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法会|姐妹俩正念运作家庭资料点

更新: 2021年11月10日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尊敬的同修好!

正法修炼已经走过了二十二年,我和小妹独立运行家庭真相资料点十七年,我们主要制作真相币,提供给当地同修,也兼做部份真相册子,供我们自己散发救人。我将自己与家人同修做真相币救度众生的部份经历写出来,借这次法会的机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做真相币 救度众生

几年前,在学法小组,看到同修在换真相币,我心里想,利用真相币讲真相的这种方式多好啊!小小的纸币能“无手千手过,无腿走万家”,人们不会丢弃,还能广泛流传,讲真相事半功倍,可以救度更多的众生。之后,我与小妹(同修)交流,小妹非常认同。这样,我与小妹开始了制作真相币救度众生的历程。

我与小妹一直在一起配合做真相资料,但制作真相币没有经验。我就上天地行论坛学习,找到了一个简捷的方法,就是用电熨斗加热熨烫纸币,简单又方便。钱是最脏的,传递中,它沾染了无数的病菌、污垢。我们是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做真相资料,熨烫真相币时,那刺鼻的怪味呛的我们喉咙难受,呼吸都困难。为了做好真相币,我们就静下心来,不去感受满屋子的这种难闻的气味。

小妹爱干净,有洁癖。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中我们在整理纸币,纸币很脏,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不知怎么,她拿来一碗白白的米饭在一旁吃。米饭不小心碰到了肮脏的纸币上,但她还是把米饭吃下去了。可是,出乎意外的是,米饭吃起来却格外的甘甜。神奇的是,从那以后,小妹不再觉的纸币脏了,也感觉不到那难闻的气味了。她悟到,是师父用这种方式把她怕脏怕臭的物质去掉了。小妹说现在想起那个梦,还能回味出米饭那种甘甜的味道。

我们将换回来的纸币分类挑选:七成以上新的、无污渍的纸币,用电熨斗熨烫压平后,可以直接打印;污渍特别严重、太烂的纸币不能用,积攒到一定数量后,去银行存款;带字的、污渍严重的纸币用84消毒液清洗;其余的旧纸币用洗衣机快洗档清洗干净后,晾晒。洗净、晾晒好的纸币,再用来打印真相币。

在制作真相币的过程中,我们不断的总结经验,制作纸币的速度不断的提高。到后来,可以批量制作打印真相币。烫压纸币时,电熨斗的温度开到最高,把挑选好的纸币象扑克牌一样展开,电熨斗压在纸币上,从后面向前面推,進行烫压。正面烫压三遍后,把纸币收起,再反面朝上铺开,再烫压三遍。纸币两面烫完后,收起来,码整齐,用重物压住。纸币在高温和重力的作用下,自然冷却、定型后,十分钟后,就变的平整了,就可以打印了。这种方法有两个优点,一是速度快;二是在烫纸币的同时,可以打印真相币,这样节省时间。真相币打印好后,检查打印质量,再用点钞机数钱,这样准确快捷。

这几年,我们一直坚持做真相币救人。制作真相币多的时候,一个星期能达到制作一元面值的真相币一万元。正常情况下,保持在六千元。

在家制作真相币时,我们心里也有了想法:用真相币讲真相救人,效果到底好不好啊?看又看不见,如果效果不好,那不是浪费时间吗?如果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讲明白一个人是一个人,那是能看的见的,是实实在在的。这种想法不时的在我们的头脑里出现。

师尊说:“有人说人民币上写上“法轮大法好”、“退党”,(众笑)我说这办法真好。(鼓掌)这钱扔又扔不了、销毁又销毁不了。”[1]师尊的法打开了我们的心结,真相币是师尊在法中肯定的,那一定是好的。大法弟子一定要信师信法,走师尊安排的救度众生的路。

我们地区也有其他同修在制作真相币,因为在换回来的一百张一元面值的纸币里,就有大约十张是真相币。我们多次看到有明白真相的人在真相币上留言,感恩法轮大法的救度,反对中共邪党。也看到有不明真相,被中共邪党洗脑的人说不好的话。这说明不同的人群都在看真相币,都有机会了解真相。

我们还多次看到在有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签名的真相币上,有明白真相的人签名三退。其中有两张我们印象深刻,一张是三个人的签名,每一个人的签名都是不同的笔迹,可以看出这三个人是发自内心的退出中共邪党,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还有一张真相币上有十二个人集体签名三退。我们都帮助他们在大纪元网站上做了三退声明。

