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综述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二十一年来,大连十几万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其中,数以万计的人被非法传讯、罚款、拘留、洗脑和关押。据已经报道出的消息不完全统计,大连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47名,几千人被送进戒毒所、看守所和洗脑班;827人被非法劳教迫害,371人被非法判刑。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判刑、绑架、关押、劳教、关洗脑班、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多少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至今迫害还在继续。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辽宁省大连市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薄熙来任大连市长期间,最先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在罗干和周永康的全力组织、推动下,迅速在全国推广铺开。中共军队、武警、政法系统、医疗系统(包括军方、武警和地方医院)和器官黑中介联手,形成全国大规模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的“一条龙”杀人产业,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薄熙来在大连建立二个“尸体加工厂”,成为全球最大尸体加工基地。薄熙来最终遭恶报被判处无期徒刑。

一、几千人被送进戒毒所、看守所和洗脑班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至今,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约有几千人被关进大连台山戒毒所洗脑班,12人被关进大连黑石礁临海大酒店洗脑班,31人被关进大连环保宾馆洗脑班,142人被关进辽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24人被关进大连市姚家强制戒毒所洗脑班(前身是大连市矫治所),此外还有个别法轮功学员被关进金州区龙王庙洗脑班、大连千山路洗脑班、大连西岗区“思想教育学校”和“教育转化学习班”(即洗脑班)、大连教育学院、普兰店市委党校等。

特别是九九年下半年、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大连几千名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回大连后,大部份被关进大连市台山戒毒所洗脑班迫害。

1、冯刚老师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冯刚,男,四十八岁,大连海洋大学(原水产学院)美术教师,他在绘画、雕塑方面造诣颇深。


冯刚夫妇

一九九九年底冯刚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劳动教养、关押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因他抵制邪恶而遭到毒打、体罚、劳役、野蛮灌食等严重迫害,绝食期间大量吐血,生命垂危,教养院怕担责任,才将他保外就医。放出不久,恶警再一次包围他的住处,强行绑架他,他坚决抵制,被迫从楼上大头冲下坠落,头部等多处重伤。此后,被迫流离失所到沈阳,受聘在沈阳行政学院任教,在二零零四年十月因参与营救高蓉蓉又遭绑架,冯刚绝食抗议迫害,曾在马三家大北监管医院遭受迫害。

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中午,冯刚、王娟夫妇在石桂香家同其他十二人,被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所属的黄河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黄河路派出所警察李洪桥(警长)等多次非法审讯,冯刚均抵制迫害。每天遭狱警上背铐、插管灌食迫害。到八月十日,冯刚被迫害出现严重病态反应,脸上的胡子很长,面黄肌瘦,两只眼睛都成了对眼,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随后来了三个大连国保大队的人,把冯刚送往大连解放军二一零医院。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亲属得知冯刚已回家,却发现冯刚又失踪了,就断定一定是被警察再次绑架了。八月十四日,冯刚亲属直接到大连国保大队要人,正好办案警察李洪桥在场,亲属问他冯刚哪去了,李洪桥一副无赖嘴脸,闪烁其词的说,冯刚死了,冯刚活不了几天就要死了。冯刚亲属对李洪桥说:冯刚出现这么严重的病症,应该叫王娟出来照顾他,要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要完全负责的。李回答:王娟呀,已经送走了,送马三家了,就这一半天吧。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冯刚亲属再次到黄河路派出所找李洪桥要人,李洪桥又推脱责任,拿出冯刚的监外执行单说已经监外执行了,来应付欺骗冯刚亲属,就是不敢说出再次迫害冯刚的罪恶行径。而且监外执行单上的日期是八月十日,正是冯刚被送到二一零医院的同一天,但是上面没有冯刚的签字。亲属问李洪桥为什么没有冯刚签字,李回答说冯刚不愿签字。

八月十九日,黄河路派出所电话通知王娟亲属,告知王娟已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直到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冯刚亲属到他家住地派出所沙河口区富国街派出所报案冯刚失踪,接待警察告知,冯刚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让亲属赶快到沙河口区公安局处理火化。

