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生——珍惜师尊的等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六日】一九九六年夏天,在气功高潮中,我遇到了法轮大法。我按时参加早、晚的集体炼功和学法,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并参加洪法活动。修炼几天后,冠心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

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年龄比较大,历经了邪党从“反右”以来历次运动的残暴和株连九族式的暴政,我害怕了。为求暂时的平安,主动写了“政府不让炼我也没办法”的说明,交出了大法书。

之后,我身体状况持续恶化,心脏、大脑、肾脏都出现了问题,全身从头顶一直肿到脚趾头。晚上躺下,就一动不能动,小便也只能侧身解。头里的轰鸣声,高音喇叭都压不住,看了许多名中医、西医、保健大夫,都无效。

二零零四年末,昔日同修找到我,了解我的情况,帮我做了三退,送我《转法轮》、《九评共产党》,我对九九年背叛师父和大法的行为做了严正声明。《九评》中讲“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我身体出现的情况,这不应验了吗?

我开始背《论语》,一边背一边流泪,悔恨交加。刚开始发正念,我头昏脑胀,很多次都不知道发的内容,我挣扎着坚持发正念。渐渐的我能双盘了,腰也渐渐直了,也能发现倒掌了。那些年,一发正念,从头到整个身体至脚趾头,痛苦无法表达,在悔恨心的支持下坚持过来了。

师父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1]是的,这在我的身上展现的最全面。近几年,我大便全是黑的,小便经常脓黄便和脱落的粘膜,气管中的痰也不断咳出。发正念时,鼻涕眼泪一直流,随之头也渐渐清醒,轰鸣声也弱下去了,胸骨、肋骨、肚皮时不时的疼、难受。我心中明白这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生生世世的绝大部份业力,我承受的是咬咬牙就能挺过去的一点点。

今年正月里,我梦中清楚的看到了结实有力的大手,一只接一只,指向正西方,我在大手上飘着,我明白了,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把我托在结实有力的大手上。

我万分感激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孩子的苦苦等待。我的心紧追师父,即便倒下了,头也朝着师父指引的方向。

我希望与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赶紧振作起来,师父在苦苦等待我们,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千万千万不要让师父失望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