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北京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据明慧网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显示,二零二零年一~十二月份,北京市法轮功学员遭北京市政法委、“610”操控公检法司及街道社区人员迫害,至少三人被迫害致死或遭迫害离世、29人被非法判刑、9人被非法开庭、249人遭绑架(其中23人遭非法批捕或非法起诉)、153人遭非法抄家、103人遭非法上门或非法电话骚扰迫害。

一、被迫害致死实例

1、北京市顺义区善良老太太庞秀清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庞秀清被顺义区“610”、国保及高丽营镇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两年,被非法关在北京大兴女子监狱遭迫害。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庞秀清结束两年冤狱迫害回家。在张喜庄派出所警察及协警的多次骚扰迫害下,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庞秀清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庞秀清,女,家住北京市顺义区高丽营镇西马各庄村。庞秀清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她的母亲、弟弟、弟妹、妹妹都是修炼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一大家人都不同程度的遭到迫害,有的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庞秀清曾经多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上午,北京顺义区国保、“610”、顺义分局、高丽营派出所四个警察,非法闯进庞秀清家。当时有两个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在庞秀清的家中到处查看。他们发现有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光碟后,立即打电话又叫来五、六个警察,出示所谓搜查证后,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光碟与现金约八千元。当天下午,警察将庞秀清绑架到高丽营派出所。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庞秀清被非法起诉到顺义区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庞秀清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在顺义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要求依法无罪释放他们。张秀梅、庞秀清、王凤德均在庭上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后来庞秀清被非法判刑两年。庞秀清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身心健康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庞秀清出狱回家后,顺义区高丽营镇张喜庄派出所的警察、协警以及村委会不法人员,三天两头到家里对庞秀清及家人,持续不断的进行骚扰、威胁和恐吓,态度恶劣蛮横,称是上面(指“610”)有要求,对被判刑出狱的法轮功学员,五年之内要时时监视,保证庞秀清每天在家,还要求庞秀清录指纹、录像、拍照、签字等等,威胁说,如果不配合,以后不能乘坐飞机高铁、限制出行、上黑名单等等。

庞秀清的家人质问对方,她犯什么罪了?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有什么罪?庞秀清原来有好多病,炼法轮功都炼好了!庞秀清贤惠善良,独自在家照顾两位九十多岁的老人,这样的好人,你们为什么要这样迫害?你们没有经过允许,私闯民宅,上门骚扰,是你们在犯罪。他们一看庞秀清的家人懂法律,也知道自己的行为违法,心虚后,就转变态度,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说我们也是执行公务,没办法,就是想看一看庞秀清是否在家,定期或不定期的,邪党有重要活动以及敏感日,都得来查看一下。

两年的冤狱迫害,恶劣的牢狱环境,使庞秀清的身心健康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出狱后,顺义区高丽营镇张喜庄派出所的警察和协警,持续不断的对庞秀清进行骚扰、恐吓和威胁,给庞秀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及精神压力,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反应,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没有停止骚扰。二零二零年九月五日,协警不顾家人的阻拦,非法强行冲进里面的房屋,骚扰已经身体非常虚弱的庞秀清。

多次的惊吓、恐吓、骚扰迫害,巨大的压力,使庞秀清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最终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晚八点二十分左右,含冤离世。

二、被非法判刑主要实例

1、九零后舞蹈女教师翟子慧在北京被非法枉判两年半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下旬获悉,在北京工作的沈阳籍法轮功学员翟子慧被北京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零六个月。

翟子慧,女,二十九岁。二零一三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做舞蹈教学工作,是一个修炼法轮功只有几个月的年轻的“九零后”。在修炼法轮功的过程中,她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处处以做一个好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二零一九年八月,因在微信群给同伴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被当地派出所“约谈”。在一次讲真相时,翟子慧被受邪党宣传毒害的同伴举报,随后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被朝阳区管庄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警察抢走多本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打印机、iPad、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翟子慧被非法批捕。同年十一月四日,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案卷。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北京朝阳区温榆河法庭非法开庭,翟子慧和其辩护律师到庭,家属提前申请要求旁听,却未获批准。