2、大连程富华被迫害致死 生前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报道,大连市中山区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程富华老太太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受到残酷的迫害,于二零一五年五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程富华遗照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程富华老人再次被大连中山区昆明街派出所绑架、构陷,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绝食反迫害,被队长及狱警实施株连全监室人员严管的迫害,故意激起其他人迁怒于她。

程富华被迫害得非常严重,全身浮肿,整日昏迷,无法行走。二零一六年一月底,程富华家属被通知到看守所接人,交了接人押金后的家属在看守所的大铁门外,翘首顾盼,见到办案警察把奄奄一息的程富华背出了大门。

程富华到家几天后,家属才得知:在出看守所大铁门前,办案人员为了推卸责任,曾问程富华:“我们送你去医院?”程富华摇摇头,又有气无力的说:“只要放我回家就行。”过程中,办案人员又是录音又是录像的。

程富华老太太,身体胸部以下到脚都肿胀很大,生活难以自理,于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

3、王华医生被绑架到洗脑迫害

王华,女,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工作。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王华在单位上班时被沙河口区公安分局富国街派出所恶警李传东、黄福德、潘永久及两个女保安绑架,恶警当时抢走了王华手机和家里的钥匙、PDA掌上读、一本九评书等物品。

下午一点半,恶警到王华家非法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拉走两面包车的物品,其中一包大法书籍有三十多本、师父法像、台式电脑一部、笔记本电脑一部(新买的)、家用彩喷打印机一台、移动硬盘一个、mp3、电子书、影集、身份证及其它一些耗材,抢走的物品价值两万元。

当晚六点钟,王华被绑架到环保宾馆洗脑班。后来单位院长向公安局要人。一周后放人。王华回家后发现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恶警所有地方都翻了。王华发现地板上有两团切的很整齐的碎纸条,她家从没有这样的东西,才明白是恶警企图制造栽赃陷害的伪证。

二、827人被劳教迫害

二十一年来,大连地区累计有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迫害,被关进大连教养院、辽宁马三家教养院、关山教养院、本溪教养院、沈阳张士教养院、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沈新教养院、葫芦岛教养院及省外教养院。大连地区有姓名记录的就有827人被非法劳教,有许多人被多次劳教。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发生了一起七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案件,即“大连安锅案”。案件致使张桂莲离世;罗金玉左眼失明,郝秋晶折磨成身体残疾。车中山等多名学员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十多人被非法判刑,二十多人被劳教。

部份案例:

1、拒绝签字污蔑大法王秋霞被活活打死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王秋霞(女,48岁),因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大连市周水子劳动教养院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劳教所姓高的大队长领着副大队长还有几个警察,在每个监室门上贴侮辱李大师、法轮功的话,地上每人面前还贴一张侮辱李大师的话,让法轮功学员在上面签字。王秋霞拒绝签字,被劳教所拖出去用电棍电,并强行脱去王秋霞外衣,只剩内衣,然后专电王秋霞脸部、乳房、阴部。二零零一年六月十日左右,王秋霞被活活打死。

'王秋霞'
王秋霞

2、陈家福老师被大连市教养院打死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陈家福,男,终年四十一岁,大连轻工学院教师,于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四日被非法劳教,先是劫持到大连市教养院单独关在一大队,强迫他干抓砖重活,几天后就累得便血,腰直不起来,后被关入小号,几个警察摁住他,拳打脚踢,并逼他下跪,强迫他放弃信仰。

二零零一年二月八日,大连市劳教所召开针对全体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动员大会”,会前宣布所谓会场“纪律”。郝文帅(院长)发言期间,突然一个警察把法轮功学员陈家福从座位上拽出殴打,张宝林(副院长)左右开弓(打陈家福面颊),拳脚并用,猛击陈头部……郝文帅在台上高喊:“让他跪下!”于是众狱警强拉硬按逼陈家福跪下,并加戴手铐直至两小时后会议结束。且张宝林交代陈被关押大队大队长说:“回去收拾收拾他!”。据说只是因为陈家福在座位上闭眼而已。

陈家福坚决抵制暴力洗脑的摧残迫害,惨遭恶警毒打,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或二日)被大连市教养院迫害致死。一目击者说:“陈家福嘴里喷着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双腿盘上,坐在地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3、王哲浩被迫害含冤离世

