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学法 走正修炼路

——从懵懂少年到人到中年的修炼之路

更新: 2021年1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最近一年多,我开始背法。近段时间,感觉在修炼上有一些突破,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以证实师父与大法的伟大,也借此机会理清法理,走好剩下的助师正法路。

初得大法 脱胎换骨

一九九五年冬天,十七、八岁的我得法,现在算下来也有二十六年了。第一次看书,师父就管我了,给我清理了之前练乱七八糟功带来的附体。得法之前的我,由于求名求利的心,在附体功的作用下,得到一点好处,之后,身体状况急剧下降,真到了风吹都能吹倒的地步,鼻子严重鼻塞,持续感冒,由于自私与周边人都不能正常相处,活的苦不堪言。

看大法书《转法轮》后,整个人各方面状况马上改善,第一次看书就觉的脸很热,还以为又感冒发烧了,可是一天多,就过去了。之后慢慢的,过去持续鼻子不通气,需要用药水才能通气的状况消失了,鼻子可以正常呼吸了。持续掉头发的症状也停止了。之前是稍微冷一点,就会感冒,然后打几个吊瓶。看大法书后,身体经常感冒的症状也基本消失了。

当时由于认识的太浅显,觉的高考重要,没有持续看书,但是当时有一个念头,以后一定不放下学法。上了大学,才开始系统的学法,当时每天坚持跟同学在午休的时间学一讲法,坚持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修炼环境被破坏了。

学了两个月后,师父又给我清理身体,当时正学到:“从今天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1]我当时就感觉骨头都疼,当时就是信师父说的,没啥想法,就是承受,几天就过去了。

学法前,我的人际关系非常差,原因是自己的自私、自卑、显示心与业力等因素,自己当时活的很苦。学法后,整个人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人际关系好了,活的也有意思了。

上大学后,对法理的理解还停留在感性上,就是觉的大法好,但是具体也说不出来,但是坚持每天学法,觉的干什么都很有劲,做什么都顺利。现在回想,当时学习上,展现修炼的神奇。大学的选修课要达到一定的学分,才能正常毕业,我都没怎么在意,就达到了。达到后才发现,周围有的同学很早准备,但是一直就是怎么修,都不够学分。

师父也告诉我们,修炼人做事都是事半功倍,我理解,只要能保证坚持学法,修炼自己就可以,人世间的一切,跟修炼比较,都太小了,修炼才是世间最大的事,所以都要给我们开道。

得法之初的一个冬天的晚上,去同修家,请了一本《转法轮》。我回来,一路上手捧着书回来的,也不感觉手冷,当时都是沉浸在得法的幸运与喜悦中。现在回想,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并给了我宇宙众生都羡慕的身份“大法弟子”,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幸运与感恩!

正法修炼 历经魔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修炼环境被破坏了,面临非常大的压力,那时的感觉真的跟师父讲的一样:“当年有多少邪恶压下来,三界充满了,空气中都是,喘气都往肚子里喘,就那么多。到处都是邪恶,一草一木都被邪恶主宰着。”[2]

那时真的感觉走路树枝都抽人,哪里都不顺,周边的人不停的出现遭受迫害。那时不知道怎么跟外界沟通,信息也隔绝,但是心里知道大法好,偷偷听讲法录音。后来,看到了师父新经文《走向圆满》,但是当时悟性差,还只是知道大法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后来,有机会得到比较完整的师父在“七二零”之后的经文,看到《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与《美国西部法会讲法》,觉的豁然开朗,知道方向了,好象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紧接着,就是感觉懊悔,浪费那么多时间,而这段时间,大法弟子做的这么好。当时我有很强烈的马上去北京证实法的念头,然后正好有一个阿姨同修,就一起去了。第一次去北京,到了车站,没赶上车,当时也存在悟,这是不让我们去北京吗?后来,还是决定换车去了北京。

换了车,上车之后,阿姨同修示意我看火车外面的墙,上面写着“一路平安”四个大字。去之前,看到经文中“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3]。“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3]这段法对我影响非常大。

走之前,给我送横幅的同修对我说,打完横幅,就回来,回来还能证实法。我明白了,自己要回来,结果平安回来了。

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看到师父在经文中讲:“那么历史的今天真的出现了邪恶迫害大法,针对迫害,大法弟子一定会出来证实法的。”[4]也觉的自己该去,第二次去,也是赶不上车,换车到天津,再去北京。

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回来,自我膨胀、显示心极其强烈,觉的自己两次去证实法,都能回来。没多久,单位也知道我学大法,怕心、不想面对的心、为私、不为别人着想、显示心、争斗心等各种复杂的执着心,导致不敢面对那时各方的压力,追求流离失所,全力做大法的事,被网上“缉逃”,导致被非法劳教,陷入旧势力的圈套。

