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传真相 救人走四方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九日】我是北方的大法弟子。我们这里是一个农业大县,人口上百万。二零二零年年初,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爆发,并迅速向全国蔓延,我们这个城市也没能幸免,出现了多个确诊病例,并迅速封城。

瘟疫的出现让我感到了救人的紧迫。正法已到了最后,大法弟子拥有的修炼时间越来越少了。封城管控期间,虽然没有停止讲真相救人,但也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和范围内做。而且我还惦记着乡下那些没有得救的众生。

终于等到解封了,我想可得利用好现在的时间,抓紧大面积的发送真相资料,让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我首先和周围的同修配合,把我们镇子范围内的地方发了一遍资料后,春耕时,同修们就都到山上种地去了。

我早些年也在林区的山上种地,因为山区交通不方便,我就学会了骑摩托车。近几年,这辆摩托车解决了我下乡救人的交通工具的问题。周围的同修和市里的同修经常找我与大家配合讲真相,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

应老年同修之约 去山区救人

五月初的时候,在山里种地的一男一女两位老年同修打电话给我,要我去他们那里呆几天,互相配合着救人。我家是个资料点,几天后我就带了自制的六百八十份资料,与一位司机同修一同去了山里。我骑摩托车在前面走,同修开车在后面跟着,一百七十里的路程,一个半小时就到了。

五月正是春耕大忙的时候,同修家也得种地。白天他俩忙农活,晚上我们三个人就去了离他们家有三十多里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大约有两百多户人家。男同修骑自行车从南道去,往北发;我骑摩托车带着女同修和两百份真相资料,到村子的十字路口往南发。我俩让男同修少发一部份,因为天黑骑自行车走的慢,让他发完后早点骑车回去。我俩发完我们那片后再回到十字路口往北发,车放在十字路里边的主路上,这样好找。一直发到大北边,天黑路不熟,街道也不平,七岔八岔的,还是死胡同,只能从原路返回。乡下养狗的人家多,狗汪汪的叫。我们一边发真相资料,一边发正念,绕来绕去的,好不容易发完了。

第二天,老年女同修白天干了一天的活儿,晚上我俩又去了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地方,那是她曾经住过的村子。事先咨询过那边的同修,说这个村已经好几年没有同修来发资料了。我俩带了两百多份资料,老同修七十多岁了,她不记路,我俩就得一起发,不能分开。

在做的过程中,有时她好犟,我也有过嫌她动作慢的心,还有急躁心。但我及时的归正了自己,看同修的好的一面。春天正是农忙季节,一说救人,她就撂下手中的活儿,不怕苦不怕累,不管多远,都能走出来,把救度众生放在心上,多么好的同修啊!我只有无条件的配合才对。这里的路况不好,发完真相资料,一路颠簸,到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第二天早上,老同修又早早的起来,下地去了。

单骑救众生

去山上三天,往返有五、六百里的路。因为路远,路况又不好,加上我的摩托车又老旧了,一路颠簸的浑身不舒服,回来在家休息了四天。

为了方便救人,我想还是换一辆好点的摩托车吧。随后,我就买了一辆二手的好牌子的摩托车,这辆车速度快、减震好、有劲、省油,跑起来不颠。就在这时,临乡的同修找我去她们乡发真相资料。我在那里发了六天,发完之后,约我去的同修就回城里了。

我周围没有能配合出去讲真相的同修,我想,即使我一个人,我也不能等靠,那就自己下乡救人吧。于是,我就带着各种真相资料,去了我们镇的南面农村发。以前我在这边发资料时落下的一个村子。我顺路往里骑,都是土路,凹凸不平,到这一看,路是顺着山往南拐,骑了一段板路,顺着板路来到了这个村子。