王哲浩,男,二十七岁,大连理工大学本科生毕业。原大连化工设计院职工,从事电脑绘图设计工作。


王哲浩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晚上九点多钟,他和母亲被大连“五一”派出所非法拘留后,被莫须有的罪名“扰乱社会秩序”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送进洗脑班两个多月,洗脑无效后,他被非法劳教一年。同时被勒索一万元现金。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大连公安一处三科陈欣等几个恶警破门而入,把王哲浩铐起来然后就又被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王哲浩在葫芦岛教养院抗议无理迫害而绝食,恶警们用六根电棍将王哲浩后背、两肋电的全是水泡。当恶警发现王哲浩发烧三十八度才罢手,然后将他双手绑在床上,插胃管灌入大量药物及啤酒。第三天一早,王哲浩休克过去,被抢救过来后,恶警继续插胃管灌食,并派人轮班看着他不让他睡觉。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九日,恶警刘国华不满意王哲浩在“思想汇报”中写的一篇证实法的文章,将其关入小号迫害。王哲浩再次绝食,由于身体虚弱,无法排尿,二十多小时后,才被送入医院。大夫下导尿管一个多小时才勉强下进去,而后,王哲浩就是在留置胃管和导尿管情况下度过了三十八天。当通知家属来时,已发现尿路感染并伴有心律不齐、心动过速等症状,生命已垂危,恶警在向家属索要押金五千元钱后,同意保外就医。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初,王哲浩出现全身浮肿状态,腹鼓胀,吐黑红色液体状物。在后一阶段王哲浩意识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王哲浩曾经六次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大连、关山、本溪、葫芦岛四个劳教所教养院关押期间,遭受过各种酷刑折磨:电击、把头往墙上撞、野蛮灌食——灌啤酒和不明药物、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经常蹲小号等等。在关押期间家人还被勒索“押金”、“罚款”等达一万三千多元。

王哲浩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三、371人被非法判刑

二十一年来,大连地区至少有37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被关进大连市监狱、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瓦房店监狱、沈阳第一监狱、辽宁女子监狱、沈阳市东陵监狱、沈阳市康家山监狱、本溪市溪湖监狱、锦州监狱、葫芦岛监狱、盘锦监狱、铁岭监狱、营口监狱及省外监狱。

大连地区制造冤假错案,非法判刑一直居中国大陆城市前茅。二零一七年,大连市4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在中国大陆邪恶排名第一;二零一八年非法判刑27人,邪恶排名第三;二零一九年非法判刑26人,在中国大陆邪恶排名第三。

部份案例:

1、劳教连牢狱,刘荣华十余载华年被中共摧残

大连法轮功学员刘荣华,是大连水产学校教师,副教授。因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遭非法劳教两年,在期满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直接转判十年刑期,关入辽宁女子监狱。

'刘荣华老师'
刘荣华老师

刘荣华老师,一九九二年获得辽宁师范大学数学系“学科教学论”硕士学位,这是当年中国这个专业最高学历。硕士毕业后,刘荣华成为大连水产学校的讲师,她的论文多次获奖,有的被收入国家重要教育刊物《现代教育文萃》一书中。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刘荣华正在给学生们上课,大连市黑石礁派出所林海等警察将她叫出,问她对“天安门自焚”的看法,刘荣华善意的告诉他们:“真正按照法轮大法要求修炼的人,是绝不会自焚的。”

一句真话,刘荣华被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两年,后又判刑十年,遭酷刑迫害。

2、“十佳维权律师”王永航被冤判七年

王永航,大连乾均律师事务所律师。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王永航等十位大陆律师在美国获得“十佳维权律师”奖。

'王永航律师'
王永航律师

他多次为法轮功修炼者提供法律援助。先后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了致中国最高司法机关的信和致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等,要求最高司法机关立即纠正错误,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信仰者。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他为法轮功修炼者从日旭作无罪辩护,被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下密令迫害,十一月二十七日被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王永航被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

王永航在监狱被强制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人被迫害得又黑又瘦脱了相,出现肺结核、胸腹水病症,腰部以下麻木,表现出瘫痪症状。