我自己的被迫害,给大法在周边亲朋好友、单位,带来挺大的负面影响。那时,正是长春大法弟子插播的阶段,常人中的形势看着似乎特别复杂。现在看自己当时的修炼,不会向内找,学法不到位,法理理解不清楚,一步步陷入旧势力的圈套。

周边亲友觉的放弃这么好的工作,修大法,导致这样的结果,非常不理解,是我当时没做好,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由于出发点不正,自己被非法关押期间,也没有守住心性,违心被“转化”。自己回想,我本不该经历这样的魔难,都是自己遇事不能用法对照,被邪恶钻空子一步一步走到这样。

我在黑窝基本与世隔绝,没有任何消息、渠道能知道正法的状态,只能不停的背过去自己记住的《论语》、《理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路》等经文。快出黑窝的时候,我拿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还有《转法轮》,一下恍然大悟,原来正法还在继续。

出来后,慈悲伟大的师父安排我到一线城市,安排周边有人从专业技能帮我,在师父加持下,自己也开窍。很快,在计算机领域不到一年,自己的技能就比一般专业人士还高,收入一下很高。不到两年时间,从一个没有专业技能的人,以专业人士身份加入一家全球知名的外企,收入就更高了。周围的亲友觉的很惊奇。

现在回想当时在常人中的职位变化很快,但是自己没有能完全从法上认识到自己的变化都是符合法后,带来的变化,掺杂着一些人的想法,认为是自己努力付出,得到的结果。我从那时,一步一步在常人中的职位变化到今天,已经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拿着常人中几百万的年薪。

第一次写体会,我想尽量的放下自我,讲这些的过程不想表现自己如何,想以此证实师父的伟大。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真的是太多的地方没有做好,但是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的给我机会,让我能看到自己的执着心,再一次做好。我们要尽快提高上来,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才是真的回馈师父。我错过了多少次这样的机会。

我来到这个一线城市,一直是独修,周边没有同修。开始的时候,我是自己手写或者打印真相信邮寄,后来我自己研究了群发短信或者真相语音电话,一直做了几年。后来,电话卡不好买了,没有坚持下去。那时每次群发短信,感到心里很畅快,打语音电话也感到自己在救人。但是随着常人中的职位的变化,自己不能很好的向内找,摆不正常人工作与修炼的关系,把常人中的工作看的更重了,慢慢的变的花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在常人工作上。

虽然学法、发正念都在坚持着,但是证实法讲真相做的断断续续,浪费了大量的宝贵的时间。十几年的时间,也发生了大量的修心性认识不到位,到逐步做好的过程,用短信、真相语音、真相邮件、信件证实法中,遇到的各种情况也很多,在师父的加持下,一路走到今天,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这段时间的抓紧学法,也让我感觉到时间的紧迫,要振作起来,用我的所学,在讲真相上有所突破。

反思 走好后面的路

不管过去有多少没做好的,但是我一定要达到师父对我要求的标准,完成誓约要做的事。写出体会也想证实师父讲的每一句法都所言不虚,都是真实的,当我们达到不同的境界,就会有不同的体会,放下自我的一切,无条件的同化法。

反思这些年,正念强的时候,我们所经历的这些事足以让我们信心满满的、百分之百的、无条件的信师信法,放下常人的执着。师父说:“师父再说一句,你们的每一刻都在修炼的路上,每一刻都是我在管着你们。”[5]下面从几个具体事情上,再谈谈自己的修炼体会。

首先是学法。这些年,我也出现了《转法轮》读的很熟,读了上句,就知道下句,读了没有新的体会的情况,学法跟不上,就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很多提高的机会、证实法的机会都没有把握好。当时也是用学习各地讲法代替,觉的能有新的体会,而有意避开了指导我们修炼的根本《转法轮》。师父告诉我们:“学法以《转法轮》为主。说如果时间多,你就学学其他的讲法,这是没有关系的,要以《转法轮》为主。”[6]

被被迫害前,背过两遍《转法轮》,最近两年,我又开始背诵,明显感觉背诵《转法轮》,自己的认识加深了,也能悟到法理了。我自己的体会,学法不注重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学。学之前,欲修其心先诚其意,一定要静下心来学,我们学的是宇宙大法,师父把所有都压到这部法中,还不值得我们静心去学吗?在一遍遍背法中,也会出现觉的很熟了,马上就背过了,没啥背的感觉,但是,如果我放下心来,尽量让每句话显现在我眼前,就会感觉到法的内涵,背起来,有玄妙的感觉。

注重学法带来的另一个变化,是能向内修自己了。最近,体会这些年,我好像都没有真正的能修自己,在同事中,遇到利益也会去争,家庭中,遇到不如意就发火,只有拿起书来,自己才是炼功人,而在人中修自己修的太不好了,错过了很多提高和救度众生的机会。不是不想修,好像自己被执着心、私心阻碍着自己,在常人中遇到考验,想不起来向内找自己,感觉学法跟我日常的行为是分离的,自己的正念还不强到足以主导自己。