非法庭审过程中,法庭出示的所谓证据是故意拼凑的,且证据混乱、证据矛盾。并将翟子慧的私人用品拼凑为“证据”;更不可思议的是,将八十多个一体护身符卡片,拆分为背面进行拍照后作为真相故事卡片,再次重复加到真相资料数量里面,使数量成倍增长。

同时法庭还出示现场录像,被翟子慧当场否定。维权辩护律师当庭指出:1、电子证据必须有司法鉴定,此证据无法律效力,为无效证据。2、针对手机的鉴定,按最高院司法解释,鉴定前未加以封存的电子证据,不能作为定案证据。

翟子慧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遭迫害,在看守所她被强制戴着手铐和脚镣。

2、大兴区六十七岁的李玉华被非法判刑一年,上诉却被非法维持原判

大兴区法轮功学员李玉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疾病都好了。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八年间,李玉华被中共迫害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后来从新修法轮功后,恢复健康。

二零一九年,六十七岁的李玉华再被迫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一年,并被勒索罚款一千元人民币。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玉华经历多次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两年、流离失所、敲门骚扰、蹲坑监视居住地等迫害,造成巨大的身心伤害。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李玉华和刘忠敏在丰台区被南苑派出所警察牛波、宋东明非法跟踪,在未穿警服、未出示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把她们绑架到南苑派出所,把两位老人双手反铐在派出所的椅子上迫害。私设公堂,非法审讯。用警车拉到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黑监狱,交给两个粗壮的女打手带走,用手铐铐住,里面的人员称:“这两个人不知道名字,也没检查有没有什么病,拒收。”牛波、宋东明只好将李玉华和刘忠敏拉回南苑派出所非法关押。

在南苑派出所,不让睡觉,李玉华和刘忠敏绝食一天一宿,双手被一直反铐在椅子上,不给两个老人松绑。五月二十三日下午,把她们送到丰台看守所迫害。非法抽血、照相后,在丰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南苑派出所还过来非法审讯过两次。看守所里负责审讯的别春荣,用伪善的语气诱骗说出姓名住址后,逼迫在审讯书上签字。随后,检察院派人非法搜查,核实身份、房屋产权、家属女儿金晶的身份。威胁、恐吓、施压,吓唬女儿、女婿。

由于李玉华失踪了二天,李玉华女儿报警,后来才知道李玉华被绑架。李玉华的女儿担心自己的母亲,怕死在看守所里,把她所有曾经住院的病例都拿给南苑派出所和丰台看守所,但他们不相信。在被非法关押迫害十天后,李玉华已经被折腾的脱了相,眼看有生命危险。丰台看守所怕没法跟家属交代,在五月三十一日用手铐脚镣把李玉华绑架到丰台肺结核医院进行体检,直到检查结果与李玉华女儿手中的资料描述的病情一致,怕承担责任、闹出人命,才同意给李玉华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南苑派出所牛波、李东明和丰台检察院检察员马志坤、检察官助理王栋、书记员五人,把刑讯逼供李玉华女儿的陈述作为伪证,给李玉华、刘忠敏罗列所谓的“罪状”,向丰台法院递交非法起诉。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下午三点,李玉华被命令强迫到北京丰台法院大厅院报到,其目的是为非法庭审给李玉华和刘忠敏编织罗列罪名,恐吓李玉华和她的家人。丰台区公、检、法部门雇用北京丰台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尚卫做李玉华的指定律师,被尚卫律师的欺骗诱导,在白纸和辩护人授权书上签了字,做“有罪辩护”。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下午三点,在胁迫和无奈下,李玉华和外甥女到达丰台法院第二法庭。被带到一个特别小的屋子里,十来个人参与非法庭审。其中有北京丰台民博律师事务所协助检察院构陷的所谓“指定律师”尚卫、丰台法院公诉人马志坤、一男一女两名公诉人。女的听着好象是南苑派出所的。还有一个女的记录员,五个男法官。

公诉人马志坤拿着编织罗列的“罪状”,匆忙慌张的念了一遍,最后称根据刑法三百条第十二页应判……没敢念出来,就慌忙整理东西要走。随后尚卫说:岁数比较大了,七十岁了,文化比较低,应轻判。