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下,有多少民众想退出中共邪党却没有地方退啊!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就在适合的真相币模板上也添加了“三退签名”栏。随后,我们也看到了我们制作的真相币上,有明真相的人签名退出了中共邪党。看到世人明白真相,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们的心里真高兴。

一位同修与我们配合,把真相币拿到菜市场兑换,同修再把换回来的钱给我们。有一次,我们发现了一张一百元的钱是假币。我与小妹交流,不找同修退假币,这钱我们自己承担,我们把假币烧掉了;后来又收到一张一百元假币,我们还是自己把假币处理了;第三次,又收到了一张一百元假币。我们觉的这一定是旧势力在干扰,我们就与同修交流,同修主动拿钱补给了我们。同时,我们三个人共同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因素。之后,再也没有假币现象出现了。

一次,在与同修配合一个项目时,旧势力企图伤害我与小妹的肉身。在魔难中,我俩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发出强大的正念,毫发无损的闯过了魔难。当时的场景想起都后怕,我们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有的同修佩服我们,我们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遇到这种魔难,一定是我们在修炼上有大问题了。我俩在家静心学法。一天,学到师父讲的法:“真正的大觉者是不轻易显现的”,我看到每个字都跳动起来了。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尊点化我们在修炼中要做到“默默无闻”[3]。

我与小妹在法上交流,找到了修炼中的漏洞。我们找到了在和同修交接真相资料上,没有做到单线联系;在学法小组里,公开的交换真相币;有的同修专程到我们学法小组找我们要真相币,这已经存在安全问题了。资料点越做越大,我们有了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我们在忙于做事时,常常把做大量真相资料当成了精進,把不注意安全当成了正念强。

找到了问题,我们就在法上归正。在交接真相资料上,做到单线联系,家庭资料点不扩大了。在保证学法、炼功的情况下,力所能及的做好真相资料。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武汉爆发后,也殃及到我们所在的城市。在整理纸币时,我和小妹的怕心起来了:中共病毒传播的到处都是,纸币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纸币上有病毒怎么办?但是我俩马上就归正这不正的念头,中共病毒是来淘汰坏人的,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身体是由高能量物质构成的,只能正一切不正的。法理清晰了,我们自然就放下了怕心。

我骑的电动车是上了牌照的,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做真相币的纸币需要到敏感的相关部门去兑换,我思想上还是有压力的。有一个星期,我去换了两次纸币。第二次去换纸币时,我正在往袋子里装纸币,一个女人突然大声说:“你前几天才换了一万元,现在又来换钱?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是哪里人?干什么的?”由于事发突然,当时我就懵了,不知如何回答,只有用正念对视着她。她看我不回答,就恶狠狠的大声重复那几句话。过了一会儿,我缓过神来说:“我需要钱,就来换钱。”我装好钱要走,她说:“等一下,我打电话问问,你换钱的手续办好了没有。”因为当时给我换钱的工作人员有事走了,这个女人要确认一下。她拿起手机,高高的对着我,过了一会儿,才打电话。确认手续办完了,我就走了。

回家后,我与小妹说了这件事。因为去那里换钱的都是做生意的,那个女人的这种口气很反常。我突然想起,她用手机高高的对着我,可能是给我拍照了吧?一下子我的怕心就起来了,当时就想放弃真相币这个项目了。后来我俩在法上交流,觉的真相币救人的项目不做太可惜了,损失是非常大的。

师尊说:“但是呢,佛法也是严肃的,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做了的事情,那就做到底。”[4]

小妹说发正念,我俩就在家里长时间发正念,解体那个女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发正念时,运用神通抹掉那个女人大脑中对我的记忆,抹掉她手机里我的照片。考虑安全,后来就让小妹去换纸币。她换完钱回来说,那个女人不在了。以后我再去换钱时,一切都正常了。

我们当地发真相单张的比较多,我俩有时间就做真相册子出去发。我骑电动车,小妹坐在后面发真相册子。电动车移动范围广,在市区和周边农村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二、从零开始学习修理打印机

五年前,考虑到安全原因,我们决定自己学习修理打印机。我们购买打印机后,新打印机需要加装外置墨盒,才能连续大量的打印真相资料。因为是第一次加装外置墨盒,我们觉的这是比较大的工程,所以心里没有底。但是我们心中都有一念,大法弟子必须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我们在天地行论坛下载了“外置墨盒安装教程”。因为第一次接触,比较陌生,我们就反复的看教程,直到心里有底了,就一步一步按照教程操作。惊喜的是,我们一次就安装成功了,外置墨盒加满了墨水后,打印机就欢快的打印真相资料了。

