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凯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更新: 2021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2021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前后,36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欧盟的23个国家、日本、韩国、瑞士等国的政府,递交了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单,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冻结资产。中共河北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凯在此次递交的名单当中。

个人简历:

刘凯(Liu,Kai),男,汉族,1969年8月生,安徽巢湖人。1999年9月任上海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助理、指挥处处长、研究室主任、指挥部副主任;2005年4月任上海市青浦区委常委、副区长,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局长、党委书记;2008年7月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指挥部主任;2013年8月任浙江省宁波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督察长;2017年3任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省委政法委委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督察长;2018年1月任河北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省委政法委委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督察长 。

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又称公安部一局,前身是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在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是具体执行、实施迫害的恐怖机构,二十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抄家、绑架、构陷起诉,几乎都是由国保警察亲自或者胁迫下面的派出所干的。

主要罪行:

刘凯发迹于上海政法系统,其仕途一路被上海前政法委书记吴志明提拔。吴志明是江泽民的侄子,长期操控、主导上海市公检法系统对法轮功的迫害。

刘凯任职上海期间,追随吴志明,充当吴志明的马仔,积极迫害法轮功,迫害之初至2005年期间,历任国保局局长助理、指挥处处长、研究室主任、指挥部副主任。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上海市在此期间可查实的至少有1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陆幸国、李玮红、杨学勤、马新星、李建斌、李白帆、李丽茂、曹金仙、黄巧兰、葛文新、陈军、丁由牧。法轮功学员马新星,男,40岁左右,1999年下半年被徐汇区警察关入精神病院达3月之久,强迫服食对身体具危害的精神类药物,2000年下半年再度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2003年11月被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警察害怕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于12月14日含冤去世。

刘凯任职宁波公安局副局长期间,2016年8月,宁波市“610办公室”联合公安系统及鄞州区“610办公室”借口G20峰会,散布谎言,借机在宁海县雄风山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8月26日,宁波法轮功学员洪吉静、应国芳、蒋春娅、钮紫霞等8位宁波地区法轮功学员前后被绑架到宁海雄风山庄洗脑班迫害。

2017年3月起,刘凯任河北省公安厅厅长、书记、河北省副省长、政法委委员等职至今。继续执行中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指挥公、检、法人员残酷地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河北省各地近年发生多起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与刘凯有直接关系。如2017年下半年河北省有2092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在全国排名第一;2020年上半年在中国大陆至少2654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河北省336人,为绑架最严重省份。

根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2018年河北省共有11个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迫害致死2人,绑架326人次,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或看守所180人次,骚扰1075人次,各类经济迫害41人,被非法入室抢劫、强行勒索及法院罚金38.27万,实物无法统计。

2019年,河北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0人被迫害致死或含冤离世;544人次被绑架;289人次遭非法抄家迫害;234人次遭骚扰迫害。

2020年,河北省法轮功学员至少10人被中共迫害离世;至少698人次被绑架;至少1804人次被骚扰;被勒索、抢劫至少80万元。

(一)以所谓“扫黑除恶”为名,大规模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2018年7月至8月,河北省涞水县公安局、派出所在涞水县委、政府、政法委和维稳办的指使下,打着所谓“扫黑除恶”名目,到15个乡镇284个自然村的550名法轮功学员家敲门,强行拍照,录音录像,收集各种个人信息。

据明慧网报导,2019年4月,河北省公安厅成立所谓“专案小组”,在涞水县最豪华的盛世大酒楼办公,联合保定公安局指使涞水公安统一部署4月5日至7月15日在全县范围内组织开展为期100天的“打击整治百日攻坚专项行动”,以此欺骗民众、掩人耳目,行动由原涞水“610”主任李宏宇专管。实际上,这次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专项行动。

2019年7月6日,遵化多个村镇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同时在凌晨三点多遭到警察非法入室绑架、抄家。据说警察进行手机定位跟踪这些法轮功学员两个多月,遵化国保大队队长缪爱东声称,他们当天出动300多警察;某镇派出所所长也透出消息:内定绑架名额30多人。

2019年7月13日,围场县34名法轮功学员被承德市国保大队及围场县公安局的人绑架,第二天,警察开始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抄家,抄走印刷机、打印机、电脑等各类设备,还有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其中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刘志峰、王永兴等被非法关押一年多,2020年9月28日被滦平县法院非法开庭,刘志峰被非法判刑6年、勒索罚款1万;王广学被非法判刑5年、罚款1万;王永兴、王海芹各被非法判刑4年、罚款1万;陈海东、王素芳、杜桂兰各被非法判刑1年8个月、罚款五千;葛素芬被非法判刑1年6个月、罚款五千;李艳华被非法判刑1年3个月、缓2年、罚款五千;刘凤侠、汤凤侠、刘丽娜、王海冰被非法判刑各1年2个月,缓2年,罚款五千。

