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与过生死关的经历

更新: 2021年10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农村妇女,今年七十三岁。那年我听丈夫说城里有人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时我想:再好的功法我也没工夫去学。可说了不到一个月后,我的右手突然一点也不能动,头也不能动,过了八九天,一点好转也没有。

当时家里好忙,做着生意,又种地、又养猪,还要做家务带孩子,整天忙的不可开交,我又愁又急,这可咋办呢?突然想起丈夫给我说过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时我还没学,只知道是佛的手印,我就坐在床上手结印,打着单盘,心想:我来炼法轮功试试。就这么一想,就感觉有人把我的右手往前摆,使劲的摆,摆的骨头都响,稍微歇会儿,又开始左右摆,重复三次。

连续调理了三晚,肩膀就好了,头也能动了。接着又调理我的手腕,使劲的摔,也是连续三遍,三晚就好了。再接着是我的手指每个关节及背上的一条大筋,把我的头向左摆,向右摆,往前摆,往后仰,这时背上的皮和筋被撑的像石板一样,有点难受,又把我的头上下转,左转右转,最后嘴巴也一张一合的反复几次。整个过程用了十八天,我身体上的一切不正确状态都好了。后来真正得法修炼了才知道,那时是师父提前给我调理身体呢!

还有一次我的颈部脖子长了三个大包,长在一起,一大堆,我知道是修炼人在消业,没把它当成病,后来过了几个月也不治自好,三个包完全消失了。

最严重的一次消业是二零一五年,我突然不想吃东西,饿了一个多月,人瘦的皮包骨,周围的人都吓得不敢正眼看我,还饿昏过去两次。当时我快七十岁了,心想生死无所谓了。后来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还没修好呢,不能死,等我修好了跟师父一起回家。当时侄女(同修)叫我去她家,说她那同修多,看能不能帮帮我。我去了六天,没怎么好转。我儿子叫我上医院检查一下,刚走出侄女家门来到电梯口,我忽然对儿子说:我这样子站都站不住到医院这呀那呀检查个没完,还不把我折腾死了,而且医院大夫不也死人吗?我是炼功人,我有师父在管!没想到我就这么一想,回家后慢慢的能吃东西了,精神也好了。而且我身上的死皮也在一层层的脱掉,然后又长出一层新的嫩皮。

我见身体有好转就回家了,可回家四个月了,我全身还是麻木,遍身无力,头发花白,身上看不到一根血管。炼第二套功法站都站不住,同修鼓励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吃不下,同修说不能吃更要吃。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人慢慢长好了,最后关闯过来了。

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