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行路如飞 八旬老妇发资料救人

更新: 2021年1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一日】我今年八十四岁了,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修炼前,我浑身是病。走入大法修炼后,师父把我身体给净化了,啥病也没有了,二十多年没吃一粒药,走路一身轻,真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

一、修大法后 严重胃下垂好了

修炼前,我患有严重的胃下垂,大夫检查说我的胃下垂了七公分,到老了,腰都抬不起来。我平时干活都得用带子把肚子捆上,要不,根本干不了活。干完活,把带子解下来时,就听“吧嗒”一声,胃就掉下来了。我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治好。

我外甥媳妇来我家,说:“二舅妈,你炼法轮功吧。”我说:“我这么治都没治好,炼功能炼好?”她坚定的说:“能!”我说:“那行,我炼。”于是我就跟着外甥媳妇去广场炼功。那时炼功人很多。我炼着炼着,就觉的小肚子里边转,这么转三圈,那么转三圈。我就跟外甥媳妇说:“我肚子怎么转啦?”她高兴的说:“哎呀,那是法轮在转呢!”

那时我在农村住,得了胃下垂这个病,最怕干重活了,可是我家里的活都得我干,养的猪也多,猪圈的粪都是我一个人往外掏。炼功后的一天,我照常又用带子把肚子捆上干活。干着干着,我就觉的那带子好像勒到肚子里似的难受,我就把带子解下来。可是这一次,我的胃没有象以前那样“吧嗒”一声掉下来,而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很舒服。

从那以后,我的胃就好了,再也没有掉下来过。全身的病都没有了,感觉一身轻,走多远的路,干啥重活都不打怵,真是太好了。谢谢师父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二、“功是得炼,不炼不行”

一九九九年,由于江泽民和邪党勾结,大法和师父遭无端诽谤和打压,同修们都陆续到北京去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北京前,我抓紧学法,坐个小板凳,在后门口学法,发现书上的字都变成紫色的、红色的了;坐在去北京的客车上,就觉的车都起空了,飘飘悠悠的,真舒服。那时也不懂是师父鼓励我,就知道大法好。

到天安门广场,我就打坐炼功。警察来了,问我干什么?我说:“炼功啊。”他说:“你怎么跑这里来炼功?”我说:“哪儿还不能炼功?!”警察就叫我跟他走。

来到一个屋里,另一个警察问:“你为什么炼功?”我说:“我原来有病啊!我老头也有病,打吊瓶,炕头一个,炕梢一个。那时候,咋没人问问我?现在我炼功病都好了,你们却不让炼。让我签字你也得签字,你能不能签字保证我不得病?我得病,你得给治!”他不吱声,就让我走了。

我走了,又返回去,跟二姑娘要钱。警察问我为什么跟她要钱?我说:“她是我二姑娘,我没有兜,钱都让她揣着呢。”警察就让二姑娘和我一块走了。

我们来到车站,看见有人在那打坐,我就又去打坐,又被警察叫走了。被关了三天后,我们被当地警察接回,关到市里戒毒所。后来,我乡镇派出所警察把我接回,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就又把我送回市里戒毒所关押。

在戒毒所,警察让我坐小板凳,我坐前边警察叫我,我坐后边警察也叫我,我坐中间警察还叫我,他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我有病时,没人管,我炼功,病都好了,一分钱没花,你说我能不炼吗?”他说:“你不跟共产党走啊?”我说:“谁跟共产党走?共产党尽走歪歪道!”他问:“那你跟谁走?”我说:“跟我师父走,跟我师父一路大道往家走!”他没再吱声,也没再找我。我两次在戒毒所,总共呆了四十二天。

我地派出所警察去接我,戒毒所警察又问我们当地某某大队怎么写?我说:“我要会写,我比你强。炼功人不说假话,我没念书就是没念书。我七岁没妈,七岁就烧火做饭,上哪儿去念书?谁供我念书?”他再也不吱声了。

在回来的路上,有个警察说:“姨呀,你炼吧,我丈母娘也炼。”他们把我拉到派出所,问我还上不上北京?我说:“不去了,天下乌鸦一般黑,上哪也讲不出理来,功得炼,不炼不行。让我签字,你也得签,(我)有病你得给治!”他们只好把我送回家。以后,他们三天两头来我家,怕我上北京,把我身份证也拿走了,到现在也没还我。

三、上山道 走深沟 大街小巷讲真相

为了助师正法救人,我开始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有一天半夜十二点后,我去发资料。刚走到大门口,过来两个牵马的人,我就回身上了厕所。从厕所出来,听有人问:“你干什么?”那人说遛马。就听这个人说:“你快走,我在这儿堵人。”我听出这人是我村里的一个什么村官,他想干扰我证实法。他在大门堵,我从后门走,我到他家附近去贴不干胶,连他家门口的电线杆都贴上了。

