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背法使我走出魔窟

更新: 2021年02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跟随父母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因为我从小得法,家族中又有十几个人修炼,所以修炼环境很好。可是我的自制力很差,离开家在外面工作一段时间,就会懈怠,但是我拥有为法而来的信念,所以我一次次的辞掉不断加薪的工作,回到家里这个修炼的环境中,充实自己,洗净自己,使自己不至于掉到滚滚红尘中,错失万古机缘。

今天说一说我被绑架后如何在背法中走过来的经历。

那年我被邪党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关進S看守所。在最初的七天里,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是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使我的心平静的象一潭死水,看守所里的一切什么都带动不了我。我会背的法太少,被劫持到看守所时,就连新的《论语》都不会背。但我知道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于是,我叫同屋的阿姨同修教我背法,她能背下来一些师父的经文、《洪吟》、《论语》等,但都背不全。后来,只要進来一位同修,我就问她们会背师父的哪些法?一位会背《转法轮》的同修,教会了我背《主意识要强》这一节法,还有《真修》、《修者忌》等经文。

我在S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到十八个月时,得知法院不通知家属和律师就准备对我非法开庭,我拒绝出庭。看守所配合法院,让法院武警把我从监室拽出,送到法庭上。于是我绝食绝水抗议看守所与法院勾结,剥夺我合法的辩护权。点名时我不回应、不报数、不做操、不值班、不穿号服,所有人坐在铺上所谓“学习”的时间,我都站在地上炼动功。新闻联播时,我就坐在后面立掌发正念。休息时,我就炼静功。

一次,律师前来会见,看守所以我不穿号服不能出屋为借口,不让我会见律师。但是却告诉律师我不见他。家人同修和律师第二天再次前来,提审狱警把我领到科长办公室,我向她说明我为什么不穿号服,她说:“不穿就不让见。”狱警把我领到监室门口时,又突然说让我会见了。因为我已表明态度:看守所与法院剥夺我的辩护权。从此刻开始,直到我走出看守所,都不会再穿一秒钟号服!

于是我被S看守所送到Y看守所。我再次绝食绝水抗议。三天后,我被灌食。因不穿号服,被套上“约束衣”,又被调到另一个屋。在这个屋里,一位老年同修教会了我按照目录顺序背诵《洪吟》、《洪吟二》和《洪吟三》里面的所有诗词,我还回忆起了曾经背过的三十五首歌词。这位老年同修就在教会我背她会的法后不久就回家了。

转到Y看守所后,律师前来会见我。但谈话间言词隐晦躲闪,我问他:“是不是家里出事了?”他不得不告诉我,家人同修因为营救我,也被绑架了,送到我曾呆过的S看守所。与律师会见后我内心翻涌,不停的给家人同修发正念,求师父让家人同修回家吧,两年来,她们该做的都做了,我该自己面对,我会面对、做好!

律师再次前来,是为我的上诉。他当时告诉我,我的家人同修已经平安回家了,意外的是,还告诉我另一位家人同修已经在会见室等着和我见面!见到家人的那一刻,我双手合十,心中无限感恩师尊的慈悲鼓励。这使我今后的路走的更加坚定。

在Y看守所的四个半月,师尊让我看清了自己的很多人心,特别是色欲心重,才被旧势力利用想毁了我。我每天背诵《洪吟》、《洪吟二》和《洪吟三》里面的所有诗词和部份歌词,几十篇师父的经文,还有印象深刻的师父讲法里的短句。反复背,不停的背。我在两个看守所呆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师尊安排与我在一起的每一位同修都对我帮助很大。

刚到魔窟不久的一天,“犹大”头子找来十多个邪悟人员,加上屋里两个包夹,共十四个人,对我形成围攻之势。开始我一看这阵势,没见过,心里有点不稳。这时师父的一句法“一正压百邪”[2] 打入脑中。我想这十多个小丑算什么,瞬间,我浑身正气。在两个多小时的正邪大战中,我不停的背诵这句法,整个空间场充满了师父给我的能量。我不卑不亢,沉着冷静,没有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激烈场面,而是一语道破邪悟伎俩,使邪恶的嚣张气焰顿时烟消云散。

这样的围攻时有发生,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上演,我不停的背法、向内找,归正自己的各种人心,使“犹大”无空可钻。

在魔窟,一张手纸都会作为她们要挟的工具。我被送到魔窟两个月不能买东西,理由是我的购物卡没有到,但是我知道家人早给我存了一千元钱。这时我求师父:“请师父帮助弟子解决眼前的困境。”我不停的背法、发正念。月末填购物单了,我的购物卡没来。我不放弃,继续求师父,坚信师父时刻在我身边,保护着我。我又想起师父的法:“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3]。

过了几天的晚上,包夹跟我说:某某,告诉你两个好消息,一个是你的购物卡到了。还有上个月末的购物单有问题,需要重填,这样你这个月就可以买东西了。我表面平静的谢谢她告诉我的好消息,但在心里,我激动的双手合十,叩谢师恩,师父给予弟子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安排。

与我同车被送到魔窟的两名同修,先后被关進“小号”迫害。包夹几次三番的对我说:“你也快了。”“你怎么不進去!”“真想把你送進去!”我心想:还拿这事吓唬我?我当时也想進小号,那里清净,省的每天不停的给我灌毒。而且不進小号走一趟,揭露迫害时,还不知道怎么写小号里的事呢。转念一想,不对呀,我不是来逞英雄的,如果我真的進小号,我有师父管,什么事都没有。可是她们得怎么偿还迫害我造下的罪业?我承受的一切将来她们都得偿还,不能让她们在我身上造业。之后,再没有人说要送我進小号了。

师父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4]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越为他人得救着想,我的环境就越宽松。在我冤狱期满的那天早上,我问自己:“师父会安排人来问我还炼不炼了吗?”回答是:“不会。师父不安排的事,谁有资格来问我?!”就这样,直到我走出一道道门,坐上家人的车,没有一人问我任何问题。

叩拜师尊!合十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