3、在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插播《九评共产党》的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被重判 四人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大连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的插播了《九评共产党》一小时三十分钟。电视插播《九评共产党》震惊了中共当局,被列为一级大案。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坐镇辽宁,而前党魁江泽民下令对插播人员‘杀无赦’。一个月后,大连国安、国保特务先后绑架了参与插播的大连市法轮功修炼者陈明慧、曲桐林、吕开利、张伟、杨本亮、杨春玲、曹玉珍(枝)、朱本富、孙敬美等人,并判重刑。

'张伟'
张伟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伟先生,二次被非法劳教,又遭十年冤狱折磨,辗转营口监狱、盘锦监狱、沈阳东陵监狱及铁岭监狱,期间遭狱警酷刑折磨。张伟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肺部出现严重空洞,身体极度虚弱,每天还要遭强制转化迫害。十年冤狱后回来的张伟,经常喘不上气,而且还常伴有吐血,曾住院或被送重症监护室,多次被下病危通知。由于张伟身体的极度虚弱,只有依靠妻子打工、租房子维持生计,生活艰辛。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任职翻译)被诬判七年,丈夫杨本亮老师被判十一年,婆婆曹玉珍被枉判九年。

杨春玲被关进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时任监狱老残队大队长的丛卓指使犯人殴打杨春玲;四个包夹犯人骑在她身上殴打她,一度殴打致昏厥;犯人们打、踢、踹她的胸部并卑鄙下流的掐她的乳房。一夜之间,杨春玲腿打得不能动弹,胳膊被再次打断(在被绑架时,胳膊曾被大连恶警打断)。由于杨春玲右臂错位长上,出狱后仍可看出错位连接造成的骨头外凸。因她的乳房遭受暴力殴打、犯人拧掐,出现感染流脓、流血等症状。在杨春玲冤狱期满前,又被检查出右乳房有三个肿块。出狱后乳房溃烂恶化,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年仅四十岁的杨春玲含冤离世。

婆婆曹玉珍出狱后被迫害致卧床,生活不能自理。丈夫杨本亮曾遭酷刑迫害已经出狱回家。

'朱本富'
朱本富
'孙敬美'
孙敬美

朱本富和妻子孙敬美同时被非法判刑七年,均遭非人的酷刑折磨。在本溪监狱,朱本富被犯人,用筷子绑针扎手背筋骨;用瓶装水打头几十下造成昏迷;用脚狠踹腿骨,直至痛得动不了;他们还用三指抠挖朱本富的眼睛,朱本富被抠的眼眶发紫、疼痛晕倒;犯人用线绑住朱本富的阴囊睾丸往下拽,还往他身上浇凉水、用打火机烧等。朱本富在监狱被迫害的满头白发,身上都长出来黑斑,出狱后,胸前还时常难受伴随咳嗽等症状,并不断地被骚扰等迫害,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妻子孙敬美从监狱回家后不时恶心呕吐,进食困难,已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吕开利'
吕开利

吕开利,原辽宁省大连起重集团技术信息部工程师,被诬判十年,经历了二十三种酷刑,九死一生,被迫害致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被劫持在锦州监狱,现已经回家。

'陈明慧'
陈明慧

大连法轮功学员陈明慧被判七年,遭绑架时,股骨头被警察打成粉碎性骨折,靠拄拐行走。被劫持到本溪监狱继续迫害,监狱还要将陈明慧两腿掰直,强迫其跳跃。

四、几十人被关进精神病院和被破坏神经及不明药物摧残

据不完全统计,大连地区有20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迫害,有6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关押机构中被强行灌破坏神经及不明药物,另有15人被迫害致疯。

1、朱航副教授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朱航,女,四十五岁左右,大连理工大学人文社科系副教授。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日,朱航和部份法轮功学员早上到原炼功点炼功,被多个警察抓走并关进大连姚家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因坚持学法炼功,被强迫戴上给死刑犯用的生锈了的脚镣和手铐,在被看守所多次提审要求放弃信仰失败后,警察指使同室的多名妓女围攻朱航,逼迫她放弃修炼并许诺给她们减刑。

她的手脚被用铁链子拴在一个高二十英尺,宽十五英尺的沉重的钢架上(一种“地牢”刑具)。遭到酷刑虐待,被长时期戴手铐、脚镣,长时间不让睡觉,看守员轮流折磨她,看她一闭眼就用针、牙签之类的尖东西往脸上、额头、眉头处刺,有时就打嘴巴,朱航的脸上常是一块青一块紫的。由于长时期戴脚镣,她的脚脖子化脓、红肿,并造成她发高烧。当家人接到看守所通知将朱航接走时,她遍体鳞伤,精神也失常了。

