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学会了向内找

更新: 2021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零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这次法会在同修们的鼓励下,我整理了得法这二十一年来在修炼中的一些心得体悟,跟师父汇报,跟同修们交流。

一、得法前的人生

我从小生长在纯朴的乡村,因为家里贫穷,小学毕业后不能再升学,只好外出工作。结婚后我仍然需要工作维持生活,但心中想要读书的梦想依然狂热。在先生的鼓励下我再度進修。从初中到高中一口气读了六年,求学期间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所以很受老师与同学的喜爱。

回想得法前的人生,不是拼工作就是拼学业,虽然如此忙碌,但心中总觉的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二、有缘得法

有一天,一位炼法轮功的朋友来问我要不要炼功,还拿一本书要给我看。当时我觉的:我这么忙哪有时间炼功?但是,这位朋友很有耐心,每次见到我,就邀我去炼功。我都以工作忙碌为借口,一直拖到半年后,我才决定去买《转法轮》

没想到,当我打开《转法轮》,看到师父法像,我就开始掉眼泪。一边读法,一边流泪,甚至痛哭出声。心里有一种很强的念头:这就是我在等待的!这时,我明白了,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目地是什么,吃了这么多的苦,就是为了得这部法。

三、当辅导员的考验与责任

十多年前,我是炼功点的辅导员。当时,我们的炼功点有很多是新学员,所以考验特别多。

有一次,同修在炼功点上发生矛盾。一位老年同修觉的她受到委屈,就大声哭起来。这时公园里的人都朝着我们这边一直看。 那个时候我心里很紧张,认为这位同修这样的举动会让人对大法不理解,因此就对她起了不善的念头。

回家后,我赶紧拿出《法轮大法义解》,把《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建议》又学了几遍,读到:“那么作为一个辅导员,大家想一想你组织一帮人在炼功的时候,你的责任是什么?”[1]从师父的法中我明白了,当辅导员是有使命的,同修之间有需要协调的就应该尽量帮助,不应该对同修有任何不好的想法。

还有一次,我忙到晚上八点多才吃饭,吃没几口,同修就打电话给我,说她身体很不舒服,要我立刻去她家读法给她听。因为这位同修不认识字,学法是有困难的。虽然我在吃饭,但是我想到,师父教我们要修成先他后我的正觉。我立刻把饭放下,赶到同修家读法给她听,同修听完法说她好多了,要我赶快回家,因为已经很晚了。我回到家已经十点多,我才继续把饭吃完。当时心里没有任何埋怨,因为我知道这是当辅导员应该尽的责任。

当了几年的辅导员,后来就专心带着学员做打电话讲清真相的工作,炼功点的辅导员就由其他同修来担当。

四、开创打电话讲真相环境,与同修共同精進

回想当常人的时候,总是忙忙碌碌的。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得法前在常人中积累的打电话工作经验,就是为了今天救度众生做好准备的。有了这些经验与锤炼过程,我很快的就能上手用电话救人,所以当时我选择加入电话组,直接救度大陆众生。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时常被电话那边的人骂,什么难听的话都遇到过,但我经常心中只有一念:他骂的不是我,我是来救他的。

有一次被骂的很难听,我还是耐心的跟他说:大哥请您听我讲……他还是继续骂。我说:大哥我们可能是哪生哪世约好,在这个时候您叫我来唤醒您,您才能得救,现在我照约定来了,大哥您一定要赶快退党才能得救,大哥我真的是为您而来……我边讲边哭,此时我发现对方不骂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说,最后我听到电话那头温暖的声音说:好,妹子,我退了。

打电话直接面对众生,可以锻炼自己更有独立性,除去很多的怕心。当时我看到一些同修包括老年同修,很想参与救人的行列,但都不敢说。我因为有了当辅导员的经验,就主动去问问同修,要不要来参加打电话,很多同修都说他们不敢讲也不会讲。我就鼓励同修,我们一起学习打电话共同精進救人。

当时有个基地可以用,我就把人员分成两边,一边是已经会打电话敢讲的,一边是还不敢讲的。我跟同修说:敢讲的请到隔壁有计算机这边,还不敢讲的请暂时跟在我后面听我讲,等大家有信心想要打电话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打喔,这样好吗?同修都说好。我深信,同修只要有了这个环境很快就会成熟起来,各自发挥法粒子的功能,兑现他们救人的使命。

经过一段时间的互相学习,彼此交流,大家也都渐渐的敢讲了,不再害怕打电话讲真相救人了。

五、参与神韵票务工作的修炼过程

有一年神韵推广团队的同修打电话给我,要我担任台中票务中心的窗口。让我感到万分的荣幸。我问同修说:我不是读会计的,可以做吗?同修说:你可以的。我正念升起,心想:这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我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会做,不懂的再请教同修,于是就接下这一任务,跟在同修身旁边学边做。

