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二十多年遭迫害 长春市周秀芝又被非法判刑

更新: 2021年11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长春市二十多名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周秀芝和丈夫王恩国就在其中。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周秀芝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诬判三年零两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周秀芝上诉到长春中级法院。至今,家人没接到判决书,却被告知去交罚金。

周秀芝,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周秀芝身体不好,心脏病很严重。修炼后,她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归正自己的言行。学法一个月后,她的心脏病就好了,走路都特别轻,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早六-点多钟,长春市公安局国保,联合各区国保、辖区派出所警察,在市区,绑架至少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王恩国和周秀芝夫妇。周秀芝被非法关押在苇子沟拘留所十五天,后被非法关押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王恩国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

当时,家里两个孩子无依无靠,无经济来源。年后,周秀芝七十四岁的姥姥去汽开区公安局、检察院要人,得知周秀芝和王恩国已被警察构陷到汽开区检察院。

被非法关押一年以后,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周秀芝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零两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周秀芝不服判决,上诉到长春中级法院。

在周秀芝上诉期间,她的家属多次给法官打电话,法官只是推诿。之后,其他法轮功学员不断地给法官打电话,讲真相,法官表示,要跟律师谈谈。在跟律师回电话时,法官暗示上诉也没有什么作用,结果都是一样的。律师提供了有关法律的依据,并请求法官“枪口之下抬高一寸”。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家属接到一封邮政快递,告知要去交判决生效的罚金。家属给发通知的王强打电话,告诉他,并没有收到判决书。王强说,他已经收到了,按照法律规定发通知,你的事自己去问法官。家属打电话给法官,一直没有人接。

家属后去银行查询,才知道,银行已经冻结了周秀芝的账户。中共不仅非法剥夺周秀芝的一切合法权利,而且强行抢夺周秀芝的家庭财产。

在过去二十年中,周秀芝和王恩国因坚持信仰,屡遭中共迫害。周秀芝曾被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各种酷刑迫害,王恩国两次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六年,遭受残忍酷刑折磨。由于他们的家庭是中共重点监控对象,骚扰、抄家、绑架时常发生,孩子们失去父母照顾,也被警察骚扰、恐吓。

一、迫害之初 丈夫被开除 周秀芝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恩国所在的单位一汽散热器厂就不让他上班。为了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让他天天去安庆派出所,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初,单位一个姓荣的组织科长找王恩国谈话,说如果不放弃修炼,就不让上班,还威胁说要收回住房,遭王恩国拒绝。同年,王恩国被非法劳教在朝阳沟劳教所期间,单位把他非法开除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五日,周秀芝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争取有一个合理的修炼环境。但是一到天安门广场,周秀芝就被警察绑架。十一月六日,被非法关押到长春驻北京办事处一宿。十一月七日,周秀芝被劫送回当地。

周秀芝所在辖区的安庆路派出所人员,把周秀芝非法关在派出所楼道底下的黑屋内。晚上,周秀芝被送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八天之后,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周秀芝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张桂梅、往姓警察每天都对新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不让睡觉、洗脑,“转化”不了的就上刑。用电棍电击、上大挂、绑死人床等,每天还被强迫干活十个小时以上。

周秀芝的母亲带着她三岁的儿子到劳教所看她时,孩子已经不认识妈妈了。过了好一会儿,孩子才叫了一声:“妈妈。”周秀芝抱着儿子放声大哭。

二、丈夫王恩国被非法劳教 周秀芝生活维艰

1. 王恩国被非法劳教

王恩国也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王恩国外出办事回来,走到家门口用钥匙开门时,被长春国保大队四个便衣推进家门,然后把摩托车帽子扣在王恩国的头上按下去,用钝器击打头盔,王恩国被震得头晕,上不来气。

二十多分钟后,他们叫来车,把王恩国绑架到一汽公安分局。后被安庆派出所送到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两年零三个月。期间,警察让刑事犯掰王恩国的手指,往上掰最小手指。刑事犯又用牙刷把插在王恩国的左手食指与中指之间,来回转。逼王恩国放弃修炼,还有一个刑事犯人跳起来挥动胳膊,用胳膊肘往王恩国脑袋袭击。

