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变化让家人对大法口服心服

更新: 2021年11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名农村法轮大法修炼者,今年六十七岁。把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身经历和体会说出来,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修炼大法前我是当地远近闻名的“药罐子”,一身都是病:神经官能症、鼻炎、气管炎、神经衰弱、胸膜炎、咽炎、胆囊炎、关节炎、痔疮、失眠等等,一年四季总跑医院打针,丈夫挣点钱都不够我治病的,医院大夫和我开玩笑:“你是医院的关系户啊!”有时去药房取药,管药的女大夫都不是好眼神瞅我,那意思是:“这败家的又来了。”邻居给我起了个外号叫:“破解放车”,意思就是身体各个零件都不行了,就象那个要报废的车,中西医都看了无数次,没人能治好我的病。

—、苦难的前半生

我五岁就没妈了。我家里穷,孩子多,我爹身体也不好,照顾不好我们,从小我就吃苦干活。记得小时候头顶上生了虱子,痒得把头皮都挠破了,后来长疮流了脓也没人管我。邻居看我可怜,告诉我一个偏方:用“六六粉”弄弄,后来好了。上了两年学我爹就不让我上了,因为家里没人干家务活,还得有人照顾年幼的弟弟,还得做全家人的饭。

三个姐姐出嫁后,我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主要劳动力)。十五、六岁时去井台挑水,那时还是辘轳摇的井,冬天很冷的,打出的水会洒到井台上,结了厚厚的冰很滑,一不小心感觉就会掉到井里去。后来为了添补家用,我就去村里大队干活,那时挣工分,我干什么都要强,也能干,晚上还打夜班,谁也没有我干的多。

三十多岁以后,各种病陆续都出来了,活也干不了。气管炎比较严重,肺也不好。天气一冷,就得里面穿小棉袄,外面套大棉袄,头上围头巾还得戴帽子,仍然防不住感冒,一感冒气管炎准犯,肺里呼噜呼噜的,上不来气时就得马上打针,刚好转点就不打针了,因为没那么多钱。三天两头不是这个病犯了,就是那个病犯了,没有好受的时候。

有时丈夫辛苦一天晚上回来,腿脚冻的冰凉,我看着心里也不好受啊。这日子过的没盼头,没事时我就琢磨:吃点啥能死呢?活着啥意思!又一想:唉!还不能死,我死了孩子们还小以后怎么办?我五岁就没妈,想想那时多难!我不能让孩子们和我一样从小没妈!再苦也挺着吧!我的前半生就象那地里长的苦菜花一样的苦。

二、佛光普照 苦尽甘来

九七年的一天,侄子在半路把我拦住了,说:“三婶,你身体不好,听说法轮功治病效果好,你去炼法轮功吧!”我不相信:“得了吧,法轮功要能治好病,还要医院干什么!”说着我就往前走。侄子两个胳膊一伸挡住了我,说:“三婶,你去吧,你去吧,你去炼炼试试呗!”晚饭时我和丈夫谈起这事,他说:“咱村不就有炼法轮功的么,要不去打听打听,看看咋样。”吃完晚饭,丈夫就陪着我去问了好几家炼功的,都说法轮功好,他们的病都炼好了。听他们这么说,我也有点动心。

第二天原本打算去大城市看病的,计划晚上出发,大女儿把车都联系好了,钱要是实在不够就卖年猪(准备过年杀的猪)。晚饭做好后,我想去炼功点看看,又害怕大女儿不让,我就先吃了几口饭,趁她不注意偷偷跑出来。长途车到了我人没影了,可把大女儿急坏了,得知我去炼法轮功了,她担心的说:炼功能治病?我看耽误了治病怎么办?没想到我炼功的第三天早上,困扰我多年的鼻炎就好了。以前都得张口睡觉,睡醒后口腔干的厉害就得含几口水。现在鼻子通气了,我把大法的神奇赶紧告诉丈夫,他高兴的说:“那你就好好炼吧。”

从那以后,我坚持不懈的去炼功点炼功学法,不长时间所有的病都好了。全家人看到我的变化,都非常支持我炼法轮功。

三、翻车后神迹现

修大法以后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那年正值三伏天,丈夫开着四轮车拉着我和两个十多岁的二女儿、三女儿去地边开荒。地边上露出约一米见方的一片老树根,丈夫用斧头把一圈外围的乱树根都砍掉了,剩下很粗的主干埋得很深。丈夫把绳子一头绑在树根上,另一头绑在了四轮车头上,让我开车把树干拽出来点,他再用斧头砍。

那时我刚学会开车,还不太熟练,上车后我猛地朝前一踩油门,车窜出去了,油门一下踩到底了,四轮车一下立了起来,树根没拽动,车头朝天,四个轱辘朝前,“嘭!”的一声,车倒翻过来把我砸在车底下,方向盘正好砸在我左胸上。

