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苦海(5)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第五章

他身后一个人满是皱纹,头发花白瞠着低垂的细眼。
我走近他,他无意与我说话。
“是你吗?你不后悔吗?”
“我享过荣华富贵,你们却过着清苦的日子。
你求什么,为了所谓真理?
一生清贫受人摆布,从来没有轰轰烈烈过。
我可不想这样的活,我也辉煌风光好久。”
“你那时间太短暂了,况且权力与富贵绝不是让人享受的。
那是让仁爱者济世的,却被许多人作为满足自我的工具。
我确实这一世很清贫,但那富贵不是我所求的。
况且富贵在我这里,我也不会留它,
因为修道济众才是我做的,仁爱者身在富贵只会更有力的济世,
身在清苦也不觉清苦,因为得道者之乐为至乐。”
“何必说这些大道理?我惯于这样讲。
谁信了?我不信。”
“老子说,‘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下士哪里能懂得真理的可贵呢?醉汉哪里愿清醒呢?
醉于虚幻富贵的人哪里愿清醒,一世就能毁掉自己生命的久远,
不爱真理的人是短视者,短视者就留恋眼前,
更大的风暴等着他,他不听不信不可悲吗?”
“你现在与我说说,你是怎么看我的?”
“我看你就是在有权时害人害己,被裹挟着失去了自我。
如今你在人世被囚牢,在久远的今后承受罪罚。
用一瞬毁了久远,你也毁了许多人。
这些人都要找你,你不会再清静与自在了。
你的名在耻辱柱上,将作为警戒长存。
我不同情你,因为你放弃了无数次的劝善点化。
对自毁者神不会管他,生命的未来由自己选择。”
“你走吧,我也认了。”
我看到不远处二人在刻凿,卷草纹快布满那块大青石的周边,
我走过去问,“请问你们在刻什么?”
“我们刻的是权耻碑,是要留给后世君子看的。”
“碑文在哪里,我可以看一看吗?”
“上司告诉我们刻碑时将有一个贤者路过此地,不会是你吧?
因为这里很少有自由的人来,你是那个要留长文于世的人吗?
请为我们留几句话,让后世君子将此话传给世人。”
我又惊讶又欣喜,“我确是要留长文于世的,
既然有此事,我就写几句。”
我在地上的白纸写上:“权力,君子用来济世,小人用来利己;
济世则忘了自己,苦而无怨,
利己则害人无数,造业百端;
逢大法普度济世,利己者为魔所利用,
丢掉自我,失掉生命的永远。
这些人长跪,为后世者忌。”
他们高兴着说,“你就是我们要等的人,
上司告诉我们贤者会留七十二个字,一字不差啊!”
我也很高兴,辞别他们继续向前。

(全诗结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