二零零零年三月,王恩国被安庆派出所送到朝阳沟劳教所。一段时间内,王恩国被迫坐在水泥地上,不让睡觉,看灯泡。几个月后,王恩国被转到奋进劳教所。白天坐教室木凳,晚上熬夜不让睡觉。十二个人坐在一起,坐在用长二米、宽十厘米木方钉成的凳子上。因夏天炎热,人多拥挤,几天后,木凳被坐折。

二零零零年秋天,王恩国因反迫害,开始绝食。他被带到管理科灌食,张科长和各大队管教五、六人把王恩国撂倒,用开口器强行把牙别开,把糊糊粥直接顺嘴灌。发现粥太粘,他们又灌入很脏的洗手水。亲自参与者有警察王涛。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王恩国被长春市司法局非法劳教两年。

2. 周秀芝和孩子被骚扰 一家人生活维艰

在二零零零年三月王恩国又被非法劳教期间,周秀芝和孩子在家,派出所和街道主任经常到家里骚扰。

王恩国被单位无理开除,周秀芝也失去了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周秀芝在家的附近找了一份每月三百元钱的工作。即使这样,派出所警察还到周秀芝所在的工作地点骚扰,让周秀芝交照片、按手印。周秀芝不配合,他们就要拿相机来给她现场拍照。周秀芝被迫失去了这份工作。

派出所警察以阻止周秀芝去北京为名,找周秀芝,找不到她,就去周秀芝儿子的幼儿园去找孩子,给孩子登记、骚扰。

一天早晨,周秀芝刚要出门,送孩子去幼儿园,派出所的警车已经停在她家楼下,等着抓她。有两个警察上楼敲门,周秀芝没开。半小时后,他们才离去。

周秀芝家的电话也被他们监听,周秀芝和孩子整天生活在恐怖当中。孩子一听到有人敲门声,就害怕,长期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压力。

二零零二年,王恩国被非法劳教两年又遭超期关押了三个月后,终于回来。但他们家却成了“重点监视对象”,经常遭受骚扰。无奈之下,周秀芝和王恩国只得带孩子租房子,到外面住。

在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他们被迫搬了九次家。每次都是因为遭骚扰才不得不搬家。

三、遭暴力殴打 王恩国被劫持冤狱六年 周秀芝被迫流离失所

1. 王恩国被劫持 周秀芝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在出租屋内,王恩国被恶警跟踪后,被长春市公安局绑架。周秀芝和女儿(刚满十五个月)在屋内,公安警察四、五个人,到屋里把王恩国按到沙发上,给他带上摩托车头盔,双手被反绑着,使劲往头部打他。

周秀芝抱着女儿,阻止他们说:“你们不许打他!”警察高军回手照着周秀芝的头部就打了一拳,把周秀芝女儿吓得哇哇哭。一起遭绑架的还有来周秀芝家串门的老姨和三哥。警察把王恩国送到汽车厂锦程分局迫害。

周秀芝在家也被戴上手铐,铐在床的栏杆上。周秀芝的女儿当时还没断奶,每次孩子要吃奶,他们才把手铐给周秀芝打开,吃完,再铐上。晚上,周秀芝的儿子放学回来,看到家里的情景,吓得直哭,孩子当时才八岁,上小学二年级。就这样,周秀芝带着两个孩子在一个单人床上挤了一宿。

公安的三个警察在周秀芝家床上住,在她家蹲坑、守候,企图非法抓捕来周秀芝家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他们为了能抓捕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每天早、晚接送周秀芝的儿子上学,看看有谁和她儿子联系,一直持续了五天。

警察把周秀芝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就连几个硬币和一个五元的残币都拿走了,使周秀芝身无分文。她的女儿没有奶吃,警察中有一个人有些善心,都看不下去了,给孩子买了一袋牛奶。警察在周秀芝家吃住五天,花着从周秀芝家抢去的钱。

第二天,周秀芝母亲来她家,蹲坑警察象疯了一样,把周秀芝母亲隔到另一个房间,把老人身上带的钱和钥匙都搜出来,一顿盘问。大约半个小时后,才让周秀芝的母亲看孩子。其中一个警察到外面打电话说:“这回有人看孩子了。”周秀芝听到后明白了,这是要把她抓走。

周秀芝趁着给孩子做饭时,开门就跑了。三个警察在后面追,没追上。回到屋里,警察打了周秀芝母亲一个耳光,把周秀芝的女儿踹了一脚。才十五个月的孩子,从那时开始,就被吓坏了,见到陌生男人就害怕。

