身上,那样会害了自己、误了别人,告诉我这样下去很危险。

一直以来,我不想同修把我当成以前的协调人那样依赖,我不会协调,可又坐视不了一些事情没人管,就会主动站出来做。心里虽然很不愿别人依赖,可却无意中经常做着与此相反的事。有次,教同修学打印挂历,感觉教的太吃力。我刚从她那回到家,她就打电话给我说,又不好了,我去一看,根本没事。这样往复多跑几趟,就嫌太麻烦,感觉这么来回跑腿、操心,还不如我自己多做点,就又把A3机搬回了,自己做。

教授新唐人的技术也是这样,自认为那些条件行的同修找了四、五个,都不干,而一位想干的我教了几次、跟我安装了好几个,也不能独立安装,就没耐心教了。因为我当初学安装新唐人的目地很简单,只是不想麻烦同修,自己学会给自己安装就行,只在旁边看了一次别人安装,就可以自己独立安装了。后来我悟到,每个人的使命不同,我的智慧是被师父早就打开的,并不是我聪明,一个小学文化都不够的人,聪明什么啊!只不过我依赖心少、愿动脑、动手而已。这些事都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向内找,是自己教授的方法有问题,也是自己的耐心不够。

去年,一主要做资料的同修突然离世,当时我目睹了她离世的短暂过程。这对我的心理冲击很大,真切的体会到修炼的严肃。而同修撇下的一大摊子的东西,还有两大两小的打印机,需要赶紧找地方放。时间紧迫,因为她的很多亲戚马上要去她家做最后告别。我便立即找同修一起想办法解决,这时一位同修无私的接收了这些东西,让放在她那。我自己也往家带了好几趟。可继续做资料的事还需要操心安排。看看身边同修,不是家庭环境没开创出来的,就是在监狱出来后,不敢再做的。就在我考虑的头疼时,一位新学员接过了做资料的工作,使资料点又正常运作起来了。真的感谢那些无私配合的同修们。

回想同修离世的那一天,早上八点,我便去了该同修家,原本想找她商量事,便遇上她离世的那一幕。而她丈夫,因为前几年遭迫害,多年来,一直半身不遂,连电话都不能拨打,女同修出状况,他正在家急的说不出话。那天如果没人及时到场,结果真的不敢想象。整个过程中,感到师父一直在看护着,师父提前看到了事情的发生,就安排好了我去。

那位做资料的同修离世后,我意识到,同修的突然离世,某些方面也存在路走的不正的问题,资料点不能再吃大锅饭了。于是,分出二十多人的资料供应,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我只留下了认为该承担的那部份。两次找同修交流应该自己承担。当时一时间是没找到适合承担的人,我心里有些不安,怕耽误了同修救人用的资料供应。理性思考,资料点早该遍地开花,这样才符合法、才更安全。这样,就狠狠心放下了,不去再想结果会怎样。过段时间后,我了解到,资料是耽搁了一些日子,后来都有同修承担了。

有时,不想操这些心了,想自己都没修好,多修修自己吧,只管自己做三件事就行。可在梦中师父点化我,我站在一排学生队伍的前面,给同学们排队,象是个班长,在给同学们分花生。我悟到,我有使命在身,师父要我跟同修们一起升华,不能只管自己做。

二十多年的风雨魔砺,有很多人心去掉了,可还有很多根深蒂固的留存着,身上党文化的东西也不少,自己那个心直口快的性格,放在常人中,这还可以说不是个坏人,可在修炼中,就不能这样了,这牵扯严肃修口的问题。以前,当看到同修有不符合法或不符合自己观念的时候,有时不分场合,张口就给同修指出来,以致伤害到同修,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和接受能力。有时跟同修的关系很紧张,过后经常后悔没做好,找同修认错。正所谓,前脚点火,后脚就赶着灭火,不光伤害别人,还给自己带来了很大困扰。

现在我做事会比以前多考虑别人了,跟同修说话,商量配合,会尽量考虑同修的感受,把自己摆低一些,不会象以前那样理直气壮的对待别人了,可还有时会把握不好,究其原因就是缺少善心和慈悲,以后会在这方面多下功夫修。

两年多来,承受着病业困扰的我,承担了很多事情,从没耽误过证实大法的事,也从没把自己当成病人。也陪伴过病业同修过关,我看到同修需要我,也希望我去,我没有过多的考虑自己,能帮到处于过关中的同修也是我的心愿。

这些年,遇到自己该做的,无论多危险多难,我从不推辞,我知道修炼不能选择好做的、自己愿做的做。而应该考虑大法的需要、众生的需要。每当自己身心疲惫、感到孤独无助的时候,便想起师父就在身边,想起自己是大法的弟子,就浑身充满了正念和力量。

一次,梦中看到慈悲的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像个孩子在高大的师父身边坐着。我知道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们,我们每一步的提高,都浸透着师父无数的心血。

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自己做的那点微不足道的事情,也都是自己该做的,与法的要求相差甚远。现在最大的感觉就是,时间被推的飞快,稍一懈怠时间就从身边溜走了。希望同修们互相鼓励,互相提醒,抓紧时间,在心性上下功夫,修好自己,多救人,不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