朱航后来被送到大连精神病医院,被强制吃麻醉神经的药。医生还将她的手脚绑起来强行打麻醉针,并布置专人看着她,不许她炼法轮功。

二零零三年夏天,朱航的弟弟到大连市精神病院看望她,她被关在三楼。因她利用时间写揭露迫害的真相数据向有关单位邮寄被发现,医院停止她独自外出,外来找她的电话一律拒绝转接,同时在药物上大做文章。长期被迫服药导致朱航神志恍惚,体质极差。反映在表面就是特别嗜睡,常常一个人坐那发呆,不愿意讲话。

二零零四年夏天,朱航母亲去世,经朱航本人强烈要求,经学校党委书记同意才在两名同事的监护下回家奔丧,假期只有一天半的时间。到家不久监护人员就催促朱航服药,弟弟趁监护人员不注意,抢下朱航正要服用的几种药物。问她在医院都吃什么药,她回答说不止这几种,她也不知道。再问下去,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就像失忆了一样。

五、14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数据中心”显示,中共迫害以来(截止2020年12月31日),据不完全统计,二十一年来,在中共的非法关押机构中被直接迫害致死的、被中共迫害致伤致残回家后不久离世的、在迫害的高压下心力交瘁、忧郁而终的,大连地区共有147人。另有11名法轮功学员失踪,杳无音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七日“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调查显示,14年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遍布全国273个城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吉林省长春市、山东省潍坊市、北京市、吉林省吉林市、重庆市、辽宁省沈阳市、四川省成都市、河北省石家庄市、辽宁省大连市、河北省保定市、山东省烟台市”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猖獗的十二个城市。大连市城市排名前十恶。

1、李忠民

李忠民,三十一岁,大连开发区浮法玻璃有限公司职工,被秘密非法判刑十五年,转入沈阳大北监狱,一直受到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三月四日,李忠民被迫害致死。

本照片为李忠民二零零一年五月遭受大连市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恶警毒刑迫害的真实记录。照片是伤后一周左右才拍照下来,故伤势有所恢复。

哥哥李忠科:在大连教养院受到酷刑迫害。外祖母:伤心过度,含冤去世。

2、王云洁

王云洁,女,四十岁。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下午三点钟,王云洁在市场卖货,被大连泡崖子派出所警察绑架。六月四日,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郭铁英等狱警用两根高压电棒同时电击乳房数小时,致使整个乳房完全溃烂。第二天他们强行把她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腿、头紧紧绑在一起成球状,双手反铐背后,吊了七个小时。从此,她再也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了。

狱警认为她只能活两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叫家人接回。回家后,她乳房溃烂,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含冤去世。

3、李萍

李萍,女,四十八岁。她数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月,她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劳教所被吊在铁窗栏杆上大挂、强制缩在苹果箱子里无人管。

'李萍'
李萍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李萍被劳教二年。在大连劳教所,恶警们对她拳打脚踢,踩手、脚、腿、肚子、吊站在小号栏杆上昏过去两次。还对她进行人格侮辱。九月十三日,李萍在病床上自述遭受恶警恶人性迫害时说:“对我性骚扰,强行拽奶头、踩下身、做着一些不堪入目的动作。剪眼睫毛、把头发剃去,下身毛也被剪去。灌尿、放蚊虫叮咬,把虫子放在衣服里咬她。在大连教养院期间一直被关在铁笼子里,躺在地上长达四个半月。”

对这种卑鄙流氓行径,打手们口口声声地说:“我们这是在为政府做事,我们才是做好人。”回家后,长期的迫害使她的身心受到严重损伤,二零零五年九月中旬,李萍开始咳嗽,吃后就咳嗽呕吐,人很快消瘦下去,卧床不起,由一百一十多斤锐减到七、八十斤。

'李萍去世前的照片'
李萍去世前的照片

'恶警和犯人用木棒把李萍的牙齿撬掉多颗'
恶警和犯人用木棒把李萍的牙齿撬掉多颗

在恶党长期的迫害中,李萍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离世。

4、曲辉

曲辉,原大连海港理货员,因坚持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二零零零年一月与妻子刘新颖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殴打,后被关进大连港看守所、普兰店市精神病院迫害。