(二)利用“清零行动”,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骚扰、绑架

自2020年6月中旬以来,河北省多地公安局、派出所、综治办、街道办、社区居委会和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等,进行所谓的“清零”行动,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家人,胁迫学员放弃信仰。

2020年6月18日早上4点多钟,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分局及派出所出动大批警察到丰润区的38名法轮功学员家中实施绑架、非法抄家、恐吓。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其中68岁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芹当天在派出所中被迫害致死。有7名法轮功学员在7月24日被构陷到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2020年6月开始,迁西县政法委列出150多人的黑名单,针对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确定“转化”目标和完成时限,层层安排所谓分包责任人,以非法监视手段,私闯民宅非法搜查,以开除工作、取消退休金、停止后代工作、影响升学等等株连威胁,或以谎言“给你解脱”、“签字后就永远不再找了”、“在家里该炼炼”等等,逼迫或欺骗法轮功学员签所谓的“三书”。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均被以不同的方式反复骚扰,甚至连8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据不完全统计,至9月中保定老市区至少150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保定市政法委甚至专门印刷的所谓“转化”档案,逼法轮功学员签字。档案封面印有“机密”字样。衡水市仅桃城区一区有超过40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该区对每名法轮功学员建立“一人一档”,制定“转化”方案,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要绑架到洗脑班进行继续“转化”迫害。

2020年8月12日凌晨,唐山市丰南区出动50至100个警察,同时绑架10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其中法轮功学员董建全被迫害致死,13人面临在河北省滦南县非法异地审理。

作为河北省公安厅厅长、副省长,刘凯对河北省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迫害情况负有直接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刘凯因迫害法轮功,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列为追查对象。

以下是部份典型迫害案例:

案例一、秦皇岛马桂兰在看守所被强行灌食致死

马桂兰,女,2018年7月4日被绑架至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转至秦皇岛市看守所遭受非法关押、强行转化、往脸上泼辣椒水等迫害。马桂兰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期间,于2018年9月11日开始绝食抗议,在绝食第四天开始遭灌食迫害。在灌食过程中,马桂兰发出了惨烈痛苦的叫声。三次灌食后。9月17日早晨7点钟左右,马桂兰手脚冰凉,眼睛瞪着,嘴张着不省人事。马桂兰被送公安医院,随后去世,内脏器官被摘走。

案例二、保定孔红云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孔红云,女,47岁,2019年1月2日,被和平里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孔红云3月8日被看守所送往医院,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但是看守所没让她住院。3月10日晚上,看守所再次把处于昏迷状态的孔红云送往医院,医生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医生给孔红云做了气管切开手术,一直靠呼吸机呼吸。再后来医生催促,警察才通知家属。6月12日上午8点多,孔红云家人接到电话赶到医院后,孔红云早已停止了呼吸。

案例三、秦皇岛魏起山被看守所迫害致死

魏起山,男。2018年6月12日,魏起山与妻子一起被绑架。一年多后,魏起山被非法判刑4年,妻子于淑荣被非法判刑3年半。2019年11月23日晚,魏起山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11月23日晚上9点多,家人接到电话通知,匆匆赶到医院时,在急诊室看到躺在板床上的魏起山遗体,右胳膊耷拉着,全是紫色,眼睛是半睁着的。

案例四、唐山市韩玉芹被绑架当天被迫害离世

韩玉芹,女,68岁。2020年6月18日早上,韩玉芹被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的警察入室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韩玉芹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期间,警察让她填表不再修炼法轮功,被她拒绝。由于长时间的坐铁椅子,她的腿已经肿了。当天下午,韩玉芹在派出所里晕倒,随后被送医院抢救,不治身亡。韩玉芹遗体头发蓬乱,鼻中有血迹。

案例五、马会欣被看守所迫害致生命垂危

马会欣,女,于2020年6月13日被安国市药城派出所出警绑架,后交由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月14日下午,国保大队副队长陈彦青强行把马会欣送进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马会欣身体一切正常。11月7日,马会欣被保定看守所送往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处于昏迷状态。10日,马会欣被做了开颅手术,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半个月,仍意识不清,11月30日,安国市国保大队伙同看守所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制马会欣出院,把她转到安国市养老院迫害。

案例六、医学专家李延春、裴玉贤夫妇被非法拘禁、判重刑

医学专家李延春、裴玉贤夫妻俩,2018年11月25日上午被卢龙县双望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戴手铐、脚镣等,遭逼供审讯。下午5点左右,3个人强行把李延春塞进车,带去抄家,遭李延春抵制,卢龙县国保大队长白杰带人轮番打他嘴巴,打得李延春从嘴里往出淌血,警察还罚跪、脚踢等。李延春被关押20个小时左右,经医院体检血压过高,取保候审回家。裴玉贤被劫持到秦皇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2019年5月31日,李延春、裴玉贤在昌黎县法院被非法开庭,之后李延春被判刑7年6个月,罚款2万元;裴玉贤被判刑4年。

'刘凯'
刘凯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