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妇起死回生 外孙牛皮癣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自幼体弱多病,没什么文化,因为学龄时期赶上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什么知识也没学到。但是我有缘幸遇大法洪传,九六年得法,二十多年来,在大法师父的保护下,不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人生观都发生改变了。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甚至亲朋好友都受益。我切实体会到了大法的洪恩慈悲,福益于无量众生。

(一)弟媳妇起死回生

我弟媳妇二零零七年秋后得了一场重病,这种病在医学上叫“格林巴利”,土名叫“神经根炎”,住進了河北沧州医院重症监护室,还把气管切开上了呼吸机。医生把弟弟叫来问:你们是做生意的?上班的?还是农民种地的?并告诉说:要拿十万元放到医院里,否则会停止用药。还说,就算十万元拿来了也不一定能治好。

可是家里刚盖完房子,还有外债,上哪弄十万块钱啊?再看到生命垂危的亲人,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我们求医生先别停药,我们去借钱。可是从监护室里频繁传来的消息都是病危通知。弟弟和两个孩子只是哭。弟弟说:嫂子,天都塌了。那时我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忍不住,还要安抚弟弟和两个孩子:要坚强,要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弟媳妇娘家爹和四个兄弟得知消息后,来看到病人这个情况,就给弟弟说了几句不忍心说而又不得不说的几句话:“算了吧,人已经不行了,你现在两个孩子还小,以后的日子还得过,如果人财两空,再加上一屁股外债,以后你和孩子怎么办啊?”

那时如果我和弟弟说句放弃治疗,马上呼吸机撤掉,接着就办后事了。医生也在等我们这句话。可是我们不忍心哪,就这么坚持着。好在每天有半小时探视时间,可是弟弟和两个孩子都不敢去,怕受不了。我就去,利用这半小时时间给她讲法轮大法真相,并告诉她一定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相信我说的话她能听到。就这样每天半小时探视都是我去。几天后奇迹出现了,医生说已经好转了,有一个手指头会动了。再之后,每天都有好消息,医生说一天一个变化,而且很快,肩膀会动了,头会动了,睁眼了,呼吸机撤了,缝上气管会说话了。

因为付不起医院的费用就要求出院了,弟媳到了家,我送她一个mp3,里边有师父的广州讲法,每天听,不听法的时候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每天都向好的方面转变,大概不到一年时间,弟媳就恢复正常了,连医生都说是奇迹。

弟媳妇告诉我说,我探视时给她说的话她都听见了。这话连医生都不相信,因为医生认为她没有任何意识,所以切开气管时麻药都没用。而且她说有一次,她看到自己身体飘起来了,天上有一个很亮的洞,自己的身体就往洞的方向飘,同时还听到钟表秒针滴答滴答声,自己就想再响多少声我就走了。可是突然表停了,天上的洞合上了,然后她就回来了。这是弟媳妇亲自对我说的。

现在十多年过去了,弟媳每天骑着电动车,赶集,做饭,下地干活,里里外外一把手,什么都能干,一家人其乐融融。

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弟媳妇的生命,给了她们一个美满幸福的家。

(二)女儿囊肿神奇消失

事情发生在我女儿身上。大约六年前,有一天女儿对我说:“妈,我这几天总是肚子疼,用手能摸着肚子里有个包,去医院做了彩超,说是一个囊肿,几厘米x几厘米,医生开了药,说一周后复查,如果见好就继续吃药,要不就得手术。”

我听后告诉女儿:没事儿,不用怕,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当时我女儿说:“你又给我说这个,我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能行吗?”我说:“师父慈悲,能行,心诚则灵。”姑娘说,好吧。

一周后去县医院复查做彩超,医生说什么都没有啊,都很好。就这样女儿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囊肿神奇的消失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之后我女儿就以自己为例,以三婶为例(上边的弟媳妇是女儿的三婶),向同学、同事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送同学或同事护身符。

(三)外孙牛皮癣好了

我的外孙活泼可爱,外孙的爸爸是个警察,因为工作积极,主动申请援疆,去了新疆,一去就是半年。女儿城里上班,每天早走晚归,外孙的上学接送和生活上的事需要我来照顾,孩子上学的时间就是我学法炼功时间,晚上女儿回来后,是我出去讲真相或发资料时间。我们生活非常有规律,孩子每天高高兴兴。

半年后,外孙爸爸回来了,还立了三等功,还要各地去演讲,在家里唱红歌,背台词,家里充满了为邪党歌功颂德的邪气。时间不长,外孙感冒了,由感冒引起,长了一身牛皮癣,脸上都是。医学上有一句话:内不治喘,外不治癣。很顽固的一种病,会带一辈子的。

我经过孩子爸、妈同意,让外孙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很听话,有时坐在床上,盘腿、合十、闭眼,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他自己还说:师父,我不想要这个坏东西,求师父帮忙。

就这样,外孙一身牛皮癣逐渐消失了,现在一点都没了,而且白白胖胖的。

其实这些早就想写出来和大家交流,可是一直以来都被一个“难”字障碍着,认为没文化的人写文章?不敢想。所以这个“难”字一直障碍着我,形成了一种观念。当同修鼓励我写文章时,我说不行,太难了。话说出来之后,感觉不对劲,这不是一个障碍吗?我不是一个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是个超常的人,应该用超常的理要求自己。而且师父讲过“难行能行”的法,为什么不动手试一试呢?结果一动手,很顺利就写出来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