'迫害前曲辉和妻子、女儿的合影'
迫害前曲辉和妻子、女儿的合影

'被迫害高位截瘫的曲辉'
被迫害高位截瘫的曲辉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当时三十一岁的曲辉,被关入了大连市劳教所,期间遭受苦役、酷刑,被反复殴打致高位截瘫,颈椎骨折、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全身瘫痪(除了面部五官能动之外,哪都不能动)、水肿、多处皮肤裂开、气管切开插呼吸机呼吸、插导尿管排尿、大便失禁、全身多处褥疮等等,奄奄一息。此后在家中卧床,与伤痛痛苦抗争十三年,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傍晚,曲辉的妻子刘新颖(大连妇产医院护士)在家中第五次被绑架,六天后被非法庭审,后非法对她判刑五年半。

5、邹文志

邹文志,男,五十四岁,大连化学工业集团公司新碱车间助理工程师、设备员。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六日,公司公安处恶警用酷刑逼迫其放弃修炼,从上午八点一直打到下午三、四点,把人活活打死。家人受威胁不敢讲出真相。大连市公安局二处参与迫害。

'邹文志'
邹文志

整个尸体全是被击打的痕迹,非常凄惨。法医鉴定:尸体表面的皮肤虽然未破,但是里面的肉组织全部被打烂了,肋骨被打断,心脏被打坏。

'血裤'
血裤
'血衣'
血衣

打人凶手副处长姜某跪在邹文志八十岁高龄的父母和邹妻面前,打自己的嘴巴,并拿出二万元钱给邹文志的父母,妄想逃避罪责,被其父母拒绝。

十月二十四日,尸体火化,除亲属外,不许任何人参加葬礼,当局动用了十几辆警车、轿车、面包车,并派恶警在火葬场四周监视。

大连市公安局二处和大化集团一面散布自杀谎言、威逼亲属,一面对此事赔偿二十万元人民币,调整了住房,给邹文志儿子安排了工作,想以此封口了结此事,以掩盖他们的罪行。

6、将军含冤而死

丁翰将军,终年七十七岁,原海军旅顺基地政治部的代主任、军级老干部,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病都好了,身心健康。丁翰将军修炼前后的变化,让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在他的影响下,据说有上百人走入大法修炼。

丁翰将军,一生研究“马列理论”,从一个无神论者,成为法轮功修炼者,在军内外影响很大,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大连老虎滩干休所连开三次党小组会,对丁翰实施高压迫害,强迫他放弃修炼,导致丁翰出现脑血栓,于同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六、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在这场浩劫中,还有上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失踪。他们因上访不报姓名而被秘密关押,没人知道他们身在何处,他们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毫无音讯。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严重的省份是辽宁。大连市在薄熙来担任市长期间,最先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及盗卖学员尸体的罪恶。

1、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付贵武失踪

成都理工大学毕业生、家住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镇后半拉村的法轮功学员付贵武,自二零零零年初前往成都找工作后就毫无音讯。付贵武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的母亲对他的人品赞不绝口。“俺那孩子可好了,心可善良了,就是平常坐车他都帮人。谁没有钱了他都支给人钱花。他说法轮功特别好,他还劝俺俩炼。”付贵武离家已经14年了,他的母亲担心儿子早已不在人世了。

'失踪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付贵武'
失踪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付贵武

付贵武母亲说:“这十年来你都不知道我都怎么过来的。我就怕他不在这世上了,可能叫它们(中共当局)给害死了,都有给挖心挖肝的。”

2、大连地区多家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据追查国际组织调查显示,在大连地区就有多家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

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原大连大学附属医院,地址:位于万岁街)

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原大连铁路医院,地址:位于解放街)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地址有三个:一部位于长春路;二部位于万岁街;三部位于开发区)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人民医院(地址:位于星海公园对过)

大连市中心医院(地址:春柳街)

大连市友谊医院(大连市红十字会医院,地址:三八广场)

大连市金州区第一人民医院(地址:金州斯大林路)

