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 分秒必争救人忙

更新: 2021年11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六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一年了。我一直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在学法修心的同时,我把讲真相、救人放在首位,一时一刻都不敢懈怠。

一、学好法,修好自己,为救人打下基础

师父说:“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这部大法中,你只要学你就在改变,你只要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1]“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为了完成好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做好、完成好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圣的称号。”[2]

我只上过一年的小学,识字很少。学法时,我有很多字不认识,我就一个一个字的查字典,下工夫一个字一个字的记。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把所有大法书全部都能看下来了。我每天学《转法轮》三至四讲,有时学五讲,我把《转法轮》背了五遍,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经常学。

法学的多了,我每天都觉的被很强大的能量包容着。除此之外,我每天除四个正点发正念以外,还结合本地区发二至三次正念,清除干扰讲真相救人的邪魔烂鬼。这为我每天讲真相救人打下了基础。除去下雨天以外,我每天都出去讲真相。

因为我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我一个人独居,生活很简单。我每天的时间安排是:凌晨两点至三点起床,学《转法轮》两讲,吃完早饭,发完早晨六点正念,我就坐公交车到集市讲真相两个小时,一般能劝退十至三十个人,九点多回家,我再学《转法轮》。吃过午饭,发中午十二点的正念,午休一至两个小时后,我一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边做大法真相护身符;然后炼功。晚饭后学法、发正念。每天忙忙碌碌、有条不紊、充实快乐。

二、疫情封城、封区,封不住大法弟子救人的心

二零二零年正月,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我所在的地区封城、封村、封集市。一看这阵势,我就急哭了,不能出去救人了,怎么办?在这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能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我用了五十天的时间,背了一遍《转法轮》,把师父的各地讲法又学了一遍。

随着防疫逐渐放松,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超市也开了。我立即到超市、大街上去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每天能退七至十人。后来集市开了,公交车也通了。

可是因为我没有身份证,不能乘坐公交车。我就买了一辆能跑四十公里的电动车,每天骑着电动车到集市上讲真相。

瘟疫是个可怕的东西,它伤害人的生命。但是,它也可以警示世人,使人愿意了解真相。我结合着瘟疫、洪水、虫灾、天气的异象、预言,以及中共在灾难面前的不作为讲真相,世人大都认可,三退比以往容易。而且三退的名单中,党员比例明显增多。我每天可劝退二十至三十人。去年的四月至八月,四个月的时间里,我劝退了二千二百多人。

三、讲真相中遇到很多感人的事

一次,我在一个集市上劝三退。一个妇女老远的跑过来,她对我说:“我可找到你了!你给我带来了福份。自从戴上你给我的护身符,我身上的病就好了,身体也舒服了,做什么都顺。我要好好的谢谢你!”我笑着说:“别谢我。福份是大法师父给你的,要谢,就谢谢大法师父吧!”她马上说:“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一天,一个五、六十岁的妇女要坐公交车。在离站牌较远的地方,她一下子跌在地上,不能动了。我赶紧过去问她:“怎么了?”她说:“腿痛,走不动了。”我忙一边给她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一边告诉她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立即把护身符戴在了身上,嘴里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迹发生了,她的腿立刻不痛了。她高兴的拉着我的手说:“你是神仙啊!”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师父救了你。”

还有一次,我看到几个人站在一起,就过去给他们讲真相。一个妇女可能早就了解真相了,她帮着我说:看看吧,人家法轮功早就说过灾难要来的,这回看看还信不信?!在她的帮助下,她的伙伴都戴上了真相护身符,并做了三退。

由于我经常在集市上讲真相,许多人都认识我。有个在集市上看车的老大爷,每当我给人讲真相,他就在一边听。看到有人不相信,他就说:“她是为了咱们好。她说的都是真事,听她的没有错。”经他这样一说,许多人就顺利的接过真相护身符,并做了三退。

还有人在做了三退以后,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看到觉醒的世人,我感动的流泪。

四、跌倒腿伤正念出,强忍疼痛救人忙

去年六月的一天早上,我出门去讲真相。我快到小区的大门口时,一辆汽车刚好向外开出,我赶紧快跑,想随汽车一同出门。

因为跑的太急,“哐”的一声,我摔在地上不能动了,两条腿痛的难以形容。我用手抚摸着膝盖,里面传出了“沙沙”的声音。我曾经听大夫说过,这是膝盖骨碎了的声音。我想爬起来,可两条腿就是不听使唤。我想这是邪魔在干扰我救人,我马上发正念清除。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切都有师父在管,我的身体不会有事。”

我咬着牙站了起来,忍着剧痛,一拐一瘸的向车站挪。可是公交车来了,我却上不去。在好心人的搀扶下,我好歹的上了车。下了车,我又一步一挪的上了集市。我疼痛的汗水湿透了衣服。

我心里一遍一遍的背诵着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在集市上讲真相两个小时,劝退了三十四人,其中有十个党员。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回家后,我发现两条腿都肿了。我忍着痛把腿搬上来打坐,腿痛的坐不住。过去我能打坐两个小时,现在只能坐一个小时。

为什么发生了这次车祸?我向内找,发现我有安逸心。有时午休时,定好只休息一个小时,可是我睡过了头还不起来。经常不炼动功,只打坐,借口是多学法,实际是安逸心。对同修有怨恨心,有贪心、利益心、儿女情等等。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一定修去这些不好的心,做师父合格的弟子。”

当天晚上,两条腿痛的我睡不着觉,第二天腿肿的很粗。发完正念,我扶着楼梯一拐一瘸的从七楼上挪下来,非常艰难的骑上电动车照常到集市讲真相。两条腿痛了一个多月,我一直没有间断去讲真相,每天劝三退二十至三十人。一直到八月一日这一天,我的腿突然不痛了。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在血雨腥风的迫害中,我被绑架、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是师父的法给了我正念,使我走到了今天。虽然我流离失所,但再苦、再难,我也没有停止救人的脚步,我大约劝退了有几万人,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我是师父的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正法到了最后的时刻,还有许多世人在等着我们去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日本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