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学员:有缘修炼大法 做好三件事

更新: 2021年02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日本学员。二零二零年春天,有缘接触到法轮大法。从接触大法到开始修炼的那几天,现在想起来,就象被引导着。再次感谢慈悲的师父给我接上这珍贵的机缘。

有一天,在网络搜索时,偶然间,找到了法轮大法。我感到好奇,就搜索来搜索去的,当时是搜索完之后,也就结束了。

但是,第二天,在网上观看我喜欢的音乐家的现场直播的影像时,发现那位音乐家穿着印有“Falun Dafa”字样的T恤衫,让我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发出声音来了。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也觉得很高兴。后来一查,发现那位音乐家也是大法修炼者。

之后,我很快就给炼功点的负责人打了电话,心里想着:会是什么样的人接电话呢?也有点感到不安。但是听到接电话的同修T的声音时,我的不安就消失了,我感到非常和谐的气氛。我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想,就是这个,我在追求的也许就是这个!现在想起来,那就是初次感到大法的能量,正念的一次体验。

几天之后,在公园里学贯通两极法的动作,在小腹部位推转法轮时,我感到在小腹部位有什么东西在转,转的幅度很大,感到惊讶不已。非常舒服的完成了所有的动作之后,身体变的非常轻,我感到非常惊讶,觉得这不是一般的东西,决定回家后就拜读《转法轮》。当时的感受是“法轮功好啊,想了解的更多。”

第二天,在电影院里,我观看了电影《求救信》。那是在炼功点里学完动作后,在回家的电车上或在什么地方,在确认电影信息时,正好找到的。当时只知道跟法轮功有关的电影在新宿上映的消息。我本人非常喜欢看电影,在大学里研究过电影。在所属的政治学科里,也学过中国政治,对常人社会里的人权问题,也非常感兴趣。

看电影时,让我最最感动的是,孙毅同修体现出的真、善、忍。一般的常人,如果经历了那些,受到的那些创伤,肯定会伴随着那人的一辈子,而对伤害了自己的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打开自己的心去见面,实在是太难了。但是,孙毅同修用很强的善念,讲出了真相,使之前对孙毅同修施暴的男人流着眼泪,后悔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

看到这些,我就有点儿不假思索的想:(那男人)以前对孙毅進行毫无道理的拷问,事到如今,还能哭起来,真是不要脸。但是看到荧幕里的孙毅同修,对我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好意思了。

孙毅同修清楚的知道:中共怎么作恶,共产邪灵怎么恶,被邪灵操控着的人不是恶的,跟随中共的人本性是善的,是有佛性的,他是知道这些道理而做到的。想到为了放下所有的心,同修得需要忍受多少,我感到他背后的大法的精深。

确实这个电影是针对常人的,用人权问题来揭露中共的邪恶,不是直接介绍大法的精深。但是孙毅同修作为大法的一分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身影,就原封不动的在展现着大法的威德,直接传到了我这里。我觉得,通过孙毅同修,自己也收到了一封极其珍贵的信。

观赏《求救信》之后,之前只是觉得法轮功好,现在就加上自己对修炼的虔诚,也生出了作为修炼者的意识。

我刚开始修炼之后,因为中共病毒的流传,我们这里就开始减少外出时间。所以第一次学了炼功动作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机会去公园炼功。到了二零二零年六月份,见到久违的同修们的时候,初次详细听到讲真相和发正念的事情。

一开始听到发正念时,我就感到有点迷惑:碰到什么样的魔难,应该向内修,不能向外求,修心性,为什么可以用功能根除魔呢?但是同时,也知道中国大陆的同修们在遭遇着很可怕的事情。在面对眼前发生着的杀人等残酷的事情,如果什么都不做,就不是修善的修炼者所为。怎样才能不向外求而发好正念呢?因为这些想法在脑子里萦绕着,读了关于发正念的经文,也不能好好的理解。

所以我就想不管怎么样,就相信自己感到的正念,一开始在电话中从T同修那里感到的正念,在炼功中進入的能量,学好法时感到的美妙,从荧幕那头传来的孙毅同修的正念等等。如果自己也是大法弟子,就应该有正念。这么一想,心也稳下来了,可以发正念了。那是非常舒服的一件事情。

之后,在读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时,关于发正念的法理也自然的理解到了。现在一到发正念的时间,之前不管多忙,一发好正念,就心情舒畅,疲倦消失,也经常流泪。

现在想起来,一开始发正念时感到迷茫,是因为自己在常人的有限的思考方式中动了人心。

我以前是经常想这想那的,浪费了时间,从小开始想着:自己为什么来到世间?世上的战争为什么一直存在?为什么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等,烦恼着自己。我想通过学习各种各样的思想而解决什么,上大学时,选择了政治学科,学习了有关各种时代的政治、哲学、宗教等思想,但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时也学过中国政治,作为参考文献,也查阅过大纪元的文章,我也一直读着社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我的思想整个正过来了。这不是夸张,真的是象骨牌倒下来似的,我对常人社会的认识都正过来了。我想是我心中的迷被正念替代了。我悟到,就是想一件事情,也应该是心性在先,智力在后。

还有,之前我对修炼的认识只是一种有限的个人修炼,有师父的法在,我才在,在常人社会中怎样按照大法行事。随着坚持学习《转法轮》、新经文、各地讲法,我认识到,在讲真相中展现出大法的威德的重要性。于是之前还没有确立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意识确立下来了,也认识到自己的使命感。现在还在过不好心性关而天天在苦战当中,但是即使失败了,也能马上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者,而在努力严于律己。

从二零二零年八月份开始我参加了真相媒体项目,当中这一切也成了我修炼的一部份。一开始录音新闻时,最重要的是要有正念。出不来正念时,即使录音完成了,自己也知道它不带有救人的能量。如果那时焦急,正念就会越来越弱。应该是,不管碰到怎么难的事情,修自己不动心是最重要的。

我悟到,充满大法的正念的真相是由护法神保护着的,只要我们把同化大法、圆容大法放在第一位,那么整个小组的能量会自然的引向正确的方向,树立着威德。

以上仅是我一年之内走入大法修炼的粗浅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