最后主审吴法官问:“有什么说的吗?” 李玉华拿出整理的辩护词照着逐条念,法官却称:“简单点,说两句得了,把你的辩护词留下吧,我同意。”记录员胁迫在他们念的那份编织罗列的罪状上摁手印,整个非法庭审过程二十多分钟,所有在场人员都慌慌张张收场,匆忙离开。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左右,北京市大兴区旧宫红星派出所一群警察大概有七个人,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侵入李玉华家。这群警察象土匪一样开始乱翻,非法抢劫收音机、几本法轮功真相资料、所有的大法书籍。把李玉华劫持送到红星派出所,补充所谓的构陷证据后,又送回家拍照取证,继续为构陷罗列罪名、掩盖红星派出所的执法犯法行为。

大兴区红星派出所连夜非法审讯后,又强制查体温、验血,强行让按十个手指手印、测量脚印。随后又连夜强行绑架到北京大兴法制管理中心,那里不收,又重新劫回红星派出所策划构陷。红星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只好把李玉华放回家,几次非法监视李玉华的日常生活,这些警察的警号是57902、55617、6533。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李玉华女儿接到丰台检察院的变更起诉书,此案应在二零一九年结束。如今丰台检察院又突然从新变更构陷,通知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到丰台法院去接受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在丰台法院非法庭审李玉华的过程中,李玉华向法院递交了辩护书,并打算当庭按事先整理好的辩护词为自己辩护,刚念了不到三分之一,法官就说:“你不用念了,没事了,你把辩护书交给我吧,我拿回去一定会好好看的。”并提示李玉华:“你也给负责起诉你的检察长马志坤一份吧,我让他也回去好好看看。”伪善的说:“李玉华你没事了,回家去吧。”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李玉华接到北京丰台法院的非法判决书,并勒索罚款一千元人民币。并限在十日内,如不上诉,就立即执行本次非法判决。当天自费身体全检,花了一千来块钱,体检不合格,监狱都拒收,所以当日以取保候审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因京丰检一部刑变诉(2020)16号诉讼庭审一案,不服北京丰台区人民法院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字第(2019)京106刑初 1398号刑事判决,李玉华提出维权上诉。

十一月初,在北京方庄中级法院合议庭。当时两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和一个男警察。其中一个女书记员称:“你上诉有新证人吗?有新证据吗?”接待的三个人称不开庭审理维持原判,本案到此审理终结。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李玉华再次遭到丰台法院的打击报复,负责接待李玉华的丰台法院人员称:“你不是不服吗?上诉了吗?你不是告吗?那就再次让你自费体检,把你关进去吧!”强行带到公安医院进行自费体检,又花一千元体检费,再次因体检不合格被监狱拒收,丰台法院将李玉华释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丰台区第二中级法院判决结果是维持冤判,非法判刑一年,并非法罚款一千元人民币。冤判的所谓关键证据却是“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区分局防范和处理邪教处理办公室”出具的情况说明,但这是伪证,是非法、无效的,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3、遭十四年非法冤狱迫害 北京王自成再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王自成,原是平谷区盘峰宾馆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开除,曾遭三次非法判刑,累计遭受十四年冤狱迫害,如今又再遭非法判刑五年半,勒索钱财一万元。迫害期间,因暴力迫害,身体曾一度瘫痪,出狱后通过修炼恢复健康。

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王自成在平谷区马坊镇一家工厂上班,在班上被北京市平谷区公安分局峪口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无端认定他发放真相资料违法。又遭非法判刑五年半,非法勒索钱财一万元。

以上是绑架、酷刑以及非法判刑迫害。此外,还有以下迫害事实:

王自成的退休金,因没有档案等原因至今无法补办,因此十四年冤狱及被迫害瘫痪期间,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曾两次与妻子张爱平同时入冤狱,一双年幼的儿女孤苦无依,曾一度轻生,靠亲戚接济抚养长大。家属因他不放弃信念而被警察和单位以失去工作相要挟,给他和家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和经济上的压力。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九点,王自成在平谷区法院被非法开庭。王自成、女儿、律师当庭做无罪辩护,讲述了王自成一家受益于法轮大法的故事。全场公检法人员都静静地听着。

