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做好三件事

更新: 2021年10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四日】我是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的女大法弟子,已经修炼了十一年。现在我交流一下最近修炼中的一点体悟。

一、向内找,和同修共同提高

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了L同修。她跟我说:“W同修说在你家学了两次法,感觉提高挺快。我也去你那学法,行不行?”当时我觉的一惊,同修怎么会这样说呢?但是由于是在路上,不好说什么,我就说:“你想来就来吧。”

往家走的时候,我跟和我一起出去讲真相的A同修说:“W同修怎么会这么说呢?这几天明慧网上就在讲同修网上学法,说在那学法提高的快,这是乱法的现象,这不和那种情况一样了吗?指导我们修炼提高的是法,这不是把法摆到次要位置上了吗?”A同修也说:“是啊,这不是学人不学法了吗?”我说:“等同修来了我得跟她们交流一下。”

我是在三个月前认识W同修的。我负责给几个同修下载明慧广播,那天正好是周三,我给L同修送卡。见到L同修时,她身边还有一个人,L同修介绍说是从外地来的同修,是在讲真相时认识的,就是W同修。

W同修做了自我介绍,她说现在想找个学法小组,因为她目前的状态不好,出现了病业假相。我当时觉的对W同修一点都不了解,所以不敢贸然答应,就只是答应帮她就近找个学法小组,因为她所居住的地方在近郊,离我们比较远一点。过后,我找到协调同修谈了她的情况,协调同修答应给她想办法。

在这期间,我和A同修搭档,我们一起出去讲真相。在讲真相路上,经常碰到W同修。有时她遇到我们,就和我们一起走。她每周除了赶集日上集市上讲(一周两次)外,一般都坐车到市内讲真相。刚开始一起走,她开口少,经常是我们讲真相,她在一旁发正念。后来W同修一点点的逐渐突破了,开口多了,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的人数也比以前增加了。

在路上,我们也会一边走一边交流,鼓励W同修,让她多学法,多发正念,因为只有法能破除一切邪恶的干扰。对她有了一些了解后,我就说:“如果你不嫌远,你也可以到我家学法。”这样W同修就到我家和我一起学了两次法。

W同修第一次来我家,正好是周日。学法时,我发现她坐在那身子总是前后摇晃,有时拿书都快落到脚那了,有时一只手拿书。我说:“你得两只手端书,师父在法中说了每个字都是师父法身的形像。书不能放的那么低。”她说:“哎呀!我真得归正了。在我家那边随便惯了,盘腿时间长了,腿疼就晃。”我说:“你觉的受不了,就放下单盘,缓一会儿再拿上去,别晃。”

学完一讲法,我们发了近两个小时的正念。我们发现对方出现倒掌的现象,就互相提醒。在发正念时,我看到了半棵酸白菜被削去了根。发完正念后,我和W同修交流,把我看到的讲给了她。她问我:“你是不是酸脸子?”我没听明白,问她是什么意思。她解释说:“就是脸急。”我说:“是,但现在改了一些,基本不跟人家急了。”过后,我也没深挖自己。

第二次W同修来学法,她对我说:“能不能多发一会儿正念再学法?”我说:“那就发一个小时。”我俩从中午十二点发到了下午一点。然后学了两讲《转法轮》

接下来,W同修谈到她出现的病业假相。她说她的小妹去世了,她最近也出现了和她小妹一样的症状。我说师父在讲法中讲的很清楚,师父已经给我们在地狱除名了,我们修炼人没有病。你小妹是常人,你是修炼人,看似症状一样,其实不一样。

师父说:“你自身的白色物质用完了,你自己的黑色物质经过吃苦它也可以转化成白色物质。”[1]“就把它分成无数的若干份,摆在你修炼的各个层次之中,利用它来提高你的心性,转化你的业力,长你的功。”[1]你就相信师父,这都是好事。如果再出来不好的念头,你就不承认它,彻底否定它。经过在法上交流,W同修说:“再有这种念头出来,我就排斥它、否定它。”过后她跟L同修说了这件事,就出现了L同修遇到我,要来我家学法这件事情。

