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丈夫救回来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有说不完的神奇故事、修炼体会,现在我与同修们交流一下。

师父把我丈夫救回来了

二零一九年六月的一天上午,我和往常一样,让丈夫准备中午要做的饭,等我回家后一起和他做。因为儿子、儿媳接两个放学的孩子回家吃饭,所以时间显的很紧。之后,我就和同修出去讲真相去了。我们见人就讲,明白真相、同意三退的人,我们就再送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和真相期刊。

很快就十点多了,我加快脚步赶回家,准备帮丈夫做饭。我开门進屋,见丈夫靠床头坐着。我進厨房一看,都准备好了。我顺手拿了一个桃子洗洗,要给丈夫吃。我往床上一看,他又趴在床上了,我还以为他和我开玩笑。我一边走一边说:“今天装的真象睡着了。”

往天我一说话,他就笑了,今天怎么不理我?我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儿,我摸摸丈夫的手,再摸摸脚,都是凉凉的;再推推他,没有任何反应;他牙咬的很紧,用手掰不开他的嘴。

面对没有正常呼吸、没有任何知觉的丈夫,我没有一点急、怕、不稳,立刻想到:只有大法师父能救活他。我趴在丈夫的耳边大喊:“师父能救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断的在他耳边大喊着,一会儿又叫他的名字,喊着:“你回来呀!师父在救你呀!”我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喊丈夫的名字,让他快和我一起念。

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他“啊”的一声,从心底里长出一口气,醒过来了。师父把我丈夫救回来了。我亲身经历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我对师父的感恩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和丈夫逢凶化吉

一次,丈夫开车带我回我娘家,我坐在车上学法。没想到下完雪后,还有没化完的冰,公路上还有很滑的路段。我们路过一段冰面时,车侧滑了,并马上驶向山底。当时已经滑到了道边,下面是七、八米深的山沟,底下全是石头。丈夫急的直叫我,我见此景,大脑一片空白。

千钧一发之际,我双手捧着宝书《转法轮》,连声叫着:“师父!师父!师父!”瞬间,也就两、三秒、一眨眼的时间,车停了!丈夫小心的开门下车,他告诉我:“千万别动!”我坦然的说:“咱有师父保护,没事儿。”

不一会儿,看见一辆三轮车,车上还坐着一个人,丈夫求他俩人帮忙推车。我听到他们说:“咋还在车上坐着?太危险了!快下车。”

我从车上下来,看见车停在大沙坡上,坡陡的人不能站,稍不小心就会掉下去。这两个人站那儿束手无策,帮不上忙。车前能站人,但推车用不上劲。危难关头多一分钟,车随时都有滑下去的危险,因为坡度高,又是大沙坡。

我心想:“我只有求师父了。”我双手合十,求师父帮助弟子,顺利的让车上路。这时,我看见丈夫站在那儿扭动方向盘,想让车向前走。正犯愁的时候,奇迹出现了,沒有启动车,也没有加油,车缓慢的往前行走了。我们三人扶在车的两边,我们都惊喜的发现,车有惊无险的离开了沙坡,停到了安全的地方。

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师父保护我回家

有一天下午七点,我下班时正赶上下雨,大门口挤着好多人。我心想:“我一个炼功人,下雨怕啥?”我穿上雨衣,骑上自行车就往家走。路过烟厂时,我看见人们都不走,都在那避雨,我还说:“这么点雨,他们为什么不走?”

一路上沒有汽车,也没有人。天下着小雨,地上是清亮的雨水,能看到地面很干净,我也没有一点往常下雨天着急的心。

我家离上班的单位较远,骑自行车得用四十分钟的时间,可那天不一会儿我就到家了。我一進家门,儿子问我怎么回来的?我说:“骑车回来的。”儿子说:“不可能骑车,那么大的雨。”我也沒在意。

第二天上班,大家都说,雨大的不能骑车,出租车司机到半路都无法走,水漫过了车轱辘。跟我同一组的人问我:“你怎么回的家?”我说:“骑自行车。”她说:“你太厉害了!”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昨天的大雨中,是师父保护我回的家。是师父给弟子打开了一条回家的路,护送弟子回的家呀!谢谢师父时刻看护着弟子!

让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在面对面的给人讲真相的过程中,大法不断的给我智慧。我不断的在法中归正自己,向内找,找出人心执著,修掉它;修出善念,用祥和的心态面对世人,真心想让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一天中午,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看见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过来。我向他打招呼:“你好,听说过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保平安没有?”他回答:“不知道。”我又问:“你戴过红领巾沒有?”他还说:“不知道。”我说:“你是否有啥病?”他说:“脑血栓。”我看他说话口紧,大脑反应痴呆。我没有放弃给他讲真相的信心,我心里对他说:“我一定要救你,一定让你听明白。”

我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告诉他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福报,神佛会保护你平安。”后来我就教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念了多少遍,念的我一点杂念都沒有,被强大的能量包在里面。

我再告诉他为什么要三退,他说:“我戴过红领巾,我愿意退出。”我又给了他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让他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会得福报。

还有一天下午的两点多钟,我看见在学校不远处有一辆白色轿车停在路边,有一个中年男士站在那里。我走到车前,夸赞他的车真干净。我问他是不是党员?他说入过党。我再讲真相,他不理我,总是看手机。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救眼前这个人,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在心里发正念,解体不让众生得救、阻碍众生听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共产邪灵、乱神。

不一会儿,我看见他着急的样子,一边走,一边东看西望,好象在等什么人。他走到我跟前时,我马上说:“退党保命。”他说:“回来再说。我去学校拿上书就出来,帮我看一下车,要有警察过来,你就说马上就走。”我说:“行。”因为车没有停车位,警察看见要罚款的。

很快,他提着一包书从学校出来,我告诉他警察没来。我说:“听你的口音,咱们是老乡。”一对话,我们真的是老乡。我说:“兄弟,咱们是老乡,我刚才给你讲的真相都是真的。快退了你入过的邪党,那发的是毒誓。退了才有未来。才能平安度过劫难。”他答应我:“退、退、退。”我又送给他二维码,让他扫码看更多真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