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能改变人心

更新: 2021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从小就经常发烧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十八岁时,刚参加工作时间不长又犯病了,还是发烧,到医院打退烧针,针刚拔出来就感觉脑袋蒙,说了一句:头好难受。就啥也不知道了。后来醒来时才知道是青霉素过敏,自己真是万幸捡回了一条命。

一九九五年,当时社会上有好多种功法,为了自己身体好也想尝试。同事告诉我:自己的父亲炼了一种功可好了,你也试试吧。我问什么功啊?她说:法轮功。当时我就一震问:“怎么炼?”她说你想炼先看书。

第二天,同事给我拿来了《法轮功》晚上打开书一口气看完,知道了法轮功是教人如何做个好人,又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炼法轮功可以返本归真,太震撼了,太好了,我要炼。我们到公园里找到了炼功点,当我第一次看到炼功动作后,心想:这才叫功啊,舒展、优美、恬静。真正的功啊!给我的感觉就一个字“正”,这是真功法,激动兴奋,天天到公园里去,炼完功后再上班。

修炼后自己按照书中说的做个好人,遇事不争,谁不愿干的活给我,自己也没有意见了,工作中更加敬业,就连下班扫地也一丝不苟,过去扫地都是走过场,现在里里外外,犄角旮旯打扫的干干净净,班长看到后说:你看她们比你们都强,炼了法轮功就是不一样。厂长说:要都象你们法轮功这样做人,哪还用我们管呢?都这么自觉!我们说:师父让我们在哪里都做个好人,对工作要兢兢业业。领导们都会投来赞许的目光。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以一己之私发动对大法的迫害后,单位的领导从没有参与迫害,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是最好的人。退休后有一次聚会,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时都听,大部份都明白了邪党的谎言,看清了中共邪恶的本质,退出了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家庭也是一个修炼的环境

婆婆家有四个孩子,丈夫是老大,三个小姑子,常言道:小姑子多、嘴多,婆婆又是个很强势的人,我嫁过去后一到做饭时就得自己全包。当时我也很强势,心想你们那么多人不做饭专等我,我不吃也不做打心理战,有时看看快到吃饭点了没人做饭,就骑上车子回娘家不伺候你们。

修炼后,有一天在家扫地,忽然想起了师父讲的法:“作为一个修炼者,修是修自己。”[2]修炼就是修自己呀!我平时没注意到这一点,总是用大法的法理看别人,师父看我不悟就点醒了我,一下身体感觉很通透很轻松,自然的笑了一下,心里说:谢谢师父点悟。

从那一天开始不再看别人如何,把握好自己在法上修,很自然的面对自己与婆家,再出现的矛盾时能坦然面对,就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很轻松的能够放下一些东西。

过去很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时刻在表现自己比别人强、能干,谁也不如我,表现就是强势不求人,看别人都不如我,看不起别人,更不能听反对意见。过去厂长查产品品质我这里出现了一些问题,开会时受了批评,当时没说什么,散会后直接找到厂长办公室表示不服,对她提出的批评不接受,厂长说:“以后注意就行了”。修大法后再也没出现品质问题,自觉的严把品质关,返修率在车间是最低的,相应的也带来了不错的经济效益,当然这都是修炼后提高心性在工作中所展现出来的。

有一次婆婆住院是我值班,小姑子来了,不知婆婆对小姑子说啥了,见我就气呼呼的说:你给妈煮的排骨妈都吃不了,太硬了,就不能多煮会儿吗?我一听就生气了,心想就会挑毛病,你咋不给妈做排骨呀,就说:妈没给我说呀。小姑子说:没说就不会问问呀。当时病房里好多人看着,心里很窝火,但还是忍住了没发作,下午嘴就起泡了,我知道不对了,这个忍不是坦然之忍,是执着与面子心之忍,触动了自己不让人说的心了。

下午婆婆睡着后,我从兜里拿出《洪吟二》就学法,“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3]。“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念了好几遍,一下就明白了,不愿意听不好听的话就是执着心呀,这执着心不是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吗?根本就不争常人的理才对呀,呵呵一笑不就行了,生妹妹的气那不和她一样了吗?下回做饭做软点就行了,为别人着想是大法中所要求的。找对了,明显的感觉嘴上的泡慢慢的下去了,太神奇,真是向师父说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没有坚强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这一点。”[1]

九十年代城市改造,我们房子拆迁补了九万多,没房子就到婆婆家暂时住,准备买房,那时的房子不贵也十几万呢,工薪阶层没有多少积蓄,亲戚们也没存款。看了几家不合适没买成就放下了。这些钱婆婆惦记着、小姑子也惦记着。

婆婆常年吃药,她有心脏病,平时退休金自己拿着,不够用我们就帮着买药。

一天,小姑子们给婆婆出主意让她安支架,老人提出让我们拿钱,我知道她们还惦记拆迁补偿款呢,老太太又不好意思把钱要过去,就想了这么个办法。当时丈夫没下班叫我赶紧拿钱,我说我们没有积蓄就是那点拆房款,小姑说就支出来吧。我说你哥还没下班呢,下班后还得到银行去取,急不得,等等吧。她们不听就开始办手续,医生叫家属签字她们不签叫我签,医生说得直系亲属签,我说等你哥来了再签吧。她们不行,姑娘也是直系亲属可是她们不签。不就是拿钱吗?只要能把病治好就行,我把心一放到底,就签了字。马上打电话叫丈夫上银行支钱,然后医生开始造影,造影五千,安一个支架是两万,我说先做吧一会钱就来了,小姑子看我这么说就放心了,正造影呢丈夫来了把钱拿来了,这个过程我是把一切心都放下了,不买房也给婆婆做支架。医生叫家属看造影过程,再决定做几个支架,电脑上显示血管片状,不能做支架,只能保守治疗,她们一看只能这样,就没再说什么,打车回家了,以后再也没提钱的事。

多年后老太太离世,在财产分配时每一笔我采取明算账,平均分配,剩下的由小姑子们自己分配,我一分不要。这样一来她们很高兴。能看淡对金钱的执着,完全是修大法后看淡名利才能做到的。

修炼真的很奇妙,真正放下的时候一切都会向好的方面发展。丈夫离世多年,我一直和小姑子们走动的很好,给她们讲大法真相时都听,也都退出了党团队,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大法真的能改变人心,修大法能使人的道德升华,因为他是高德大法对社会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希望所有人不要失去这万古机缘,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事事如意,岁岁平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