有一次,佳能7280打印机需要拆机维修,这是我们第一次拆打印机,我们也是在天地行论坛下载了拆机教程。拆开打印机外壳,看到打印机的主板时,我俩吓了一跳,主板上到处都是插头,太复杂了,就不敢动了。静下心来后,我俩仔细观察,发现每个插头与插孔大小颜色都是对应的,看似复杂,其实很简单。

我的记忆力不好,觉的有的地方复杂,就用专用手机把每个步骤拍下来,回装的时候就不会出错,也就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了。拆了几次打印机后,觉的其实也简单,对打印机的神秘感和陌生感就消失了。在打印机出现故障时,就依照打印机的提示,按照维修手册的方法维护或更换零件。如果还是不能解除故障,我们就上天地行论坛找相关的维修文章,或者是发帖向论坛里的技术同修咨询,论坛里的技术同修都会热情的给予解答。

打印真相币的量比较大,就存在搓纸轮磨损的问题。我们就在论坛里按照同修介绍的方法维修,使用了几个方法,都不好用,用了没多久,搓纸轮就不搓纸了。我们经过不懈的努力,按照一位同修的经验,用修补自行车轮胎用的、象狼牙棒一样的锉子把搓纸轮表面打毛,再把轮轴缠上胶布,搓纸轮就恢复如初,可以长时间正常打印了。打印机用久了,有时会变慢,我就买進口的日本润滑油抹在墨车的轨道上,就好了。

其实维修打印机并不难,自己多拆几次打印机,熟悉了打印机的结构,就入了修理打印机的门了,基本上就能维护好打印机。我们发现打印机出现的问题常常与修炼有直接关系。打印机不光是帮助大法弟子做真相资料的,同时也是帮助我们修炼的。我们有时也碰到打印机出故障,不知如何解决。这时,我们就放下心来,静心学法。再打印资料时,打印机自己就好了。

我们的体会是,学好法,修好自己,打印机就很少出现故障。打印机是有灵性的,我们经常跟打印机沟通。有一次,在打印真相币时,打印机吐出一张没打印的纸币后,就停了。我一看,那张纸币又旧、又烂。把这张纸币拿掉后,再按“恢复”键,打印机又欢快的工作了。原来打印机是告诉我们,这张纸币不适合做真相币呢。

我们每天上明慧网和天地行论坛。在明慧网上,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与同修们比学比修;在天地行论坛,看同修的帖子,积累经验。在维护修理打印机和打印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们也有自己的方法与经验,我们在天地行论坛发帖与同修交流。在论坛看到同修有问题求助时,只要我们懂的,我们也积极的为同修提供帮助。

我们的家庭资料点在做真相币的同时,还要做真相单张、真相册子、真相不干胶、大法真相护身符等真相资料。我们的资料点是独立运作,从换纸币,买打印机、买各种耗材,到打印机的维护维修,还有电脑装系统、全盘加密都是自己完成。

三、信师信法 解体“清零”

从二零二零年到今年,中共邪党在全国范围内搞所谓的“清零”骚扰。我地邪党部门也是大面积迫害大法弟子,以各种手段,逼迫签字,写“三书”。我们也经历了两次骚扰。过程中,我们在不断的学法、发正念、向内找中,实修自己,不断的坚定正念,从一思一念中否定迫害。

二零二零年四月,我哥哥突然到我家,他说:“片警与相关部门找我去开会,说这段时间,国家有重要会议,要你俩每天到我家吃饭,还必须每天给你们拍照,向领导汇报。领导非常重视,必须配合。”我一听,心想,这还了得,这样下去,就是没完没了的干扰与迫害,我们要坚决抵制,不配合。我说:“我们哪里都不去!”哥哥说:“不配合,派出所要把你们抓起来。”我说:“他们说了不算。”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初期,我多次被邪党迫害,都是哥哥给予了我帮助。哥哥吓唬我说:“你不听话,以后我不管你了。”我说:“以后我的事不要你管了。”

当时我就有一念,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不能指望依靠常人,我只能信师信法,在法上修。哥哥一看没吓倒我们,就生气的走了。我和小妹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二零二零年年底,邪党的“清零”骚扰蔓延到我地。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看到一个煤炉烧着很旺的火,火苗冲的很高。过了几天,早上炼功时,我看到一个景象:我在大街上炼抱轮,看见有一个人拿着照像机在远处拍照。突然间,那人来到我面前,拿着照像机对着我拍。

