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

——针对中共“清零”迫害有感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九日】二零二零年七月的一天,有两个警察闯入我家,名义上是来看看我,实则又是让我来签字(放弃信仰法轮功)。他们拿出了一张表,上面有我的复印照,问我有几个小孩,都在哪里上班?都有什么活动?

我看他们来者不善,就叫他们坐下,准备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坐,非要到我卧室看看。看到我经常看的两本书翻了一下说:这本书(《转法轮》)给你留着,这本(《新经文》)我们拿走。我不让,他们不吭声,顺手还拿了几个护身符,出门时,对我说:“你是重点,以后我们还会来的。”

在二零二零年十月份的一天,我外出后回家,小女儿告诉我,他们又来了,把你的东西都搜走了。我一看,桌子上,抽屉里的书和资料都没了,就连收音机里的两个卡也被抠走了。小女儿把他们当时收书时的照片给我看。我心里很难受,这简直是无法无天,把我们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良不当回事,我们太被动了。

我想警察来行恶,正是曝光它的时候,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应该去派出所给他们讲真相,把书请回来。我们是正的,他们是邪的,我们和他们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在师父的加持下,星期一早上,我发好正念后,堂堂正正的走入了派出所的值班大厅。

当时的值班人是个年纪较大的某科长,他问我有什么事,我说上个星期五,警察A和B到我家,拿走了我的书、笔记本等资料,我有意让你们看了两天,想必你们也看的差不多了,我今天是来把书请回去的。

坐在一边看电脑的警察B对我说:“书和资料都上交了,你拿不回去的。”我问他为什么要收我的书和资料,你们不知道这是在违法吗?

值班的某科长对我说:“你还真有点胆量,别人躲还来不及,你还敢来要书?”我严肃的对他们说:“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以前有许多病都炼好了,而且有好多癌症病人都炼好了。你们都可以抽时间去看看《转法轮》这本书。”

这时另外一人(估计是所长)瞅了我一眼说:“法轮功是某教,你还敢在这里说这些。”

我说:“请你拿出法轮功是某教的证据来。”他不吱声。我又说,请你们在手机上查阅一下二零零零年公通字第三十九号文件中央办公厅、公安厅联合发布的十四种邪教中有没有法轮功?没有。法轮功是某教是江泽民接待记者时随口说的一句污蔑法轮功的话,还伪造了一个“自焚”伪案来栽赃法轮功。跟江泽民跑的人大多都遭到了惩罚。就说近的,你们六一零主任不也遭恶报死了吗?

某科长说,他那么年轻,怎么死了呢?我说,我们地区所有炼法轮功的学员中,年轻的几乎都被他判刑、劳教了,有的被送洗脑班、看守所、拘留所迫害,多少人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且你们某公安科长某某某不也是迫害法轮功而遭报的吗?

某科长说,你们可以去告他呀。我说,江泽民在二零一五年就被二十多万人控告了,而且海外有三十多个国家控告了他,这不是事实吗?

这时警察A也来了,我说,你也查查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柳斌杰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文件,废止了一九九九年的两条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明确的表明:在中国印刷、拥有法轮功相关书籍资料是合法的。这不说明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参与迫害是非法的吗?

警察A拿出了手机翻阅。我继续说,大法师父讲:“常人社会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生命都得在未来承担他所做的一切。这是绝对的真理,而且是千真万确的事情。”[1]他们都没有吱声,只是听我在讲。

这时A警察被叫去开会,我原单位的公安科的某干事也来了,劝我回去。

这次讲真相的效果虽然不太理想,书也没请回,可我觉得对他们今后再听真相得救打下了一个较好的基础,同时对他们的震慑也很大。

师父说:“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2]

这次“清零”迫害表面上看是坏事,其实是大法弟子给不明真相的人讲清真相的机会。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去跟他们讲清真相。正念正行,一切听师父安排。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9/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420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