通过这段时间的背法,我能很明确的用正念主导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面对这段在常人工作的变化,人与人之间的心性考验,能马上修自己,找自己有哪些问题。学法真的能破除我们的所有不好的东西。当我们真的能每次都静心学法,一直学下去,我们的思想、行为都会发生变化,自然在日常心性考验,证实法中,就会做好,自然就达到圆满的标准。当我们真能溶于法中,人世间的各种考验,我们不动心的就能走过。当我们真能溶于法中,我们会更加明白来世的意义,做各种证实法的事不会有任何常人心,自然能兑现我们史前的誓约。

我跟妻子一直都是关系很紧张的,结婚后,就经常觉的两人看问题观念差距很大,没有高兴的时候。

站在常人的角度看我们,都觉的在一起太痛苦了,但是她对大法不反对,过去还帮助做过证实大法的事情,可是就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处理上,互相都觉的在忍受对方。常人中表现,她能力较弱,也找不到工作,脾气还很暴躁。过去的生活修炼中,我是修的明白的时候,觉的要对她好,放下自己的执着心,修的不好、常人观念强的时候,对她满是瞧不起,痛苦的忍受着她,甚至发生过很激烈的冲突,脑中也是各种胡思乱想、离谱的想法都有,最后,就用法理约束自己不能离婚,每次发生矛盾后,尽量复合,但是也是忍的很难受。

这种场的作用下,她自然也很难受,双方关系就更僵化了。我还经常向外去找,别人修大法后,夫妻关系都改善很多,为什么我修大法还这么难受?这段时间背法,我能更清晰的认识我们之间的关系。

大法弟子的婚姻不是随便的就能跟谁在一起,我如此受不了自己的妻子,难道我不想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看我的妻子,其实也是很善良的,对待大法有正确的态度,这些年,她带孩子,也给我空下很多时间学法炼功,在常人中,她也有很多正的表现,甚至有的时候,比我都能做到为别人着想,有时也觉的自愧不如。而她的很多表现恰恰对应我的执着心,我却从人中追求幸福的角度,一直想跟她多不合适。

在夫妻关系中,追求色欲、金钱、人中的幸福、美好的生活、想舒服不想难受、以自我为中心等等,这些在过去都被我掩盖或者一带而过,觉的都是她的不对,而这次背法,让我面对跟她的各种冲突矛盾时,能立刻找找自己,我为什么这么难受?这个问题的背后,我还隐藏着什么?逐渐的我们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这些都得益于背法能转变我看问题的方式,由向外看转变成找自己的不对。这中间的另一个体会是,师父教给我们大法,我们要去修,不是坐在那喝着茶水翘着二郎腿就长功了,真得在那剜心透骨的考验中,放下自己才行。

这段时间背法给我的另一个大的变化,是我能找到自己的“私”。最近的背法让我发现我有那么强烈的自我与私心,做事情的出发点与思考问题的出发点都是自我,想问题都是最有利于自己常人的利益,看到别人有好事妒嫉,自己遇到工作上的问题,就愤愤不平,到处去说,对待父母的疾病与难过,都很冷漠,学法修炼也是为了从未来圆满自己的角度出发,作为修炼人,做出什么善行,也以想得到别人的赞赏为出发点,逐渐能分辨出有整个一层私的生命在控制、影响着我的主意识。

过去的修炼中,我也偶尔的会思考为什么自己这么冷漠,现在我逐步的越来越能清晰的看到,就是自我与为私对我的影响,它也是一个活的生命,常常会取代修炼人的主意识,控制这个肉身。我现在的做法是当我第一念出来的想法,我都要用法对照一下,看看符合大法与否,来尽量修掉这个自我与私。

当然也会有很多考验,比如,一天晨炼完了,刚要上厕所,妻子就進去了。那天肚子疼,着急上厕所,我表示自己要上厕所,妻子就出来,让给我。我上完了,她又進去,嘴里嘟囔说,“起那么早,不知道先上厕所,非得跟别人挤。”这要是以前,我马上会气的不行,虽然不会吵,也会强忍,还是以自我为中心。那天,我控制自己向内找,确实我很自私,没有为别人着想。如果我上了一半厕所,是很难让给别人的。我上厕所的时候,怎么没有考虑别人会不会等?下次,我晨炼结束,要尽快的上厕所,不要影响别人。过了一会,她也象没事人一样对我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也尽量的让“自我”不要起作用,这个私影响着我的方方面面,我理解这个私不是一下子一次就能去掉的,去掉这个私也就是我们的修炼过程。

生逢大法洪传时代,跟随师父在大法中修行。这一世中,我也从一个懵懂少年到人到中年,二十六年中经历了太多,无法用言语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唯有珍惜最后的时间,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才是最好的回报师尊。

写的过程中,总是觉的词不达意,但是很想写出对师父的看护的感恩。我还有很多没有做到的地方,我也要找回自己“修炼如初”的状态,在剩下不多的时间中,在三件事上下功夫,走好最后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