進了胡同,我一手扶车把,一手发真相资料。门口没人的住户,我就把真相资料抛到院子里;有人就面对面的给。有的街上有大人在聊天,小孩在玩耍,我就下车,把车停在路边,发真相资料,同时讲真相。叫一声:“大姐,你好!送你一本救命的宝书,是躲瘟疫、保平安的书。”有的人接过真相资料,当时就蹲在地上看。我还说:“看完别扔,传给亲朋好友。”之后,问她们:“听说过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吗? ”她们说:“没有啊,没听过。”我就给她们真相资料,讲真相,她们都挺认真的听我讲,基本都能接受,大人都做三退,小孩退出少先队。

院子里若有人,看到我会问我是干啥的,我就说:“大瘟疫来了,我是来送救命的书的。”他们急忙出来接真相资料。我问他们:“戴过红领巾吗?”他们说:“戴过。”我又问:“是团员吗?”他们说:“不是。”我就劝他们从内心退出中共邪党附属组织,躲瘟疫,保平安。

有时我会進到院子里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村民一般都用真名退出。发完那条街,我就转到后边那条路,边骑边发。遇到一位中年男村民,得知他站在家门口是为了等我。我给了他一本真相资料,问他上学的时候戴没戴过红领巾,他说没戴过。我说;“那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躲过瘟疫、保平安。”他说:“谢谢!”

我顺路去了东边。碰到有两个男村民,正在门口坐着聊天。我发完里边的几户人家,就回来给他们俩讲真相。我说:“上小学的时候,你们戴没戴过红领巾?”他们说:“没戴过。”我说:“那你们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躲过瘟疫,平安渡过劫难。”

这时过来一个村民说:“姐妹,我看你还是快点发,发完快走吧!疫情期间,政府经常派人下来排查。如果碰见了,让他们弄進去划不来。”我说:“谢谢大哥!你们都是有福份的,把小册子互相传看看,明真相,保平安。”

这天我出去发了四个村子,劝退十三人。

我一个人下乡发了四天的真相资料,有两天是在偏僻的山区。有村民接过真相资料会说:“还有这种好事?是特意给我们送来的?”我说:“这是缘份。告诉家人、亲朋好友,都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躲瘟疫、保平安。”随后我又送了真相护身符,他们都乐呵呵的说:“谢谢!”

配合中修自己

师父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1]

我和同修骑着一辆小小的摩托车,跑遍了我们市的东西南北,我们两个以一当十,共发放了两万多份的真相资料,而且是用最短的时间和最快的速度发的。连我自己也不敢想象我俩能发这么多和这么快。

为什么能做到这一步?我的体会是:我们是用正念做事,才会有这种相应的。在头两次下乡时,我来回骑了二、三百里的路,回家还要做资料,非常的忙碌。真是很累、很辛苦!之后面对的都是百里以上的路途。当我突破人的观念后,我就不觉得累和苦了。一次同修B问我:“姐,你累不累呀?”我笑着回答:“不累,我不是宇宙金刚吗?怎么会累呢?”

同修就是一面镜子,也照到了我诸多的不足,跟我配合的两位同修,同修A是个慢性子,不爱说话,做事稳;同修B是个急性子,动作快,做事麻利,发资料要比A快很多。但是同修B比较强势,好急躁,爱发火。当跟同修B配合了几次之后,再跟同修A配合时,就有点嫌她慢了。一次,跟她交流要她如何快点发资料时,她解释了两遍,我说话的态度就不好、语气重了,还说她:“你别犟了。”但是我马上发现自己不对了,对同修不善。

我看自己,在与同修配合的过程中,同修暴露出的人心和不足,不也正是我的不足吗?我不也有这些人心吗?修炼不是做事,是在做事中修炼,去人心。这些人心的根子就是自我。如果不修去这些人心,那不就是在证实自我吗?我应该看同修的长处,同修表现出的人心就是让我向内找,向内修,达到纯净无私。尽管我和同修有过人心的碰撞,但我们之间还是配合的很默契。每次下乡发放真相资料,都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我愿与同修相互配合,默默的相互补充,圆容整体,承担起当地救人的担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9/骑车传真相-救人走四方-421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