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父在哈尔滨的讲法传功班

——得法修炼中的神奇事

更新: 2021年02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三日】辛丑牛年到了,在此恭祝慈悲伟大的师尊过年好!师尊辛苦了!

我有幸于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八区体育馆的讲法学习班。二十七年过去了,参加讲法班的珍贵时刻和得法初期亲身体验的神奇超常的经历一直历历在目,今日与同修交流。

传法班上师尊让我体验到“众生都苦”[1]

我在参加师尊的传法班之前就已经开始修炼大法了。我是在理发店工作的,那时理发店来了一个有特异功能的女士要烫发,正好排到我为她服务。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有特异功能,都愿意问她一些东西。她对我说:“我要去参加一个学习班,学一个神功,你去不去?”她指的是师父在济南将要举办的法轮功讲法传功班。我当时很想去,但是工作太忙了请不了假就没能参加。

这位女士参加班后又来理发店找我,她给我带了一本《法轮功》,我当时很开心。她教我双盘,我当时就双盘了半个小时。

回家后我一口气就把书看完,之后我就每天早上骑车一个小时左右到一个公园炼功。那时很年轻也不懂什么修炼,就知道法轮功就是我要找的,师父非常了不起,这功是神功。

之后不久,当年的八月五日,当地邀请到师父来哈尔滨办传功班了,真是梦寐以求啊。我当时坐在会场的第八排,离师父比较近。八月份哈尔滨比较热,师父穿着白衬衫,很高大。师父开始讲课,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那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停的流泪。我记的师父讲过:“我们法轮功善心出的很早,好多人炼功往那儿一坐,无名的流泪,想什么都心酸,看谁都苦,就是生出慈悲心来了”[2]。我当时听到这一节课时,一直在流泪,其实我平时是个不会轻易流泪的人,后来知道是师父把我带到了那一层,是从功中反映出来的状态。

我还记的师父给大家净化身体时,师父说,大意是,现在给我们净化身体,让我们全身放松,想一下自己的病,如果没有病想一下自己亲人的病,师父会瞬间帮我们拿掉。因为会场有五千人左右,师父叫大家一部份一部份站起来。师父从讲台上下来,走到我们前面,就这样师父让我们把眼睛闭上、喊一、二、三,我们就跺右脚,跺完右脚,又跺左脚,用力一跺,我看见眼前黑黑的一团东西一瞬间就没了。从那天开始我就感觉我整个人走路就象飘着走,身体就象没有了似的,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每天师父讲完课,师父的助手在会场中间教功,师父都会围着会场在学员中走动,观看。

学习班结束后的那一天,当我在外面等同修的时候,有很多人向我走来,我回头一看师父在我后面,师父向学员单手立掌示意,随后上车离开。

……那些场面至今仍历历在目。

师父在讲法中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1]

每次读到这段法我都深有感触。 都立即会想起当年参加讲法班的场景。

得法后发生的很多神奇事

得法后,有很多神奇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交流其中的几个。

记的得法不久,我在公园里炼功,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 时,一抱轮我就入定了,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全身动不了,但思维很清晰,公园里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但是就進入不了我的思维中来,干扰不了我,我只是什么都知道但是不在其中,没有任何累的感觉,很舒服,最后结束了同修叫我,我才出定。

从我家到公园总站早上没有那么早的公交车,我只能骑自行车,要骑车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但我一点不觉的累,骑车就象有人推我似的。那种得法后的喜悦真的很快乐。虽然那时还是从感性上认识法,但是心很纯,就是笃信师父讲的话。

记的开始在公园里炼功后有一天,一位同修拿来师父的讲法录像带说不能看、不清楚。我当时就想不可能,师父的录像带怎么可能不清楚呢?我非常坚定的说:不可能,给我吧。于是我拿回家一看,清清楚楚,什么问题都没有。当时也不会悟法理,就是对师父的坚信,那种深入骨子里的信,结果就像师父开示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记的还有一次,我用新买的电热杯在客厅的茶几上煮面,当我从厨房回到客厅时,惊讶的发现插座被从插排上拔下来了,我又插上继续煮,再次回来时,插座又被拔下来了。这是新买的杯子,插座特别紧,没人拔是出不来的,我觉的很奇怪,这时我突然悟到是师父帮了我。我赶快把电热杯从茶几上拿起来一看,电热杯下面都化了,黑黑的烤化的黑液体要流下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插座拔下了,避免了一场会很严重的触电危险。

一次,我早上送三岁的女儿去幼儿园,当我骑车回家过马路时,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我开过来,把我连人带车一起撞倒。我当时就觉的有人推了我一下,我一下就站起来了。司机一看我站起来了,倒车就跑了。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也没害怕,我和自行车都没事,完好无损,可那出租车的前保险杠撞碎了一地。

一位年岁大的围观者还帮我记下了车牌号。当我回到家时,坐下来后整个人都软了,腿软的站不起来了,感觉心脏也加速跳动,就像师父说的:“凡是遇到这种情况都不害怕,可能以后会后怕。”[1]

我先生问我怎么了?我简单的说一下当时的情形。他说你没事吧。我说没事。他就去了现场。回来后他感叹说:“你比车还硬,这个法轮功真厉害。”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我还了一命。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上访后在北京被抓不能回家。我先生的姐姐来我家住了几天。一天早晨出门时,她把两个房间的窗户都打开了。那天突然下大雨,她急忙忙跑到我家楼上一看,窗户全部关上而且还上了锁。我从北京回来后她马上告诉我这件事情,她感到很神奇。

印象很深的还有一件事。哈尔滨的冬天很冷,真相不干胶冬天的时候在室外粘不住,我就進到楼道里。一次,我看到一个单元门的防盗门是锁着的,我当时就对防盗门说:“我是来救人的,请你打开。”我也没再多想什么,突然听到响声,一拽门开了,当时那种开心的感觉真的是无以言表。

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师父时时在身边保护着每一位弟子。在正法的最后阶段,希望自己能做的更好。

最后,在此恭祝师尊过年好 !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