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庆幸自己走入大法中

更新: 2021年12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我的得法是因为姐姐受到迫害,看似是被动的卷入这场运动中。其实冥冥之中就该这样得法吧,骨子里爱打抱不平,看不惯一些人或事。不知不觉中走進了大法中,我是二零零三年底,算是幸运得法的。

一、亲友炼功受益

姐姐六岁时就得了严重的支气管炎,各种偏方,各大医院都没治好,不到三十岁的她每年得住院治疗几次,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工作和家庭生活,为了祛病健身是气功就学,就感觉她忙忙碌碌的,不知啥时她身体好了,向我介绍法轮功。我发现她的单位和邻居学功的特别多,晨练的人也越来越多,我朋友带着十岁的孩子,每天早晨去炼功,这让我感到很佩服她相信的成度和毅力。但我受无神论教育,就觉的是迷信。

有一位工商局的干部,种的灰色的吐丝菊,我头一次见到觉的稀奇,她热情的邀请我到家里去看,我说:“阿姨,你人很精神,嗓门挺亮啊!”她笑眯眯对我说:“我学法轮功呢。”哦,原来还有在家炼的呢!她说:“我的高血压一炼功就好了,你不知道炼功有多美妙!你也学吧。”

姐姐学法听法时,故意让我也听到,我也断断续续听了些,可是尘世的纷扰,放不下的名利情,阻碍我没有明白大法到底讲了什么,也就是没有听到心里去。

二、做出选择

一九九九年七月,突如其来的取缔某功运动,原本平静的生活不再宁静。姐姐進京上访被抓,关進公安局拘留所,这可不得了了,这不是犯罪了么?政府说不让炼,你就别炼了呗。单位搞株连,让我做姐姐的担保人,不進京。由于姐姐第二次進京,给我行政记过(那时不明白不签字,乖乖的顺从。)。你再学,这日子咋过啊?我不知深浅的把大法书撕了,烧了(此事非同小可,后来遭报头晕目眩、耳鸣),哭着喊着劝姐姐别炼了。我爸我妈也来了又哭又跪求的,姐夫也被停职在家,孩子才八岁都吓懵了。姐姐看着亲人痛苦不堪的样子,也妥协了。

姐姐虽然是违心的,但是也知道错了,最后向家人表示不能背叛大法,不能背叛师父。到底怎么回事?我必须思考到底谁对谁错?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

姐姐不久又進京。这次从北京回来直接关在拘留所,局长让我父母都来劝我姐,我说了些公安局不爱听的话:“你自己拿定主意,做好你该做的。就是不要让坏人害你。”局长说:“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我笑着说:“自己的姐姐不向着,那不是傻吗?我必须站到她的一边!”从此再也没找过我们劝不劝的。拘留所是临时的,里面放一个便桶,男警察看着摄像头,上厕所一览无余。我想反映:“你们这是犯法,侮辱人。”正好一帮警察吃完饭回来,副职干部喝的醉醺醺的:“你再说,把你也抓起来。”可见警察哪是为百姓的,是欺压百姓的。

姐姐最终被开除公职,因为姐夫是机关科长被停职在家,为了生计不得不带着孩子回老家谋生。九九年年底公安局把我姐和当地的几个同修送到万家劳教所,劳动教养三年。大约四月就打电话说我姐生病了,我一听就不干了:“送去时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生病了,分明就是你们折磨使坏,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要联合家属告你们!”不几天万家来电话让我去接人。去到那里一看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什么身份的都有:司令员的太太、聋哑学校的校长、教授、讲师等等。她们脸色红润,说话和气、得体。我被震撼了,这哪是坏人啊?这分明是最好的一群人啊!我喜欢和他们在一起,舒服。

三、反迫害,救众生

姐姐没有在劳教所呆几个月,病业假相回家了,她单纯,怕心少,胆子大。早回来也是有使命的,带动没敢走出来的同修。从劳教所出来我就联系买了电脑。姐姐没到家,六一零的主任就在楼下等着呢。我就指着她的鼻子说:“你象苍蝇一样围着我们转,我可正告你家仇不能忘,你把我姐害的差点没命了!你还有脸来啊!”我当晚就在她家房子的墙上贴上: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必遭恶报的纸条(那时没有算是得法,所以说的话比较狠)。听说她给领导哭诉说我骂她了,这个主任干不下去了。再后来由于拆迁赔偿不公,她据理力争,被撤职当了工人。再碰到她时,我说:“你给共产党卖命,共产党给你什么好处了?共产党不是也抛弃你了吗?把你的党员给你退了吧?”她蔫蔫说:“好吧。”其实她是个人中很厉害的女子,但是在正念面前她就是一只绵羊。现在想想那智慧都是大法给予的,师父给予的。