王自成为自己做无罪辩护,他说,自己没有犯罪,更不应该站在这里(被迫害)。

在法庭上,王自成的女儿六方面从法律方面辩护修炼法轮大法合法,在第七方面她讲述了迫害法轮功违宪违法,迫害的一切理由都是谎言。

她说:“这么多年来。我父亲顶着家人的指责与陌生人的嘲讽,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始终不放弃自己的信仰,理性、善意的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十四年的冤狱,使我父亲受尽了折磨与痛苦,但却始终没有改变他心中的善念和良知,他从没有怨恨过那些曾伤害他的人。因为我父亲知道,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他们也是无辜的受害者,所以他默默的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去证实大法,去捍卫自己的信仰,去告诉别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到底是怎样的。

在我成长的十余年里,这场残酷的迫害始终是我和我家人挥之不去的噩梦,贯穿了我整个成长过程,它不仅残害了无数善良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拆散了无数象我这样普通的家庭,也在使更多不明真相的人被动的成为了加害者,我父亲从小便教导我做人要善良,要无愧于自己的良心。于是我鼓起了全部的勇气站在了这里,在我父亲遭受冤枉时替他说句公道话,也替无数象我这样正在被迫害的无辜家庭和那些象我父亲这样善良的修炼者们说句公道话,我父亲是无辜的,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都是无辜的。

这样一个教人向善、使人健康、福益社会、受到世界人民欢迎的高德大法,却遭到江泽民的无理打压,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违宪违法,迫害的一切理由都是谎言,都是为了抹黑法轮功而编造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目的就是要澄清中共江泽民集团为打压法轮功而编造的谎言,使人们能从这些谎言中解脱出来,以免成为这些谎言的牺牲品。俗话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你真正了解了法轮功,你自然就能从这场善与恶、是与非中得出自己的正确结论。”

维权律师从三个法律层面为王自成进行无罪辩护,但平谷区检察院检察官戚煜珩却知法犯法,在事实真相面前,还是建议量刑四至六年。致使王自成被非法判刑五年半,被勒索钱财一万元。

4、北京市大兴区李一恒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大兴区法轮功学员李一恒被大兴区公安分局亦庄派出所两个便衣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于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近日获悉,李一恒被北京市大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李一恒已上诉。

李一恒,男,三十七岁,北京市大兴区亦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八月中旬,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分局亦庄派出所两个便衣警察张广帅、王晓雨装扮成买车客户,来到李一恒所在车行,单独找到他说要打配置单。其中一人说:今天要给你一个惊喜。说完就掏出了逮捕令。据悉,李一恒因在小区发真相小册子被摄像头拍到而遭警察监视。

李一恒说若要跟他们走可以,但必须先把工作交代清楚。两个便衣警察不同意,试图把李一恒按倒在地。李一恒的同事和车行领导均出面调解,车行领导单独与两个便衣警察谈了二十来分钟。

李一恒被绑架到大兴区公安分局亦庄派出所,派出所警察两次前往李一恒住处非法搜查。后来李一恒被劫持到北京大兴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前三天他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之后他否定迫害,始终保持零口供、不穿号服、每天学法炼功。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日,李一恒被北京市大兴区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十二月十日又被第二次非法庭审。近日获悉,李一恒被北京市大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李一恒已上诉。

5、被北京朝阳法院非法判刑,宿辉娜上诉

在北京工作的辽宁籍法轮功学员宿辉娜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朝阳看守所一年多,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被北京朝阳区法院一庭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上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宿辉娜家人打电话给北京朝阳法院一庭,法院那边接电话的是个女的,说:“宿辉娜已经在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六日被判三年半,宿辉娜不服判决,已经上诉。目前宿辉娜还被关押在朝阳看守所。”

宿辉娜家人质问:“宿辉娜判刑法院应该告诉家人,你们也没通知家属。”那个女的说:“我也很忙啊。”她说现在宿辉娜这事不归他们管了,归三中院管了,她上诉了判决无效,所以他们没通知你。在这段时间里,家人几次打电话均没有人接电话。