那时候也不害怕,无论是走山道啊,还是挺深的沟啊,都不害怕,都走出去老远了。有时,白天坐车看道,晚上去发资料,那时也记道,每次发的资料少则五十本,多则上百本,那资料发老了(注:方言,意指多)。

后来,为了给二儿子照顾孩子上学,我就到城里来了,有了学法小组。一位老大姐带我到医院面对面讲真相。有一次,两个同修给一个人讲真相,没讲退。我想,我再去问问,结果他很高兴的同意三退了。再后来,我就自己上批发市场去讲,站点、路边做买卖的、小学生,遇到了,我都讲。

我讲真相很简单,不会过多的讲。例如,给小学生讲,我先问今天礼拜几了?念几年级啊?戴红领巾了吗?他说戴了。我就说:“咱不要它,退了吧,退掉少先队,保个平安。”他说好,我再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小孩主动跟我搭话:“老奶奶上哪去啊?”我回答他后,就叫他退出少先队,一般都高兴的说好。

给老年人讲真相,比我小,我都称她大姐,男的称老人家。先问:“大姐,上哪儿去呀,听没听说三退保平安?”她说没听说过,我就问她:“是党员吗?”她说是,我就说:“给你退了吧?咱不要它,退了,你就有福报了”,再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再送她护身符或真相资料,还有要真相小广播的。

有时一个人在前面走,我就在后面发正念,发完,赶紧追上这个人讲三退。有的人三退后,见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我每天出去都求师父加持,如果哪天没出去,就觉的心里不得劲。

四、修大法 耳聪目明 身轻如燕

由于自己没念过书,有些方面也不会悟。有一年正月,我的眼睛突然看不见东西了,孙子领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得手术。同修来我家,我跟同修说这个事,我问同修:是不是不该上医院呀?我外甥在旁边插嘴:“怎么不该上医院?”同修叫我自己悟。我知道了,我不能去医院。

因为我也不会讲法理,不管家人怎么说,我就是不去医院。结果几天后,奇迹出现了:我的眼睛好了,而且以前看书需要戴老花镜,现在不用戴了。同修来敲门,声音不大,我都能听到,真是耳聪目明,身体往年轻人方向退。

我走路飞快,一般人走不过我。有一次,在大坝上走,前边一个六十左右的男子骑自行车,载着一个女人,我在后边走,很快超过他俩。那个男子就很好奇,让那个妇女下车,他自己骑着自行车追上来说:“你怎么走这么快?”我说:“快吗?我是炼法轮功的。”

一次,在学法小组学完法回家,走楼梯,一下子摔下去了,我疼的起不来。我赶紧求师父:师父啊师父,别叫我疼,外边那些人看见,好见笑了。这样一想,马上不疼了,我起来就走。回家后,疼了好几天,但是出去救人时就不疼。

有时在外面眼看天空黑云滚滚,大雨马上就要下来了,我就求师父:师父啊,先别让雨下来,等我到家再下吧。师父真的帮我了,我刚到家,那大雨“哗、哗”就下起来了。

还有一件事让我知道了万物皆有灵。有段时间,我嘴里烂的不能吃饭,火烧火燎的。同修来,我跟同修讲,同修说,应该是没修口的问题吧。我说:“我早晨六点发完正念,就出去讲真相,回来就是学法炼功,不跟谁讲话,怎么是不修口呢?”

一天,大女儿回来了,大女儿也是炼功人,她也说我可能是不修口,可我就是找不到自己哪儿不修口了。就在女儿要回家,刚走到门口时,冰箱又“轰轰”的响起来。我说:“这死冰箱,真恨人,挣命啊!”女儿同修说:“你看你看,这就是不修口,冰箱也是生命,来大法弟子家的东西,都是来同化法的,也都是有灵性的。你骂它,你不是在造业吗?”我说:“我哪儿知道啊?”

女儿走后,我就给冰箱道歉:“冰箱啊,我错了,太对不起你了。”我也不知道再咋说,就用手抚摸着冰箱。谁知这一抚摸,冰箱“嗖”一下自己移动半尺远,也不“轰轰”响了。

从这以后,冰箱再也没有“轰轰”响过,我的嘴也好了。过后,我跟同修说:“以前冰箱一响,我就气的骂它,用拳头捶它,用东西压它,还用鞋堵下面的口,冰箱真是受我的气了。我也不知道这些呀,多亏师父巧妙安排。”

结语

修炼路上的事说也说不完,自己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的慈悲心还不够,对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还有怨恨心。今后要努力学好法,修出善心,修出慈悲,跟师父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