周秀芝从此流离失所,不能回家。两个孩子只好由她母亲照看,老人带着孩子,每天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

这次王恩国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险些失去生命。一年以后,王恩国被非法判刑六年,被转押到四平监狱非法关押,遭到了更残酷的折磨。

2.王恩国在铁北看守所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九日,长春市国保顾纪伍、刘慧彬等人到王恩国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一台摩托车、爱普生和佳能打印机各一台、佳能复印机一台、一托七刻录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二台、现金大约七、八千元、存折一张、真相资料、打印耗材、打印纸。

之后,长春市国保把王恩国非法关押到汽车厂分局地下室二号审讯室。四、五个警察用绳子把王恩国绑在钢管椅子上之后,再用绳子把他整个人绑在椅子上,用一根绳子把腿抬起向后绑,王恩国感觉越来越痛苦。

当天晚上半夜时,王恩国要上厕所,警察松了松绳子,王恩国带着椅倒在墙角,当时撞晕(编者注:在中共非人的酷刑折磨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刻面临着死的威胁,但是,法轮大法教导人珍惜生命,在任何情况下,自残、自杀都是错误的)。

过了很长时间,警察才把王恩国从椅子上解下来,地上全是血,衬衣湿透。警察害怕了,用一条毛巾把王恩国头上出血的伤口捂上。早上,将他送汽车厂医院急诊室,缝七针后,把王恩国送到地下室一号审讯室,把王恩国捆在钢管椅子上两天。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二日后的半夜,派出所警察把王恩国送到铁北看守所,看守所人员因王恩国头上有包扎,浑身都是血,拒收。国保找看守所上级部门,一个小时后,强行把王恩国送入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五月初,在铁北看守所,王恩国被强行穿上约束衣(用厚帆布做的衣服,能随时收紧。一旦收紧,人的骨头被勒得嘎巴嘎巴响),约束衣里面还被强行穿上三层保暖的衣服。他们把束身衣收紧,王恩国胸腔被勒的无气息,无法呼吸,他们才松开一点。晚上睡觉时,束身衣也一直穿着。警察安排两个犯人把王恩国夹在中间,使劲挤他。

王恩国反迫害绝食四个多月,天天被警察指使的犯人灌食。期间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胃黏膜脱落,不能灌食。警察却指使犯人继续给王恩国灌食。从那以后,又粗又硬的灌食管插在胃里,就不拿出来了,直接把灌食管另一头绑在王恩国的脑袋上。

彭科长、管教陈晾武曾经把果味钾和盐搅拌后,对王恩国进行灌食;把方便面和菜汤馒头捣成糊强行灌食;没有针头时,就用抽机油的针头灌,一天二、三次。

3. 王恩国被冤狱六年 在石岭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长春绿园法院对王恩国非法判六年。王恩国合法上诉,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长春市中级法院根本不顾事实,维持对王恩国的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王恩国被非法关押到四平石岭子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王恩国被劫送四平石岭子监狱。五月份,因王恩国不戴名签,副监区长耿名才找王恩国谈话,几个警察(其中一个叫张慈航)把王恩国按倒在地,用电棍电。

二零零六年七月底到八月八日期间,在接见室二楼,王恩国天天被毒打迫害到半夜,参与的人有劳改犯高名龙、钟艳龙、胡威。

二零零六年八月八日晚上七、八点钟,警察杨铁军喝醉了酒,叫来三个劳改犯,用囚服勒王恩国的脖子,用上衣把王恩国的脑袋包上,一顿拳脚。高名龙把王恩国按倒,用脚踩着王恩国,再用电棍电,一直到半夜才停止。王恩国被殴打致失去了活动能力,去厕所必须人扶着,牙齿不能咬东西。

王恩国每月都被强制写“转化”书,不写,就挨打。王恩国遭殴打时,在走廊的洗漱室,恶人用一个屏风挡着,外人看不见人,只能听见声音。有一次,犯人高名龙突然发力,击打王恩国的胸部,王恩国顿感胸腔剧痛。

二十多年来,王恩国、周秀芝夫妇因为修炼真、善、忍,被中迫害家无宁日,身心受伤,如今,周秀芝又被非法判刑,面临巨额勒索式罚款。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于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师父传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原则指导人修炼,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炼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身心净化,道德回升。

修炼法轮大法福益家庭、社会,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未来法制昌明之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面临未来正义法庭审判和终身追责。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