宿辉娜(宿慧娜),辽宁省丹东市人,在北京工作,居住在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宿慧娜贴真相粘贴,被监控录像看到后,被跟踪、绑架到北京市朝阳分局大屯派出所。警察在她包里翻出真相粘贴,随后对她非法抄家。警察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四十多本,还有部份真相粘贴。

宿辉娜被劫持到北京市朝阳看守所非法关押,被非法提审两次。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份,宿辉娜的家人先后两次请律师去看守所看望。十二月四日,律师第三次去探视,宿辉娜说:“朝阳检察院来过一次,再没来过。”

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宿辉娜家属再次请律师去朝阳看守所看望被非法关押近百天的宿辉娜。律师探视后回来传话说:“宿辉娜的案子在二零二零年一月二日进检察院了。”

六月二十二日家人请律师去朝阳看守所探视,律师要给宿辉娜做有罪辩护。宿辉娜当时拒绝律师的说辞,坚持自己做无罪辩护。

六月二十九日,北京朝阳区法院打电话给宿辉娜家人,告诉家人所谓的“案子”已经到法院了,并要求宿辉娜请律师,宿辉娜说:“我有律师。”事后法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宿辉娜家人说:“这是法律程序。”还说:“七月一日雇不雇律师给他们信。”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六日,宿辉娜被北京朝阳区法院一庭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在法庭上,宿辉娜有理有据的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虽然公诉人和法院人员打断宿辉娜的无罪辩护,但宿辉娜还是慈悲的给在场的所有人员讲了相关的法律知识,希望唤醒在场人的善念良知,让他们明白修炼法轮功是无罪的,不要被中共邪党利用,枉判无辜。她不希望这些公检法人员在天灭中共的最后时刻充当替罪羊,给他们自己与家人造成无法弥补的痛苦损失。

目前宿辉娜已经上诉,还被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请相关人员用你们的善心关注此案,让她与年迈的父母早日团圆。

6、累遭迫害,北京房山区许秀芬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北京市房山区法轮功学员许秀芬,累遭迫害。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再次被绑架、构陷,目前被房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妹妹许秀红遭酷刑、药物等迫害,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岁。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下午七点左右,房山区良乡镇派出所副所长吕某等警察全副武装闯到法轮功学员许秀芬家,当时许秀芬不在家,家里有她父亲、弟弟和弟媳。得知许秀芬在上班,警察又闯到她工作地点把她带回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两箱(收集箱)东西。

晚二十一点左右,不法警察将许秀芬反铐带走。临走前,她瘫痪在床的父亲对她说:“你放心,你爸爸坚强着呢。”四月二十日,警察上门问许秀芬父亲情况。四月底,许秀芬父亲去派出所要人,一办案警察做了笔录,然后开车将其送回家。

许秀芬被非法关押在房山看守所,五月三十日,被房山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批捕。许秀芬在看守所绝食抗议,狱警给她戴上脚镣手铐,并且灌食折磨。许秀芬身体出现糖尿病症状,比正常值高出十五个点,看守所狱警不仅不让她就医,而且继续折磨她。

许秀芬女士是房山区良乡镇人,天性刚直,为人实在,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她在老爸膝前是孝女,在同事面前是“笑女”,待人和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许秀芬坚定大法修炼,用一颗纯净无私的心不停地呼唤着良知,希望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大法利国利民,因此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许秀芬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六日,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一年;二零零八年四月九日,许秀芬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受到酷刑折磨。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六日,许秀芬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房山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被突然带到法庭(未在三天前告知,房山法院主审法官董杰在违法),许秀芬显得憔悴,但缓慢的步子中透露着坚毅。她的语言略显迟缓,显然是关押迫害过长所致。她平静地告诉法官、检察官等人,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不是什么“邪教”,她没有犯什么罪。

律师做了完全无罪的辩护,严肃地指出房山区检察院对许秀芬的指控是一个错案、假案,他从信仰自由无罪,政教分离、国际法与中国现行法律等方面,讲明了法轮功在法律上与邪教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是二零零零年公安部公布的十四个邪教中也没有法轮功的名字,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许秀芬母亲多次被恶警骚扰,带到派出所辱骂恐吓,于二零零一年被当地610和医院谋害致死,医院强行将遗体火化。

