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六年冤狱迫害 湖南常德贺华珍申诉要求改判无罪

更新: 2021年1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法轮功学员贺华珍,二零一三年被临澧县法院以“99号刑事判决书”非法判刑六年。贺华珍上诉后,常德市中级法院以“常刑终字第50号刑事裁定书”非法维持原判。遭六年冤狱迫害,贺华珍目前正在申诉,请求:

1、依法决定对本人此次案件重新审判;
2、撤销常德市中级法院二零一三年“50号刑事裁定书”,改判申诉人贺华珍无罪。

一、修大法绝处逢生

贺华珍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因为文化程度低、工作脏,不仅同事歧视她,也被丈夫瞧不起。家里家外遇到矛盾与不顺心的事,只能埋在心里自卑自泣,从不敢与他人吵闹争高低。精神上的长期郁闷,使贺华珍患上了严重的神经官能症,整夜整夜的失眠,头痛、头晕,超量吃进口安眠药不管用;同时还患上了风湿病、肾、胆结石、妇科大出血、还有十二指胃溃疡;胆、肾结石也是经常夜间发作;加上经期时间长,失血过多,一年四季心慌气短,疲软无力;多种胃病长年饱胀、嗝气、返酸水,严重时胃部如开水烫、针扎刀绞般刺心的痛。

那时,贺华珍一个月一百多元的工资多半是买了药。但中西药、进口药吃了都无效,反而胃受药物刺激病情加重,十多年多种疾病的折磨真是生不如死。一九九六年,贺华珍和丈夫又遇上双双下岗(失业),失业后没了生活来源,连小孩读书的学费都得向亲友借。

就在贺华珍病魔缠身、下岗欠债、心力交瘁、走投无路的时刻,一九九八年二月,贺华珍有幸遇上了神奇的法轮功,阅读了《转法轮》。从此,贺华珍找到了人生的归途,明白了返本归真的人生的意义,按高层法理要求自己,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按真、善、忍的法理做人。

修炼法轮功后,贺华珍想得开,放得下,吃得香,睡得着。自卑自哀的贺华珍变得心情开朗,不再怨恨丈夫以往对她的冷漠无情。对歧视过她的亲人、邻居、同事也能宽容无怨恨,学会与她们多交往沟通。真是和如春风,面带笑容,蜡黄苦闷的脸变得喜笑颜开,白里透红,心中其乐融融。

二、遭迫害入冤狱六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清早,公安警察暴力破门,非法抄家,抢走贺华珍家中合法的信仰私有物品,县公检法以此对贺华珍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中午,贺华珍一到长沙女子监狱入监队,男队长熊某某开口问她是哪里人,叫什么名。贺华珍回答后,他说没听清。贺华珍又重复回答了一遍,他又说没听到。贺华珍就大声一点回答,熊队长就说她声音大了,借机朝贺华珍的脸上左右抽打耳光。贺华珍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随后,熊队长将贺华珍几拳打倒在地,用穿皮鞋的脚猛力辗踩她的脸部,并左右使劲转动。贺华珍拼命地撑手站起来,熊队长又将贺华珍打倒,又是用脚按住她的脸部使劲地踩转。贺华珍的两颗上牙都被他踩掉半边。

因贺华珍不配合剪头发,照像,熊队长又想用电棍电她。那天,贺华珍被打得遍体伤痕,脸肿、牙掉,全身疼痛半个月。过后在洗脑班强迫“转化”期间,贺华珍还被要求给打她的警察写检查、赔礼道歉。

在以后几个月的强迫洗脑“转化”期间,警察把贺华珍非法关押在一个小房间。贺华珍每天二十四小时由三个罪犯夹控监视,不准随意走动;长时间不准上厕所;不准买日用品。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每天从早上六点至晚上十一、十二点,贺华珍被强迫坐小凳子,听、看、读、写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书刊。因贺华珍文化程度低、记忆差,写作业、背法律很难按时完成。稍有不顺,包夹就会指责、谩骂。长时间不准贺华珍睡觉,使她的心身受尽侮辱与折磨。

在六年的冤狱中,贺华珍每天被强迫劳役。在车间有时完不成踩机的劳动任务,经常深夜还被罚一遍一遍地抄监规。在车间上厕所要打报告,有时连打三次报告,当班队长就是刁难不予批准,致使贺华珍的肚子疼痛难忍。