第二天,在学法小组,一位同修進门就说,他被警察非法抄家,大法书被抢走了,家人被迫去派出所签字。又听说,我市也有其他同修被邪党人员上门骚扰的,有的被迫签字,有的去了派出所,有的被迫流离失所,还有邪党人员胁迫家属参与迫害的。这时,我想起我做的梦和炼功时看到的场景,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们也在危险之中。

我们家里有六台打印机,刚做了四千元一元面值的真相币,还打印了五十本真相期刊、一百份《明慧周报》。看着这么多的东西,我与小妹交流。我们想,开弓没有回头箭,做真相资料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要坚定的走下去。我们是大法弟子,归大法管,师父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我们坚定了正念之后,还是要理智的对待。与我们配合的同修被非法抄家,同修正在关难中,不能再把真相资料给同修了。当天晚上,我们骑电动车到农村,把五十本真相期刊发出去了。第二天上午,我们到市区,把一百份《明慧周报》也发放了。中午,我背上四千元真相币,去菜市场兑换。

这是我第一次去兑换真相币,原来都是和我们配合的同修在这个菜市场兑换真相币。中午,买菜的人很少,比较方便。我先找了一个卖肉的摊主,问他:“要零钱吗?”他说:“要五百。”我把钱给他后,他说用微信给我转钱,我说没带手机,他就给我找钱。

这时,我听见菜市场里到处都是“喂、喂、喂”的喊叫声。我回头一看,十几个人走过来,把我团团围住了。我平静的问:“有什么事?”他们七嘴八舌的说要换零钱。有的怕换不到钱,就堵在我的前面,就这样,我两百、三百、五百元的给他们兑换。换钱时,一个女的说:“这个钱上是有字的。”另一个男的说:“我们就是要这种钱。”他们拿到钱,数都不数,就走了。真相币,几分钟就兑换完了。

走出菜市场,我一数钱,发现少了一千元。我心想,去找谁啊?去了只会激化矛盾,我就平静的回家了。我与小妹为了做真相资料,在一起生活,每个月去除水电费、网络费等各种支出,还要拿出钱买耗材做真相资料的钱。最后剩下的七百元,是我们的生活费。我跟小妹说少了一千元钱,她平静的说:“钱少了,就算了,没有偶然的事情,我们找找自己有什么人心。”

我们找到了利益心,资料点的资金有的是同修给的,我们心里有自己的钱可以攒着的肮脏私心。找到人心了,我们决定将来尽可能的用自己的钱做真相资料,一定要走正修炼路。

看着家里的六台打印机,有的打印机体积还比较大,不好处理。我俩就把心一放到底,把一切交给师父。我们一个星期内什么真相资料都没做,在家里学法和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每个整点发正念,清除邪恶。发正念时,我坐的稳稳当当的,身形高大,心念纯正,打出的正念“力可劈山”[5]。同时我们继续向内找,在法上归正自己。

我住的小区有几位同修在“清零”迫害中都被骚扰了。有的被迫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派出所,有的正念面对邪党人员,不配合,有的不开门,邪党人员就多次敲门骚扰。邪党人员也多次来我们住的小区,就是不敢到我们家骚扰。我们在家学法时,多次听到警察在别处叫喊、敲门声。我跟小妹说:“不可思议,太神奇了!”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在我们的正念正行中,“清零”迫害烟消云散了。

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看到一个场景:在大穹高处,一双眼睛在俯看着地球。小小地球上的生命,就象是密密麻麻的小粒子。突然,那双眼睛极速的向下延伸。这时,看到地球就是个业力球,业浪滔滔,极其恐怖。然后,镜头移到地球之外的一个地方,我知道,那是我的世界。那里生机勃勃,到处盛开着色彩鲜艳的莲花。在梦里,我笑了起来。

正法修炼走过了二十二年,我们的家庭真相资料点运作了十七年。在这十七年里,我们实名诉江,被邪党警察非法抄家,各种设备、耗材和真相资料被洗劫一空。我们被绑架。在看守所,我和小妹正念正行,零签字,零口供,案件在检察院被退回。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解体了迫害,正念闯出看守所。

回家后,我们再次建立起家庭真相资料点,兑现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约。在修炼的路上,我们直面雪雨风霜,在真、善、忍的法光里,我们充满希望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金光大道上。

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谢谢同修的无私配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