妹妹许秀红二零零一年被警察入室绑架,遭受五年冤狱迫害。期间,被迫害的例假四个月不停,强制灌药后,头发大把脱落,精神一直萎靡。出狱后,医院检查出心脏大面积纤维化;二零一六年,又被北京通州区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迫害三个月。这两次被非法关押期间和出监后,身体都出现明显的被喂食或注射毒性药物症状,身体每况愈下,伴有经常性的莫名恐慌。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许秀红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岁。直到离世前,许秀红的两个手腕上当年被酷刑折磨留的疤痕依然清晰可见。

本来身体还算硬朗的老父亲在多次打击下,心情抑郁,这次爱女又一次被绑架,急的血糖、血压升高,并发脑梗,在许秀芬被绑架关押后已经多次住进医院,甚至被重症监护。

7、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李瑞玲被枉判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北京市朝阳区劲松中街法轮功学员李瑞玲被非法开庭。近日消息,李瑞玲被东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四千元。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李瑞玲粘贴大法真相资料,被东城区花市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随后七、八个警察带着李瑞玲到家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电脑、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

就在警察在李瑞玲家里胡作非为之时,李瑞玲七十多岁的大舅来串门,警察开的门,看到她大舅拿的书包就抢,然后把东西倒在地上。她大舅看到警察的违法行为,就和他们论理,反抗他们的违法行为,被警察铐起来、按在地上。警察抢劫后,非法把李瑞玲与她大舅带走。后来李瑞玲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拘留所,大舅回家。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半,李瑞玲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家属申请旁听被拒绝。李瑞玲在法庭上自辩时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功法,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多种疾病都好了,心态变好了。所以,我才要把这个受益的好事告诉世人,希望人人都按真善忍去做,那世界就和平了。”律师在法律方面进行了无罪辩护。公诉人认为李瑞玲不认罪,建议从重处理,量刑建议三年以下。近日消息,李瑞玲被东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被勒索罚金四千元。

8、北京延庆区法轮功学员范纪荣在家中被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昌平区法院人员到延庆区法轮功学员范纪荣家中,对她非法开庭。十二月三日,他们又去范纪荣家非法宣判她被判刑四年,罚金一万元。范纪荣正在准备上诉。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昌平区法院审判长欧春光、审判员贺颖超、范博见、杜金星、刘晓燕、书记员武宙鹏、王雪鹏等人来到范纪荣家,对她公布了自二零一三年以来多次企图强加迫害的所谓案件“中止审理”和“恢复审理”。

二十七日那天,昌平法院的上述人员到范纪荣家来时,同时来的还有120救护车。法院的人先让120医护人员三个人按着范纪荣,强行给她检查身体。体检结果是不宜把人带走羁押。法院这伙人就在范纪荣家对她非法开庭。当时在范纪荣家里的有十三人,外面有五辆车,说是开庭审理,其实就是走过场。

范纪荣不配合他们,当即对在场的人说:我不承认你们说的一切。之后,这伙人离开了。十二月三日,昌平区法院的三个人直接到范纪荣家对她非法宣判,范纪荣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目前,范纪荣正在家里准备上诉状,以修炼人的慈悲心态,再次给这些被欺骗、被利用的人明白真相、得救的机会。

9、北京大兴区六十八岁徐凤梅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大兴区法轮功学员徐凤梅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庭审,徐凤梅自己辩护。近日,徐凤梅被非法判刑五年。因身体不合格,在家等法院消息。

徐凤梅是一位六十八岁的老太太,她认为自己的生命是修大法延续来的,活着就要讲真相证实大法的美好。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她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刑拘,送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并在监狱中遭受过七年迫害。

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中午,徐凤梅老人象往常一样出门,在去公交车站等车返家途中,遭遇大兴区天宫院派出所一群警察野蛮绑架。那些警察从她身上没有搜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哄骗她说要送她回家。到了位于天堂河小区的家中,依然控制着不让她活动,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在她家里翻箱倒柜,抢走了家中的电脑、四、五本大法书籍及许多真相资料等。

