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塑金身

更新: 2021年12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是北京昌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一岁,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由于父母均是大法弟子,家里又是学法点,所以我常年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之中身心受益,感觉无限的幸福和美好。经历了多年的彷徨和迷茫,我于二零一四年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炼,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感恩师尊启正念,感恩师尊塑金身,感恩师尊常保护,我坚信师尊、坚修大法,紧紧跟着正法進程。现将自己正念闯魔窟的修炼心得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不符合大法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深陷魔窟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十点,我正在岗位上辛勤工作,突然接到通知,科室领导要和我一起去保卫科调查情况,我起身时脑子中闪过不好的一念:“哦,可能因为诉江。”无形之中承认了邪恶的安排、命令和指使。進门后除了保卫科科长,还有两个警察,让我去派出所了解情况。下楼时我感觉自己被人使劲推了一下,心中明白这次决不是像以往了解情况那么简单,车里警察问我是不是也修炼法轮功,我回答说:“是。”

走進派出所冰冷的大铁门,才深深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自由,我哪经历过这种场面啊,心里一团乱麻。好在在此之前,我听过一遍张亦洁写的九集的音频节目《北京女子劳教所》,心里渐渐踏实下来,知道如何面对迫害了。此时我的母亲(同修)同时被绑架至此,她一身正气,坦坦荡荡,微微一笑悄声提醒我:“慈悲能溶天地春”[1]。我忐忑不安的、隐藏的怕心一放到底,真是谢谢师尊悉心保护,我深感师尊就在我的身边。

到了晚上六点,突然来月经了,一名戴眼镜的女警察主动递给我一片卫生巾,我马上抓住了机会跟她说:“大姐,您真细心,这种环境下还能体谅我的难处。你心眼儿真好!谢谢啊!”她说:“没事儿,不用谢。”我说:“您这么善良,一定要有个好的未来。您听说过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常念法轮大法好,危难来时命能保啊!”她一脸疑惑的问:“看你这么文文静静的一个人,怎么学这个啊?”

看来她对法轮功有误解,于是我和她促膝长谈。我告诉她自己得法的经过,告诉她我自己和家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喜悦,告诉她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邪党首恶江泽民发动迫害大法弟子,绑架、关押大法弟子,使得成千上万的家庭支离破碎、流离失所,甚至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发黑财,最后我说:“人在做,神在看,你千万不要当替罪羊,千万不要和佛法结恶缘啊!”她连连点头,深受感动,谢谢大法师父,谢谢您让我明白了真相,并悄悄嘱咐我,让我千万保护好自己。

晚上十点,我和另外四位同修头上分别被套上黑塑料袋,推上车送往看守所,突然之间一名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大家一起高呼:“李洪志师父好!还我师父清白!”那喊声震天动地,响彻寰宇,久久在派出所上空回荡。

二、将计就计

来到看守所,我第一时间就彻底摘掉了自己的近视眼镜,不看、不听、不配合,十几个警察站在对面,我视而不见,内心坦坦荡荡,心生正念:“我只听师父安排,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告诉他们说,我不穿号服,我不是犯人。其中一个警察走上来说:“让干什么干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進到监室,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早已为我做了周密的安排,这里有两名密云大法弟子是亲姐妹,姐姐叫美莲,妹妹叫红梅,四十来岁,至今未婚,她们坚修大法,纯净得像圣洁的莲花。姐妹俩告诉我在这种环境中,在哪里打坐、哪里炼功;怎样坚持整点发正念;日常应该注意的细节,第二天姐妹俩就被无罪释放回家了。我顿时感觉自己如同汪洋中的小船,那样孤独无助,找不着方向;谁知监室内犯人打架调走,换進来的就是我最好的朋友A同修。A同修是一名坚定的大法徒,被非法关押七年半。她教我背诵《论语》、背《洪吟》,用水笔在纸上默写师父经文《真修》,告诉我解体自己的怕心和人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和干扰,在法上给了我这个新学员无私的帮助;我们共同配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着自己的史前誓约;我们整点发正念,利用早上他们背《监规》的半个小时背《洪吟》、《洪吟二》,坐板时间练静功,放风时间练动功,一有功夫就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全屋犯人一个不落讲真相,做三退。

