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自己认准的路要勇敢的走下去

更新: 2021年10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七日】今年五月份,台湾本土疫情严峻,疫情警戒提升到第三级并扩及全国范围,户外户内的活动都有所限制。炼功点的负责同修宣布台湾多处炼功点已经暂停,我们也参照,等待疫情缓和了再恢复。当时,我觉的不妥,因为户外的人数限制是十个人,平日来炼功点的同修也就六个左右,假日也很少超过十个,即便超过了,也可以分成两组。我们的炼功点在当地行政中心的广场,很宽阔,隔条马路,和警察局相对,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想自己的思考也许不够周全,于是在平台大组交流时,提出来,听取大家的意见。同修们提到户外炼功还有更重要的意义,就是洪法。

是啊,这多么重要啊!于是,隔天我打电话跟负责同修交流此事,他才说,有些同修家里阻止的相当激烈,都对立起来了。我就说:“那好吧,互相尊重,能出来炼的人就出来吧!”

第一部份:抛弃睡眠不足的旧思维

平日,我大概一个星期总有一、两天起不来,就是闹铃响了按停,往回躺,错过了时间,往往懊悔的不得了。负责炼功点的同修十多年来风雨无阻,每天准时播放炼功音乐,为我们提供方便的炼功条件。现在如果我要出去炼,哪怕只有我一个人,也得扛下这个责任,把这个炼功场维护下来,不能迟到,更别说不到了。

这些年,随着讲真相做的多,睡眠时间越来越紧缩,但是晨炼时间到了,我多半还是会出去炼功,有时很清醒,有时就犯困;有时也起不来,甚至完全没听到闹铃声。

长期以来,睡眠不足的想法一直困扰着我,我渴望好好睡一觉,然而一旦把时间用在睡眠上,很多事情就做不了,平衡不过来。这回终于彻彻底底的认识法理,并且不再被任何常人的观念干扰自己了。

师父说:“你们说你们很忙没有时间,其实,你们怕休息不好。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的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的困,浑身有力。一天工作下来好象没有事儿一样,是不是这样?所以呢,说没有时间或者其它借口不出来炼功,我说那都是对法理解不深,精進心不够。”[1]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在沙发椅上半躺着,以免太安逸了,连闹铃都听不到,错过时间。

断了那种想睡觉的念头之后,主意识就清醒的做主了,也不会再有听不到闹铃的情况,即便有一回写交流稿写到凌晨两点半,只剩一个小时,我一闭眼就熟睡了,一听到铃声就起来了,也没有什么倦意。

第二部份:突破依赖心

第一天,只有我一个人,我照着原本的时间炼,到快结束时,有一个年长的同修来炼了,她主要是来看看有没有人出来炼。

她问我:“每天都会来吗?”我原本想回答:“应该会吧!不敢保证。”继而又想:“这不在法上啊!”这就好比问我:“你会一直修炼下去吗?”而我回答:“应该会吧!不敢保证。”我告诉自己如果没有决心,又有什么事能做得成呢?好好完成这件事就是修炼,对于自己认准的路不就应该勇敢的走下去吗?于是我回答“我每天都会来”,她高兴的说,“我也来”。

接着每一天这位同修都来了,但是来的比较晚。有一天,我意识到我总是在听到同修的脚步声之后,才能安心的炼静功,这似乎是一种依赖心。同修有时在静功快结束时才来,因此当我开始炼第二套功法时,她还继续打坐,我觉的这样不妥,但又怕说了,破坏了和谐的气氛,她会不会因此就不来了。

我终于还是跟她说,“我们只要到这个炼功场,就是在洪法,师父法身在看管着,宇宙的众神在看着。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是要维护好原本的秩序,不能任意改动,否则就在家里炼,不是很自由吗?”这位同修也能够接受。

这一天,倾盆大雨,我在来的路上,心里就开始嘀咕,看来雨停不了,今天势必得到走廊里炼功了(这个建筑物是ㄇ字型的,天气好的时候,就在中间露天的广场炼功),此刻,我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心里却是胆胆突突的。因为这儿曾经有两个人从楼上跳下来,所以我内心始终梗着,始终害怕着,原本在广场炼离楼远,自己一个人,都有点儿胆怯了,现在不得不去面对我最担心的了。

我走進了走廊,铺好了垫子,同修还是没来,我也不可能回头,因为这不是炼也行不炼也行的,时间到了,那么就面对吧!要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雨下的又大又急,更不敢期待同修来了。盘上腿,音乐一响,我强力的集中精神,瞬间就入静了,一颗心也完全放了下来。一个小时的静功都处在很好的状况中。

等我张开眼,才看到同修,也没去问她几时来的?这已经不重要了。从那天起,我把依赖同修的心又拿掉了一层,修炼这条路,只能自己走,每个人都得各自去圆满自己的世界。

事实上,我的依赖心就来自于我的怕心。

师父明示:“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2]

我如果还怕这怕那,不就是不信师信法了吗?

第三部份:过关

同样这一天(六月中旬),中午学法时,起初只有我一个人,时间到了,我“开了嘴”,先读,读了半个小时之后,甲、乙两同修上线了,都“关着嘴”,我继续读了一会儿,原本好好的,人突然不舒服,似乎来势汹汹啊!我直冒冷汗,喘不过气来,胸腔有种撕裂的感觉。这时丙同修上线了,轮她读的时候,我正好歇会儿,趴桌上,但是丙同修很快地又掉了线。

我只好继续撑着读下去,当时只有一个念头,维护这个学法的环境,我如果就不读了,同修也可能就下线了,这个房间这个时段的学法就受影响了。

接着丁同修上来了,“开了嘴”读,隔了一会儿,丙同修又正常连线了,于是我们三个人轮着读,轮到我了,我忍着痛苦,强打起精神,但是读完后,一次比一次好过了,同修读的时候,我仍然跟着读。一直到学完法,我还有一些恶心的不舒服的感觉,很虚弱,深呼吸时,胸腔仍有些微撕裂感。

这个关来的猛去的快,下了线,我吃了少许的东西,但是胃口明显不好,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上平台,继续把上午的案子打完。

到了傍晚六点,持续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之后,我感到神清气爽,一切不适已经烟消云散了。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让我在一天之内连闯两关,为我消去无数的业力,让我在信师信法上更加坚定,在助师正法上勇气倍增,在自己选择的认准的修炼这条路上,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以上一点心得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