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两任公安局长先后遭恶报 公检法司人员当自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于海,目前,正在被审查。于海的前任李志斌,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上吊自缢,终年51岁。这两人先后任职期间,为了名利、仕途,加重迫害善良民众,赤峰市及各旗县冤案丛生,家破人散的悲剧屡屡发生。

李志斌和于海这两人的官衔,赤峰市副市长、赤峰市公安局局长,曾是不少的人羡慕的。短短的几年里,他们飞黄腾达的命运如同昙花一现,一个自缢命丧黄泉,一个沦为罪犯锒铛入狱。

为何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在此,说说这两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簿,奉劝赤峰市公检法司官员从先后这两任公安局长的恶报中,清醒理智起来吧。

李志斌,于二零一五年一月,调入赤峰市任副市长、赤峰市公安局局长,任职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于海调入赤峰市公安局,任职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

李志斌积极主动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在他的怂恿下,至少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入狱,甚至老人都没有幸免,并且还被非法重判。这些成了李志斌被急速提拔的“政绩”,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李志斌调入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任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

然而,罪孽深重的李志斌,损了德行与福份,招致厄运缠身,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上吊自缢,终年51岁。以下是他参与迫害的部份事实。

李志斌在赤峰任职不到一年,极短的时间里,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而被骚扰,有的遭受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等等。仅在二零一五年七月初,被中共邪党谎言毒害的赤峰警察,在李志斌的亲自授意下,前后抓捕了敖汉、红山区等十四名诉江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八月,赤峰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张丽梅因依法控诉江泽民,被松山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张丽梅被勒索、威胁。张丽梅在这次被绑架迫害的惊吓、恐惧中,身体健康状态越来越糟糕,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张丽梅抛下年仅17岁的孩子含冤离世,年仅52岁。这一冤案中,李志斌负有主要责任。

赤峰松山区法轮功学员徐殿林、张悦舫夫妇,因控告元凶江泽民,于二零一五年九月,被绑架,徐殿林夫妻都被非法判刑,七十多岁的徐殿林被判七年。

赤峰喀喇沁旗刘瑞芹、赵艳敏母女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赵艳敏被非法判刑四年,其母亲刘瑞芹被非法判刑两年。她们被非法判刑后,被投入了内蒙古女子监狱迫害。

赤峰元宝山区潘丽娟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八日,因诉江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被投入内蒙古女子监狱后,潘丽娟曾长期遭受酷刑迫害。

李志斌曾在包头地区也欠下命债。二零零二年七月到二零零六年五月,李志斌任包头公安局东河分局副局长,二零零六年五月到二零零九年一月,任包头公安局东河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是包头东河区主导迫害的罪魁祸首。二零零九年一月直到二零一五年一月,李志斌开始任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他是包头一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

包头东河区法轮功学员刘文丽,54岁,原包头铁路客运公司退休职工,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晚被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分局和管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包头市看守所迫害,短短十几天刘文丽就被迫害致死。亲属提出看人,被无理拒绝,610和公安部门还逼家人尽快火化,毁尸灭迹、掩盖犯罪事实。

李志斌调离赤峰后,于海接任。同样的是,于海重蹈前任局长的那一套,继续执行严酷打压法轮功学员的政策。于海在赤峰行恶四年后,调入内蒙古自治区监狱管理局任党委副书记、政委。戏剧性的是,现在于海已经被审查也遭了恶报。

从他们的厄运中,善劝赤峰市各级公检法司官员应该尽快的理智起来,否则面临同样的下场。

于海调离赤峰后,现任的赤峰局长依然继续参与迫害。红山区、元宝山区、松山区等公检法司官员,争相表功。二零二零年底,元宝山区政法委王冰操控在元宝山镇办起罪恶的洗脑班,元宝山区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严重骚扰,有的被迫流离失所。元宝山镇的刘志会和王久燕,上蹿下跳,在洗脑班里迫害无辜的善良人。

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白宝华,被警察抢劫了借来给儿子治病的钱一万四千元,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被非法开庭,采取远程视频的方式进行,法院利用疫情,剥夺白宝华辩护律师当庭辩护的权利,白宝华被非法判刑四年,白宝华的婆婆因焦虑过度,哀伤离世。

赤峰市松山区法轮功学员郭振芳,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晚,在赤峰市松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六月八日,松山区法院对郭振芳和冯玉华夫妇非法开庭时,郭振芳身体还非常好,自己从车上跳下来走到庭审现场,可是不到一天就被看守所迫害致死。郭振芳被迫害致死后,妻子冯玉华继续被非法关押。

郭振芳被迫害致死后,鼻孔有血迹,后背腰部以下呈紫红色,一条腿的膝盖内侧有伤口。医院说郭振芳被送入医院时已无生命体征。事发后当局调动大量的警力控制现场,如临大敌,制造恐怖气氛,极力封锁消息,高压威胁知情人士透漏消息。

郭振芳的家人在高压下,没有反抗申冤,外人也没听见这家人的哭声和喊冤声。也许家人的处境就是当年张志新的再版,张志新被处死后,张志新的丈夫和两个孩子极其痛苦,但不敢做出任何的反应,回到家后,深夜里抱在一起悲痛的哭,哭了一夜,但不敢出声哭。

赤峰市新城区法轮功学员段莲英,二零二零年十月,在汽车里,被所谓“开庭”,并被非法判刑三年。

这些冤案,不仅冤屈,更是惨烈,有的年迈的老人含泪被迫签写断绝父子关系的协议,以免子孙两代人遭受株连;有的家人在悲愤中哀伤离世;有的家人在亲人被迫害致死后,不敢申冤,否则同样的要面临牢狱之灾。

自古以来,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因果报应的天理制约,直接参与迫害的赤峰公检法司官员们,请掂量掂量吧,欠钱的要还钱,欠命的要还命。邪党强权下,对法轮功学员,有的公检法官员是失去理智的疯狂,待到恶报临头时,再也没有可挽回的机会了。

奉劝赤峰的官员,即使你曾经已经造下了无边的罪恶,在大淘汰来临之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再次真心的劝善,请守住良知善念,认清是非,弃恶从善,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否则参与迫害的恶报随时要降临头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