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家属的善念和正直

——“我一直在念、一直在求大法师父帮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二日】我的母亲是大法弟子,她坚持信仰真、善、忍,曾屡遭中共迫害和骚扰。一天,我和妹妹要出门,正要锁门时,乡派出所的警察来到了我家门口。

乡派出所警察问我:是叫张某吗?我说:是。警察就让我跟他们去趟派出所,协助调查。妹妹说:我和你去。我俩是坐派出所的车去的。

到派出所,警察把我们带到审问室。一个警察看着我俩,不让我们用手机,然后,就没人理我们。后来,来一个戴眼镜的警察说:在配合调查期间,有饭和水。我们是中午十二点多钟到派出所的,警察就给我们拿的早餐饼和水。在这过程中,我们一直问:所长什么时候来?他们都说不知道。

下午三点多时,妹妹借口说:“孩子小,放学我得去接。”他们让妹妹给家属或朋友打电话帮忙接。妹妹给老姨打电话,告诉了情况。

之后,那个戴眼镜的警察和一个女户籍员过来,问我们母亲(大法弟子)的下落,让我们配合他们工作,诬陷说母亲的信仰是不对的,还恐吓说我在省里挂名了,可以以包庇罪判刑。我们都说,不知道母亲的下落。

晚上七点多时,我给一位好朋友偷着发了个信息,朋友来派出所找我们,把我俩接了出来。

出来之前,副乡长找我谈话,中心就是找我母亲的下落,然后,他们要和母亲“谈话”(无非逼迫放弃修炼的事情)。

我们回家后,警察就总给我们打电话,用微信问我们找没找到母亲。我一直都在说,没有消息。

直到前段时间,我把电话设置成陌生电话,打不进来,才算过几天消停日子。

我们姐妹说起那天被带到派出所,妹妹说:在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心里是怕的。到了派出所,我一直在念、一直在求大法师父帮我。我一直在想:就算我知道母亲在哪里,我也不会说。我不懂大法的要求,我只知道做女儿该怎么做。如果我真把母亲交给他们,那我和从前的叛徒和走狗有什么区别?在孝道上,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我的良心何在?那样我都不配为人,更不配为人女、为人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