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咸宁市李慧萍遭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咸宁市温泉法轮功学员李慧萍自一九九九年八月起,长期遭中共迫害,曾被绑架、拘留、关押、酷刑、勒索、劳教……甚至造成李慧萍在外流离失所逾10年。以下是她的一些经历。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六日,李慧萍依法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劫持回温泉,非法关押在双鹤拘留所,后来劫持到温泉韵泉宾馆洗脑班一个月,每天50元伙食费,共750元。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李慧萍第二次依法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昌平看守所,在那里遇到了当地的很多法轮功学员,如董月桂、陈新华、刘爱民、张桂兰、蔡惠兰、邹注娇、黄春华等等。后来,李慧萍被劫持回温泉双鹤拘留所,被勒索500元。迫害者:宋瑞生、度志祥、程乐斌、刘进喜。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为了避开拦截,李慧萍、陈新华、蔡慧兰三人结伴从温泉步行到武汉市,再乘车到孝感市花园火车站排队买票,准备第三次依法到北京上访。在火车站,被人发现后绑架到温泉双鹤拘留所。直接劫持到赤壁看守所异地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共计150天。期间,因炼功,遭靠墙贴着站立,约两个小时;因炼功,李慧萍、杨冬香、刘爱民、章红萍四人被用三副手铐连铐着脚,还同时用三副手铐连铐着手成一排,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被铐着,大约七日;同时,她们在被铐着的情况下,在走廊里还被逼迫双膝跪在地上大约两个小时。那时是冬天,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那时,刘爱民正值来例假,血流在衣服上,也不许脱掉铐子,还是一个未修炼的女人帮忙给换上衣服。

刘进喜向李慧萍的家人勒索一千元,可以回家过年,但是当时家中只有500元,刘进喜还不愿意,嫌钱少了,不放她回家。没办法,李慧萍用绝食的方式,反对这种无理的虐待。李慧萍奄奄一息,邪恶怕担责任,不得不放回。还被勒索700元(有收据)。迫害者:宋瑞生、度志祥、程乐斌、刘进喜、马长根、白玉平。

二零零零年五、六月份,岔路口派出所非法到李慧萍的家中抢大法书。被非法罚款300元。迫害者:陈迪坚、白玉平、程乐斌、刘金龙、毕明云、度志祥。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岔路口派出所陈迪坚到李慧萍的家,说到派出所有事,一个小时回来。李慧萍自己就跟陈迪坚去了,但是不是派出所,而是双鹤拘留所。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宋瑞生、度志祥、程乐斌把她劫持到武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一个多月后,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迫害者:宋瑞生、度志祥、程乐斌、陈迪坚。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晚九点,岔路口派出所警察像土匪般非法闯入李慧萍的家中,强行把她拖到楼下,鞋也不让穿,当晚绑架到岔路口派出所,李慧萍不配合,用头撞桌子;第二天被非法关押猫耳山看守所时,李慧萍就立即用头撞墙,看守所就不收;劫持到赤壁看守所时,李慧萍也用头撞墙,看守所也不收。温泉的宋瑞生就请客送礼,喝酒,折腾了一天,一直到晚上才收下。

李慧萍一进看守所,就开始绝食,度志祥一人带李慧萍到赤壁市妇幼院抽血。当时还纳闷,怎么这么关心哪?后来才明白,这可能是为活摘器官配血做准备。几天后就开始野蛮灌食,灌食后就开始咯血,咯血后就被抬去还打针,输液。李慧萍就不配合,拔针。恶人就把李慧萍的脚、手铐在床上,呈“大”字型。在第二十二天的晚上,第二十三天的白天,一直给李慧萍输液,连续的输液。同时,给李慧萍的家里不停地打电话,叫人接回去,不接,就送回去。绝食一直坚持到第二十三天时,才放人。在看守所,陈迪坚、度志祥、程乐斌去非法审问李慧萍,李慧萍一声不吭,不配合。迫害者:宋瑞生、度志祥、陈迪坚、程乐斌。

李慧萍回家后,就去姑妈家去了。在洗澡时,李慧萍发现自己的双腿肿得很大,发亮,双腿乏力,感觉很累,喘气。那时才发现自己在看守所被输液时,被打了毒针。从此,李慧萍就不得不离家,在外流离失所十年。

后来知道,在李慧萍回家不到一星期,度志祥就到李慧萍的家里,看到李慧萍不在,就把她的父亲李金桥绑架到双鹤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

二零零三年八、九月份,李慧萍在流离失所期间,刘进喜带着岔路口派出所、公安局警察到李慧萍的老家孝感,妄图绑架李慧萍,那里的亲人都极力反对,才没有得逞。

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岔路口派出所白玉平、陈迪坚到建筑公司找李慧萍,妄图绑架她。李慧萍刚好避开了,知道消息后,不得不离开家,流离失所。参与迫害者:白玉平、陈迪坚、程乐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