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闯过关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七日】我是二零一零年走進大法修炼的。修炼前我全身肌肉萎缩、全身骨质疏松、筋钙化,行动受阻,十几年打不了喷嚏,打不了哈欠;坐在沙发上想站起来,得需要人帮助;走路经常拄着拐杖;晚上睡觉腰与脊柱经常抽筋,疼的嗷嗷叫;脑供血不足,头痛、头晕,严重时会昏死过去;有时站着呼吸都困难,坐在椅子上就上不来气。封闭针打了八年,最后不起作用了。这样的日子,我过了十几年,真是生不如死。

一、大法显神奇

我妻子是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我叫她播放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给我听。我听了大概一个多月,感觉这个大法很好。有一天,我拿着《转法轮》坐在书房的单人床上,我只能后背靠在墙上,这样可以伸直腿。这样坐着,腰、腿都很疼。我拿起《转法轮》开始学第一讲,我发了一个愿:我今天一定要这样坐着学完一讲《转法轮》。如果疼死,就死了,不死,就必须学完。当我学到第十二页的时候,痛的眼睛看字都已经是蒙蒙的了。但是,我已经发誓了,所以我就接着学。

等学到第十六页的时候,我就昏过去了,感觉坐的床碎成了无数的三、四厘米的小圆木条,自己的身体从很高的空中快速的自由下落,右边的腰和上身一尺长左右的地方的骨骼复位了。我恐慌的两手按了一下床铺,我这不是还坐在这吗?原来床没塌啊。这时腰腿不那么疼了。就这样,我兑现了誓愿,学完了《转法轮》第一讲。我的眼泪一直往下流,这大法太超常了!我一定要坚修大法。

二、严肃对待学法 学法要得法

我要求自己学法时一定要双盘。刚开始学法时,由于身体的状况,我只能靠着墙散盘着腿坐着。我就利用一切时间压腿,每天下来,疼的一上午嘴里都是苦的。由于我高标准的严格对待学法,虽然吃了很多苦,可我无意中感到法在往我脑子里打。有时看到哪一行字,哪一行字就在变大。有时感觉自己坐在云朵上,在飘着学法,法理在不断的给我展现。

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发誓跟师父回家。这时,我看到师父的两眼含着眼泪。这样的景象一直持续了一年左右。我深知以我这样的身体,想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将会吃很多的苦。每次看到师父的法像,我的眼泪都情不自禁的往下流。

我知道修炼是严肃的,法是有标准的。在学法上,我每天学法前先洗手,坐下后保持对师父和大法一颗尊敬的心双盘、身体保持正直、手不压字,双手捧书,精神饱满,意志坚定。这样,我感觉每天对法都能有深一层的理解。

师父说:“大家知道,抱着一颗什么心态看法的时候才能看到法理呢?这个不用我多说大家都知道。你眼睛在看法的时候思想没在法上,大家想想,那你不等于白看吗?那给谁看呢?自己并没有学呀。我不是告诉大家一定要真正的叫你自己得功吗?那么如果在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你给谁学法啊?不是批评啊,是在告诉大家,这个情况非常重要。所以不管怎么忙,你们学法的时候,什么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虑其它的,就是学法。也许你在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那么能不告诉你吗?”[1]“从另外一方面讲,如果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个形式问题,实际上是等于学法者对法也不太尊敬,那么法能显露出来吗?从这一点上讲,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学法,注意在忙的情况下学法要稳住思想。”[1]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效果特别好,为自己做好三件事、证实法起到了根本的保障。使我能够时时保持强大的正念,空间场干净纯正。

三、消业和过关

修炼了两个月左右的一天,我和朋友们在外面吃饭。回家后,脑袋疼。我找妻子要药,她没理我。我想:“是啊,我修炼了,不需要吃药,睡一觉就好了。”在夜间,我脑袋象裂开一样,疼的我坐了起来,我喊了一声:“你疼死我吧!”喊完后,脑袋疼痛全无,那个舒服无法形容,躺下就睡着了。从那一天起,头疼病消失了。