这时他们爷仨都吓傻了,两个女儿心想:“我妈这回可完了!”丈夫跑过来忙叫我:“咋样了呀?”我就在车底下说:“没事!你们把车往起掀个缝,我爬出去。”当我爬出来后看到他们仨吓得腿都软了。这时我的左乳房被方向盘砸肿了,肿的就象我家四轮车上那个大灯泡似的,痛的我豆大的汗珠往下掉。

但我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管,就对丈夫说:“没事!”并马上就地坐下打坐。可我只盘上了一条腿,另一条腿痛的盘不上了,我双手结印,两眼微闭。

不一会就听到左胸塌陷的肋骨处“咔吧”“咔吧”的微微作响……

四轮车的方向盘都碎了,排气管子也掉了,车上能坐人的板子都砸断了。奇怪的是,直到在我爬出来后,水箱里滚烫的水才淌出来,真是不敢想象如果车一翻滚烫的水直接浇到我身上……是师父在保护我啊!

过了一会丈夫找来了车,把我送回了家。晚上我要去炼功点,丈夫不放心,让两个女儿陪着我。一進炼功点我就跪在师父法像面前给师父磕头。同修问我怎么回事,我说:“大嫂,你来看看吧”。她一瞅,把她吓一跳:“你这是咋的啦?”我激动的说:“翻车砸的,是师父救了我的命,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第二天起不来炕了。丈夫一点一点把我扶起来,左胳膊疼的抬不起来,胸前紫了一大片。丈夫害怕砸伤的左胸会发炎,一直劝我去医院,我坚持学法炼功,坚信我会好的,不用去医院。

大姑姐夫什么也不信,就在一旁说:“不用你犟,你这个样不去医院,就得把命送在这上!”我说:“不信就等着瞧,我保证没事!”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一个多月我就痊愈了。好了后我对大姑姐夫说:“你看我没去医院、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炼法轮功我好了,不但好了,还更健康了!你说这大法神不神奇?”他眼睛眨巴眨巴,一声不吭的在那儿抽烟,他心服口服了。

四、学法后心身受益

别看我快七十岁了,一麻袋苞米180多斤,和丈夫两人连续抬六、七袋我也不累,干活特别有劲,家里人都服气。农村都是木杖子当围墙,一次给大侄子从木杖子上递水桶,水桶里还有大半桶水,我一举就过去了,大侄子没想到我这么有劲,惊讶道:“老婶,这功还得坚持炼啊!这功还得坚持炼啊!”侄媳妇和我丈夫在旁边听着呵呵的乐。

学法后不但身体健康,性格也变好了。因为得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尤其是爱骂人的毛病一下子就改了。以前我是脏话不离口,不骂人不说话,谁也不敢惹我,一次和亲家公唠嗑,唠着唠着不知哪里说的不对劲了,他一看不好,要骂人了,抬腿就跑。

以前和丈夫打仗,无理也要搅三分,他不服软我是不会罢休的。以前我骂他,现在是他骂我了,但我不生气,还劝他别骂人。我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

师父要求我们处处替别人着想,与人为善。我家附近有一个小卖店,一到下雨,去小卖店的小道上就是些烂泥,很不方便。正好我家有一堆打算铺院子的小石子,我和丈夫商量把家里的石子垫在去小卖店的小道上吧。丈夫用小车推石子,我负责铺平。夏天我就把杂草割的干干净净,方便大家走路。

附近谁家有什么大事小事我都主动去帮忙。这都是因为我修了法轮大法,心性提高了,处处想着大家。

五、家人支持我学大法 得福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嫉妒大法和师父深得民心,仅仅七年炼法轮功的人数就多达上亿,而共产党折腾五十年才有六、七千万党员,就指使全国从上到下大大小小的一言堂媒体全力栽赃陷害法轮功,造谣诬蔑师父,编造各种谎言诬陷法轮功弟子。为了民众不再被谎言迷惑,大法弟子们开始制作和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我拿到资料就出去发。孩子们都支持我,有时候会和我一起出去发。

我的大女儿最支持我,经常和我一起去发真相小册子。即使赶上下大雪,晚上我俩仍然深一脚浅一脚的出去发。有时候没有资料了,我就想自己制作。但我文化不高,写不好,大女儿就帮我写。有时就把真相写在大的纸壳上,插到道边的雪堆上,让大家都能看到,有时候我想去旁边的村屯发,大女儿怕我累着不让我去,她就和女婿骑着摩托车去那些村把资料发了。

有一年,大女儿喉咙两侧长了息肉,医生说必须做手术,否则长大了会把喉咙堵死。女儿不想做手术。我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女儿按我说的做了,至今五、六年过去了,啥事没有。前年她和女婿到外地打工,给一个养鸡场喂鸡、孵化鸡雏。这个养鸡场有六、七对夫妻雇工。后来没有那么多活了,别人都被解雇了,就留下大女儿俩口子。这是他们支持大法得的福报。

二十多年的修炼路,要说的话千言万语。师父救我出苦海,给了我全新的生命,师父的恩情永生难报!在普天同庆“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向伟大的师父问好!祝愿全世界所有的善良人都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大法,平安渡过劫难,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