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市东陆桥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公安分局东陆桥派出所伙同国保大队积极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昆明市西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是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多的国保大队之一,而东陆桥派出所又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罪恶最多的派出所之一。

根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东陆桥派出所参与了对十五名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的骚扰、绑架。其中,原昆明市工会干部、昆明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王岚、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王汇真被迫害致死;唐玉遭毒打致伤。东陆桥派出所犯下的罪恶主要有:

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原昆明市工会干部、昆明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王岚被迫害致死

'王岚'
王岚

王岚,女,五十多岁,原昆明市工会干部、主治医师,昆明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的当日,在云南省委副书记王天玺的指挥下,王岚遭到武警绑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的私人物品。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晚,王岚再次遭绑架,被强行洗脑。二零零五年七月,王岚与朋友相约去西藏旅游,再次被绑架,随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王岚在女二监期间,遭禁闭、严管、坐小凳子,被使用不明药物、强行洗脑等迫害,导致身心健康受到极大伤害,出现了木呆、反应迟钝等精神症状。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日,王岚被释放回家后,东陆桥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就上门告诉她:“你已被列为监管对象了。”随后,各级“六一零”、国保警察、派出所警察、社区、单位不法人员,经常对王岚进行骚扰,并且剥夺了王岚的一切退休待遇,包括退休金。

王岚由于身心受到极度摧残,出现了下体不断流血的病症,不幸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含冤去世。

2、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王汇真被迫害致死

王汇真,女,六十三岁,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王汇真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向民众讲真相,曾经多次被绑架,被非法抄家、关押、劳教,并且被非法判刑三次,遭冤狱累计达十五年。

王汇真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遭关禁闭、严管、坐小凳子、强行洗脑等迫害,出现腹部浮肿等病症。

二零一七年五月,王汇真出狱回家后,西山区国保大队、东陆桥派出所、西坝北社区等不法人员不顾王汇真腹水日渐加重(如怀胎十个月),经常上门恐吓、骚扰。

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前,昆明市公安机关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骚扰、绑架。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多,东陆桥派出所西坝北社区警察夏黔山突然闯进王汇真家骚扰。当时王汇真家中,有六位法轮功学员正在学法。夏黔山看到这个情况后,立即通知西山区国保大队、东陆桥派出所、西坝北社区。

不一会儿,一大帮人赶到王汇真家,有西坝北社区主任卢州、白惠泉、东陆桥派出所所长艾雄及两女三男警察,他们非法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一张、大法书籍近百本、播放机一台、其它一些私人物品。

警察非法抄家后,将王汇真等法轮功学员带到东陆桥派出所非法审讯、做笔录。他们不顾王汇真有严重腹水,走路都要人搀扶,行动困难,强行带她去体检,王汇真一直被折腾到凌晨。最后还将她劫送安宁市太平拘留所非法关押。拘留所见王汇真的状况说:这种情况还送来,拒收。

派出所警察将王汇真带回家,由两名便衣警察看守。由于东陆桥派出所警察和西坝北社区不法人员不断骚扰,致使王汇真腹水日渐加重。二零二一年五月,王汇真不幸在家中含冤去世。

二、多次殴打致伤法轮功学员唐玉

唐玉,女,四十多岁,昆明市西华园公园内退职工。唐玉因向世人讲真相,多次被绑架,被非法抄家、殴打。二零零八年、二零一五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出狱后,唐玉仍然被东陆桥派出所警察监控、骚扰。

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早上七点多,唐玉在昆明市东陆桥云南省卫校附近,被人恶意告发,被东陆桥派出所警察绑架。唐玉认为自己没有犯罪,不配合。数个警察当街将唐玉打翻在地,用脚踢,在地上拖拉,唐玉的衣裤被磨烂。

唐玉被强行绑架到东陆桥派出所,被戴反铐,又再次遭到便衣警察及保安按在地上殴打。唐玉浑身被打得青紫,膝盖被打肿,无法蹲下和站立。随后,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来东陆桥派出所,企图将唐玉送看守所。看到浑身被打伤的唐玉,就先将她送到马街医院检查。

医院诊断唐玉为浑身外伤、胆结石。即使这样,西山区国保警察依然将唐玉强行送往西山区看守所。看守所看到医院的诊断书,坚决不收。随后,警察强行让唐玉在“取保候审”上按手印,唐玉不按,警察把唐玉的手指都扭伤了。

'唐玉被毒打,头部、两臂和大腿均受伤'
唐玉被毒打,头部、两臂和大腿均受伤

九月三十日当天,东陆桥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唐玉家抄家,抢劫了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电脑一台、大法真相资料;唐玉随身携带的两部手机和电动车被非法扣押。所有抄走的东西,均未给唐玉家人留下任何字据。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唐玉再次遭东陆桥派出所绑架,被直接送到昆明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以四年前“取保候审”为所谓案由,及二零一二年一月的非法起诉,将唐玉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三、绑架、骚扰、非法监控法轮功学员

多年来,东陆桥派出所积极执行、配合“六一零”、西山区国保大队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监控,骚扰、甚至非法抄家,绑架。

1、绑架在一起读《转法轮》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十月初,中共搞所谓的“维稳”,昆明市公安机关对全市法轮功学员大规模骚扰、绑架。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多,西坝北社区警察夏黔山突然闯进王汇真家骚扰。当时王汇真家中,有六位法轮功学员正在一起学法《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

夏黔山立即通知西山区国保大队、东陆桥派出所、西坝北社区。不一会儿,一大帮人赶到王汇真家,其中有西坝北社区主任卢州、白惠泉,东陆桥派出所所长艾雄及两女三男警察,在王汇真家中非法抄家。