在天宫院派出所,不法警察使用各种办法诱供,徐凤梅坚持不配合,警察气急败坏,一边恶语相加,一边处处刁难,不让她喝水,不给她吃饭,不准她上厕所。
徐凤梅遭受了长时间的虐待后,血压升高,身体出现严重病状,被紧急送往大兴区仁和医院,经过多科室检查,要求立即住院就医。但派出所不甘心,把徐凤梅送到大兴区看守所,想让看守所先收下,再办理保外就医。看守所以徐凤梅体检不合格拒收。最后大兴分局做了取保候审。

六月七日深夜,徐凤梅的女儿到派出所把她接回了家。警察威胁她女儿让她看住她妈妈别出门,否则不让她租房住,并让单位辞退她。第二天派出所的恶警再次来到徐凤梅家,一顿拍照,又要走了取保候审的单子,并威胁不让她出去,说有人会监视。

10、屡遭迫害,北京时应吉又被非法判刑两年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北京市延庆区法轮功学员时应吉,被绑架构陷一年多后,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庭审。近日获悉,时应吉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五千元。

时应吉,四十五岁,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孔化营村人,原铁路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时应吉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现在,家里只剩下年迈的父母,二老身体不好,生活艰难。时应吉曾遭八次绑架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一次六年迫害。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时应吉被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大兴区大洼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时应吉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非法批捕;公安、检察院相互勾结构陷。

二零二零年一月,时应吉被大兴区检察院构陷到大兴区法院。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时应吉身穿隔离服,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庭审。辩护律师和时应吉在庭审过程中配合得很好,律师重点指出整个案件中警察和检察官的多处违法之处,明确他们违法办案之处,得出本案是错案的结论,并要求法庭记录完整,让这份庭审记录成为他们违法的记录。

整个庭审大约一个半小时。公诉人、法官没有打断他二人说话。近日获悉,时应吉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五千元。

三、遭非法批捕主要实例

1、北京许那等十一位学员被绑架,检察院退卷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画家)、李宗泽、孟庆霞(画家、教师)、刘强、李立鑫、邓静静、焦梦娇、李佳轩、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被绑架,并被构陷到东城区检察院。十一月底,检察院核实认为证据不足,已退回北京市东城公安分局。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在北京多地,突然发生了一起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绑架,共绑架十三人之多。他们是:许那(顺义区)、李宗泽、李立鑫(门头沟区)、邓静静、张任飞、李佳轩、焦梦娇、郑艳美、郑玉洁(海淀区)、王宇(东城区)、付文(西城区)、刘强(朝阳区)、孟庆霞(昌平区)。他们又被各区派出所劫持到北京东城区办案中心。因疫情原因,其中几人出现体温高现象。几天后,转入到北京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期间,郑玉洁被关过小号,邓静静一直停留在北京东城区办案中心,直到三十七天后,才被移至看守所内。参与绑架的单位:北京市国保、北京市国安局、北京市公安局、北京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北京东城区和平里派出所、北京东城区东直门派出所等。七月二十日,仅部份家属接到了警察的通知电话,并拒绝透露相关情况。更多家属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形式的通知书或告知书。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许那、李宗泽、李立鑫、邓静静、张任飞、李佳轩、焦梦娇、郑艳美、郑玉洁、孟庆霞、刘强被非法批捕。王宇取保候审形式已回家。付文在北京的家里被绑架,八月二十六日,警察通知取保候审回家。他们中,有多次被迫害的,更多的是九零后年轻人。他们中很多是知名高等院校毕业的研究生、大学生,有画家、艺术家等,是国家的栋梁之才。

