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写《转法轮》的体会

更新: 2021年10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四日】在今年暑假期间,我排除种种干扰,保持正念,在师尊的加持下,在家人同修的支持与配合下,我默写了一遍《转法轮》

在正法修炼开始的几年里,我就隐约有一种或是愿望或是久远前的誓约,要把我所在层次中知道的大法在这一层中的展现带回去,带给天国的众生。所以每当执著难去时,我在求师尊,我也偶尔会在心里对众生讲:请你们也能时刻监督,督促我做好,我也会不负你们众望。

我是今年七月九日开始默写《转法轮》的,是在怎么样学法也看不到法理的情况下开始,就象是一堵墙挡在那儿,我无论如何也迈不过去了的时候。

可是刚开始写到第二页时,我就想打退堂鼓了。大脑一片空白,甚至于知道此一行是几个字,可就是一个字也想不起来。师父说:“你自己的悟,只是在修炼中遇到困难克服后继续修炼下去,这是讲你的悟,真正从理上悟到什么。如果这个法不让你知道,你怎么悟也是悟不到的”[1]。

我知道如果没有师尊的加持,即使曾经背的再熟练也会想不起来一个字,因为这是宇宙大法,不是单纯的象常人中的理论著作那样的去背诵就行,就好似常人中记忆力惊人,却不能记住一段法一句法的道理一样。拿起笔又放下,几次打算想放弃。三、四天的时间仅写到前六页的第一个小标题。

在二十年前开始下决心修炼时,我曾告诫自己:一修到底,决不半途而废,包括任何一件具体事件或不管大小事难易成度。可现在默写大法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才刚开始就放弃,这不等于半途而废,一事无成吗?我求师父,我想要完整的默写一遍《转法轮》,请求师父加持弟子。

这样一直持续到七月十六日周末时用了一周的时间才艰难的默写完第一讲。可是我看到了希望。紧接着周末晚上开始,一直到周六周日两整天的时间,除了每顿饭连做带吃的半个多小时,我一直都趴在桌子上写,写,默写完了第二讲。顿时我信心大增。尽管此时腰已酸硬的象棵树桩,小臂疼的已拿不住笔,可我已经给自己下定了任务计划,一气呵成,一个月全部背写完成九讲。

可是计划归计划,种种原因,这事那事,家里家外,中间又耽搁了一些时间,最后历经四十余天完成了一遍默写。顿时那道阻隔在面前的那堵墙打开了,我又从新能看到法的内涵了!

我真的想对这方面和我有相同困扰的同修真诚的建议,大家都能来抄写一遍《转法轮》,真的就是师父讲的“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过程中,师父还给我打开了智慧,原本愚笨的脑袋变的灵活起来。记忆力也增强了。同时,抄法还可以把晚饭后学法瞌睡的时间充份利用起来,越写不仅不瞌睡反倒越精神,一直到午夜十二点,还保证了全球发正念,这是一举几得呀!而且平时零碎的时间都可利用起来,早上炼功后至发正念前的几分钟,中午十一点五十五分前的几分钟(已退休在家的可利用这段时间),以及等等许许多多这样的几分钟,我们都可抄写几行甚或一两行也行,甚至于有些时候心绪杂乱达不到读法入心时,只要一坐下来抄法,好象一切就静止了,心绪也趋于平静下来。

过程中发现还不能准确区分:它和他,象和像(请同修也要注意这-这儿的区分,那-那儿,点-点儿,事-事儿,啦-了,哪-呢,吗-嘛,劲-劲儿,气-气儿,样-样儿,去病-祛病,绝招-绝招儿,干活-活儿,一会-一会儿,字-字儿,还不只-不止的区分,因为这些字单从学法时的读音是不容易区分清楚的),甚至于很多字落笔时还拿不准,还不能准确写出,比如虔诚的“虔”字下面不知是文,喇嘛的“喇”右边写成了“刺”,等等不一而述。修炼是严肃的,这是宇宙大法,我们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马虎大意(即浮躁、惰性,其实也就是魔性)而任意改动了师父的法。

这一次的默写过程让我又找到了“修炼如初”[3]的感觉,又从新感受到了作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幸福,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荣耀,有师父真好!

而在此之前近几年的时间,都不是修炼人的最佳状态。同时也发现修炼状态不好时也同时是早上炼功状态极差,五套功法炼完后不是一身轻的状态(当然很多时候也是炼不全),而是全身瘫软,疲劳至极。感觉不到师父讲的那种炼功是最好的休息的状态,而且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很发愁次日早上的全球集体炼功,压力很大,在大多数同修都自然而然能做到的炼功,在我这却成了负担,每天早上六点十分时都如卸重负,象完成任务一样的大松一口气。

现在这些不良状态都随着这次背写《转法轮》渐渐离我远去,虽然还没达到越炼越想炼的状态,但已不再感到疲劳。而是急切的想马上开始背写第二遍《转法轮》,真的是越背越想背越写越想写。

一位同修的文章中写道:精進从晨炼开始。此刻我深有同感。是的,早晨坚持炼五套功法,动作准确到位,伸、放松都到位,一天都是神清气爽,精力充沛,精神百倍!比学比修,精進从晨炼开始,精進从抄法开始……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