我悟到,不要把自己当作常人,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事事用法对照,只要符合了法,自己身体不正确的状态就会消失。

也有需要吸取教训的地方。由于炼功前自己有一个常人观念,总担心到儿子结婚时,自己的身体能承受得了吗?以前脑供血不足,严重时会休克。有一次头晕,我在医院昏迷了一夜。醒来后,陪护自己的一些亲戚有一半都不认识了,下午回家连回家的路也不认识了。

修炼八个月的时候,儿子要结婚了。儿子结婚的前两天的早上五点多,我突然头晕,总要摔跟头似的,上厕所是由妻子架着去的。回来躺下,睡到早上八点多。因为亲戚一会儿就到,我打算坐起来。这时我感觉到,整个屋子的空间象填满了小米粒一样,沉重的压着我,不让我起来。吓的妻子说话的声音都变了。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狠心的、猛的坐了起来,我大喊:“没事儿!”紧接着,我就下地了。当时我的全身,手心、脚心、头皮出了一身黏糊糊的东西,使睡衣、睡裤、头发都黏在了身上。这时我想上厕所,妻子想搀扶我,我说:“别管,我自己去。”

我背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一挺胸,接着背,时时背,除了睡觉,不间断的背了两天一夜。我终于可以下楼了。第二天是儿子的婚礼,我是家长,需要讲几句话。音乐声一响,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就在心里求师父给我智慧。我讲完后看到许多亲戚感动的落泪了。

后来自己在法中认识到,那一次的关难是自己的心造成的。师父告诉我们:“你老认为你有病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导致成病。因为你的心性已经降到常人那个基础上去了,那么常人当然是要得病的了。”[3]

在修炼过程中,遇到身体出现不正确的状况时,我就背法,在悟法中走了过来。

我对照法,始终保持为他的状态,保持着救度所有一切生命的慈悲善念。这样,自己的空间场会向正的方向迅速转化。我的身体多次出现这样的状况,都是这样变为正常的。我有时思想中掺杂進去一丝为私、为我的不符合法的观念时,空间场或身体都没有明显大的变化。

我发现在修炼过关中,法对我们的要求在不断的提高。我一直用法对照身体发生的各种不正确状态。三年前,我出现了一次不正确的状态,身体象虚脱了一样,没有一点力气。我一夜之中,都象以往一样,在法中悟、用法对照,身体的变化不太大。

早晨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必须起来炼功。在炼功时,我想起了很多师父关于宇宙和人体相对应的法。我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宇宙体系。我想我现在就是神在修炼,现在身体表现出来的状态,是巨大宇宙体系内的所有不正的物质、生命在师父正法中不断解体、更新,使众生同化到新宇宙中。随之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恢复正常,非常的殊胜美妙。

在我修炼了七、八年时的一天,在早晨炼功的时候,我很不想起来,但是我还是起来炼功了。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象崩溃了一样,当时的状况我已经无能力承受了,真感觉到了世界的末日一样。我立刻求师父救我,我也把自己今天的去留交给了师父。我心里念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4]。

直到今天,我都忘不了那天的情景,我几次差点瘫在地上,我是在师父的加持下,炼完了五套功法的。之后,我睡了一觉。从那天开始,我的双盘由原来的四十五分钟,达到了一个小时以上。

四、师父的两次点悟

在我刚修炼几个月的时候,同修交流中谈到转变观念的问题。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在悟怎样转变观念。师父说过:“宇宙的过去是为私的,就说人吧,那真的是在关键时刻不管别人的。”[5]一天我想:旧宇宙是为私的,那新宇宙是为他的。我们事事都要用大法对照,用法去衡量,在法中修。当时,我是闭着眼睛在悟。忽然间,我的眼前出现了巨大的白光,使我一惊。师父的法出现在脑中:“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6]。

通过师父的点化,我知道事事为他人着想,做事为他,各种观念用法衡量,符合师父的法,这就在转变观念。转变观念在我的修炼、过关中起了根本的作用。我经常背师父的这句法,使自己做三件事中有了根本的保障。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7]“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7]

我修炼时间短,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多多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