三、家人遭受的压力与痛苦

在贺华珍被非法关押折磨的六年里,贺华珍的亲人也都承受了巨大压力与痛苦。二零一二年六月,贺华珍八十四的老父亲因病住进县医院,听说贺华珍被非法抓进看守所,老父亲焦急万分,非常想见贺华珍。此时,老父亲因担心女儿被判刑,病情加重,不久,贺华珍的父亲在痛苦焦虑中含恨离世。

老父亲离世前在病床上对贺华珍的丈夫说:“华珍按真善忍做人没有错,炼功健身没有罪,是政府错了。如果我身体有好转,我爬都要爬到公安局替女儿说几句公道话。”

贺华珍被非法判刑入狱,二十三岁的大儿子刚从大学毕业,他忍受痛苦与压力在外地打工谋生。小女儿不到九岁正上小学。儿子多年读书,加上买房家中欠债,贺华珍的丈夫要去外地打工,只好花钱把小女儿寄养在有病的小姨家。女儿上学路程较远,虽有公交车可乘,可有时女儿没赶上车,有时迷路,小小女孩就在街上打转转,很晚才回到小姨家。

贺华珍在监狱的六年,她丈夫为还债、为养家,没日没夜拼命打工。贺华珍出狱回家后却没有了生活来源,贺华珍只好贷款五万元买下了十九年工龄的社保,与银行协商先拿养老金还贷款。可在二零二零年八月,临澧县社保局在不给电话说明,也不发文字通知的情况下,擅自停发贺华珍养老金五个月。

贺华珍回家三年,每逢“4·25”“7·20”等敏感日,县“六一零”、单位等人多次上门,以清零“揭帽子”为由,说为孩子读书、工作前途着想,企图让贺华珍去常德洗脑班。贺华珍按《宪法》赋予的权利,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会影响到孩子的前途呢?贺华珍全家人多次遭受到上门恐吓、骚扰,造成了精神压力与伤害。

贺华珍和她的家庭所遭遇的心身伤害、被侵犯剥夺信仰等情况,在法轮功学员中是很常见的事。比贺华珍遭受更惨烈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也有很多。本县望城乡宋玉村法轮功学员欧克顺,患血癌修炼法轮功绝处逢生。二零零零年四月,欧克顺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他被警察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一月,欧克顺被国保警察杨峰骗去常德洗脑班,遭殴打、强迫灌食,九天后被迫害得失去生命。

望城乡文唐村法轮功学员、五十四岁的农村妇女辛小平,二零零一年与邻居发生纠纷,因无力赔偿医药费而被关进了拘留所。她在心身疲惫,气恨得要报复杀人寻死寻活时,认识了修心向善而被非法关押的本县祁开香、吴传英俩位修炼法轮功的大姐。从此她与法轮大法结缘,决心改恶向善做好人。因家里没钱,十五天的拘留期竟被关押了二十五天。这期间,她天天跟着学法、炼功,当她走出拘留所时,不仅胃痛头晕全好了,气恨委屈、好争好斗的心也没有了。可是,她改恶向善做好人,二零零八年却被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与贺华珍被同时非法判刑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傅建平、张金文、金新春、祁开香、徐芬芳,他们刑期分别是八年、八年、五年、五年、三年,她们与贺华珍一样,在监狱受尽了侮辱与折磨,被强迫剥夺信仰。而今,被非法停发、追缴养老金,被非法剥夺法定生存权。傅建平早在二零零三年就被单位强迫买断下岗。

贺华珍在被迫害中历经磨难,九死一生,可是贺华珍对伤害过自己的人能无怨、无恨。法轮功真修者以慈悲为怀,心中没有仇人,没有敌人。在艰难的环境下,坚守信仰,讲明真相,希望天下所有人都能敬天信神,弃恶向善,家家平安度过人类的大劫难。

结语

贺华珍不愿看到公、检、法人员在违心地服从中,成为将来依法追责的受害者、替罪羊。她真心期望各位法官珍惜万古的天赐机缘,不负天命,敬重佛法,尊重事实,以道德、良知维护公平正义,不再明知故犯的办冤案,给自己、给家人选择幸福美好的明天。这也是贺华珍申诉的真正目的与最大的心愿。

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