常常有人跟我俩说:“姐姐,给我背背您学的那个吧,我听着心里特踏实,感觉可舒服了!”于是我们齐声背诵师父的《论语》,背完发正念,清理看守所空间场范围内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我们立掌发正念时,真的看到房顶上的虫子什么的刷刷往下掉;监室的头板跟我说:“姐姐,我梦见我爸爸开着拖拉机上这里找我来了,你说怎么回事,他都死了好些年了,吓得我一宿睡不着觉。”“别害怕,睡不着就念九字真言吧,他来找你做三退来了吧,你自己退了也别不管他呀!”于是她实名给她爸爸做了退队。

那段日子里听说可以请律师辩护。我不请,不承认,心想着我又没犯罪请什么律师啊?请了不就承认邪恶安排了吗?家里托关系找人,软磨硬泡让我放弃大法修炼,要不影响我丈夫的前途。警察三天两头提审,威胁、恐吓,说不放弃大法单位就不让上班,开除公职。我坦然一笑:“我没说离婚,我更没说不要工作、不要家庭,但是让我放弃大法永远不可能。”警察气得无可奈何:“信不信,信不信现在我就把你孩子弄到这儿来!”我说:“那有什么不信啊,你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但是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因为这样对你没什么好处。”“小伙子,看你这么年轻有为,千万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千万不要和佛法结恶缘哪!”

一天下午放风时,突然下起了大雨,当时我正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身边的人一个个回屋,A同修提醒我要不先别炼了,所有人都走了,只有我一人屹立在瓢泼大雨中抱轮,纹丝不动。雨中冲过来俩犯人,连踢带踹,拉我回去,我说放风还没完哪,死也不回屋,谁也别想动我!这时候头上铁丝网旁边围过来一群人,警笛鸣响,大喇叭里头问什么情况,头板回答:“法轮功(弟子)在风圈炼功不回屋。”“法轮功她炼她的,管她干什么呀?你管得了吗?谁让你让大家伙回去的,这些人拥挤、踩踏伤了怎么办?本来就是放风没结束呢!”当时让大家继续放风,第二天就把头板撤了。狱警过来找我谈话:“你看你现在都傻了、迟钝了,老太太似的,你怎么老在风圈炼功呀,你真要把牢底坐穿呀?”结果她还没说完,大喇叭就喊话让我和A同修准备回家了,临别之际,我来到讲台前面,对满屋的有缘人感慨万千,发自内心的为这些得救的生命高兴:“各位姐姐、妹妹、阿姨、大妈们,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和保护,请你们每一个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面对什么艰难困苦,都不要灰心,不要放弃,一定要珍惜自己,一定要牢记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会保佑你们,保佑你们身体健康、幸福快乐,平平安安。”

三、护法的金刚

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我终于以“零口供”走出看守所,始终没有任何签字,正念闯出魔窟,谁知没有回家,被非法转移到位于当地转化班强制洗脑,这里的环境更加恶劣,四个同修每个人身边有一个人二十四小时监视,院子里十几个大摄像头,不让我们说话、不让交流和沟通,天天放诬蔑大法、诬蔑师尊的录像。

一天晚上六点,我离开饭桌回房间,坐床上立掌发正念。六一零主任突然冲進来,上前“啪”一下打掉我的右手,恶狠狠的质问:“你干什么呢?”我说:“发正念!”他说:“不许发!”“全世界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我在监狱都发,一次也不能少。”他说:“我这地盘就不行!有本事把你老公的病发好,把你孩子的病发好!”我心里发正念清除这个人身后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感觉他真是太可怜了。

第二天下午两点开始放攻击大法的录像,还有一人在那里骂师父。我一分钟也看不下去,真想一把拔掉电视电线,转念一想这样不行,自己有争斗心,另外这样不理性,容易给邪恶抓住把柄反倒不好办了,于是我轻轻拍拍右边同修的肩膀,示意她别听了、集体罢课,然后自己大步流星往门口走去。他们在身后高喊:“你干什么去?!”我说:“回房睡觉。”六一零主任冲过来拉我,连推带搡问我为什么,我毫不畏惧、义正词严:“因为你骂人,你骂我师父,我决不答应。今天你必须向我道歉!还有昨天,你身为政府工作人员,那么伤我心,说我老公,说我孩子的病。你问问全单位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当面提我老公的病,你居然往我的伤口上撒盐,你觉得合适吗?今天这课我就是不听了。”一个姓刘的主任宣布:“今天晚上休息,停课一次。大家回去休息休息,他的工作方式方法是不好,我让他明天给你道歉。”事后他悄悄告诉我:“现在不叫转化班,叫法制学习班。你不转化也行。”第二天不知哪派来两个人转化我们,我出来進去正眼也不看他们,不给他们任何说话的机会,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