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的美好追求使他们摆脱了社会大染缸对心灵的侵蚀,修炼后,他们改掉了年轻人身上心高气傲,争强好胜,强调自我的不足,学会了站在对方立场想问题,考虑别人的感受,内心变得纯净祥和。在生活和工作中,他们都是对家庭、对社会有益的好人。他们的年轻、阳光、善良、智慧、美丽,散发着真、善、忍的美好,令律师及办案人员震惊!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这些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音讯皆无,他们的家人,心情十分焦急,四处寻找。约三十天后,家属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及法律文书。家属们分别请律师问明情况。整个绑架、关押过程违宪、违法操作。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秘密审讯,强制洗脑的迫害,诱骗写悔过书、保证书等。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律师分别打电话给检察院询问,得知整个案件已被构陷到检察院。律师曾被告知可以给电子光盘,但直至十一月十一日,已阅卷的律师均没有拿到光盘,只能部份拍照、摘抄。目前案卷因证据不足,已被检察院退卷。其中很多所谓证据仅是因个人兴趣、特长及生活需要所拍摄的照片。

2、北京法轮功学员赵秀环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

北京石景山区法轮功学员赵秀环,外出发放真相资料,被监控拍摄下来后,遭举报。十一月二十二日,被石景山区曙光派出所绑架,之后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

另外,曙光派出所警察将赵秀环家中的大法书、播放炼功音乐用的播放器、家中挂的一幅画有“法轮大法好”的油画等抢走。

现年六十五岁的赵秀环,修炼法轮功前曾经有许多的病,如乙肝、鼻炎等,但修炼了法轮功后,她的身体迅速恢复健康。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后,二零零零年中国新年期间,中共警察为了阻止赵秀环去天安门广场,将她非法拘留四十天;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左右,恶警又绑架赵秀环,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零二年,赵秀环因做法轮功真相资料、讲真相再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赵秀环被非法关押的二零零四年,狱警陈敬逼迫赵秀环劈叉,导致赵秀环几乎窒息过去,身体严重受伤,尿血,腿部伤残。赵秀环的年龄比陈敬的母亲年龄还大。狱警还逼迫赵秀环弯腰九十度后,让两个人骑到她背上;狱警还让她罚站、对她单独包夹等。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因为赵秀环参与诉江,被北京石景山分局国保及派出所警察骚扰。警察发现赵秀环家中有法轮功资料,随即抄家,抢走电脑一部、打印机两台、真相小册子七、八十本。赵秀环被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后,才回家。

3、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北京国秀兰又被构陷到法院

二零二零年五月三日,北京市昌平区法轮功学员国秀兰被跟踪便衣警察绑架。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被构陷到昌平区法院。

国秀兰,女,五十八岁,家住北京市昌平区城南街道。一九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国秀兰患有子宫肌瘤,继发严重贫血,身体很虚弱。修炼法轮功后,这些病症不药而愈。国秀兰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对公公照顾的无微不至,对待街坊邻居也非常的和蔼可亲。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国秀兰曾六次被中共邪党绑架迫害,并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迫害,曾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因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北京市国保、昌平城南“610”、昌平区公安国保等多人闯到国秀兰家,恶人用万能钥匙把防盗门打开,对国秀兰实施绑架、抄家。警察将国秀兰抬上警车,还把国秀兰八十七岁的老公公推倒在地。

国秀兰被劫持到昌平区南口镇刘村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又被劫持到昌平区南口镇陈庄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半个月。

二零二零年五月三日,国秀兰和丈夫杨宝柱被便衣警察跟踪绑架,后被劫持到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九日,杨宝柱被放回家。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国秀兰被构陷到昌平区法院迫害。

结语

综上所述,二零二零年北京市法轮功学员遭北京市政法委、“610”迫害,至少造成三人被迫害致死或遭迫害离世、29人被非法判刑、9人被非法开庭、249人遭绑架(其中23人遭非法批捕或非法起诉)、153人遭非法抄家、一百零三人遭非法上门或非法电话骚扰迫害。

遭迫害致死或离世实例发生在顺义区和昌平区;遭绑架迫害实例发生的主要地区是朝阳区、海淀区、顺义区、延庆区;遭非法判刑迫害实例主要发生在平谷区、朝阳区、丰台区;遭骚扰迫害实例主要发生在朝阳区、昌平区、顺义区、海淀区。遭迫害的主要原因是所谓的“清零”迫害以及讲真相及监控器摄像头迫害,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北京市部分市区公检法司、国保、派出所、街道社区人员。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附:
1、二零二零年北京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明细表
下载(19KB)

2、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
下载(81KB)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6/二零二零年北京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420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