在这里我经历了层层的锤炼,内有票务团队给我的考验,外有广大卖票同修的声音。

在学习票务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些问题需要调整,就征询了另外一位负责票务窗口的意见,他说:要和大家一起讨论。于是票务团队就一起开会,我负责把需要修正的内容列出来,再一项一项的征询同修的意见。在开会的过程中,同修有反馈但不热络。

开完这次会议之后,参与票务的同修就不想来票务中心了。有一次,我到办公室的时候,电话响了没有人接,我赶快接电话,是要买票的,我拿记录簿把客人要买的票记好,对方说等一下就要来拿票了。

这时出票的同修还没来,另一个票务也不在。我得学习出票,在场其它项目的同修,看我不懂电脑就教我,我用笔记一一记录,出票怎么出、换票怎么换,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把它记好,票出好了就赶快去审核,等客人来的时候,我票已经准备好了,顺利的把票交给客人。

还记的有一次,出了一百五十张票,那时压力很大,怕操作错误,我一再的检查有没有正确。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嘴巴不断的念着票价与张数、心跳越来越快、手不但发抖也冒汗了、紧张到脑筋一片空白。忽然想起了师父的一段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的手就不抖了。我告诉自己不要紧张,有师父在看护着,我只是肉身在配合而已,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终于顺利的把票出好了。

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同修要我向内找,为什么大家都不想来票务中心?我有找自己,但我还是找不到。这时我想到师父说:“我想这都与你修炼有关系,不是帮你消业就是帮你提高心性,所以你得正确对待。”[3]于是我打电话给每一位参与票务的同修,告诉他们我的想法:我是来修炼的,不是来当头的,如果有做错或不会的地方请大家多承担,我该把关的我会遵照原则,没有太大影响的就可以通融。

协调的过程中,我也找到了自己有怕这怕那的心,所以整个票务中心才会出现紧张的情况。合作中或多或少有些碰撞。毕竟是修炼人,大家也能从中查找自己的不足,我们还是手牵手的继续往前走。

另一方面,由于每年神韵票务做法都会有些调整,因此广大同修买票和付款的习惯,也需要跟着改变。然而有些卖票的同修不能全然接受,这让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票务中心有什么修正大家跟着修正就好了。怎么对我这么有看法,我常常觉的很受伤很委屈,每天都哭着来哭着回家。心想我只是要来修炼救人,为什么要受这么多委屈,我没有修炼的时候是人见人夸的,很少听过有人嫌弃我的声音。怎么这会儿做的是没薪水的工作反而被糟蹋了呢?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难过。

还记的有一次,演出结束后,有同修要来退票,我没先理解同修卖票的辛苦与需求,我觉的很在理的跟她说:“我都有按照时间公布退、换票的细节。”非常坚持已经演完了不能退票,结果与同修起了小冲突。当下想起师父说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4]这时我才悟到,是师父利用这种形式来点化我,让我看到自己有隐藏很深又很顽固的争斗心、得理不让人的心、没有宽容的心,藉由这个事件把它暴露出来,修掉它。

转眼过了几年,卖票的同修也渐渐的能理解,调整是为了售票系统随时保持真实的出票情况,让每一位众生都能如期得救。此时的票务中心也已运作成熟,而且越来越专业化,所以由更懂科技的同修接任票务窗口。

六、向内找挖到执着心的根源

修炼了这么多年,总觉的还有很多心没有找到。与同修交流时,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懂的向内找。

有一天,我在背《越最后越精進》这篇法时,背到:“一个人在修炼中会有很多关要过,造成的原因是从人出生以后就在不断的对人类社会认识中产生着各种各样的观念,从而产生执著。”[5]

我就开始向内找自己的执着是什么。我先从修炼前的部份找起:从小我就一直被认为是很优秀的孩子,这使我有了欢喜心、被羡慕的心、高高在上的心、自以为是的心、显示心……什么心都有。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多的心,应该还有,我再继续找。

瞬间发现,这些心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很顽固骄傲的心,它让我全身充满了傲气。 我终于找到了我的执着心的根源,它就是骄傲心。

一直以来我就觉的我怎么都修不出慈悲心?原来就是被这一生所积累的骄傲心给抑制住。当我找到执着心的根源时,瞬间我的心很轻松,这是从没有过的感觉。这时我体悟到要改变别人就要先改变自己,唯有自己修好一切才会好。此时我发现,自己终于学会了向内找,这个法宝我终于会使用了。

叩谢师父慈悲救度,赐给弟子向内找的法宝,在修炼路上一路保护着弟子,不断的点化,为弟子承受的一切,让弟子有重生的机会。在这二十一年的修炼中,弟子才能破除迷惑,走过一关又一关的考验。

以上是我的修炼心得,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二零二一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