3、大连尸体加工厂

薄熙来是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执行江泽民活摘器官命令的主谋和始作俑者。在江泽民指使下,与周永康、徐才厚等联手,密谋政变夺权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主政辽宁期间,利用监狱、劳教所等,构建活人器官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在大连市建立两家“尸体工厂”,残忍之极。他与老婆谷开来是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贩卖牟利的始作俑者。

早在一九九九年八月,当时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就批准成立了一家外资企业: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公司。该公司坐落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七贤岭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占地近三万平方米,有170名中国员工,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德国人冯·哈根斯(Gunther vonHagens)发明了生物塑化技术,即将人的遗体扒了皮,注入塑胶做成人体标本,用于买卖和人体标本展览。哈根斯从中获利已超过上亿元。

'图:德国人冯•哈根斯与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厂,此工厂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王立军事件”后,此尸体加工厂突然人去楼空。'
图:德国人冯•哈根斯与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厂,此工厂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王立军事件”后,此尸体加工厂突然人去楼空。

'图: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
图: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

二零零四年,大连医科大学教师隋鸿锦成立了“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坐落在大连市旅顺经济开发区广源街,二零一一年迁至大连金石滩旅游度假区,从事与哈根斯一样的买卖。凭借着人体标本展览、贩卖中国人尸体,隋鸿锦从一个穷教师成为了一个拥有3家公司的亿万富商。

而这种塑化技术,要求尸体新鲜,必须在死亡48小时内抵达塑化厂,进行塑化处理。根据一份机密报告显示: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到二零零二年一月中旬,短短的两个月,共有“160具全尸”进入哈根斯公司仓库。如此大量的新鲜尸体来自哪里呢?隋鸿锦的鸿峰公司在国际社会调查的压力下,在官方网站上刊登了一条免责声明:声明这些中国公民的尸体来自于中国大连警方!

哈根斯也曾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之所以选在大连建厂,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政策优惠;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充足的尸体来源。

那么,大连市政府与大连警方是如何获取了这些新鲜的尸体,他们对这些人生前都做了些什么?这些无声的证人经历了怎样的遭遇?在国外的尸体展中有一具是年轻的孕妇和其腹中的胎儿,那么,哪个家属会捐赠自己的妻子和未出生孩子的尸体呢?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惊天黑幕?

在这场中共江氏集团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中共各级官员、警察及不明真相的世人在中共的欺骗,洗脑,利诱及被胁迫下,充当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民众的急先锋、打手,在无知中给自己造下了罪恶。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时至今日,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已逾两万例,他们或死亡,或得怪病,或遭车祸、撤职等等,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中共丧失人性的迫害善良招致武汉肺炎瘟疫的降临,给人类带入染疫的恐惧之中。这场大瘟疫就是针对中共而来的,是来清除不可救药的中共党徒和与中共为伍的人。同时,也是在中共覆灭前夕,帮助人们认清中共、选择未来的最后一次机会。

二零二零年二月开始,辽宁省大连市第一次爆发中共病毒疫情,造成全市封闭管控;七月二十二日,爆发第二次疫情(大连湾地区),八月二十一日解除封闭。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爆发第三次疫情(金普新区),十二月二十一日大连宣布进入“战时状态”,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封闭管控社区才解封。一位辽宁省大连市官员透露,有病例经过11次检测才显示出阳性,也就是说,检测并不可靠。变异后的新毒株明显提高了感染率和致死率。

在对未知的恐惧中,摆在人们面前迫切的悬念是:接下来瘟疫会演变到多大的规模?如果未来真如古今预言中描述的那么惨烈,自己能否幸免于难?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笃信上天与神灵的存在,谁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必遭上天的惩罚,这是个朴素实在的道理。历史走到了今天,对于善与恶的辨别,对于善与恶的抉择,决定每一个人的未来。真心希望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即停止迫害,抓紧机会将功补过,站在正义与良知一边!

在此,恳请善良的民众在这事关生命未来的关键时刻,守住自己的良知,不为邪恶的谎言所蛊惑,关注发生在身边的迫害,同时伸出援手帮助难中的法轮功学员,并要把真相告诉给您周围的人,让他们也明辨是非,这样不仅会给他们带来福份,对您个人而言也是功德。当历史翻开新的一页,您会为今天的明智选择而感到幸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8/大连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综述-421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