我和姐姐一起做条幅,我们用打印机把字打出来,用纸壳子把字扣出来,然后用油漆喷在布上。我们单位一个爱好书法同事说:“法轮功可不得了了,那字写的太漂亮了,这条幅只有工厂才能生产出来的。”有一次我们俩从天黑一直挂到早上天亮。

我清楚的记的我单位要人人签字过关的事,真的感谢师父给我智慧。我所在单位曾三次过筛子,第一次在条幅上签名,我没签;第二次签字我出差了;大概零六年第三次时填一张表格,单位书记说大家都填否就行,奥!明白了,全盘否定啊!欢喜心出来了,结果第二天不合格,重填,心里七上八下的。必须写清对法轮功的态度,师父告诉我怎么填了,“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教训,使我们不再盲从。是邪教就应该铲除,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反天反地反人类邪教就应铲除。”正赶上放假,单位领导上家找我好几次,让我到机关门卫领导谈话,我说放假了,我没时间去,就不了了之了。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四、师父帮,化险为夷

有一次,我在休闲广场带着孩子玩,给一个出租孩子玩具的六十岁左右的人讲真相,他说他原来是警察,我说我家也有警察,还是领导呢,也都三退了。他不退,就离开出租玩具地方,不一会来了一个年轻人,一看是个武警便衣,过来跟孩子聊天,你家住哪里呀,聊了几句心里有些不稳,领着孩子就走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着弟子,谁也动不了。

有一年冬天,要非法审判三个外地同修,我们当地十多个同修坐七个小时的火车到那里发正念,我和姐姐也带着年幼的孩子去了。审判开始便衣就对着大家拍照,不一会来了一辆黑色玻璃的大客车和警察,就开始抓人,我们就快步向胡同里走,一个女警察拽住我的胳膊不让走,我争斗心那时很强,“狂什么狂,放开我。”我姐顺势说她是孩子的妈,她就散开了手,没把我带走。我知道邪恶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我急急忙忙上班,在过十字路口时,车闸不好使,就要被东西方向驶来一辆轿车撞上,感觉车子已经擦着轿车,但是我的车把却奇迹般的顺势向右一拐,一点撞击的力量都没有我却跟平时骑车一样,我知道师父保护了我。化险为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司机气的直骂。

五、大法归正我的道德

二零一一年我外出学习,在会展中心捡到记不清是一万还是两万钱交给了失主,二零二零年十月,我的孩子在学校捡到一千元毫不犹豫的归还失主,这些都受益于大法。

单位里总有家长送礼的,购物卡,电话费,衣服,粮食水果等,我要么折合成钱退还,要么拒收,要么就用其它物品返还。从不觉的理所应当。我努力善待每个孩子,教导他们如何做人。二零一七年年底我被学生及家长诬告,停工九天,在师父的保护下后来又恢复还教那个班,我努力放下怨恨,善待找茬的学生。一次梦境中,大树挂满了书包(恕、包),天气暖洋洋的,我悟到这是让我学会包容。

现在教育系统已不是真正的教书育人了,我校为了骗取奖金,成绩差的都不让参加毕业考试,鼓动学生上技校,老师还有几千元的介绍费。考试时鼓励学生打小抄,布置好学生要给成绩差的抄。阅卷时有仲裁的机会,老师就可以把自己的学生错的批对。因为可以认出自己学生的试卷。考取所谓第一就有一万至两万元不等的奖金,还可公费旅游,各种优秀也会给予。教师和领导合伙犯罪,“身入尘世更知坏”[1]。我虽然申请不参与这些,但是也心里愤愤不平,妒嫉的不行。要真正的从利益中超脱出来,那也是剜心透骨的。那真是明明白白在常人中吃亏,我得听师父的话,必须放下啊!那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跟师父回家。

我知道自己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有很多的遗憾,这里只写了好的一面,还有自己很多没有放下的执着,师父没有放弃我,我真的觉的自己很幸运,有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正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