回家后,我一边做家务一边想,是不是自己哪不对了,但是没找出来。到了晚上,我一下想起来了,W同修说她们当地学法很随便,我心里当时就出现了一个念头:“等你再回去,也把你们那的同修纠正过来。人家知道你是在这提高的。”这个显示心在不经意间就冒了出来。原来是师父用同修的嘴来点化我的。我也一下子明白了半棵酸菜是什么意思了,是说我还有一半爱急脸的根、争斗的心,得修下去。我继续向内找,一个个的执著心都暴露出来了。

A、B俩个同修和我住的很近,她两人原来在一起学法,搭档讲真相。前段时间两人发生了矛盾,分开了。开始的时候,B同修看到我,就跟我一起出去讲真相,但不天天出去。我自己走,经常半路碰到A同修,就和A同修一起讲真相。我知道她们有矛盾,就总是劝她们和好。今天劝这个,明天劝那个。但我知道,这件事让我碰到,也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要修的心。我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不修口,看不上别人的心。

以前,有同修到我家来学法或者有事,结束了也不走,唠起来没完。我心里烦,脸上就表露出来了,带搭不理的。同修看出来了,就不来了。

我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同修老讲家里的事,我有时也跟着讲。但有时听烦了,虽然不直接说出来,可脸上就表露出来了。

女儿给我打电话,她说话我不爱听,就赶快说:“好了,好了,没事就不说了。”赶快挂机。和家人说话不假思索,不管人家能不能接受,张嘴就说。处处表现自己,觉的自己比别人修的好。

这次通过同修的口,使我找到了显示心、争斗心、怕被说的心、自我的心、没有根除掉的邪党文化因素。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不能使俩个同修从新走到一起。因为同修是在法上修,需要在法上提高。能使人提高的是法,而不是我。

其实,同修身上都有闪光点。比如B同修,读法时很认真,力求读到每个字音都准确,而且语速不快不慢。我以前读法比较快,同修说:“要缓、慢、圆。”我觉的是应该这样,接受了。再遇到其他同修读法快了,我也重复B同修说的话,同修也都能接受。

A同修讲真相讲的很细,力求对方能够听明白,不管男女老少,听过还是没听过,尽量不放过。而我有时看到老年人,就觉的老年人一般都听过了,就不太再靠前了。有时同修一问,有的老人还真就没听过真相。

W同修身在异地,却能放下自我,救度众生。L同修身为老弟子,却谦卑的放下自我。

为了帮助我修炼,帮助我提高,让我找到、修去执著心,师父把一个个同修送到了我跟前。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我今后一定修好自己,和同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放下情,众生更重要

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骑着一个别人给我的三轮车往家赶,快要到家了,大道宽广,车快的没有闸,我心想:这要刹不住闸,撞到哪可怎么办?就身子往后使劲,车子也被控制住,不那么快了。转眼,大道、三轮车都不见了,我站在地面上,看不到路了,不知往哪走。我站在那哭着说:“师父!我怎么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哭醒了。

醒来后我想:我为什么会找不到“家”呢?三轮车我悟到是指“三件事”,不做“三件事”回不了“家”。

我女儿怀孕了,最近反应比较大。她在外地工作,女婿经常出差,照顾不了她,她很想让我去照顾她。但是,由于现在坐车需要身份证(以前我被邪党公安抓过),我不知道该怎样做。因为我在家几乎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我不知道到女儿那地方我能否做到,毕竟是人生地不熟,又是邪恶的中心。

我跟身边的同修说了,同修说:“你早晚也得去女儿那。讲不了真相,你就发正念也行啊!”我当时也没多想。等静下来一想,不行啊,那三件事我不就只做两件了吗?那不就打折扣了吗?为这事我一直都在纠结着,不知该怎么办。

我知道,师父是用这个梦来点化我,大法弟子不做三件事是不行的,是回不到自己真正的家的。我要把执著亲情的心放下,一切交给师父,该去该留由师父安排。我在哪都是大法弟子,都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我把这个心放下之后,女儿也不提了,她说:“你更重要。”我知道不是我重要,是众生更重要。

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我要勇猛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