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中去执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二零二零年的武汉肺炎疫情来势汹汹,街道上冷冷清清。在疫情期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这天,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症状是咳嗽、胸闷、气短、浑身骨头酸痛,整个脖子发痒。

二月份,正是疫情严重时期,而我出现的“病业”状态表面很象武汉肺炎,怎么会这样呢?是哪里出了问题?是哪方面出了大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但是,我知道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背后是有原因的。

第二天,身体依然那样,甚至有加重的意思,但是,我尽量不去感受它。

一天,我正在家学法,老伴拿着手机对我说:你看,这里面有人教如何用电饭锅做面包。我接过来,粗略看了一下,顺手往上一滑,醒目的几个大字映入眼帘:肺癌的症状是三处发痒,之一是脖子发痒,伴有红疹,胸闷,气短。这些和我出现的症状一样。我不敢再往下看,关了手机,给了老伴。他不知道我身体出现的情况,只知道我在咳嗽。

到了晚上睡觉时,症状越来越严重,呼吸困难,无法入睡,胸口也疼了起来。我就发起正念:“清除我思想中不好的念头,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谁也不配来考验我,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即使有漏有执著,我也会在修炼中归正自己。”我长时间持续发正念,脖子痒的只想抓,手摸还有点疼痛感。

天亮后,照镜子一看,脖子上起了一圈的红疹,和手机里面写的肺癌症状完全一样。这时,我的负面思维出来了,心里开始胡思乱想,也在疑惑,但是很快把这个疑惑否定了,也缘于平时学法打下的基础。

师父说:“从你修炼这一天开始,你的道路就已经改变了,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掺進来。但是,任何魔难出现的时候,都会以偶然的一种状态表现出来,才能够考验你,才能够促使你提高,才能够叫你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找到差距。”[1]

我必须得认真查找自己了,真正的向内去找问题出在哪。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

看到身边有同修因为关过不去而离世的,我想修炼没有偶然的事,表现出来是常人的肺癌症状,但绝不是修炼人有病了,这是我的业力,把它当成修炼提高的一个机会,是大好事。对身体出现的情况,法理上清晰了,我就静下心来学法,减少负面思维,信师信法。

半个月后,虽然症状减轻了,但关还是没有过去,“病业”的那些症状依然存在,但已不影响我做三件事。

一天晚上,我和A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风特别大,风沙弥漫,眼睛都睁不开。我也忘了身体的难受,我俩配合着,顶着狂风,直到把所有的资料全部发完了,回到了家。

时间一天天过去,症状有时轻,有时重,持续了一个月,关还没有过去。长时间过不去关,一定有原因,只是自己悟不到,难以察觉到。

一天,看明慧交流文章,里面的一句话点醒了我,意思是说看不起同修也是嫉妒心。我猛然一惊,一下子明白了“病业”的原因所在。看不起同修的这个心,原来也是嫉妒心的一种啊,我就深挖这个心,越来越明白嫉妒心,引申到了怨恨心、显示心、面子心,这么多的执著心,离修炼人的标准差的太远了!特别是这个怨恨心很强烈(主要是怨恨同修)。

我清醒了,这次的“病业”关让我找到了隐藏很深的怨恨心,这是我的根本执著,怨恨心这么重,怎么可能修出善来呢?长期放任了这个怨恨心的滋长,使这个心膨胀,再膨胀,这么大的一个漏,旧势力抓住了这个把柄,能不钻空子吗?使身体出现了肺癌的“病业”状态。

根子找到了,我就决心修掉它,不要这个肮脏的心。修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发现这个心一冒出来,我就抑制、抑制,可是这个心也很顽固,时不时就冒出来,我就再抑制,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我一定修掉这个怨恨心,请师父加持我。

我大量学法,归正自己不正的行为。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去执著心的过程也是很苦的,过程也是剜心透骨的,最后这个心越来越弱,越来越弱,身体也跟着好了起来。现在这个心带动不了我,起不了作用了,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救我。

这次过关去执著,更加知道了修炼的严肃和神圣,掺進一点人心都很危险。在最后关键时刻,严格要求自己,修去一切不符合法的人心、思想、言行,真正同化大法扎扎实实走好最后的路。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