警察非法抄家后,将王汇真在内的六位法轮功学员带到东陆桥派出所非法审讯、做笔录。其中,年龄最大的八十二岁,最年轻的也有六十二岁。之后,将王汇真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张良(男,六十七岁)带到圣约翰医院体检、做B超。王汇真当时已经有严重腹水,走路都要人搀扶,一直被折腾到凌晨。

随后,警察将七十岁以上的四位法轮功学员送回家,将王汇真和张良两人送到安宁市太平拘留所。王汇真和张良(有高血压)的身体都不适合关押,拘留所拒绝收押。折腾到第二天,警察才将两人带回王汇真家,并且派两名便衣警察坐在家中看守。

2、参与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九月底,云南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骚扰、非法抄家、绑架或失联。东陆桥派出所伙同国保大队、永昌派出所、梁源派出所、金牛派出所、前卫派出所、杨家地派出所同时出动,对李培高、朱亚明、史美玲、俞凤仙、孙显馨、赵海鹰、张钟一、郭玲娜、邝德英、韩俊毅、王任权、朱翠芬、周惠芬、阳功秀、夏梅仙、王汇真和张良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非法抄家、绑架。

3、绑架遭十七年冤狱出狱不久的何莲春

'何莲春'
何莲春

何莲春,一九七零年十一月七日出生,云南省蒙自县文澜镇高家村农民。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何莲春两次被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七年。两次在女二监共遭受了十五年半冤狱,被“严管”五年,坐小凳子、被殴打、不让上卫生间、不准购买生活用品(包括卫生纸)、上百次被野蛮灌食、灌药的残酷迫害,致使口腔、鼻腔溃烂、流血,牙齿松动,掉落一颗大牙和一颗门牙,出现胃痛,两次迫害后病危而住院,九死一生。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何莲春第二次遭十年冤狱。刚出狱不久,在昆明打工的何莲春,到王汇真家中探望(前一天,王汇真和到家里学法的五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王汇真由于有“腹水”,当晚也被放回家),被两名守候在王汇真家中的东陆桥派出所便衣警察跟踪诬告。

何莲春在返回住地的路上,被尾随的红河州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回蒙自市,随后以何莲春手机里有法轮功的内容为由,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

4、绑架法轮功学员和双凤

和双凤,女,五十三岁,西山区刘家营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昆明市东陆桥派出所警察到和双凤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裁纸刀、过塑机等设备,并抄走大法书籍、真相期刊、神韵光盘、《九评共产党》光盘等资料。随后,和双凤被非法判刑四年。

5、骚扰一级教师赵晨宇

赵晨宇,五十岁,原是昆明市第三十中学一级教师。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赵晨宇与朋友相约到西藏旅游,被绑架,被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赵晨宇遭冤狱三年回家。

回家后,西山区东陆桥派出所警察多次打电话,叫赵晨宇去派出所非法审讯,做笔录。他们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还跟不跟法轮功的人联系,直到后来赵晨宇为回避骚扰搬了家。

四、迫害七八十岁的老人

1、对七十三岁的老人王玉兰进行绑架、非法抄家

王玉兰,女,七十三岁。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昆明市西山区国保警察、东陆桥派出所警察三人闯入王玉兰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二十多本、大法真相护身符、卡片及书签、还有今年5·13大法日一些同修合照等私人物品后,将王玉兰带到东陆桥派出所非法审讯,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将她送回家。

2、绑架八十岁退休主管护师黎燕云

黎燕云,女,八十岁,昆明市海口白鱼口疗养院退休主管护师。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七日,黎燕云向同事讲真相,并向同事赠送一本二零二二年真相小日历,结果遭到同事在国安工作儿子的诬告。

九月二十八日,黎燕云被东陆桥派出所伙同昆明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协警等五人非法抄家,抢走四张大法师父法像、五本《转法轮》、两套数十本大法师父各地讲法等。随后,将黎燕云带到东陆桥派出所非法关押、审讯。

九月二十九日,又将黎燕云带到医院做CT、B超、抽血化验等多项检查,之后将黎燕云劫送到昆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警察因黎燕云年岁大,身体又有肺气肿、血管硬化等多种老年疾病症状,拒收。东陆桥派出所就将黎燕云带回派出所,直到六点多钟。最后,警察叫黎燕云缴纳一千元押金后,办理了“取保候审”。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下午三点多,黎燕云曾经因为向世人赠送护大法真相身符、《九评共产党》、神韵晚会光碟等被东陆桥派出所伙同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抄家,抄家后也没有给物品清单。黎燕云的老伴患有冠心病,刚做了手术,看到被迫害的场景,当时就吓得双腿发抖,走不动路。不久,离开人世。

3、骚扰七十多岁的退休工人代琼仙

代琼仙,女,七十多岁,云南省火电公司退休工人。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代琼仙从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结束三年冤狱回家。代琼仙在监狱由于遭严管、坐小凳子等毫无人性的酷刑折磨,浑身出现病症。可是刚回到家中,就被东陆桥派出所警察纠缠不休。

代琼仙到东陆桥派出所落户,派出所社区中队长刘敏昌叫她做笔录,强迫滚手印、掌印,强行抽血等;还要求代琼仙三个月向他汇报一次。后来又有一个赵姓的片区警察到代琼仙家里跟她说,要她三个月跟他汇报一次。

代琼仙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曾经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身心遭折磨,东陆桥派出所警察还要纠缠不休,真是天理难容。

以上所举例子,只是二十二年来东陆桥派出所警察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的一分部。“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报应”是天理,每个人在世上所做的一切,最终都将自己去承担。善劝还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你们应该醒醒了,立即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才是唯一的选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